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美  食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煎一条长形的梦 发表日期:2013-01-21(2013-03-31修改)
作  者:尤今出处:原创浏览99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煎一条长形的梦
文/尤今
2013年01月21日,星期一

发表于北美《品》美食时尚杂志

  有 个 时  期, 我 常 常 到 一 个 小 贩 中 心 去 。

  为 的 是 那 摊 叉 烧 面 。

  叉 烧 , 是 摊 主 自 制 的 , 没 有 用 伧 俗 的 红 粉 染 得 花 里 胡 哨 , 非 常 低 调 、 非常 忠 实 地 保 持 了 酱 油 的 原 色 。

  看 起 来 好 似 历 尽 沧 桑 、 憔 悴 不 堪 , 然 而 , 一 入 口 , 才 发 现 这 是 精 神 抖 擞的 好 肉 。腌 得 极 为 入 味 的 肉 , 在 柔 软 中 有 着 出 人 意 表 的 弹 性 。 它 的 味 道 , 不 是平 铺 直 叙 的 那 种 平 淡 , 也 不 是 迂 回 曲 折 的 那 种 繁 复 , 而 是 “  湖 中 见 山 、 山 中 见 湖 ” 的 那 种 和 谐 , 不 经 意 却 又 不 回 避地 给 人 带 来 凉 风 拂 面 的 欢 喜 。

  常 常 , 一 碟 叉 烧 、 一 盘 油 菜 、 一 碗 汤 面 , 我 就 这 样 有 滋 有 味 地 解 决 了 我的 午 餐 。 带 着 口 腔 的 余 味 回 去 工 作 , 心 情 特 好 。

  然 而 , 这 样 一 种 让 我 充 满 了 期 待 的 美 食 , 竟 然 因 为 一 件 事 而 永 远 地 划 上了 句 号 。

  那 一 天 , 我 照 常 去 , 照 样 点 了 我 特 爱 的 叉 烧 、 油 菜 和 汤 面 。

  然 后 , 我 在 斜 斜 对 着 摊 子 的 一 个 位 子 坐 了 下 来 , 取 出 杂 志 , 边 读 边 等 。等 着 等 着 , 不 经 意 地 抬 眼 一 望 , 赫 然 看 到 摊 主 弯 腰 捡 起 那 条 不 小 心 掉 落 在 地 上的 叉 烧 , 若 无 其 事 地 放 在 砧 板 上 切 。

  他 以 为 “ 神 不 知 鬼 不 觉 ” , 然 而 , 无 意 中 落 入 眼 帘 的 这 一 幕 , 使 我 永 远却 步 了 。

  把 这 个 摊 子 推 荐 给 我 的 朋 友 惊 诧 地 说 :

  “  就 凭 这 样 的 小 事 , 你 就 轻 意 地 给 人 家 判 了 死 刑 吗? ”

  啊 , 事 件 虽 然 微 不 足 道, 但 我 却 可 以 凭 这 事 断 定 他 的 卫 生 观 念 欠 佳 。

  朋 友 又 说:          

   “ 你 能 担 保 其 他 的 大 餐 馆 百 分 之 百 的 干 净 吗 ? ”

  当 然 不 能 , 餐 馆 因 为 卫 生 问 题 而 被 罚 款 或 吊 销 执 照 的 新 闻 屡 见 不 鲜 , 然而 , 眼 不 见 为 净 啊 !  现 在 , 既 然 亲 眼 目 睹 了 , 我 就 不 愿 意让 蒙 着 阴 影 的 食 物 进 入 我 的 胃 囊 了 。 再 说 ,  他 在 人 前 连 基本 的 卫 生 原 则 都 不 愿 遵 守 , 那 么 , 在 人 后 的 行 为 有 多 糟 糕 便 可 想 而 知 了!      

  那 以 后 ,  一 直 都 尝 不 到 如 此 可 口 的 叉 烧 了 。 有 时 ,有 人 向 我 通 风 报 信 , 说 某 某 摊 位 或 某 某 餐 馆 有 令 人 一 吃 上 瘾 的 叉 烧 , 我 总 不 辞劳 苦 、 风 尘 仆 仆 地 赶 了 去 , 好 吃 是 好 吃 , 但 不 是 心 里 想 念 的 那 种 味 道 , 不 是 的。

  求 人 不 如 求 己 。

  朋 友 告 诉 我 ,  烘 炉 可 以 烘 烤 出 水 准 不 错 的 叉 烧 , 她如 此 形 容 :

  “ 香 , 没 有 油 味 。 ”

  我 于 是 兴 冲 冲 地 找 来 食 谱 , 照 做 如 仪 。烤  制 出 来 的 叉烧 , 一 如 她 所 言 :“  香 , 没 有 油 味 。 ” 但 是 , 这 条 香 香 的叉 烧 , 欠 缺 的 正 好 是 它 所 该 有 而 没 有 的 油 味 , 干 巴 巴 的 , 好 像 是 一 个 为 读 书 而熬 了 个 通 宵 的 人 , 没 精 打 采 。

  长 子 出 世 后 , 很 倒 霉 地 , 请 了 一 个 烟 瘾 极 大 的 保 姆 , 日 夜 不 停 地 对 着 初生 婴 儿 的 脸 吞 云 吐 雾 。 忍 无 可 忍 ,辞 退 了 她 , 婆 母 连 夜 乘 搭 火 车 , 由 怡 保 赶 来新 加 坡 救 急 。

