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赵遐秋:我读宋晓亮的小说 发表日期:2009-04-22(2014-01-05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1667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赵遐秋:我读宋晓亮的小说
文/宋晓亮
2009年04月22日,星期三

北京《文艺报》
美国《多维时报》,2006年3月24日
《华文文学》,2006年第12期

  宋晓亮,美籍华裔女作家。

  晓亮的后面是大亮,大亮以后太阳就出来了,这是她父亲起名的本意。然而,这个吉祥的名字,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并没有给她带来好运。相反,1970年3月8日,当她和北京京剧团琴师吴博洲结婚的时候,灾难降临了。那时,吴博洲被打成了“黑帮”。她是“黑帮”的妻子,户口被注销,一下子变成了“黑人”。不可思议的是,这“黑人”的身份,竟延续了16年之久,直到1986年她随夫赴美定居。1988年秋天,她开始写作。

  在《为了写给妈妈看》一文的结尾,宋晓亮说:“尽管我不具备写书的学问,但我要从骨头里挤出血浆来浇灌我这个知识甚少的大脑,让它迸发出火花,在夜空里,闪烁给妈妈看。”写作,对她来说,确实不容易。她硬是刻苦自学,用自己的份量“压出了自己的脚印”。在当今北美华文文坛确立了自己的位置。

  1990年11月14日,台湾《中央日报》发表了她的处女作中篇写实小说《无言的呐喊》。同年12月28日,该报海外版复又开始连载。随之,宋晓亮又出版了长篇小说《涌进新大陆》、《切割痛苦》和《梦想与噩梦的撕扯》。

  通常,旅美作家或留学生所写的小说,其内容多是自我放逐的乡愁。这乡愁,宋晓亮自然也难以释怀。不过,她的小说,多数都在写自己已经历的苦难生活,而绝不只是写她一己的悲欢。她通过写自己,表现了一个时代。所以,她的小说具有较为厚重的历史感。

  比如,读《无言的呐喊》,都会引发人们再一次去回味那一段不正常的社会生活中的政治苦涩。像第二章,讲述了一个小学生的“我”,在1957年反右派的斗争中的不解的忧伤。“我”怎么也想不到能把“黑良心的右派分子”和他那位最爱戴的德才兼备的班主任宋利民老师联系起来。当宋老师被学校开除,扫地出门的时候,“我”跑到了学校门口。“过来了,宋老师走过来了。他低着头,扛着铺盖卷,十分难堪地走出了驻足围观的人群。”“我”想哭,可又不敢;“我”想跑过去和宋老师告别,又怕教导主任看见。“我”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宋老师走远了,只能跑到厕所里偷偷地流泪。这是一个小学生不解的忧伤。这是今天60岁左右的一代中国知识分子难以忘怀的悲痛。读这样的小说,人们都会思考出一个历史的结论:那样的社会生活又是多么的荒谬!

  宋晓亮的作品有较为厚重的历史感,还表现在她的新移民小说中。她写新移民,在展现新移民涌进新美国大陆的众生相中,特别传扬了一种炎黄子孙的奋斗精神。那个《涌进新大陆》中的“我”,就是个不认“命”,不信“邪”的奋进者。她从餐馆最脏最苦的事情做起。在一些人的冷眼讥讽中,在一些人的排挤中,在个别人的暗算中,“我”以无畏的精神,用自己的善良和智慧,化险为夷,终于从一个打工仔变成了一个写小说的作家。这,反映了80年代新移民生活中的一个层面的重要特点。《切割痛苦》形象地显示了,在美国,豪华奢侈的物质生活往往与低俗的虚伪的自私的生活纠结在一起。对一些人来说,犹如两匹背道而驰的野马,撕扯割裂着他们同一痛苦的灵魂。应该说,宋晓亮的小说,把这些灵魂解剖得相当深刻。

  宋晓亮的小说具有这种厚重的历史感,得益于她那坎坷而丰富的生活经历。自然,宋晓亮的生活际遇属于她自己,有其鲜明的个性特征,但她的个性生命历程,在某方面,恰恰又具有历史的认识价值,化为小说艺术,又具有一定的审美价值。

  读宋晓亮的小说,我们还可以看到,她善于提炼原生状态的生活宝藏。所以,她的小说创作,一起步就很扎实,一次又一次地获得了喜人的成绩。

  这喜人的成绩,还表现在她的小说很鲜活。形成这鲜活特色的因素之一,是她的小说既承袭了中国传统小说的体式,即以情节故事为主的素质___有头头尾的、生动曲折的、带有各种悬念的故事;又吸取了中国现代小说以描写人物为主的新体式;而且,在她的笔下,让两种体式交相融汇,其艺术效果是,人们不仅可以读到引人入胜的情节,还时时处处凸现了人物形象。这些立体化的人物形象,鲜活,个个栩栩如生,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比如,长篇小说《切割痛苦》一开始,宋晓亮就设置了一个悬念:李清朝怎么是巫家的大丫头巫巧香?李清朝赴美留学的儿子李环宇又为什么本性周?接下去,就围绕着巫巧香更姓以及李环宇身世的秘密,给人们讲述了一个从山东到北京,又从北京到美国华盛顿的悲欢离合的故事。直到小说结尾,她设置的悬念才一个个彻底地解开了。

