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生活作家笔会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坚守与突破——都市诗歌研讨会在洛阳召开发表日期:2013-09-07
作  者:施雨出处:原创浏览87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坚守与突破——都市诗歌研讨会在洛阳召开
文/施雨
2013年09月07日,星期六
 

【文心社洛阳消息】2013年6月27-30日,由洛阳市文联主办、洛阳市作协承办、福州市文联与《海峡诗人》杂志协办的,以“城市诗歌的坚守与突破”为主题的洛阳、福州诗歌研讨会于洛阳召开。本次研讨会。本次诗歌研讨会缘起于2012年11月在福州召开的“福州、洛阳、西安、杭州、南京五古都诗歌研讨会”,与诗友们重逢,畅叙诗歌,心生温暖。

参会人员有来自洛阳和郑州的河南作协副主席马新朝、洛阳作协主席梅意辛,洛阳作协副主席赵克红、《大河诗刊》社长、主编高旭旺,《大河诗刊》主编、《洛阳工人报》副主编诗人李霞,《河南日报》文体新闻部主任张鲜明,《河南诗人》主编杨炳麟,《驻马店日报》社长刘根社,《牡丹》杂志主编王小朋,《洛阳日报》副主编寇兴耀,《当代诗坛》主编李清联,诗人余子愚、秋水之湄、萍子、朱怀金、韩雪、丁立,《故事家》杂志常务副主编冯杰等;来自福州文联的王希明、《生活·创造》社长兼总编、《海峡诗人》主编哈雷、《海峡诗人》编辑部主任秋水,《海峡诗人》编辑崖虎、笔尖;来自海外的《海峡诗人》编委、文心社总社社长施雨女士应福州文联邀请特来参与本次研讨。会议由洛阳作协主席梅意辛主持。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改革开放30年将乡村城镇化、城镇都市化推向快车道,其发展进程及状况对诗歌乃至整个文化领域的影响都十分深远。社会的快速发展,对发展不足百年的中国新诗及诗人既是机遇也必将带来各种挑战和思考。会上,评论家、诗人们就中国城市诗歌的现状与未来,即诗歌的坚守与突破进行了诚恳而热烈的讨论。

会后,与会者共同参观游览了洛阳博物馆、龙门洞石窟、白居易坟冢、千唐志斋、白马寺等古文化景区,充分感受了这座孕育华夏文明的十三朝古都——洛阳的文化魅力。

一、坚守与突破——都市诗歌研讨会

1、坚守与突破——都市诗歌研讨会

2、会场

3、《河南诗人》三位编辑

4、梅意辛(艺辛),研讨会会主持人,洛阳市作协主席

梅老师对今天的主题——中国城市诗歌的现状与未来,即为都市诗歌的坚守与突破——的缘起做了简要的介绍。他说,中国的乡村城市化倾向、城镇都市化倾向,把中国诗歌的基础性的素材冲淡了。城市化以后,诗歌究竟向哪个方向发展必将是将来要面临的问题。

5、2、马新朝,河南省作协副主席,河南省文学院副院长

马新朝乐观幽默的语言风格为会场营造了轻松的氛围。他说,诗人开会和其他人不同,说话可以“语无伦次”,打破官场上的会议作风。他笑言,现在国内的好诗人越来越多,好多都还没有见过面,有时感觉在国外交流还不如在国内交流。
河南诗歌协会从1986年起,已开了17届黄河诗会,规模都很大。协会的号召很力,诗人十分活跃,诗歌朗诵、研讨会等各种交流频繁。让他骄傲的是,河南诗人比较团结,可以坐到一块讨论问题。且河南诗歌并不像外界一些人评论那般——比较传统、落后,而是很多诗人的意识和写法都很现代和先锋。
他认为,诗人不应因为写法不同就攻击对方,需要团结,相互间可以多探讨和交流。对于政治诗、朗诵诗等诗歌写作形式,马新朝也持比较开放的态度,认为“对诗歌商业化的现象,你可以自己不做,但是要包容,这也是他人的一种生存方式。
马先生还认为,当下是网络时代,诗人若对网络关注不够,便会落伍,和诗坛、和时代产生距离。

