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东南亚文学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以鱼尾狮入诗的新华诗歌所展现的国家意识与文化思考 发表日期:2012-09-18
作  者:伍木出处:原创浏览456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以鱼尾狮入诗的新华诗歌所展现的国家意识与文化思考
文/伍木
2012年09月18日,星期二

  新加坡英文国名“Singapore”的由来,与一部马来古典文学经典Sejarah Melayu(中文译为《马来纪年》)所记载的一个神话色彩甚浓的传说有关。相传在数个世纪以前,苏门答腊的山尼拉乌他马王子(Sang Nila Utama, 也有其它中文译名)一天在偕同新婚妻子乘船出游时,在海上时遇到了滔天大浪,情况十分危急,所乘之船随时有翻覆的可能,大家非常恐惧。王子情急之下把头上的王冠丢到大海中,没想到风浪顿时平静下来,远处也出现一片洁白如银的美丽沙滩。王子过后在这座名为“Temasek”(淡马锡,意即海城,也是新加坡的古名)的小岛上发现一头雄健的狮子,因此称该岛为“Singapura”。“Singapura”在梵文里的意思是“狮子”(Singa)“城”(pura)。
    笔者翻查了关于这个传说的几种版本,在传说的时间点上面,11世纪、12世纪、13世纪和14世纪的说法都有,可谓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传说产生于11世纪至14世纪之间。上述传说记载于马来亚作家敦•利斯•拉囊所著的《马来纪年》<第三篇故事>中。
  “鱼尾狮”(Merlion)原是一尊由狮首和鱼尾组成、口中喷水的半狮半鱼塑像的名称。这尊纯白色的七米高塑像由新加坡范克里夫水族馆(Van Kleef Aquarium)馆长布仑(Fraser Brunner)设计,并由已故新加坡雕塑家林浪新塑造而成。狮子是陆地上的猛兽,鱼则是大海的象征,海陆混体的鱼尾狮的狮头设计与传说中的山尼拉乌他马王子登陆新加坡有关,至于鱼尾设计,则取材于新加坡的海港特征,因岛民们一向以捕鱼为生,后来才逐渐发展成商港。新加坡学者胡月宝如此诠释鱼尾狮:“狮子在马来民族传统中,也是具备权力、祥瑞、尊贵的王族象征。再说鱼身,一则标志着海洋对位处东西方海上交通枢纽的新加坡之重大意义,二则也具有民族传说中神秘、尊贵意义。整体而言,鱼尾狮象征着新加坡人对国家的美好期待。”1971年,鱼尾狮塑像开始伫立于新加坡河口,一直到2002年才被迁移至浮尔顿一号大厦前的新加坡河畔,并辟为鱼尾狮公园。40多年来,鱼尾狮的形象已经深入新加坡人民和外来游客的心,成为具有文化图腾意义的新加坡符号。

一、国家意识
  新加坡建国以后,建国文学大旗下的新华作家有了明确的效忠对象和共同的国家意识,这种意识灌注到诗作中,就产生了激昂澎湃的浪漫主义抒情诗篇。出生于马来亚马六甲州、早年毕业于南洋大学的新华前卫诗人贺兰宁,相信是新加坡中英文作家中第一位以鱼尾狮入诗的诗人,1975年元旦日,29岁的他所作的<鱼尾狮>一诗,具有扎根本土的浓厚意味:

        披鳞的鱼尾狮,在海湄
        这海湄曾有米字旗的舰队
        曾有工作时不忘谈论的华巫族人
        谈论那燕尾装扮的蓝眼绅士
        而后是太阳旗扬起弹火枪声
        而后族人用香蕉钞票去买卖血泪

        卷尾的鱼尾狮,在东方
        东方的白人坐在总督府里
        东方的印度族站于胶林中
        码头上的华族商人为地盘争执
        住浮脚屋的马来人吃捕来的鱼
        此后是失圣诞岛的悲剧
        卖国土的卷银人依然逍遥

        健壮的鱼尾狮,海嚷潮哗着
        过海峡,入联邦
        游去再游回
        国人惊讶的第一个八月九日来了
        没有火菊开上夜云
        虽然有些令人伤感

