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诗词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非马双语短诗鉴赏:《中秋无月》发表日期:2013-09-19(2013-09-20修改)
作  者:向诗而生出处:转载浏览82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非马双语短诗鉴赏:《中秋无月》
文/向诗而生
2013年09月19日,星期四

 

 中秋无月

  非马

 

 你怎么知道

 今夜

 在层层乌云之上

 月亮仍是传统的圆

 而不是方或扁或三角或多角

 或竟是变幻莫测的

 不成其形的块

 

 你甚至无法确定

 它只有一个

 而不是满天闪耀

 如放大了的星星

 

 当然

 它也可能只是

 一个人造的卫星

 或虚拟世界里

 一个根本不存在的

 虚拟的

 零

 

 但你知道

 千里外的一双凝眸

 早把虚拟的零充实

 混沌中飞舞的棱棱角角

 早已团聚涨满

 还原成一团

 你熟悉的

 圆

 

THE MOONLESS MOON FESTIVAL

   William Marr

 

how do I know, tonight

above the heavy layers of dark clouds

the moon is a round ball, not a flat pancake

or a block of square or triangle

or some formless mass

 

and how can I be sure

that there is only one moon

not a cluster

of man-made satellites

 

and of course in today’s digital world

I can’t rule out the possibility

of the old moon being now

a virtual image

 

yet I know in my heart

that thousands of miles away

your gaze, penetrating the thick clouds

has filled the virtual image

with a pure brilliance

guiding my eyes

to the true moon

 

 [鉴赏]

 《中秋无月》?

 那该是怎样的情形啊?

 “你怎么知道今夜在层层乌云之上,月亮仍是传统的圆?而不是方或扁或三角或多角,或竟是变幻莫测的不成其形的块?你甚至无法确定它只有一个,而不是满天闪耀、如放大了的星星。当然,它也可能只是一个人造的卫星,或虚拟世界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虚拟的零。但你知道:千里外的一双凝眸,早把虚拟的零充实,混沌中飞舞的棱棱角角,早已团聚涨满,还原成一团你熟悉的圆。”

 将《中秋无月》做如上散文排列,语言仍然颇耐回味。

 这就是诗——虽做散文之状,仍不失其诗性。

 古典诗歌,往往是诗歌的语言、散文的内容;汉语新诗,往往是散文的语言,诗歌的内容。——此为废名先生论及汉语新诗与旧诗的区别时所说的话。

 以《中秋无月》验之,信然。

 诗分四个诗节,计153字(不包括诗题)。这在非马先生的诗中,可谓是长诗了。

 虽然稍长,而不失其一贯的语言特色:平易近人,一气流注。

 第一个诗节,以“你怎么知道”引领。对“层层乌云之上”的月亮是否“仍是传统的圆”提出质疑。为何质疑?因为《中秋无月》。为何无月?因有“层层乌云”。至于“方或扁或三角或多角”,“或竟是变幻莫测的不成其形的块”,可视为一轮满月破碎之状。何以破碎?概因思念之甚。

 第二个诗节接着表述“你甚至无法确定”的那些东西。月亮,也许不是只有一个?其实,一个月亮,已经让中秋的人们勾魂落魄的了;若不只一个,那月下之人,情何以堪?多月之臆想,概写人之情痴;“如放大了的星星”之比喻,又见诗人之奇思、之妙想。

 第三个诗节,以“当然”开头,表缓和之语气,并提出假设和可能。“人造的卫星”,似可映射被投入人之主观情感的月亮本身。其实,月亮只是一个月亮,因了人们的思念,才有了人们心中的中秋的月亮。正是由于亘古及今的人们的主观情感的投射,才有了被艺术符号化了的月亮。因此,诗人说月亮是“虚拟世界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虚拟的零”。中秋之月,本是无中生有,或者情中生月——人若无情,何以见“床前明月光”而“疑是地上霜”,并  “举头望明月”,进而“低头思故乡”耶?

 第四个诗节冠以“但你知道”,便与诗歌开头的“你怎么知道”有了呼应。“千里外的一双凝眸”,令人想起“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苏轼《水调歌头》)的名句来。“早把虚拟的零充实”,又呼应上个诗节——虽然虚拟,却被充实。何以充实?当然无它:以情感充之、以情感实之。接下来,“混沌中飞舞的棱棱角角”,则又呼应第一个诗节中对于月亮是“方或扁或三角或多角或竟是变幻莫测的不成其形的块”的大胆想象与猜测。当然,诗思在推进: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东西,“早已团聚涨满,还原成一团你熟悉的圆。”——想象而生出的月亮,用“团聚涨满”,何其传神!紧接着,“还原成一团你熟悉的圆”,你终于直面了中秋之月。

 呜呼,本来《中秋无月》,正可了却思念之苦,但诗人却如同一位道法高明的魔术师,愣生生在你不知不觉中给变了一个出来!李清照在《一剪梅》中早有预言:“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远在美国的非马先生,该是体会到了“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之后,才作出的《中秋无月》吧?——岂是作出,该是从内心流出的吧。