6、哈雷,《海峡诗人》主编,《生活·创造》社长、总编,《东南快报》总编

哈雷说,这次来感受很深的是河南诗人的诚信,这次双城记的缘起是兑现去年在福州古都活动时的一个承诺。他说,能为诗歌走在一起是幸福的事。
他也赞同所有的诗人都应该互相尊重,在诗歌日渐衰微力生活越来越远的当下,能够坚守写诗非常不容易,至少说明他们内心当中都怀揣着纯净的心和美好的愿望。他说,漳浦诗人节上,叶延滨说,我们现在说中国梦,可没有诗歌的地方就没有梦,中国梦是从诗歌开始的。中原的例子更加深厚。
他说,现在的诗人群体中很多是归来派,物质生活的富足、事业的成功并不能满足一些有文化情结或年轻时写诗的人精神层面的需要。目前所有的诗人、所有的文化人都有乡村的情结,都有乡村的意象,尽管他们享受着都市带来的便利和益处,但在深层意识中还是一个乡村的诗人,就算写城市诗歌,他们心中的那份美好和诗意栖居的净土,还是需要农耕时代的意象弥补在城市精神和心灵的日益粗糙,和失去的单纯的东西。
回忆三个崛起谢冕、孙绍振、徐敬亚,在福州的诗歌交流研讨活动,孙绍振认为诗人要促进这个时代,要成为一个时代的诗人才能是一个伟大的诗人,要把心灵世界与宏大的外在世界联系起来,而不是简单地演绎世界。谢冕则提出要修复中国诗歌破碎的陶罐。哈雷说,五四以后,特别是在提出打倒孔家店以后,新诗与古诗基本断裂,多从西方诗歌学习而来。新诗发展到现在,朦胧诗当时还继承了很多传统诗歌中优秀的东西,而诺奖获得者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正是吸收很多汉诗的意象。
他说,新诗发展到现在,一直在不断地否定自己和标新立异,我们是时候需要考虑如何回归传统,至少要从传统文化中吸收一些好的东西。《海峡诗人》作为一本新诗诗刊,是具有包容之心的,只要是好诗都可以发表。

7、李霞 《河南工人日报》副主编

从80年代的诗歌兴旺到现代,的诗歌发生了非常的变化。现在进入了自由和多元的时代,已经和发表多少、出版多少、获奖多少、经济和身份地位等等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已经进入了诗人靠诗歌说话的年代。这主要是基于两个前提:经济的发展,互联网的繁荣。这两个前提促成了诗歌继唐宋之后非常可喜的高峰时代。但这个时代还是不能与唐宋相比,毕竟新诗发展不到百年,如何走出现在这种喧哗时代进入如唐宋的大师辈出的时代的成为主要的话题。
他认为目前网络时代,纸质诗刊几乎变得可有可无,但又不能完全被替代。如何办高质量的诗刊又成了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但互联网时代发展还不稳定成熟,需要十年八年的时间去适应。
好的诗刊与地域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与办刊的人的用心与品位相关。目前的时代是多元的时代,其中重要的表现之一就是价值的多元,要保持一颗平常心,不要将自己的诗歌价值观强加于人。
李霞认为,诗歌是小众的,大众化不是很现实;另外,诗歌不是一种道德性的东西,不能用道德标准来替代艺术标准,有时反道德反而是一种很好的诗歌标准和艺术标准,用社会的道德来衡量艺术,对道德和艺术都是一种伤害。

8、5、崖虎,《海峡诗人》编辑

城市化进程带来经济的繁荣,同时也带来很多新的社会问题。回到诗歌方面,也同样存在各种问题。崖虎认为,现代诗歌因个人的角度不同,写作风格、切入点不同都会导致诗歌表达的多元化。目前诗歌出现一些审丑的写作现象,多数是因为跟风、模仿或作为一种捷径的结果。
诗歌艺术首先是审美层面的。诗歌的多元化是审美的多元化。过去,人们的精神目标是非常一致的,因此精神需求基本在同一层面;而现在,人们在意识空间、意识领域的模糊使精神追求多样化,也形成了审美的多元化。
崖虎认为灵魂是任何事物内在的本质的可以自我存在的东西。精神是一种事物的表象,是社会化的东西,并非最自然、最原始及本质的东西。他将世界分为四类,第一是人,人是精神与肉体的共同体,是比较高级的生命体;第二是动物,生命的繁衍;第三是植物,简单的生命;最后一类是事物。他们都不同程度地呈现出各自的灵魂。
诗坛乱象与社会乱象是一致的。但他对此持乐观态度,他认为目前诗歌的各种现象正是一个时代将诗歌推向极致的一个象征。未来回头评述现在,历史一定会给出一个公正的评价,有人在这个时代为诗歌做出非常伟大、里程碑式的业绩,有些人一些走向歪路不被历史所承认,但他们为此为诗歌做出了牺牲。因此,他希望人们要持包容态度面对和对待当下诗歌时代。
都市的空间拓展反而缩小了我们自由的心灵,灵魂本身是自我、自然、原始的,因此城市的扩展让我们失去了一些自由。因此他认为,当前都市化进程中,诗歌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拓展心灵的空间。这不仅是我们对社会作出的贡献,实际上也是让社会给诗歌一种理解和支持,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崖虎认为,灵魂在全世界都是一致的层面,因此只有站在这一层面写作和思考,我们的诗歌和文学才能得到世界的承认。

