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浅论21世纪小说新文体——闪小说发表日期:2013-04-05
作  者:林子出处:原创浏览91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浅论21世纪小说新文体——闪小说
文/林子
2013年04月05日,星期五

前言
近几年来,为了追赶快速的时代步伐,短小凝练的文字愈发成为文学界新宠。于是十几行的短诗写成了两三行的微型诗;冗长的散文缩小成一两百字的散文诗; 千多字的微型小说演变成500字以下的“闪小说” , 对应了流行于西方文坛的“Flash Fiction”。 据说“闪小说”的崛起得归功于网络手机的普及, 世界各地的华人社区纷纷设立“闪小说”网站,上载数以万计的“闪小说”。
“闪小说” 的崛起印证了现代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的生活更加忙碌了,喜欢阅读500字以下的小故事, 最好能在一分钟之内读完,即便是1500字的微型小说也读得不耐烦了! 因此“闪小说”也称“一分钟小说”, 可谓是电子网络时代的产物, 上限500字,不设下限。这类短小易读的小说可以通过互联网络和职能手机传来传去,增加了创作和阅读的乐趣, 推动了“闪小说”的创作与阅读风气。

两千多年的中国文学史中,超短的小说古已有之,比如先秦的神话传说《山海经》、魏晋南北朝轶事小说《世说新语》、志怪《搜神纪》等。而在西方, 伊索寓言是短小说的经典,其他如契诃夫、卡夫卡、欧亨利等名家写的超短篇,也可列入“闪小说”的范畴。因此, 说“闪小说”是新文体,其实也不尽然,更明确地说,它只是超短小说的复兴而已。经过若干时代的洗礼,这类超短小说已在演进的过程中汲取了许多新的元素,无论在内容或技巧上都有了很大的变化。在进化过程中,“闪小说”也必须负起神圣的文学使命,“闪”出时代的光芒。

步入21世纪,中国文坛掀起了一股“闪小说”的创作风气。2007年天涯社“短文故乡”举办了200字上下的超短小说征文, 反应热烈。 遂于2008年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出版了《卧底——闪小说精选300篇》(马长山、程思良合编) ,成为中国近代出版的第一部闪小说集。接着,“闪小说”在香港和东南亚等地开始流行起来。 《香港文学》最先为“闪小说”开设特辑;菲律宾诗人作家王勇也对这文体情有独钟, 大力提倡;在新加坡, “闪小说” 直到近两年来才逐渐形成气候,2011年开始,联合早报《文艺城》、新加坡作家协会刊物《新华文学》、以及文学期刊《赤道风》先后出版了“闪小说”特辑。这两年来, 在新加坡写“闪小说”的作家阵容日愈壮大,包括希尼尔、学枫、林锦、艾禺、林高、董农政、张挥、周粲、骆宾路、林子、田流、赵萍等等。正如微型小说,假以时日,“闪小说”或将成为新加坡文学创作的强项。


故事情节的高度浓缩性
某作家曰:“如果说小小说是小说中的诗,闪小说便是诗中的绝句”。绝句不论五言或七言,都是以极少的文字写景、状物、言情,去表现一个相对完整的主题。“闪小说”题材不拘,写实、科幻、历史、寓言……, 包罗万象。要求的是故事情节的高度浓缩、集中,以一个事件或意象为描述对象,不节外生枝,去掉多余词汇,首尾贯通,一气呵成,让微小的篇幅表现出新颖、奇特、巧妙的小说特征。

例如:周粲的《名画》:
[我家有一幅中国已故画家齐白石的画。画中的虾,一只只就像随时会跃出来一样,生动极了。我很想卖掉这幅画,以省却收藏的麻烦。朋友的朋友自称是名画收藏家,他说他很想买,我讨价五万。但是接下来的一两个月,我没再见到他。忽然有一天,他要把画复印一份寄给他,并附上有关的资料。为了能脱手, 我照做了。又过了一些时候,他和我约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后来,遇到我的朋友,跟他谈起这件事,他说:“那个人那里是收藏家!他把你的画送去拍卖。”“卖了多少?”“二十万。”]