  她 一 迈 入 家 门 , 立 刻 便 以 一 双 无 所 不 能 的 大 手 使 原 本 乱 成 一 团 的 天 和 地各 就 各 位 ,  一 切 的 一 切 ,安 然 地 恢 复 了 秩 序 。 婴 儿 不 再 无缘 无 故 地 哇 哇 大 哭 , 家 中 炊 烟 常 飘 。

   婆 母 是 个 烹 饪 好 手 ,  她 每 天 变换 着 不 同 的 食 谱 ,我 心 满 意 足 地 吃 出 了 三 重 下 巴 , 婆 母 却 还 意 犹 未 尽 地 问 我:

         “   你 想 吃 什 么 , 说 , 尽 管 说 ! ”

  我 于 是 和 婆 母 提 及 了 令 我 魂 牵 梦 萦 的 叉 烧 , 她 毫 不 犹 豫 地 说 :

         “    好 ,就 让 我 试试 吧 ! ”

  婆 母 将 肥 瘦 参 半 的 夹 心 肉 切 成 长 条 状 , 简 简 单 单 地 以 酱 青 和 白 糖 为 腌 料, 腌 上 四 个 小 时 , 然 后 , 在 油 锅 里 爆 香 拍 扁 的 蒜 头 , 把 长 条 猪 肉 放 进 油 里 , 煎。 煎 呀 煎 的 , 慢 慢 地 , 煎 出 一 份 历 尽 沧 桑 的 憔 悴 , 有 些 地 方 , 还 不 堪 折 磨 地 显现 出 惨 不 忍 睹 的 焦 黑 。 我 站 在 旁 边 看 , 兴 奋 地 嚷 道 :

  “  啊 , 对 了 , 对 了 , 正 是 这 个 样 子 ! ”

  躺 在 盘 子 里 的 叉 烧 , 无 限 得 意 地 炫 耀 着 身 上 闪 烁 的 油 光 。 我 痴 痴 地 看 着它 , 像 看 着 一 个 长 方 形 的 梦 。 嘿 , 原 来 这 个 “ 梦 ” 不 是 烘 的 、 不 是 炸 的 , 而 是慢 慢 地 煎 出 来 的 !

  叉 烧 的 汁 液 ,浓 香 黏 稠 , 肉 质 鲜 嫩 松 化 而 又 富 于 弹 性 , 完 完 全 全 就 是 梦 里的 那 种 味 道 、 那 种 我 想 念 已 久 的 味 道 。 我 顾 不 得 三 重 下 巴 沉 甸 甸 地 挂 在 脸 上 了, 一 块 接 一 块 连 续 地 夹 着   吃 , 吃 得 上气 不 接 下 气 。

  上  一 辈 的 智 慧 , 我 自 叹 弗 如。 

  目 不 识 丁 的 婆 母 ,从 来 不 曾  接 受 过 任 何 烹 饪 课 程 的 训练 , 烹 饪 时 也 从 来 不 曾 参 考 过 任 何 有 关 书 籍 ,然 而 , 凭 着 灵 活 的 脑 子 和 丰 富 的经 验 , 她 却 能 以 巧 手 化 一 为 百 、 化 百 为 千 、 化 千 为 万 、 化 万 为 无 数 ; 更 难 得 的是 , 在 变 化 的 过 程 里 , 她 又 能 化 繁 为 简 , 使 烹 饪 变 得 乐 趣 无 穷! 


 《  叉 烧  》 食 谱   
 材 料 与 腌 料
 
1
 夹 心 肉 600  克 。
 
2
 蒜 头 10  瓣 (  不 去 蒜 衣 , 拍 扁 待 用)
 
3
 白 糖 3  大 匙
 
4
 酱 青 3 大 匙 
 
 做 法
 
1
  把 白 糖 和 酱 青 倒 入 肥 瘦 相 间 的 夹 心 肉 里 , 再 加 入 拍 扁的 蒜 头 , 搅 均 匀 , 腌 至 少 4 小 时 。  最 好 能 放 置 于 冰 箱 腌 过夜 , 会 更 入 味 。
 
2
 在 锅 里 下 少 许 油 ,爆 香 拍 扁 的 蒜 头。
 
3
 将 腌 好 的 夹 心 肉 倒 入 ,  慢 火 煎 , 不 时 来 回 翻 动 , 直 至整 条 夹 心 肉 呈 大 褐 微 焦 为 止 。
 
4
  长 形 的 梦 , 是 什 么 滋 味 呢 ? 你 且 试 试 。 

煎 一 条 长 形 的 梦 

1      做 叉 烧 , 必 须 买肥 瘦 参 半 的 夹 心 肉 。

2      表 面 上 历 尽 沧 桑的 憔 悴 , 竟 是 叫 人 欲 拔 不 能 的 美 味 !

3      肉 质 鲜 嫩 松 化 而又 富 于 弹 性 的 叉 烧 。


本文在2013-3-31 11:47:58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美  食
『美  食』 荷香七月下扬州(一)梦里江南依林2015-09-25[808]
『美  食』 Icy Juicy VS Vegas——小雪屋的大梦想依林2015-03-27[1138]
『美  食』 赌城川菜依林2014-09-13[899]
『美  食』 幸福的馬鈴薯尤今2013-01-21[786]
『美  食』 暴暴茶尤今2013-01-21[972]
相关文章:『尤今
『散  文』 尤今2015-03-13[829]
『随  笔』 一场迟到的“人道毁灭”尤今2015-03-13[612]
『随  笔』 走在“蛇尖”上的尤今2015-03-13[585]
『随  笔』 肚子可以饿扁,志气不能饿瘪尤今2015-03-13[799]
『随  笔』 少一些如果,多几次转弯尤今2015-03-13[744]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尤今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