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书评介绍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九十年的回忆”阅后发表日期:2012-11-11(2012-11-13修改)
作  者:林汉文出处:原创浏览73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九十年的回忆”阅后
文/林汉文
2012年11月11日,星期日

     一个多世纪以来,海外游子,在海外总是努力不懈地传播、弘扬中华文化为已任,那般痴迷那般爱,那般眷恋那般情!然而,回到故国,却看到和陷入万劫不复,意想不到的万马齐暗的景象,而惊叹!而伤悲!无限愁!
    徐天从先生和徐潘学静女士,都是学贯中西、多才多艺、勤劳勇敢、胸怀宽广、爱心无限的中华儿女。他们曾和千千万万莘莘学子一样,努力学习,准备为国效力。
    他们在印尼巴达维亚(即今雅加达)和华中“三基一鸣”一起创建高中部。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侵占印尼时,日本鬼子看中徐先生的才华,想拉拢利用,但被徐先生毅然拒绝,大义彪然,从而选择了携妇将雏逃离虎口,到处流浪,其高尚民族气节,令人起敬!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他们回到吧城,重整华中。
    到了1947年,思乡心切,虽经同事朋友们的极力挽留,终不回头,义无反顾,归心似箭而全家回国。然而,回国后,在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却遭遇想象不到的连环厄运;1957年被扣以“右派”的帽子,甚至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投入牢狱,达十年之久。
    1968年,出狱后,又被下放海门县农村,监督劳动,直至1978年才获平反。然而那时,多才多艺、终身热爱祖国,一生弘扬中华文化、为教育事业鞠躬尽瘁,贡献良多的徐天从已经年逾古稀。令人想到,自1957年以还,不知有多少中华民族的精英遭到没完没了的运动而万木枯萎、繁花凋谢,令人痛惜,令人迷惘。
    在印尼的诗友们,为徐先生的突然销声匿迹而寻寻觅觅,到处打听,当了解一些他们回国后的处境,无不感叹、唏嘘,以致印尼黄松鹤先生,有“关心邦国有佘哀”!、“岂独沉冤在汩罗”!之叹。而徐天从先生老年回首,也发出“早知鸥鹭寒如许,底事单衣入国门”之悔!
    徐潘学静女士在书中描述爱好诗词书画的天从先生在海外时,可以和许多名家赋诗唱和,作画题字,以抒发爱国情怀,或以诗言志。然而,在自已日夜魂萦的祖国,却反而是完全不同的景象,她写道:天从回归故乡,反而感到共话诗词者稀疏,和唱之声远离,只得在家乡怀想当年。
    徐先生因在设计院编写了“木排架结构”一书而飞来横祸。学过一点力学的人都知道,木排架是建筑上极常用的结构,其稳定性涉及到安全和成本,这是最普的常识。竟被说成是影射击对无产阶级政权的怀疑,成了恶毒攻击的罪行,以逮捕、审讯、刑和入狱,真是莫明其妙的千古奇冤!呜呼哀哉!
    徐先生入狱后工资停发,而潘学静女士只能每月拿微薄的民办学校教师工资来维持一家6口的生活,其艰苦卓绝的难处,可想而知,同时在日渐长大的子女,不菅在就学和参加各种活动中,以及所谓工作“分配”上,都因是“右派”家属而遭到“歧视”;犹如帝王时代,对罪人的刑法,株连九族的斩尽杀绝。
    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们,可能是见多了,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然而,对于每一个饱受摧残的个人和家庭,回忆往事,想抚平心灵创伤,怀念已逝去的亲人,其心之痛!其情之悲!其声之哀!是令人无限唏嘘,无限愁!
    “九十年的回忆”一书,可说是上世纪一些归侨知识分子的命运缩影。作者用女性的温情,以历尽沧桑百岁老人的气度,点点滴滴、平心静气、娓娓道来,把心灵痛苦,坦露在人们面前。她不是在痛说家史,让读者深感家国之痛而心潮起伏,不禁掩卷而长叹!
    我从友人处借阅“九十年的回忆”一书,为一位从海外归来的游子,半个世纪的颠沛流离痛惜,忍辱负重而感慨不已!---


本文在2012-11-13 19:15:52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书评介绍
『书评介绍』 荷田晨歌——讀越華詩人曾廣健先生的《青春起點》迦南2016-10-13[731]
『书评介绍』 东西文化的交汇点——人生日历,可陪伴您一生的日历倪立秋2013-12-08[1473]
『书评介绍』 光明的歌者─读非马《日光围巾》光明的歌者─读非马《日光围巾》2013-06-07[694]
『书评介绍』 万紫千红总是春--写在《追逐生命中的光彩》出版前骆明2012-10-10[1134]
『书评介绍』 独特的诗歌之路李黎2012-07-09[951]
相关文章:『林汉文
『诗  歌』 乡 情林汉文2017-01-16[560]
『诗  歌』 乡 愁林汉文2017-01-21[592]
『诗  歌』 乡 音林汉文2017-01-17[518]
『诗  歌』 故乡林汉文2017-01-15[697]
『诗  歌』 卡布阿斯河林汉文2017-01-08[38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林汉文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