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情感拒绝忘记发表日期:2012-08-02
作  者:芊华出处:原创浏览9382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情感拒绝忘记
文/芊华
2012年08月02日,星期四

 

●亚历山大太子路    

      我们刚结婚的时候是住在亚历山大太子路,租住在先生亲戚家里,那是一栋只有三层楼高的老建筑,我们住在最高一层,主人并不住在屋内。我们房间的窗口对着一所小学,周围一片翠绿,环境十分清幽,起风时,学校矮篱笆的灌木沙沙作响,是一阕美妙的交响曲。我们时常下楼散步,赏树,看云;有时兴之所致,先生会站在窗前唱歌、吹笛子,月光流泻,乐音悠悠,悄悄化作我记忆的收藏。逍遥地住了将近一年,我们向建屋局申请的一房半厅租赁组屋终于有了着落,翁、婆兴高采烈特地从直落布兰雅住家下来和儿子去建屋局选地点,我没跟着去。

●美玲路还是美人路?   

      回来的时候,先生以闽南话告诉我说选中美玲路。啊哈,我错听成“美人路”,心想这条路名还真特别,好好听哦。问他“美人路”在哪里?他说女皇镇。我心里嘀咕:女皇镇?怎没听说过有这样一条路呢?    

      其实最早认识的女皇镇就是以大众百货公司为地标的周围一带,其他地方对我来说是挺陌生的。 

      美玲路附近的另条小马路,有些三、四层楼高的矮房子,有的只有两层楼,楼下有些店面。每天早晨,先生用铁骑载我到矮屋的咖啡店吃早餐,经常是牛油咖椰面包和一杯共喝的咖啡乌。然后我才走到车站搭车上班,他则骑着脚车去工作。      

      渐渐地,那些不高的房子一栋一栋没了,地铁工程展开了,我等车的车站也拆除了,只剩下地铁站外的车站和靠近联络所的那个车站,中间的那个不见了。         

      在美玲路住下后,才发现一墙之隔的邻居,竟是从事乩童工作,家中满天神佛,即使没人问卜也常发出怪叫声,听得我们毛骨悚然,晚上门口更是聚集了一些来问卜的陌生人,锣鼓响起来了,鞭子跟着索索作响。俗话说“丑人爱照镜,穷人爱算命。”大概就是如此吧。        

     我们忽然感觉家的确太小了,那群经常与我们游山玩水的旅伴,节假日到我们家谈天说地显得很拥挤,更加促使我们萌生搬家的念头。

●史德林路新家    

      我们通过报章寻觅,买下了与美玲街隔一条马路的史德林路三房式组屋,开始新的生活,没料到一住就二十几年。二十几年来,周围种植了许多树木,绿荫一片,组屋也经过了修葺,面貌焕然一新。         

      这里的环境治安良好,居民友善,守望相助,有的邻居还体现甘榜精神,把美味佳肴相赠,红白事更不用说了。         

      有句话说“万金难买好厝边”。我住的楼上有户华族同胞与巫、印为邻,可是华人过年的时候,另两户异族同胞也一起张灯结彩,把整条走廊装饰得红彤彤,一直延伸到电梯口,吸引其他楼层的邻居也上去观看,有人笑曰:好像牛车水。邻近的忠义庙过年的时候也曾在巴士车站挂上盏盏红灯笼,增添喜庆;若有酬神戏,月光下总坐着支持的观众,好像回到了甘榜看戏。包装着的舞台脸谱,在岁月转角处寻找失落的乡音。        

      邻里商店或巴刹购买点什么,发现钱不够用时,他们还会让你先把物品带回去,并加上一句:“等有经过才还。”

     有一回,一名小贩做完生意去打包鱼粥,正好我到场,他竟然连我那一份也还了钱,让我错愕不已。

     女皇镇的魅力在于环境的安宁,以及点点滴滴渗透的人情味和关怀,非寸纸难以言尽的。

●女皇镇电影院

      记得小时候,妈妈曾经带我们到金城、金都这两间戏院看电影。印象比较深的便是看了《泪的小花》这部悲剧电影。至今我们兄弟姐妹提起《泪的小花》,就会想起已不在了的妈妈,不禁淌下泪的小花……

     后来又有了皇宫和女皇这两家设备比较豪华的戏院,多数放映一些中国影片,但妈妈已不再和我们一起看戏了。

     旧戏院早已停业作为传教用途; 新的戏院里头设有保龄球场和卡啦OK酒廊,在当时是相当有名气,但仍敌不过时代的发展而没落,时间在这里静止前行,岁月睡着了。

●女皇镇图书馆

    中心的另一地标便是女皇镇图书馆。女皇镇曾是中小学府密集的地方,华义、东林、光伟等学府都是当时著名的华文中学,女皇镇图书馆成为了学生温书借书的好去处,尤其考试期间,往往座无虚席,那是图书馆最辉煌的时期,除了借书外,我几乎没到过那里温书,虽然它是最靠近河水山的图书馆。

     自己的初恋始于女皇镇图书馆吗?自己也说不清。只记得先生每星期固定的一天晚上,就会约我一块去图书馆,主要还是找些资料给我们这些刚离校的职业青年讲文学课,什么果戈里、高尔基、鲁迅都是文学课欣赏的作品。我在他身边不过是打打边鼓,更多时候是沉静无言。除了文学以外,当七十年代汉语拼音还不盛行的时候,他已高瞻远瞩教起汉语拼音。为了学以致用,我们几个年轻人就开始轮流编辑起一份独一无二的手抄文学杂志,这份由我提议创办的杂志,青涩而稚嫩,如今回想起来,真不可思议!

     每当图书馆快打烊的时候,他便推着脚车带我到邻近小贩中心共吃一碟热辣炒果条,然后才各自回家。其实我并不喜欢吃辣。那“一人一半感情不散”的吃果条情景却从此定格。冥冥之中似乎早已暗喻今生必须与他“同甘共苦”吧。

     先生方然严肃而内敛的热情,如同一本书要去慢慢体会和品读。

     真不希望女皇镇图书馆有一天像史丹福红砖图书馆一样,忽然拜拜了,让记忆的脐带断裂。   

     女皇镇中心的建筑将被拆得一干二净,等待重新发展,集体的记忆将魂飞魄散,情感再不能紧紧依靠,慌张失措的眼睛只能四处爬行,探索未来岁月带来的惊喜。

写于二00八月一日刊于二00十二月十六日早报《文艺城》


本文在2012-8-2 10:09:41被华英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槟城宜家,灼灼其华倪立秋2018-11-08[34]
『散  文』 新奢侈品的遐想茹穗穗2018-10-07[94]
『散  文』 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茹穗穗2018-07-08[160]
『散  文』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304]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81]
相关文章:『芊华
『新书发布』 方然诗集《心灵叩响的音符》新书发布会芊华2014-10-26[808]
『小 小说』 住院好芊华2013-06-08[855]
『散文 诗』 脸谱芊华2013-06-08[721]
『期刊杂志』 赤道风稿约芊华2013-01-10[2021]
『期刊杂志』 赤道风84期出版芊华2013-01-10[1214]
更多相关文章
陈福义 去陈福义家留言留言于2012-08-05 15:10:49(第1条)

虽是平铺直叙的往事,但文笔细腻,感情真挚,很感动人!

谢谢分享!
 主人回复 
这篇当初是应编辑要求而写的。我的散文就是那么直话直说,叨叨絮絮,不知会不会觉得我很啰嗦。只挂了一天多就上千人点击,把我看傻了眼,很感动人吗?我都说不出所以然。
谢谢你,福义兄。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芊华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