9、秋水,《海峡诗人》编辑部主任

作为汉诗,不同年代的现代诗都是一脉相承的,但由于社会背景、教育背景包括传统教育的断裂等因素的影响,不同时代的诗人对现代诗赋予的思想、主题选择、表现手法以及诗人的定位都各有不同。
秋水认为,所有文化现象都是时代的产物,现在所谓的诗歌乱象并非一个独立的文化现象,纵观艺术界包括电影、音乐、绘画、摄影等等都或多或少在体现着城市的崛起,乡村的没落。这种崛起既有有价值的创新和突破,也有某些原始而质朴的精神及价值的流逝。这是商业社会发展中必经的成长和演变过程,我们要以平和的心态面对,历史会对其进行记录和筛选,证实他们各自的价值所在。
她还认为作为诗人,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如何提高自身的诗歌修养和诗写质量,还要考虑如何培养出好的读者。诗歌,无论是具备城市特质还是乡村情怀,也都有各自存在的价值,这正是基于现代人各种心灵需求而产生的。
作为知识分子,有责任和使命让人们懂得观照内心需求,回归生活本质。诗歌作为一种文化,我们有理由相信它比纯粹的娱乐更耐品和持久,因为它追求的是,用经得起时间洗淘的丰富内涵来“娱乐”人们的精神世界。

10、施雨,美国文心社总社长

诗歌是外界事物通过每个诗人心灵折射之后的文字表达,无论怎么写,只要是表达心灵的都是可以接受。施雨说,对于在国外的华人来说,他们的概念不是城市与乡村,而是原乡与他乡。她认为诗人需要有所敬畏,对文字,对诗歌的敬畏。写法可以试验,但不等于要破坏性写作。施雨说自己从小写诗到后来学医学专业,再到后来的弃医从文,因此也是个归来派。
由于在人在海外的原因,诗人们都比较团结,她认为诗人作为同一个写作群体都是亲人,不需要争吵。诗歌无非比较的是技巧、文字、思想,好的作品最终会被历史留下来。
她说自己写作最开始的原动力是自己心灵的需求——宣泄、怀念、表达和交流,这也是她创办文心社的初衷。我们的名字就是一个:诗人。广义地讲,诗人就是喜欢诗的人。

11、杨炳麟,《河南诗人》主编

我总觉得,要是办刊老是表彰自己其实等于批评自己。它就是自己想干的一件事,在我来讲,没有任何附带的东西。首先我也不想指导别人,我只想把自己想干的事干好,这就是我想的,这么多年我也在这么做。还有一个话题,刚才我也一直在想,就是关于相互圈子的融合、融入、团结,我觉得河南一直传承得很好,大家做得很好,我也跟着学习一直在努力这么做,所以我想在我们这个诗歌圈子里面,尤其在我们这些人中间不存在着“我取代谁”、“我替代谁”或者“我打倒谁”、“谁把我打倒”的问题,这个一直在河南这块不存在。为什么呢?我认为拆掉一座山未必自己就高一点。只有那座山在那里,你才有可能看的更远,因为有可能爬上这座山,登山望远。如果你把这座山拆掉,你可能就矮了一截,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在我心里边,所有诗人都是我的山,我向所有的人学。这是我的一个题外话。