        企立的鱼尾狮,立向七海
        年兽已再跨越十重日子的高栏
        当驾坦克的卫护着
        荷枪的国人已去守望
        非鱼非兽的变体族类
        在海啸地震环围内
        会随时间成长

  贺兰宁的<鱼尾狮>以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和日军侵略占领时期为背景,浓缩写出了新加坡的文明进程,而这两个时期恰恰是新加坡国家意识开始凝聚的最重要时期。诗人借由当下的鱼尾狮的视野去回顾历史现场,从而沉淀出内心世界的凝重心情。英军在1942年的不战而降加上日据时期日军的奸淫烧杀,让新加坡人民意识到自身捍卫这片土地的重要性;而二战结束后英国政府对新马的二度殖民统治,则更加速了新加坡人民的政治觉醒和争取独立自主的决心。“这海湄曾有米字旗的舰队”和“东方的白人坐在总督府里”这两句诗,与董农政在<狮城神话>一诗中的“莱佛士踏西方的神杖/自天一方飘来/插阿波罗的旗帜于废墟间”诗句遥遥相对,映衬出新华诗人对英国殖民统治的普遍观感。抗击日军侵略是新华文学中一个永恒书写的主题,“而后是太阳旗扬起弹火枪声/而后族人用香蕉钞票去买卖血泪”,这两句谴责日本皇军来犯造成百姓水深火热和经济破产的诗句,也与董农政在<狮城神话>一诗中的“一族海上的矮神,凌波登陆/把这小岛淹出一股腥味/狮子再次倒在血中”诗句遥相呼应,宣示了日军对新加坡人民所造成的巨大伤害是难以弥补的。
  1986年,21岁的年轻诗人蔡深江回归本土,写下组诗<山尼拉乌他马及其他>,并在翌年称冠“金狮奖文艺创作比赛”诗歌组。这首组诗记录了诗人对他的岛国的完整历史记忆,包括英国的殖民统治、日军的铁蹄侵略、新马的分家、填海建国的必要。在组诗之一的<守海神>中,蔡深江对鱼尾狮的理解和认知是这样的:

        鱼尾狮永远是白色的,因为信念
        习惯了繁忙
        即使退休
        也下意识望着船来的方向

  蔡深江以抽象和白描的手法,寥寥数笔就把鱼尾狮点染为新加坡的守海神。新加坡河口和新加坡港口的距离仅一箭之遥,鱼尾狮守护着往来新加坡港口的商船,也守护着新加坡的未来。在蔡深江的笔下,新加坡的鱼尾狮和台湾金门的镇风辟邪物“风狮爷”有点相似,前者是新加坡的守海神,后者则是金门的守护神。蔡深江毕业自国立台湾大学,莫非他的这个守海神灵感正是来自金门的风狮爷?相形之下,南大经济系毕业的甘文放所作的<鱼尾狮>一诗就写实得多:

        鱼尾狮
        一副皎洁典雅的神貌
        庄严地兀立
        狮子城河口

        那污浊的河水
        已经变成
        一道清澈明亮的湾流
        漫长的岁月里
        鱼尾狮见证了
        狮子城的儿女
        把青春、劳力、智慧
        流下每一滴血
        每一滴汗
        每一滴泪
        将这条母亲河
        濯洗成清流

        鱼尾狮
        默默地守望
        狮子城河口
        它以宽宏的气度
        睿智的目光
        深情凝视
        安德逊桥下的河水
        日夜流淌

  同样是守望,蔡深江<守海神>中鱼尾狮是“望着船来的方向”,而甘文放<鱼尾狮>中的鱼尾狮则是“默默地守望/狮子城河口”,“深情凝视/安德逊桥下的河水/日夜流淌”;两者在守望的角度和广度上或有不同,但两者的守望对象都是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民,两者的守望情感也无疑都是深情款款的。
    1970年代和1980年代以鱼尾狮入诗、具有开拓性的建国时期诗歌,为日后的同类型新华诗歌奠定了深厚的底蕴和指引的方向。2009年,58岁的南大中文系毕业生吴垠写下一首歌颂祖国新加坡的<鱼尾狮传奇>:

