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哭老爹——深深悼念亲爱的老羊“爸爸” 发表日期:2013-10-30(2013-11-01修改)
作  者:杨玲出处:原创浏览1483次,读者评论6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



哭老爹——深深悼念亲爱的老羊“爸爸”
文/杨玲
2013年10月30日,星期三

                                            

   

 今年雨季来得特别早,3、4月就开始下雨了,雨下的越来越多,向来坚强乐观的老爹身体越来越差、越来越衰弱、行动越来越艰辛、食量越来越少,看了几次医生也没有起色。医生说老人家年老体衰,除了给平常的降血压药物外,又给了几种维他命,增加营养。
    5月份雨季正式开始了,学校放假了,老爹行走更困难,要起身很辛苦,需要人搀扶。晚上自己没法上洗手间,用上纸尿片了。今年的雨季的雨水特别多,每天早晚总是下雨,天空灰沉沉的,就像我的心情写照。
    8月开始,老爹完全起不了床了,生活没法自理,三餐要喂饭,要为他清洁身体,全天候用纸尿片。不久,老爹又出现发烧和吞咽困难等病状,28日哥哥急把老爹送到华侨医院,医生看后说是老人家身体各种器官衰竭了,尽人事吧。医生让老爹留院、检查、吊盐水、输氧、输血等等。看着老爹衰弱枯瘦的身体躺在病床上,鼻子插着输氧管、手臂插着盐水针,我的心里酸楚无比,暗自流泪不止。
    幸好医院的医生护士服务态度非常好非常尽职,他们都亲切地叫老爹为“阿公”。老爹用的是社会保险卡,全部医疗费由社保付款,使我们免去经济负担,无后患之忧。医生每天来查病两次,护士固定时间来量血压、体温、脉搏、翻身、换盐水瓶,药物和营养液就放在盐水里。老爹只能吃流质,护士三餐喂他喝饮料,每天早晚清洁身体和换纸尿片,还把他脸上的胡子刮得精光。
    29日老爹输了第一次血后,次晨人精神起来,30日和前来探病的小姑姑、姑丈深情对话,小姑姑很感动,她和我都哭了,小姑姑忍住眼泪安慰老爹安心养病。当天下午,泰华作协两位会长司马功和梦莉与秘书长曾心、文友陈婵玉来了,他们耐心地等待老爹醒来,老爹和大家一一打了招呼,还伸出手来让曾医生把脉,但不一会他又沉沉睡去。
    接着几天,文友岭南人、林太深、晶莹、庄萍、若萍、诗雨、表弟郑钢等人来探望,老爹都是昏昏沉沉在睡,有时睁开眼,有时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小姑姑和姑丈再来看望,老爹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了。医生又再给老爹输了一次血,但是这次好像不起作用,依旧昏沉。
    我和哥哥嫂嫂侄女轮流到到医院守护,老妈也拖着病体到医院探视。每天早晚我到医院,大雨小雨也跟着来到,老爹在医院住了共十二天,天天下雨,幸而是热带雨,下一阵就停了,但我的眼泪却没有停过。
    9月6日清早,护士打电话来说老爹的血压开始下降,情况不好,看来大行就这在两三天,请我们把寿衣等物品带到医院。哥哥和我立即赶到医院,见到老爹还是在昏睡。
    哥哥向护士长请教怎么处理老人的身后事项,她耐心地一一解释,指导我们将要到医院有关部门取得证明,然后到本地区县署和我们居住地区县署报告等等。其实这些天来,哥哥嫂嫂已经联系好佛寺,棺材店等等,我也把寿衣和老爹戴的眼睛、平常穿的几套衣服、常用的口琴,和他的数本著作等都准备好了,将给他老人家带着走。
    7、8、两日,老爹的血压高压一直在90左右,左手掌肿了几天一直不消,医生继续给药和盐水、营养液等。这些天,真怕听到电话声响起,那铃声简直就是凶兆,令人心脏狂跳,眼泪流出。
    9日上午,哥哥和我到医院,看到老爹的呼吸开始困难,每吸一口气都很花力气,我真想代替老爹吸气,可是没法做到,真是无助无奈!护士照例来查血压了,我问护士怎样,她说高压只有80。过了一会又一位护士来查脉搏,她叫哥哥和我看输氧管,她说老爹呼吸缓慢了,我们凑近老爹,看他最后眼下一口气,与世长辞了。
    从此时此刻开始,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已经离我而去了。生我养我教我的父亲,从此告别了。只有等待我离开了这个世界,到天上去和他团聚。我的眼泪不断流下、流下……
