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生活文协讲坛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从“热头”或“日”,看瓯语与东南亚语言发表日期:2012-07-25(2012-07-26修改)
作  者:迦南出处:原创浏览1101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从“热头”或“日”,看瓯语与东南亚语言
文/迦南
2012年07月25日,星期三

      热头,即“日头”,指阳光、太阳,是瓯语或国内外客家话的“标志语”。这“热”只是借音罢了。这里要探讨的是这种说法的跨地域、跨方言及跨语言之间的词义与音源等的内在联系,尤其是“日”声母的一致性。
    瓯语,瓯越语或东瓯话,即浙南瓯江沿岸方言,主要指温州话,包括瑞安话、乐清话、永嘉话等。古时候瓯江两岸人以“瓯”为器、为邦、为国,那里曾经是越王勾践子孙的封地东瓯国。作为百越之地,其名称瓯越、东瓯,也与骆越(指壮乡广西及越南北部)与西瓯(与骆越同指越南部分地区)齐名。因此,把瓯人的语言称之为瓯语还是比较合适的。在瓯语里,“日”分为两类,三种字音,一是书面语rhai(日),如 rhai zi(日子), yiai rhai、lyie rhai(一日、两日)。二是口语“热头(nhyi dhou,日头)”,即借“热”为“日”指阳光、太阳,以及口语“日子”等,如:热头猛显猛(太阳很大,阳光很强烈),晒几个热头就用着罢(晒几次太阳就可以了),争个热头(未晒透,隐喻缺陷或欠缺),热头气憋底(中暑,中暑气);日子(n’ei zi),一日(yyi n’ei,一天)、二日(lyie n’ei,两天),今日(gei n’ei,今天),前日(yhi n’ei,前天),后日(əh n’ei,后天),日里(n’ei,白天),日昼(n’ei jiu,中午),下半日(łw bőə n’ei,下午)等。有关“日”的瓯语,还有更多的说法,如指“天光(上午)”、“昨夜(昨天)”的瑞安马屿话:天光日(tyi guo n’ei)、睿日(r’ai n’ei),瑞安话:慢界日(məo gha n’ei,下午),昨夜日(r’o yyi n’ei,昨天)等。在客家话里,太阳也是“热头(nhiet32 t’εu11)”,其有关“日”的字音与瓯语口语接近,如印尼苏门答腊北部客家话:今日(kin33 nit4),后日(hεu54 nhet4),天光日(t’ien33 kuôŋ33 nhiet4,明天),日时头(nhit32 ši t’εu,白天)昨晡日(ts’ô11 pu33 nhiet4,昨天)等。
     “日”的“n”或“nh(ñ)”声母均来自该字的上古汉音njit  njik、mljik、nyih、ńźjĕt等。如藏语nyi-ma(太阳),nyi-mo(日子);隆米语nih或吗加尔语nik都指“日子”;缅甸语ne(太阳),nè(日子,生活,住),ne tθa(天晴),ne1 lε(中午),ne1 jεh(日期,时间),ne1(白天),gə ne1或di ne1(今天),mə ne1 ga1(昨天)ne1 zĩ 或ne1 daĩ(每天),mə nεh(早晨),mə nεh phjã 或 nεh phjã(明天),ne1 tça~u dða:(日走读,即:走读生),pwε dô ne1(节日),mwe: ne1(生日),jεh ne1(日、号),du1 di1 ja1 mjauh ne1(第二天),ĩ ga ne1(星期二)等等。从“日”的上古汉语字音看,读n,注重的是起始音;读nh,是n与j的音变;读ri或li,来自ji或lji的演化。汉语拼音r与l的区别,也就是卷不卷舌的问题。比如“日”在马来语或印尼语里读作“夏利(hari)”,按闽南口音则读为hali。“汝(ru)”的一系列音变,也是这样,通“女”时,可能接近于nü或naŋ;用于指代“你”时,其闽南语字音就有:lə,lu,li等等。可见“汝”或“日”的演变是随时随地按需或随地域口音转换的,犹如黎族自称的变读:łai1,tłai1,dai1,tsai1,thai4及至其支系名称“侾(ha3)”,“杞(gei)”,“美孚(mo:i1fau1)”,“本地(hjw:n1或zw:n4)”等。