        它是一条有狮头的大鱼
        它是一头有鱼尾的巨狮
        人们叫它:鱼尾狮

        因此,在巨狮的内心
        暗藏了海洋的浩瀚
        因此,在大鱼的动脉
        埋伏了森林的深广

        它的头发
        由多色的风和发亮的星
        缤纷编织
        它身上的大小鳞片
        堆砌一颗颗晶白的盐粒
        它水的吼声
        来自浩瀚和深广

        它是河岸的不倒
        仰望者的高耸
        它的头顶
        由天上的雷霆充电
        它的眼睛,永永远远
        望向千里、万里外的
        新加坡

  经过38年在新加坡河岸的风吹雨打,吴垠为象征新加坡精神的鱼尾狮书写传奇,<鱼尾狮传奇>从鱼尾狮的外貌特征写到内在特质,“因此,在巨狮的内心/暗藏了海洋的浩瀚/因此,在大鱼的动脉/埋伏了森林的深广”,不啻是建国初期爱国主义诗歌的国家意识的延续、再提升与再体现。“它的头顶/由天上的雷霆充电”这两句诗借一个意外事件而加以发挥。事缘2009年2月28日下午,鱼尾狮塑像在滂沱大雨中不幸被雷电击中,导致后脑勺出现一个足球般大小的洞,右耳受损,掉落的混凝土块又砸到鱼尾狮前的波浪状底座上。对于鱼尾狮来说,这次的电击事件无疑是一个灾祸,吴垠之所以会视为鱼尾狮在“充电”,隐喻着诗人在主观意愿上认为鱼尾狮就像新加坡一样,有着化灾祸为前进动力的能力。中国学者陆士清在评述这首诗时说,它“将一腔情思,倾注在对鱼尾狮的歌赞上:它神奇而美丽,心有海洋般的浩瀚,血管如森林一样深广,它犹如得到上天的恩宠而充满力量,它高昂着豪迈的头颅,眺望着永不满足、永不停滞、永远前进的明天的新加坡!这是吴垠对新加坡精神的解读和颂扬,对新加坡的热爱、信心和无限希望之情的倾吐”。
  在贺兰宁、蔡深江、甘文放和吴垠的诗笔经营下,鱼尾狮已经成为新加坡河岸的守护神,守护着新加坡的国魂与国祉。这些以鱼尾狮入诗的新华诗作,其所展现的国家意识是显而易见的。

二、文化思考
  英文“Merlion”一般译为“鱼尾狮”,但新华诗歌界另一位前卫诗人南子别出心裁,采用音义兼顾的方式,将之戏译为“美鳞狮”,并在1982年10月24日写下<美鳞狮>一诗:

        它以石质的眼
        冷冷凝视
        三界的生死流转

        以不带激情的坐姿
        观测潮水的涨退

        阳光以丰润的笔触
        装饰海洋的变幻
        浪沫的即生即灭

        人类以器械
        改变陆地与海洋的界限

        变的是轻率的诺言
        变的是匆匆的颜容
        不变的是狮的意志
        它张开口
        竟嘶喊不出一丝声音

        呕吐、不得不呕吐
        一根水柱
        作为游客的话题

   南子在书写具有高度隐喻性的<美鳞狮> 时37岁,当时他对佛教典籍已钻研颇深,会以意指“欲界、色界、无色界”的“三界”这个佛教用语入诗,而且是用在形容鱼尾狮的凝视视野上,也就不太令人感到意外了。1980年8月,南洋大学被迫与星加坡大学合并为新加坡国立大学,身为南大化学系毕业生的南子,对创办25年后无疾而终的母校有着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感,在1970年代末即写了一首以南大即将停办为题材的诗歌<相思树>。对比<美鳞狮> 中的诗句“它张开口/竟嘶喊不出一丝声音”和<相思树>中的诗句“我们有无尽的相思/一阵微风,叶与叶拍击/聒噪着,以我们的语言/在这黯然,光芒微弱的年代”,我们可以初步确定,南子在诗中所展现的弱势群体被边缘化的文化属性是立场鲜明的。
  曾经留学新加坡的中国学者张松建尝试为<美鳞狮>释义:“<美鳞狮>写的是新加坡的国家图腾‘鱼尾狮’(Merlion),但是题旨却有复义的象征色彩。……‘狮子’发不出怒吼和咆哮的声音,只会呕吐出一根水柱作为游客的娱乐,隐喻个人的反抗精神被威权体制阉割了,屈从于消费主义的生存法则。或者有另外一种解释:人世劳劳,生死流转,狮子的眼神、坐姿和意志没有改变,而人的容颜匆匆衰老、政治人物出尔反尔,诗的主旨转向社会批判和政治讽喻。此诗作于1982年10月,距离南洋大学和华校被关闭并不遥远,如果联系到这一点,那么,诗的政治寓言的色彩就不言而喻了。”
  1984年,34岁的南大中文系毕业生梁钺以鱼尾狮比拟新加坡华族在文化上的尴尬处境而创作了<鱼尾狮>一诗,诗人借由对鱼尾狮的咏叹,“寄寓自己对新加坡华族族性和传统文化产生变异的思考,蕴含着诗人深沉的忧患意识和满腔的悲苦情怀”(中国学者郭惠芬语):

        说你是狮吧
        你却无腿,无腿你就不能
        纵横千山万岭之上
        说你是鱼吧
        你却无腮,无腮你就不能
        遨游四海三洋之下
        甚至,你也不是一只蛙
        不能两栖水陆之间

        前面是海,後面是陆
        你呆立在栅栏里
        什么也不是
        什么都不像
        不论天真的人们如何
        赞赏你,如何美化你
        终究,你是荒谬的组合
        鱼狮交配的怪胎

        我忍不住去探望你
        忍不住要对你垂泪
        因为呵,因为历史的门槛外
        我也是鱼尾狮
        也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吐
        两眶决堤的泪要流

  梁钺所写的<鱼尾狮>一诗,高度体现了华人移民在异国他乡的异域氛围中,自身文化(中华文化)与后殖民文化(英国文化)的格格不入,同时印证了印度的后殖民批判家霍米•巴巴(Homi K. Bhabha, 1949-)所提出的“殖民杂种体”(colonial hybridity)或“文化杂种体”(cultural hybridity)理论,而这种混杂现象正是自身文化与异域文化的交流与对话的必然产物。新华学者王润华感慨地说:“华族文化面临的危机,从70年代以来,可以说是最受关注的课题,因为人人将会变成鱼尾狮。其实失落感、彷徨感、恐惧感并不限于文化精神的层次上,新加坡国家社会各个层面的变化都引起华人的不安,大家都怕在急速的变化中,自己会变成一个怪人。”中国学者陈贤茂觉得情感充盈的梁钺以丰富的联想力和独特的浪漫主义色彩,抓住鱼尾狮不鱼不狮,“什么也不是,什么都不像”的怪诞荒谬形象,悲戚地讽喻了“自己的语言可以听不懂,自己的文字可以不相认,对自己的文化可以瞠目结舌”的不鱼不狮、不华不洋的一代,所以他不胜唏嘘地说:“面对历史,面对将来,诗人感到深沉的悲哀”。<鱼尾狮>是历史反思和文化追寻高度融合的生动呈现,对于这首极富思想内涵的诗,《海外华文文学史》撰稿人之一周可认为梁钺以鱼尾狮那种非鱼非狮的荒谬组合,“来暗喻新加坡这个既有着深厚的中华文化传统又饱受西方殖民文化侵蚀的国家特有的历史处境和文化构成”,而《新加坡华文文学史初稿》撰稿人关辛秋和马德俊(已故)相信,梁钺虽然衣食无缺,但他却是一个夹击在中西两种文化中、在鱼尾狮面前倾诉过文化困惑的新加坡华人;梁钺以两行决堤的热泪,唤起了一代人对文化的觉醒。
  胡月宝在剖析梁钺的<鱼尾狮>时说,诗人“以本土‘鱼尾狮’族人第一人称‘我’和第二人称‘你’的角度展开对话,通过激烈的设问进行自我身份的内省。……这种在国家硬体与软体建设工程如火如荼展开之际,自己却被排斥、被边缘化的焦虑是集体的经验,也是新加坡英文精英阶层之外,华族社群的共同心理感受。梁钺认为,东西方文化混体的结果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优势,相反地,却是固有文化被抽空,新文化又无法真正移植过来的零状态”。
  事实上,对比梁钺的<鱼尾狮>与从中国移居澳大利亚的欧阳昱所写的名为<二度漂流>的诗作,以及古巴民族诗人尼古拉斯•纪廉(Nicolas Guillen, 1902-1989)名为<两个祖先的歌>的诗歌,我们或可从中找出某个共同的契机。