写“我”卖掉家中藏画的始末。“我”以五万元将名画买给朋友的朋友收藏,却被他投机取巧以二十万拍卖了!小说情节紧凑,趣味盎然,只用了200字左右就将故事交待清楚。

艾禺的《免费的饼干》:
[像母鸭带小鸭,母子三人正穿过邻里中心商店外。“大鸭子”在杂货店外顺手牵羊了一包饼干,喜滋滋的边走边打开来吃。“小鸭子”看见哥哥有饼干吃高兴的跑了上来抢。大的不让小的吃,良人扭成一团。“母鸭”生气回头吆喝。“干嘛又打架?” “哥哥有饼干不给我吃!” 弟弟乘机投诉。“饼干是我的不是你的,为什么要给你吃?”哥哥理直气壮朝着弟弟大声叫着。“为什么会有饼干?”妈妈叉着腰责问。“大鸭子低头不敢说。“是在那间店拿的。”小鸭子回头朝不远的店指着。“镇1笨,帮弟弟多拿一个,就不用争了!”母鸭猛地朝“大鸭子”头上拍了下去。“大鸭子”被打得头昏昏的,前面的路都看不清了。

母子三人在邻里中心,兄弟俩争着吃大儿子偷来的饼干,做母亲竟然责备他不帮弟弟多偷一个。 情节大多以简短又生动的对白推进,篇幅虽短,精彩连连。

内容的隐喻性
“闪小说”虽短,却讲求意蕴的深刻性,承载了丰富隐喻。作者将所要表达的意旨嵌入故事和人物之中,让读者从中得到人生顿悟、生活启迪,大有豁然开朗之感。 其题旨也和其他类型小说一般,涉及社会人生的各个层面, 注重反映现实生活、探索社会本质、判断道德价值、褒贬人性等。 “闪小说”犹如瞬间划破夜空的流星,留给读者的是永恒的精彩和绚烂!再以周粲的《名画》和艾禺的《免费的饼干》为例, 两篇小说以不同的题材和技巧, 反映了人性的功利、贪婪,也讽刺地批判了被现实社会扭曲的道德价值观。

正因为短小,“闪小说”无须大量铺垫,就能快捷地将隐藏于故事背后的思想感情传达给读者,引起共鸣,从而启发深层思考。

如林锦的《出闸》:
[去年工作表现排名,我排在几个分行经理后面,结果被调到一间规模较小的分行。工作地点靠近地铁站,想到排名再往下掉,会被开除,我豁出去了,每天早上坐第一班地铁,第一个到办公室。我多次遇到一个男生,矮小、平头、样子普通,不像是哪所名校的学生。他每次第一个冲出闸门。我以为他怕迟到,可是他出了闸门,便慢慢地向学校走去。沉甸甸的背包和他一样落寞。今天上班,又遇见小男生。他燕子落寞,精神不佳。我想到今早总行高层来视察,地铁门一开,我冲了出去,冲出闸门。听到身后号啕大哭,公事包被拉住。回头一看,是那小男生。他喊道:“为什么你要第一?我只有这个第一,你为什么要抢我的第一?”
我楞住,喃喃自语:“我也是要第一……”]

作者通过小男生和“我”抢着成为第一个冲出地铁车厢闸门的人,来反映新加坡社会过分注重排名、竞争,给生活带来极大压力的弊端。小说以小见大,蕴含深刻。

又如希尼尔的《儿戏》:
[“忍一忍,痛很快就过去了。”他对女人说。转身,匆匆离去,忘了领药。“忍一忍,痛很快就过去了。”他对女孩说。转身,在室外等待。护士走过来,欲语还休:“又是你!”她瞪着双眼:“老婆的打胎费仍欠着,你还有脸再来!”他的脸爬满了伤痕。痛,不欲生的,是青涩的子宫。]