 因其情真,故其感人。

 若宏而观之,四个诗节,也正吻合中国传统诗法中的起、承、转、合。

 是的,月是故乡明。

 远在美国,当然《中秋无月》。

 不过,好在非马先生有着一双自己的慧眼或曰心眼,借此,他还是看到了中秋的月亮。有其另外一首小诗为证:

 

 中秋月

 非马

 

 知道

 所有

 回不了家的

 暗淡的眼睛

 将彻夜不眠地凝望着她

  

 她把自己

 打扮得

 又圆

 又亮

 

 好了,一首《中秋无月》,一首《中秋月》。中秋有月,望月;中秋无月,仍然望月。

 有月之时,凝望;无月之时,痴望——痴想。

 含巧蓄妙的新诗,在一正一反之中,亦可诞生。

 英诗散读:

“How do I know, tonight, above the heavy layers of dark clouds, the moon is a round ball, not a flat pancake, or a block of square or triangle, or some formless mass? And how can I be sure that there is only one moon, not a cluster of man-made satellites? And of course in today’s digital world, I can’t rule out the possibility of the old moon being now a virtual image, yet I know in my heart that thousands of miles away, your gaze, penetrating the thick clouds, has filled the virtual image with a pure brilliance, guiding my eyes to the true moon.”

 回译汉语:

 “我如何知道?今夜,在重重叠叠的乌云之上,月亮是一个圆球,而不是一个薄薄的煎饼,或一个方块儿,或一个三角,或不成其形状的一块儿?我又如何确定:只有一个月亮,  而不是一簇人造卫星?当然,在当今的数码世界里,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古老的月亮现已变成一个虚拟的意象。但我内心知道:千里之外你的目光,穿过厚厚的云层,已然将这虚拟的意象充满了纯洁的亮光,并导引我的双目,望向那真实的月亮。”

 双语之间,凸出的一个变化,是从汉语的“你”,变成了英语的“我”。可乎?你也好,我也罢,正是彼此——再次应照了李清照之名言:“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而这闲愁,自你?由我?当然无关紧要。

 其它变化:

 “传统的圆”,变成了a round ball(一个圆球);

 “方或扁或三角或多角”,对应a flat pancake or a block of square or triangle, or some formless mass(一个薄薄的煎饼,或一个方块儿,或一个三角,或不成其形状的一块儿):语序调整,兼有形象之变通;

 “满天闪耀如放大了的星星”,对应a cluster of man-made satellites(一簇人造卫星):可谓离形得似,或曰变形而存神。

 另外,从英文的角度来看:

in today’s digital world(在当今的数码世界里),对应汉语的“虚拟世界”;

rule out the possibility(排除这种可能性),对应“它也可能”;

a virtual image(虚拟意象),对应“虚拟世界”;

yet I know in my heart(但我内心知道),对应“但你知道”;

thousands of miles away your gaze(千里之外你的目光),对应“千里外的一双凝眸”;

penetrating the thick clouds, has filled the virtual image with a pure brilliance, guiding my eyes to the true moon(穿过厚厚的云层,已然将这虚拟的意象充满了纯洁的亮光,并导引我的双目,望向那真实的月亮)对应“早把虚拟的零充实,混沌中飞舞的棱棱角角,早已团聚涨满,还原成一团你熟悉的圆。”

 变化或变通,或大或小,依稀仿佛;不变的,只是诗之情、诗之思。

 从诗行的数目来看,汉诗四个诗节,分别为7478;英诗亦为四个诗节,分别为5447:减少了诗行,却没有减少诗意。

 回顾诗题:《中秋无月》,对应THE MOONLESS MOON FESTIVAL(没有月亮的月亮节):中秋节,本该用Mid-Autumn Festival,  却以“月亮节”出之。

 恰绘一轮:我心中的

 月亮。故乡的

 月亮。

 反复品之:汉诗,铭心刻骨而不乏哲思;英诗,若即若离却不失熨帖。

 

 (张智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34806b0102ek64.html


本文在2013-9-20 20:03:05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诗词评论
『诗词评论』 【名作赏析】众人评析冰花的《不是轻浮不是漂》中外艺术家2017-12-24[283]
『诗词评论』 怀鹰和路瞳评冰花的《九月》简约不简单 道破则无诗冰花2017-11-28[159]
『诗词评论』 点评叶莎(階梯式告別)康静城2017-08-17[417]
『诗词评论』 风格特色——走进马里兰华裔诗人冰花的诗歌世界(四)冰花2017-02-13[595]
『诗词评论』 冰花乡愁诗:天涯倦客心碎、思乡情切流泪李诗信2017-02-13[743]
相关文章:『非马
『诗词评论』 非马双语短诗鉴赏--月出张智中2013-09-17[858]
『诗  歌』 非马的诗非马2013-09-14[723]
『诗词评论』 非马双语短诗鉴赏—蛇1向诗而生2013-09-06[945]
『诗  歌』 每月双语一诗 (2013.9)非马2013-09-05[667]
『诗  歌』 自赋非马2013-09-04[59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非马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