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评论杂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诙谐二论非马诗歌 发表日期:2012-07-23(2012-07-24修改)
作  者:何兆龙出处:转载浏览81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诙谐二论非马诗歌
文/何兆龙
2012年07月23日,星期一

酷我论坛举行系列诗人作品研讨会,是一个不错的创意。既可让诗人们从研讨中汲取营养,完善诗风,又可向社会推介新秀诗人,还能活跃网坛气氛,可谓一举数得。

不过非马诗歌研讨会,上述几得恐怕要打折扣。他的诗风已经形成,本身已是知名诗人,最要命的是,他的诗每个角落都已经被人评了个遍,该说的话全被两岸三地的着名评论家说完了,我等虽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无奈再也找不到一块还没被人踩过的处女地,一抬腿,难免要踩别人的脚;一说话,难免要吃别人的口水。

接到本届轮值主席的邀请,首先想到的就是董桥先生在剑桥图书馆说的一段话。他老人家在图书馆里为写书查资料,觉得一排排阴森森的书全在嘲笑他,说:“小子,看你还敢写!”确实,面对那上百万皇皇巨着,真够让人泄气的。

面对那么多关于非马老师诗歌的评论,也真够让我泄气的。

不过,既然冲浪兄给了任务,好歹也要诌几句,反正有那么多名家的口水,我吃几口,搀和点自己的唾沫,也就能成一篇。当然,这对于非马老师的诗名诗风,都是无济于事的。

关于产道

先来说说:他的诗是怎么出来的。

关于诗歌是怎么出来的,曲风有一段很精辟的论述。他说:诗并非被创作着,它超越着时间和空间,是一种神性的自有永有的存在,就是说,它已经在那里了。我们所不清楚的只是它何时在我们的眼前显露,或者说是何时通过诗人的中介来与人类相会。诗的出现就像是冥冥中的精灵进入到了一个萨满的灵魂和身体之中,萨满也因此成为萨满,他自己是无法拒绝的。当诗进入到诗人的身体和灵魂中,并通过诗人迸发的时候,诗人自己也是无能为力的,他不写,就寝食不安,他写了,之后他就安静了。所以,从这一点上说来,并不是诗人写了诗,而是诗自己在写着诗,诗人只是诗的一个高尚的产道或是伟大的工具。

所以,答案有了,是诗自己写的诗,都是好诗,诗人因无为而有为,于是优秀;是诗人写的,便不是好诗,甚至不是诗,诗人也因此不成其为诗人。

曲风这段话,可谓道出了写诗的最高境界。象“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垂”“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什么的,打破脑袋推啊敲的,出来的不过是些零碎,全敲碎了,哪及流出来的那么完整畅快呢!

所以为写诗而写诗,是写不出好诗的;把写诗当饭碗,更只能写出一堆屎尿。

在谈到自己的创作体会时,非马老师说:“诗思来了便写诗,想作画就作画,想雕塑就雕塑,想读书就读书,想游荡就游荡。随心所欲,听其自然,性情如此,无可奈何。”

好一个“无可奈何”!

按曲风的观点,诗早就在那里了,诗人只是一个产道。问题是,我们都大张着产道,可为什么好诗都流到了非马的产道里?看来这个产道也很有讲究。我想,可能是我们的产道里都淤满了污血,而非马老师的产道里一片澄明。

诗在出来之前,对产道也是十分挑剔的。

关于境界

二十四诗品里谈诗,有一个境界曰“空潭泻春”。一潭空明,春意才能泻落。非马老师寓身海外,远离是非,淡薄名利,养花弄草,修养心性。于诗,于画,于雕刻,均有造诣。其人品之高,令我辈仰望。古人曰:“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

关于真情

诚然,非马老师的诗已经达到了一种境界。何谓“有境界”?用王国维的话说:“能写真景物丶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读非马老师的诗,常常被他对宇宙万物的真挚感情所感动。我是一个环保主义者,曾经带着帐篷,驻守在海豹产卵繁殖地,保护繁殖期的海豹免遭猎人之毒手,当我读到他的“猎小海豹图”时,忍不住想对高举的木棒大喝一声:“你住手!”我到过华盛顿的越战纪念碑,亲眼看到许多老人用颤悠悠的手指,在他们儿子的名字上来回抚摸。也看到很多人拿一张纸,把亲人的名字拓下来。所以在读他的“越战纪念碑”时,那根颤悠悠的手指 ,一直戳到了我的心深处。