100多字的“闪小说”,写出了两代人的凄楚和无奈。老婆生产的医药费还没付清,女儿又临盆了,而这女儿是由父亲陪着进产房的,她是个未婚妈妈吗?引起读者的无限遐思,小说虽短,却蕴藏了沉重的社会问题、道德问题。

设置转折以增强趣味性和可读性
“闪小说”虽然不能如长篇小说般高潮迭起, 但巧妙的转折还是必须的。 写小说最忌平铺直叙,情节毫无起伏, 犹如一潭死水。转折则像给平静的湖面投下一颗小石子, 激起阵阵涟漪;余波未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作者往往在小说当中或结尾设置一个“出人意表”、“原来如此”、“柳暗花明”、“绝处逢生”的转折, 营造戏剧性艺术效果, 增加小说的趣味性和可读性。

例如马长山的《间谍》:
[我是一个间谍,已经潜伏30年了。 我不想过白天是人,晚上是鬼的日子了。
可是一想到婷,我又失去了自首的勇气。婷还像个脆弱的小女孩儿。她多愁善感,看见别人的一点不幸就要难过,她甚至为小狗而流泪....。离开了我,她还怎么生活?圣诞夜,我们宽衣解带......。“把灯关上。”婷红着脸说。“可咱们以前一直....”  “把灯关上。” “你说什么?” “把灯关上!”   天啊。“把—灯—关—上”  这正是当年上峰告诉我的接头暗语……]

写一个潜伏了30年的间谍和女友的故事。结尾处,女友无意间说了一句暗语“把灯关上”而露出破绽, 才让读者领悟到女友原来也是间谍, 而且潜伏得比他更长久。
 
生活小片断
“闪小说”不能像长、中、短篇小说般有宏大的结构框架,设置鲜明的年代和历史背景。它不一定须要有一个完整的故事,而只是仅仅描述生活一个别具意义的片断,通过这个生活片断、小插曲艺术地反映社会人生,或表现某思想和哲理。所谓“从一滴水见汪洋”、“从一粒沙看世界”, 好的“闪小说” 尽管是故事简单,有头无尾, 也将犹如闪电般的划破夜空,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

例如:张挥的《看画的女孩》:
[画廊里,一对夫妇饶有兴致地对着那幅题名为《脚印》的油画看了又看,似乎有意要把它买下来。画题《脚印》,但画的是黄昏的海滨景色:应该是黄昏时分退潮时,暮色渐浓,潮声细碎。几块体积硕大的礁石,以各种不同的姿态,躺卧伫立在潮水浸沾不到的沙滩上,遮住了大部分的海面,只有远处的海平面闪动着浪花的白光。整幅画的氛围就得“宁静”两个字。然而,画家的巧思在于安排了一行清晰可见的脚印,把观画人的目光从画框外一直引向大海的方向。好像刚刚有一个人,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大海中走去了。这行脚印是这幅画的“画眼”,有着让看画的人去完成想象空间的作用。
这时,妈妈低下头来问站在身旁的女儿:
“我和你爸爸都很喜欢这幅画,想把它买下来。你喜欢吗?”
“我也觉得这幅画好看。但我不要你们把它买下来。”
“为什么?”夫妇俩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
“因为那个走向大海的人,没有留下回头的脚印。一看到这幅画,我就会担心那个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直没有回来。”]

作者只着重写一对老夫妇偕同女儿在画廊里的情景和对话,从这生活小事件突现了两代人对待生命愿景的差异,从而反映了女儿对父母的一片爱心。“宁静”是老年人所向往的生活状态,黄昏里走向大海的脚印恰恰反映了生命的最终的归宿,因此两老对这幅画产生了共鸣, 特别喜爱;而没有回头的脚印在女儿潜意识中是对死亡的恐惧,是双亲永远离她而去不祥的预感。