    丧父的痛楚,是难于形容的,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只有哭、哭、哭,才能表达我的悲痛和哀伤…….
     老爹的一生是轰轰烈烈的,他年轻时有过光辉灿烂,中年时走过甜酸苦辣,老年时享受天伦之乐。他一生安于现状、与世无争、对人友善真诚,非常守时守信用,认真生活、工作。他热爱生活、爱家庭、爱工作、爱朋友、爱文学、爱唱歌、爱说笑,是大家喜欢的“老羊”。
    从小父亲常对我说,做任何事都要投入认真,不要吝惜力气。我曾傻傻地问他力气花完了怎办,他说休息了力气会重新长出,不用怕的。待人处世方面老爹总说,做人不要怕吃亏,多做好事总会有好报的。做人要厚道、气量要大,要有容忍他人的气度。他自己是这么坚持他的信念,年轻时我总不以为然,认为老爹说的是书呆子的话,太吃亏了。现在我在世上磨砺久了,觉得老爹说的是真理。
    老爹从小爱读书,认为知识能够改变人生,当他在新加坡读高小时,就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成立了读书会,除了他们交换阅读书籍和读书心得之外,还为邻里妇女孩子扫盲。三姑妈和小姑在他的鼓励下,都进学校读书,都认字和书写。我们的祖父是个工匠,会认字会写自己姓名,喜欢听“古”。祖母是家庭妇女,但也认字,会唱潮州歌册。
    父亲上小学时,家中交学费就有困难,校服课本文具更是沉重负担,祖母东借西凑,好容易让他小学毕业了。祖父祖母要他出来工作帮助家庭,但他死活不肯停学,他越来越喜欢读书,在家又吵又闹要上中学,结果如愿考进了新加坡华侨中学。到华中后他如鱼得水,各科老师都深爱这位功课好的穷学生,甚至为他交学费。只有体育老师不放过他,因为父亲常去参加社会活动而旷课,放假了体育老师把他留校补课,通过考试才发给成绩单。晚年父亲常忆起各位恩师,常常感叹,自己太好运了,遇到这么好的老师。
    父亲当上华中学生会会长,全心全意投入抗日救国的活动,宣传演说、演话剧、出壁报、募捐、号召青年回中国参军,号召参加南洋抗日运输队、等等、等等。可是突然日军登上马来半岛,英军不抵抗,全部投降了。临时组织的马来亚抗日游击队打没几仗也顶不住了。(当时的马来亚是英国的殖民地,包括现在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1942底日本军人占领马来亚以后,开始大肆搜查拘捕抗日分子,父亲躲到三姑妈家里,当时三姑妈刚生了二表哥正在坐月子。由于叛徒出卖,领着日军直接上三姑妈家门,父亲来不及逃出被捕了。三姑妈情急抱住父亲,日军把她也一起逮捕送进监牢。姐弟俩在监牢受尽酷刑,九死一生,后来三姑丈花一大笔钱,才把三姑妈保释出去。她回家后病倒在船上整整一个月,才起得了床。
    父亲在牢里继续受刑,但他坚持不承认“抗日”罪名,残忍的日本军枪毙了很多抗日的华人,常常半夜三更就把人提出枪决。身边一位又一位难友走了,父亲坚强不屈,没有给吓倒。当时父亲才18岁,个子瘦小,像个大孩子,怎么看也不像抗日风云人物,日本人没证据就判了他三年刑。判了刑就到大监牢里了,停止逼供毒打,挨到刑满释放也刚好是日本投降了。
    父亲参加抗日给家人带来这么多苦难,从那时起他就不想再涉及政治了,但政治还要来找他。当他在中正中学高中毕业时,出来找工作的期间,1948年马来亚公布紧急法令,要抓共产党和共产党嫌疑,其实父亲并不在党,当他在抗日时期太出名了,非是嫌疑不可,三姑妈怕了,劝父亲到香港升大学。
    父亲听从三姑妈劝告到香港,报名进了达德学院,哪知这里正是中国共产党的老巢,老师有乔冠华等等,他们向学生宣传新中国,号召学生回大陆建设新中国,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偷渡回大陆。父亲本来毕业了,在大公报工作,又给裹进去了,和萧农叔叔偷渡到大南山根据地,恰好碰到东江纵队领袖吴南生,给留了下来。参加了解放潮汕地区壮举,大军入城,接管了汕头日报,全中国解放了,肃反运动来了,父亲是肃反对象,被抓走禁锢,家中金银财物被没收。后来经甄别无罪放出,金银财物退回,这可把老妈给吓死了,他俩下了决心,不管如何一定要回南洋,不敢再呆下去了。
    后来的日子,运动一个接着一个,每次父亲都像擦边球,总被搓过,又总被好人救起。父母亲申请出国,目的地是香港转新加坡,申请手续难上加难,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直至最后达到目的。因为新加坡始终不让入境,没有办法之下只得转改申请目的地,回到祖父和父亲曾经居住过的泰国。几经波折、几经碾转,父亲终于回到泰国,并做回他的老本行——华文报业,接着结交了许多国内外文友,又加入泰国华文写作人协会(泰国华文作家协会前身),他在华文报业、文坛如鱼得水,每天认真工作和写作。