马来语的“hari(日)”就属于这种情况,其原始形式可能是“hri”,为了读得顺口,又添a、增加了音节。类似情况或复辅音形式,也好比黎语指“天”或“日”的海南通什口音van4与保定口音hwan1,如:van4 ni5、hwan1nei2,即这两地的“今天或今日”,可写作:“天这”或“日这”、“日尼”等。“van”表示“天”或“日”,也是傣语、泰语或老挝语的共同形式,只是声调或用法有些不同。“日”在这三种语言里还有另外字音“mw”,但指“今日”、“今天”时,傣语“van2 nih8”与泰语“wan nĩ”比较一致。傣语方言之间也有差异,比较标准的说法如:有天一(mi2 van2 nwŋ6,有一天),日第二来(van2 thon3 sôŋ1 ma2,到第二天)等。其他各种有关“日”或“天”的说法如傣语金平方言:整日(taŋ2 mw4),太日(ta1van2,太阳);绿春土语:山眼日落(lαi2 tα2 vε2 təu3,西山头),山眼日出(lαi2 tα2 vε2 həu,东山头),过日日(ko2 mw4 vε2,过日子),有日一(mi2 mw4 ə2,有一天);红金方言武定土语:有天一(ñiŋ2 mw4 ləŋ2,有一天)等等。泰语wan nĩ或老挝语mw^:nî,均指“今日,今天”;形式相似的情况如“昨天”,“星期日”,“日期”等,老语mw^: wān nî,wān a:thit,wān thī:与泰语mw:àwa:n nī,wan a thīt,wan thì又几乎相同。
     在越南语里,“日”读作“nhật”、“ngày”,即分为疑母“nh”与鱼母“ng(ŋ)”,前者汉式,包括“热(nhiệt)”,均属“疑母”,后者越式。当然,这“疑”不能读作现代汉语“yi”,而是古汉语或上古汉音乃至当今瓯语“nh(ny)”。“nhật”的汉喃形式也是“日”。“碍”字去掉偏旁“石”是“ngày”的汉喃形式,在本篇以“碍-s”表示。“ngày(碍-s)”最常用,主要指天、日,节日,日间,白天等,如:碍-s尼(ngày nay,今日,现在,现今),碍-s箕(ngày kia,后天),碍-s碍-s(ngày ngày,天天,日日),碍-s過(ngày qua,往日,昨日),碍-s 常(ngày thường,平日,平时),碍-s工(ngày công)或碍-s勞動(ngày lao động,工作日,劳动日),碍-s禮(ngày lễ)或碍-s節(ngày tết,节日),碍-s閏(ngày nhuận,闰日),碍-s婁(ngày sau,日后,将来)等。汉字“熱(nhiệt)”与“燶(nóng)”,在越南语里都表示“热”,后者主要用于描述天气炎热,脾气暴躁,或焦急、热切等,如:燶過(nóng gua,很热),燶性(nóng tình,急性子)。在瓯语里,“暖”的口语字音为“n’ang”,就通“燶”,如:烘烘燶(烘烘暖,指烤火),燶纷纷(暖纷纷),天色燶显燶(天气很热)等,但通常都由“暖”字替代。
    汉语“日”可能曾经有过h,w,n,m等复合声母,及至与r或l ,甚至与y的不同组合形式。以上“van”、“hwan”及至“mw”等形式就是实例。此外还可以在韩语、日语或“日(r)”声母其他汉字的不同方言等口语字音里找到有关音变形式。“日”在韩语里单读he,与其他汉字组合时主要读yl(il)或nal,nat如:il bon(日本),il guang(日光),il ki(日记),il sik(日食);nat ko te(日班),nal ssa(日期),nal(日子)等。在日语里,“日”有ひ(hi)与に(ni)两种读法,如:日(ひ)がのばる(太阳升起),日隂(ひがき,阴影,背阴处),日傘(ひがさ,阳伞),夜を日について(夜以继日),文化の日(ぶんかのひ,文化节);日本(にっぽん或にほん),日時(にちじ,日期和时间),日常(にちじょう),日没(にちばつ,日落),日用(にちよう),日曜日(にちようび,星期日),日課(にっか,每日要做的事),日給(にっきゅう,日工资,日薪),日光(にっここう),日数(にっすう,天数)等等。“热”的日语字音“ねつ(ne zi)”也与“n”声母有关,如:熱湯(ねっとう,开水),熱演(ねつえん,充满热情的表演),熱狂(ねっきょう,狂热,入迷),熱心(ねっしん)等。从日语看,“日”与“热”的“n”声母,与瓯语颇为一致,但在现代汉语里,这两个字均属于“日”声母“r”。