关于篇幅

很多人喜欢写长诗,好像不写长不足以表现自己的汪洋恣肆,才华横溢。其实写长容易,写短倒难。武功里,一寸短一分险,越是短兵器越难练。

非马老师的诗,走的是短小精悍的路子,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受了中国古典诗的影响,短短的五言七言,便能营造出一个独立自足,博大精深的宇宙来。

中国艺术,确实对“小”字情有独钟,一花一世界,一树一乾坤。如中国人造园,就特讲究一个“小”字,“占尽风情向小园”,虽然只有一小片假山,一小泓池水,一条小径,一座小亭,俨然已成一个自在圆足的世界,绝不肯多置一赘物。

关于留白

大概是非马老师喜爱丹青的缘故吧,他的诗画面感很强,如黄山挑夫,芝加哥小夜曲,共伞,秋窗等。

中国画最动人神韵处,在于留白。株兰置于角,则满纸幽香。如果整个画面全是花,就俗不可耐了。非马诗歌的画面感,可谓善于留白 。因为有了留白,所以才有蕴藏,所以才耐咀嚼,所以才堪回味。

关于哲理

黑格尔最推崇的中国哲学家是谁?不是孔子,也不是老子。孔子之流,说话有上句没下句,只给出结论而不予论证,按西方的标准,确实不能算是哲学家。只有公孙龙子系统地论证了“白马非马”这一理论。白马当然是马,但公孙龙子利用逻辑与推理,却能证明白马不是马。所以黑格尔认为:公孙龙子才是中国古代唯一能称得上是哲学家的人。非马取这么一个哲学味十足的名字,当然不一定和哲学有什么关系。不过他的诗确实富于哲理,吃一口别人的口水,叫冷峻,深邃,知性透视。

关于流派

关于流派和主义,非马老师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诗人应该是独来独往自由自在超然独立的个体户,无须靠流派或门户来庇护撑腰壮胆。”这话真可以当语录来读。看看金庸的小说就明白了,令狐冲,杨过,张无忌这些顶尖高手,哪个是有固定门派的?有了门派之分,就有了诸多局限,别派的功夫就不能学了,不像这哥几个,碰到好功夫就学,虽无门派,却都能成一代宗师。

关于结尾

记得郑小瑛说过这样的话:“音乐你想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其实诗歌也一样,读一首诗,每个人想的都是不一样的,你读了,你感动了,就足够了,所以评诗实在是没有必要。就像你到了一处名胜,看完后偏要写上“此处有一泉”,“此处有一洞”,不仅破坏了景致,还糟蹋了人家探胜的雅兴,真是何苦来哉!

发表于: 北美枫<酷我诗评>, 2006.9.26

http://www.coviews.com/viewtopic.php?t=21700

 



本文在2012-7-24 12:01:53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评论杂谈
『评论杂谈』 让华人翻译家为中国文学国际化加速倪立秋2018-01-03[380]
『评论杂谈』 狮子与中国文化倪立秋2009-05-27[3974]
『评论杂谈』 美华作家知多少——读《采玉华章——美国华文作家选集》陈瑞琳2014-11-03[882]
『评论杂谈』 丛书出版在新华文学发展上的体现(下)成君2013-04-02[1994]
『评论杂谈』 丛书出版在新华文学发展上的体现(上)成君2013-04-02[1061]
相关文章:『非马
『诗词评论』 非马双语短诗鉴赏--月出张智中2013-09-17[858]
『诗词评论』 非马双语短诗鉴赏:《中秋无月》向诗而生2013-09-19[828]
『诗  歌』 非马的诗非马2013-09-14[724]
『诗词评论』 非马双语短诗鉴赏—蛇1向诗而生2013-09-06[946]
『诗  歌』 每月双语一诗 (2013.9)非马2013-09-05[667]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非马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