用字精雕细琢
词句精简、凝练是“闪小说”的最大特色。有些“闪小说只用了100-200字就大功告成,可谓是惜墨如金。其实,古往今来,用词简练、言简意赅乃是做文章永恒不变的法则, 写“闪小说”对此更应严格遵循, 每一个字都必须精雕细琢,常用短句,避免累赘迂回,去掉不必要的助词、连词、介词等。然则,如何把人和事用最少的语言描述得生动感人,内容含蓄而不隐涩,的确很考验文学功力。盆景虽小,气象万千,如今 “闪小说”加入了小说大家庭,成了小巧玲珑、惹人喜爱的“老么”。

例如林高的《鱼肉夫妻》:
[老太太和老先生坐下便和我搭讪,在明地米亚小贩中心。老太太先开口,潮州话。小贩送上一碗猪脚,一碗肉骨茶。我眼睛停格在那碗猪脚。老太太说,来,一起吃。
老先生夹起汤里的肉,咬一口又放回去。
今天卖粥的没开档,伊只吃鱼,一个人能吃六条白肚鱼。老太太说。
老先生没有鱼吃不下饭,把碗推开了。
老太太把猪脚吃剩骨块了,对老先生说,喝了咖啡去买鱼。她继续喝肉骨汤。
儿子成家了不跟二老住在一起。老太太82岁了,老先生84, 没有女佣。
等一下就去巴刹买鱼回家煮,我可以不吃肉伊不可以不吃鱼。伊卖鱼的,五十年前你问联合鱼行,没有人不知道。老先生听老太太说,脸上亮一下,大概听到五十年前……]

作者只用了区区280个字,就完成了一篇很精彩的小说,反映出一对年老夫妻的鶼鲽情深。篇中的老爷子偏爱吃鱼,老太太偏爱吃肉,50年如一日,尽管饮食习惯不同,他们还是彼此关心、迁就,幸福地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作者多用短句,没有多余的词语, 每一个字都在小说中产生作用。

结语       
“闪小说”的创作特点是“易写难精”。 在多如恒河沙数的作品中,孰是精华?孰为糟粕?很难有一定的标准,因为到目前为止,闪小说委实还没有一套属于“正统”的文学理论或法则让作者去遵循,“闪小说”经典佳作还有待评论家去发掘、评析。 其实,任何文体都有其自身的局限性,“闪小说”以有限的文字构成一篇小说,在人物塑造、情节设计场景描述、心理活动等方面自然就无法尽情发挥,导致故事情节偏向于直接叙述与白描, 或出现内容过于直白、空洞贫乏等的缺憾。

有云:“戏法人人会变,巧妙各有不同”,在“闪小说”刚刚登场的萌芽期,大量“闪小说”涌现, 素质的良莠不齐是在所难免的。正如《卧底——闪小说精选300篇》序言中所说:尽管当今文坛“涌现了一批令人称道的佳作,引起了小说界不少名家的关注,但要使闪小说臻于成熟,需走的路还很漫长。”

期盼“闪小说”的前景一片光明,借此与所有喜爱“闪小说”的文友们共勉之!


 


本文在2013-4-5 21:47:41被林子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197]
『小说评论』 事与愿违的泪中喜剧――林锦微型小说《也是英雄》赏析阮温凌2016-02-05[1511]
『小说评论』 郁达夫创作思想贬抑论点的商榷成君2015-04-26[894]
『小说评论』 《微型小说创作经验谈》林子2015-03-17[1138]
『小说评论』 说《困惑的岁月》艺术特征初探王珺瑶2015-01-03[840]
相关文章:『林子
『新书发布』 新加坡文艺协会“2018年度新书发布会”新加坡文艺协会2018-11-13[35]
『文化信息』 林明洲《方块集》新书发布会热带文学艺术俱乐部2018-11-07[44]
『期刊杂志』 “《新加坡诗刊(第4期)》发布会暨诗歌讲座分享会——我的诗•我的梦”新加坡文艺协会2018-10-25[94]
『新加坡文艺』 新加坡文艺-第125期出版信息新加坡文艺协会2018-10-22[82]
『文化信息』 对联讲座——如何创作与奖赏春联?林子2018-10-13[7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林子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