    在家里,老爹是我们全家公认的劳动模范,因为老妈长期身体欠佳,他要负责买菜、清洁、带孙女等等。做各种家务事老爹也是乐呵呵的,从无怨言。他一生喜爱读书,自从我们家搬到宾高地区三层陶豪之后,他自己有了一间大卧室,哥哥给他买了一张大床,床上一半放着书籍,他想看哪一本随时拿到。还有两个大书柜,放着满满的书。
    老爹看书非常认真,边看边往书上写评论,往往看完后,一篇评论文章就成了。对此我起初有点不满,洁白的新书给他写满了评论,还叫书吗,但是我不敢给他提意见,由他写去,现在觉得这些写着笔记的书太宝贵了。
    老爹的业余爱好就是唱歌,唯一会演奏的乐器是口琴,因为是穷人家的孩子,买不起别的乐器,唯有口琴他能买得起。中年时经济有能力了,他买了一个小提琴,学了不久停了,后来小提琴送给我哥哥,还为他延请老师教琴,哥哥拉的有模有样,老爹非常满意非常高兴。
    老爹对吃的要求不高,因牙齿给日本人打坏了,很多食物吃不了,只能吃豆腐之类的食物。唯一喜欢爱喝的是咖啡,从年轻就每天喝几大杯,至退休还是每天早午一杯。香烟在中年时期就戒了,老年时又戒了酒,只有咖啡,不离不弃。
    老爹另一特点,就是非常幽默,所以到任何地方都很受欢迎,有老爹在的地方就有笑声,他的幽默是文绉绉的,都是引用典故,令人笑后沉思。他喜爱自己的孙女,也喜爱亲友的小孩,童心长存。
    老年的父亲变得非常有耐心,而且越老越宽宏大量,连当年出卖他给日本人的叛徒也得到老爹的宽恕,在曼谷接待了这位老友,还请他吃饭。老爹还对我们说,日本人把叛徒打得更凶,招出一个抗日分子,就用大皮靴猛踩一下,再招出一个,再猛力踩一下,人都是血肉之躯,哪受得住啊。反而父亲坚持不认罪,受毒打了多次后,日本人对死不认罪的父亲也没办法了,万死逃生,捡回生命。
    老爹一生按着他的信念做人,“宁教天下人负我,不叫我负天下人。”他的书生脾气总会无意得罪人,糟糕的是他自己还不知道。家人总担心老爹把亲友都得罪光了,但事实上还是明白人居多,不少人赏识老爹的真诚,所以他的老师、老板、友人、弟子、后辈非常非常多对他非常非常好,真使我们连想都想不到,很是感动。
    老爹一生中喜欢帮助他人,亲友有需要时,只要他做得到,都会伸出援助的双手。无论是经济或精神上的助人,他毫不吝惜,从不讲究值不值得,从来施恩不思回报,有时连提都不提。
    老爹一生都在华文报界和教育界服务,一生与书为友,嗜书为命,看书多,写文章也多,各种文类都拿手。小说、散文、散文诗、诗歌、报告文学、评论。文学理论懂得不少,古文底子好,所以写出来的作品有深度、有高度,这是我望尘莫及的。
    父亲病倒卧床后,需要我们服侍他的生活,他总是过意不去,觉得我们很辛苦,所以常常默默无言,很少发出要求。卧床的廿来天,我和嫂嫂、哥哥每天早上为他擦身清洁,接着喂早餐,中午晚上哥嫂和孙女喂他晚餐。夜晚由我照顾,给点开水、水果,或帮他翻身,老爹仍然很坚强,没有啰嗦、没有抱怨、没有呻吟、没有叫苦。
    作为儿女,服侍老爹是我们责任,谈不起什么孝顺。比起他的养育之恩,我们所报答的不及百分之一。从有儿女开始到现在,老爹是不惜牺牲一切地爱护我们,培育我们成长。老爹用他健康和精力,换取我们的长大,我们成长了,他也就衰老了。
    我们知道,我们在陪老爹走他最后一段人生路;我们小心地服侍,希望老爹在人生最后的路上不会走得太辛苦;希望这段路走得长点,让我们多陪老爹一点;但又怕老爹走得太痛苦,希望他能没有太多痛苦离去,这多么无奈无助。但是分别的日子终于到来,2013年9月9日上午将近10时,老爹以九十一高龄无疾辞世,朋友们都称老爹福寿双全。
    丧事就在我们家附近的佛寺进行,简单而隆重,符合老爹的为人原则,因为他生前都是尽量不打扰麻烦别人,对他有恩的人他总念念不忘。佛寺里灵堂中很多前辈、友辈,亲戚都来和老爹告别,借此我们全家表示深深地感谢。
    火化当天,看到熊熊大火升起,老爹将登上极乐世界,我禁不住哭了,朋友们安慰我,但是我还是止不住眼泪的流下……
    老爹辞世至今已经近两个月了,雨季也结束了,我迟迟不敢动手写悼念文章,怕哭泣不能自已。这文稿分成多次写成的,每次是哭到无法再敲字而暂停。望着老爹生前空洞洞的卧房,空洞洞的的大床,我的心也空洞洞的,万分悲痛。现在用电脑敲字,泪水滴在键盘上,眼泪又再一次模糊了我的眼睛……