日声母汉字,比如“人”,就有湖南口音“引(yin)”,两广白话“羊(yang)”,闽南话“郎(侬,lang)”,瓯语“能(nạng”、“寻(rhan)”,吴越语“银或宁(nh’in)”,日语相当于“京”的“じん(ghin)”或近似吴语“银”的“にん(nin)”,壮话“伝(vunz)”或“灰(hoiq)”, 马来、印尼语“哦郎(olong)”,越南语“人(nhân)“倘(người)”等等,这些都是“人”的音变形式。“日”的另一种音变情况是,m与th成为替换关系,如该字的柬埔寨字音“th’ŋay”,前置th’ŋay néh(今日),th’ŋay s’aik(明日),th’ŋay ātıt(星期日)时还是原形;如后置,则成为“m’sil m’ ŋay(前天)”这样的“m’ ŋay”形式。这里的“ŋ”,相当于瓯语或越南语“ng”声母。而这两种形式如果去掉“th’”,“m’”也相当于“日”的越南字音“ngày”。
    从古今汉语的演变看,l,m,n,包括r等声母,与d又是对应或转换关系。在闽语漳州话里“热”或“日”,都归入“dz”,如:日头(dzih23 t’au24,太阳),热天(dzuah23,夏天),历日(la23 dzi23,日历),今日(kiã33 dzi23)或今旦日(kiã33 nã dzi23),逐日(tak23 dzi23,每天),成十日(tsã24 tsap23dzi23,十几天),一日一冥(tsit23dzi23tsit23mẽ,一天一夜)等。在客家话里,“女(ni42)”与“你(ni33)”只有声调区别;“玉”与“肉”都是“nhik4”。瓯语、吴语、粤语都有类似现象,就瓯语来说,“玉、肉、月、元、言、语”等,其现代汉语为y、r声母的字都归入“nh”母,是自然而然的事或习惯所为。“nh”或“n”,是“日”或“热”的瓯语、日语、越南语、缅甸等的共同声母。而“日”的越南语另一声母“鱼母(ng)”,也包含着“n”。在古汉语里,“鱼、五、我”等都以“ng”为声母,我们至今还可找到有关鱼母的完整字音或痕迹,如瓯语nh(我、伍、悟),nga(捱、岩),ngv(鱼),ngə(敖);“nga”是瓯语“我的”,藏语“我”,越南语“我或我的”的共同形式,只是声调不同。“五”的上古汉语字音也是nga,鱼是ngja。“五”与“鱼”最复杂的当今字音为藏缅语族的卢舍依语pá-ngáa,sà-hngáa。“五”还有日旺语phəngà,景颇语məngā等比较复杂的形式;“鱼”在这两种语言里就简单了,是ngà与ngá。在图隆语里,“五(ngo)”或“鱼(ngō)”相当于瓯语“雅”,或粤语“我”。五,鱼等字的音变,可以看作是相互相成,比如壮话指“鱼”的“巴(bya,通常写为‘鱼’与‘巴’的组合字)”,黎语“五(pa4 或pa1)”,及同样指“五”的壮语haj,傣语或泰语ha3等,与上例复杂或简单字音都有关,它们的演变有连带关系。“日”或“热”的字音演化,也是这样。


本文在2012-7-26 19:51:17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文协讲坛
『文协讲坛』 “《新加坡诗刊(第3期)》发布会 暨“诗歌讲座分享会——我的诗歌•我的道路”新加坡文艺协会2017-10-24[437]
『文协讲坛』 西方哲学史·卷一·古代哲学·第二篇·第十七章·柏拉图的宇宙生成论中文馆2012-06-10[760]
『文协讲坛』 《弟子规》中文馆2012-05-22[878]
『文协讲坛』 西方哲学史·卷一·古代哲学·第二篇·第十六章·柏拉图的不朽论中文馆2012-06-10[917]
『文协讲坛』 新加坡文艺协会八月举办文艺讲座新加坡文艺协会2015-07-21[722]
相关文章:『迦南
『诗  歌』 泪眼遥望,诗星温暖——致远行的静城诗长迦南2018-03-29[219]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198]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289]
『儿童文学』 庫庫拉的跨年夜迦南2018-01-11[369]
『古体诗词』 冬至麻薯飄香迦南2017-12-24[28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