        我曾经有两只舌头
        一只中文一只英文
        我曾经有两颗心脏
        一个东方一个西方
        而如今我一无所有
        唯有再度去流亡

            ——欧阳昱<二度漂流>

        他们的幻影,只有我能看见,
        两个将我护佑的祖先。

        我的黑祖先:
        皮革和木头制成的手鼓,
        长矛上装着骨尖。
        我的白祖先:
        灰色的武士盔甲,
        宽衣领装饰着麻片。

            ——尼古拉斯•纪廉<两个祖先的歌>第一、第二节

  纪廉“一方面致力于发掘和发展古巴黑人和黑白混血种人的民间诗歌和民间谣曲,从他们的生活和斗争中去体会他们的感情和思想;另一方面,他也十分注意诗歌的社会政治内容和热烈的战斗性。因此,他的诗歌充满了古巴民族特有的旋律和气氛,可以伴着音乐演唱,而又充满了斗争的号召,具有激奋人心的热情的力量”。<两个祖先的歌>这首诗见证了纪廉勇于面对文化身份认同的敏感问题,并将之转化成一股民族斗争的力量。
  无论是梁钺的<鱼尾狮>、欧阳昱的<二度漂流>,还是纪廉的<两个祖先的歌>,它们都不约而同地指向同一个文化问题,那就是人类自古至今无可避免的文化认同/文化身份问题(cultural identity)。在这个文化课题上,英国文化学者斯图亚特•霍尔(Stuart Hall, 1932-)曾在<文化身份与族裔散居>(Cultural Identity and Diaspora)一文中表明,“文化身份”是指一种共有的文化,集体的“一个真正的自我”,这种认同使到我们和我们的祖先找到许多相同点,但是,与一切历史的事物一样,它也经历了不断的变化,它绝不是固定在某一本质化的过去,而是屈从于历史、文化和政治的变化。不同族裔在一片土地上共同生活,在通讯科技和知识爆发的时代,不同文化交流之后产生了“文化流动”(cultural flows)和“跨文化现象”(transculturation),而这两种全球化的现象最终打破了文化的固体化和固定化。
  数十年来一直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的方然,在1986年5月写下<非狮非鱼>一诗,时43岁的诗人以苦心嘲讽和痛心疾首的笔触,进一步把新加坡华人“不华不洋”的文化生态放大来看:

        说是狮嘛
        发不出
        兽王那撼林的吼叫
        说是鱼呢
        又欠缺
        迎涛战浪的搏海绝技
        只困守在岸旁
        喷水嬉戏

        青蛙虽常夸两栖
        终究未离草泽润泥
        乡土再老
        依旧可以患难共济
        何须效蝙蝠
        时而向东  时而倾西
        落得个
        非狮非鱼

        切莫忘了啊!
        属于岛城自己的
        ——原根
        自己的——历史

    方然的<非狮非鱼>很明显地是从鱼尾狮塑像的“非狮非鱼”形象出发,从而感叹新一代新加坡人“华洋混杂”,失去了原有的文化纯正性。中国年轻评论者周瑟瑟在解读<非狮非鱼>时说,这首诗对故土有着一份深厚的恋情,“方然对自己的原根和历史有着血肉相连的感情,任何人都不能随意抛弃,不然就会落得个‘非狮非鱼’的怪物”。
    沿着梁钺<鱼尾狮>和方然<非狮非鱼>的足迹,信奉现实主义的新华诗人陈伦新所写的<鱼尾狮>一诗,明显存在着前两者在文化认同上的余绪:

        究竟你还需要多少时日
        伫立在河口堤岸上踌躇
        你有千言万语
        向大海滔滔倾诉

        你是鱼类的家族
          却有不能飞跃进
          深海泅潜的痛苦
        你是雄狮的子孙
          望着钢骨水泥森林
                    却吼叫不出

        分不清是创造
        分不清是错误
        你什么归属都不是
        全世界一直好奇的关注
                  我们还要继续
                  克隆你无数

    南子、梁钺、方然和陈伦新以鱼尾狮入诗的四首新华诗歌,以曲笔折射出自身的文化属性,并在国家认同的大前提上,孜孜不倦地追寻母族文化认同的方向,同时引发读者自我的文化审视。

三、小结
    从上述列举的八首以鱼尾狮入诗的新华诗歌中,我们不难看出它们所展现出来的国家意识与正面的文化思考。除了它们之外,新华资深诗人原甸也曾在1984年写下带有国家认同隐喻的诗《鱼尾狮的性格》,王润华则在1997年写下组诗《莱佛士与热带雨林》之一、带有环保意识和自然书写风格的《鱼尾狮》。国家认同与母族文化认同两者看似背道而驰,实则能够相互融合;通过对鱼尾狮的凝视和咏叹,触发了新华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两派诗人对国家意识和“文化杂种体”的集体反思,而它们都是值得正视的本土意识的组成部分。新华诗歌中的这种本土经验和本土意识可扩而大之,以验证后殖民时期的东南亚华文文学乃至世界华文文学,国家意识与母族文化定位的交错与并置。
    在这些诗作中,有者承载着后殖民时期丰富的历史内涵和激越的国家情感,有者已成为世华文坛热烈讨论甚至国际学术界严肃论述的经典之作。这些岛国史诗构筑成新华文学一道独特而亮丽的风景线,如果有选择性地编进新加坡中学或高中华文课本,将有助于深化国人的国家意识和触发积极的文化省思,这与国家领导人所制定的基本国策的方向是相一致的。
  除了华文诗歌之外,新加坡英文诗歌界也有诗人以鱼尾狮入诗,书写含有浓厚后殖民文学色彩的诗歌,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新加坡国立大学英文系前系主任唐爱文(Edwin Thumboo, 1933-)在1979年所写的<鱼尾狮旁的尤利西斯>(Ulysses by the Merlion),这首诗被新加坡英文文坛喻为“新加坡的史诗”,而唐爱文也因发表这首具有本土意识的诗而进一步奠定了其“新加坡诗歌之父”的地位。1997年,同样在国大执教的新加坡英文女诗人李子平(Lee Tzu Pheng, 1946-),写了一首诗<The Merlion to Ulysses>以唱和唐爱文的<鱼尾狮旁的尤利西斯>。此外,在1998年,新加坡马来族诗人阿菲安敏赛(Alfian Bin Sa’at, 1978-)和华族作家冯启明(Alvin Pang, 1972-),也分别以鱼尾狮为主题写下<The Merlion>和<Merlion>这两首英文诗歌。

完稿于2012年7月29日
(删减版)原载2012年8月14日、8月17日《联合早报•文艺城》


本文在2012-9-18 16:00:59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东南亚文学评论
『东南亚文学评论』 新加坡华文新文学历史分期问题的探讨成君2015-09-08[2647]
『东南亚文学评论』 第九届东南亚华文文学研讨会侧记林子2013-04-03[795]
『东南亚文学评论』 文坛盛会——记“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史料展览”成君2012-06-28[3881]
『东南亚文学评论』 1981年至2007年新加坡伤痕文学的思潮演变伍木2012-04-18[3011]
『东南亚文学评论』 当代新加坡伤痕文学的发轫伍木2012-04-18[1764]
相关文章:『伍木
『散  文』 沉潜伍木2013-02-20[1266]
『小说评论』 文化慷慨悲歌,人性颠簸行走——读《新加坡当代华文文学作品选•小说卷》伍木2012-12-17[3033]
『诗  歌』 越过五关·梅关伍木2012-08-04[1180]
『诗  歌』 越过五关·嘉峪关伍木2012-08-04[1185]
『诗  歌』 越过五关·居庸关伍木2012-08-04[109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伍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