 (2013/10/30)

   

   

 

 


本文在11/1/2013 6:52:19 P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茹穗穗2018-07-08[43]
『散  文』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179]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294]
『散  文』 新年话年糕茹穗穗2018-01-13[430]
『散  文』 镜子里的人生茹穗穗2017-11-19[264]
相关文章:『杨玲
『诗  歌』 仰望星空——怀念老羊岭南人2017-01-16[598]
『诗  歌』 台湾行杨玲2016-12-08[560]
『散  文』 钓鱼台的梦杨玲2016-12-08[870]
『诗  歌』 柳阴里的小舟杨玲、钟子美、冬梦等等2015-07-30[1121]
『小 小说』 微型小说——狗狗“将军”杨玲2015-01-02[955]
更多相关文章
留言于2013-11-13 22:26:58(第6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留言于2013-11-06 13:08:19(第5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康静城 去康静城家留言留言于2013-11-03 20:07:37(第4条)
伤亲之痛,真乃非过来人所能体会。希望您节哀顺变!
并且早日走入顺境。
 主人回复 
谢谢静城兄!感谢!12月您不来曼谷参加第七届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吗?
陈福义 去陈福义家留言留言于2013-11-02 10:59:34(第3条)

令人敬佩的前辈!

节哀顺变!
 主人回复 
谢谢陈福义老师!深深感谢!
杨玲 去杨玲家留言留言于2013-11-02 10:01:24(第2条)
谢谢一见芳然!
萧振 去萧振家留言留言于2013-11-01 22:12:00(第1条)
我也曾有过这种锥心之痛!
节哀顺变,先人含笑九泉是希望后辈好好活着。保重!
 主人回复 
谢谢萧先生!谢谢各位文友!谢谢!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杨玲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