关于城市诗歌这个命题,刚才说到农耕时代。其实城市就是一个文明进程的捷径。就像鸟知道筑巢,各种鸟类筑的巢不一样,这可能与它的智慧远点不一样。我想城市就是智慧的结晶,城市化进程是文化进步的一个特征,所有的最先进的、最文明的、最科学的东西,最先直接运用嫁接在城市这一块。这方面的例证从古到今是很多的。你打开中国史,打开人类文明史都可以知道。所以说到这个意义上呢,整个城镇化进程的加快都会对乡土文明形成冲击,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这牵扯到所谓的都市诗歌现状与未来的思考。它不能是盯在一个点上去看文化对诗歌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刚才有诗人说,其实它就是在某种意识里面甚至精神倾向上更多的要寻找一种东西,要求有一种突破,而不是指形式、形制上的东西。形式、形制上的东西,我们看到的到处都是水泥墩子、高楼大厦,但我们不可能全写水泥、高楼大厦,而只可能是从精神层面上去找突破口,写这些对我们的敬重、桎梏,这是诗歌所面对的。还有一个是,我们在所的多数人可能腿上的东西还没洗净,洗净什么呢?腿上的泥土。这个洗不净的泥土它就是一种牵扯,从哪儿来,就从乡土情结。往那儿做得很彻底一些的,努力在做的,无论是在形式上还是诗歌的表现手法上,它的主题、性质都在突破,但是无论怎么突破都还没有摆脱这种泥土,这是我们命里带来的无法切割掉的一种东西。所以城市诗歌与乡土诗歌的这种对立最终会导致一种消弱、一种强化,这是势不可挡的,也是没有办法去改掉的。所以对于诗人,要怎么面对呢?我觉得要调整自己的主旨方向、主旨方式,这样才能有自己新的诗歌增长空间。比如现在有“魅力城市”、“活力城市”、“生态城市”、“幸福城市”、“易居城市”等等很多提法,而这所有的提法都建立在当代生活需求的前提下,它是一种很物质性的东西摆在这儿,摆在诗人的面前。我想所有的提法背后都有一个支撑,这个支撑就是都市文化、都市文明的支撑,而诗歌恰是这个都市文化、都市文明中间的一个城市皮肤的体现。所以诗人怎么处置这个时代,怎么处置自己与城市的关系,我觉得是摆在我们眼下的、不可回避的问题。当然这个话题展开以后是一个很大的话题,你们可以出成学术论著。一个能够长时间谈下去的话题,不是几句话能说完的。梅主编,由于时间关系,我在这儿也是点到为止。我想从我个人身上,就是我怎么处置我自己面对的这种喧嚣,就是居城之中怎么能出城之外,让内心能远离某种浮华,不去追逐某些我们嘴里喊着不追逐的东西却老是不想丢掉的东西,我想从我这儿我怎么能切除掉的东西,让自己的精神与自己的时代价值相匹配,这是我想完成的也是与大家共勉的,我就说这么多。欢迎《海峡诗人》到河南来。

(以上发言由秋水根据录音整理)

二、洛阳博物馆、龙门石窟、白居易坟冢、白马寺

1、洛阳博物馆

2、古菱齿象化石(距今一万年左右)

3、水晶项链(唐代)

4、缘聚洛阳城

5、施雨、秋水与《河南诗人》编辑部同仁合影,左三为杨炳麟主编。

6、左起:施雨、王希明、哈雷、笔尖、秋水、崖虎。

7、银杏帝都老板在介绍银杏的种植与价值。

8、银杏嘉年华

9、让人垂涎欲滴的烤全羊

10、龙门洞石窟

11、坐禅

12、左起:刘根社、秋水、艺辛、施雨、余子愚。

13、大家绕着白居易坟冢默默走三圈表达敬意。

14、白马寺的石马与白荷

15、千唐


本文在2013-9-7 14:58:57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作家笔会
『作家笔会』 “看过世界,回到故乡” —— 新移民作家笔会成功举办亚 涛2017-05-27[474]
『作家笔会』 南昌大学主办首届新移民文学成果展暨国际笔会倪立秋2014-12-15[1255]
『作家笔会』 港澳台海外媒体负责人国情研修班施雨2012-10-22[898]
『作家笔会』 [图文报道] 郁达夫在南洋论坛及新马中作家交流会成功举行沈喆2012-08-12[2599]
『作家笔会』 区域合作与文化融合——亚华作家代表大会在巴厘岛举行倪立秋2010-11-06[1945]
相关文章:『施雨
『诗  歌』 新疆(组诗)施雨2013-09-07[735]
『诗  歌』 郑樵故里(组诗)施雨2013-09-07[708]
『诗词评论』 耐人寻味的《残局》轻鸣2013-09-07[869]
『诗词评论』 棋局中的人生——读施雨《残局》秋水2013-09-07[772]
『诗  歌』 残局施雨2013-09-07[147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施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