  当然,以离奇曲折取胜,或用悲欢离合吸引人,对小说艺术来说,还是远不够的,还必须创造出感人的人物形象,才能给人以艺术美的享受。所以,情节故事与人物形象融汇得好不好,就形成了小说创作的一个关键。在这方面,宋晓亮的小说确实贯穿得比较得当,她从写作实践中已经找到了这两者的融汇点。这就是以人物为本位,由人物发出故事,又在故事的开展中,调动一切文学手法去描绘刻划人物,以展现人物的性格特征。

  具体来说,宋晓亮在叙事结构上运用了两种形式,这使两者___情节故事和人物形象达到了完美的结合。

  一种是连镮式。这是以一个或几个人物以及他们的种种故事。于是,一个一个的人物分别彼此关联地登场,一个又一个的人物故事又环环相扣地展开。这样,小说不仅呈现出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而且凸显出一个又一个有血有肉的、鲜活的人物形象。长篇小说《切割痛苦》就是这样。开篇,以李清朝与李环宇以及他们母子俩的故事为起点,分别引发出周浩天、刘二栓、何思陆、何汉疆、苏美娇、何兴、麦丽春以及二表姐等人物和他们的故事。这样写,确实获得了很好的艺术效果,不仅故事引人入胜,李清朝、李环宇、苏美娇、何汉疆的人物形象也都在读者的脑海里鲜活了起来。

  另一种是辐射式。这是以一个人物为中心,辐射开去,引发出若干人物以及他们各式各样的故事。分开来,它们可以独立成短篇;合起来,又组成一部有机的中长篇。中长篇写实小说《无言的呐喊》和长篇小说《涌进新大陆》,运用的就是这种形式,而小说的中心人物都是主人公“我”。《涌进新大陆》的第一章写“我”去餐馆打工。从“我”辐射开去,讲述了“我”在打工求生存的经历中遇到的一个又一个的人物以及他们那奇特而又辛酸的故事。

  第二章到第八章,小说分别以老旺头、玛丽、彼特郑、老汪、陈晴、安老师、顾亚美为中心,具体生动地描述了他们如何被移民局所抓,怎样地奔绿卡,怎样地摆地摊儿,以及老汪的麻木,陈晴的卖身,彼特郑的上吊,还有顾亚美的呼天呛地地走投无路的困境。第九章又返回到“我”,“我”终于在异国他乡找到了人生的价值。小说又为“我”,一位自强不息者谱写了一曲动人的颂歌。于是,“我”这才立体化地耸立在读者的脑海里--“我”也终于是一个大写的人。

  形容宋晓亮小说鲜活特色的另一个因素,是她小说语言的充份口语话。特别是在运用比喻性的修辞方面,用字显得形象、生动,很是到位。比如,散文《为了写给妈妈看》中,她写了这么两句:“一楼大玻璃柜里所摆放的东西有好多是我头回看到的。我抓心抓胆地喜欢看。”在《切割痛苦》里,她写了这么一句:“可他既然遇上一个掏心掏胆地爱他的阔小姐......”你看,喜欢看,宋晓亮用的是“抓心抓胆”;阔小姐怎样地爱“他”宋晓亮用的又是“掏心掏胆”。这种极端地喜欢看,极端地爱,分别用动态词组去表达,既准确、形象,又带有一种动感,形成一种语言上的鲜活的生气。这种语句,在宋晓亮的小说中俯拾皆是。形容“三舅妈的脸阴”,宋晓亮说的是“阴成了一块大生铁”。写老爹与女儿别离时的对白,爹对女儿说:“你这一走,爹好比是扔石头打天,够不着了!”这样的比喻,均使他笔下的人物真真实实,活灵活现。

  显然,这一切都得益于齐鲁文化的滋养(受他父亲的影响),以及京都文化的熏陶,一经她的再行创作,流向笔尖,而铸成了生动活泼的语言风格。

  要说宋晓亮的小说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我想,还是回到98年相聚在泉州时的话题来。当时,我建议她,更加开阔自己的视野,到生活的源泉去,感悟更为厚实的生活,选取更为广泛的乃至于重大的,有更深蕴涵的体裁,并对这种体裁更深层的开掘。我相信,以宋晓亮的文学才华,她的小说当有更为可观的成就。
 
(本文作者: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

 

 


本文在2009-4-22 12:57:25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195]
『小说评论』 事与愿违的泪中喜剧――林锦微型小说《也是英雄》赏析阮温凌2016-02-05[1508]
『小说评论』 郁达夫创作思想贬抑论点的商榷成君2015-04-26[893]
『小说评论』 《微型小说创作经验谈》林子2015-03-17[1137]
『小说评论』 说《困惑的岁月》艺术特征初探王珺瑶2015-01-03[839]
相关文章:『宋晓亮
『随  笔』 凯旋在子夜——亲历香港回归宋晓亮2017-06-25[538]
『散  文』 思念,托清明承载宋晓亮2017-04-03[673]
『随  笔』 一针一线都是情宋晓亮2011-12-22[2423]
『小  说』 请客,谁买单?宋晓亮2009-08-27[1350]
『随  笔』 不必看脸色宋晓亮2015-02-28[739]
更多相关文章
聂崇彬 去聂崇彬家留言留言于2009-04-24 10:48:07(第1条)
哈,在这看到了亮姐的书了。
 主人回复 
这才看到彬的留言,谢谢^_^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