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其  它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童趣:臭虫喂蜘蛛①生长于野外植物绿叶间,身带绿色,两雄相遇会恶斗。发表日期:2013-11-19(2013-11-20修改)
作  者:骆宾路出处:原创浏览1127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童趣:臭虫喂蜘蛛①生长于野外植物绿叶间,身带绿色,两雄相遇会恶斗。
文/骆宾路
2013年11月19日,星期二


     近年来,在新加坡很难见到臭虫了。臭虫在新加坡是否已经绝种了,不得而知。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新加坡到处可以见到臭虫。家里的木板床的缝隙里藏有臭虫,晚上爬出来咬人吸血,咬得皮肤起了一小个疙瘩,其痒难忍。帆布床的缝隙,更是臭虫寄养的温床,多起来,只要拿根牙签往缝隙里一挑,就有三五只爬出来。家里的藤椅,你提起来往地上大力一摔,就有臭虫给震落地上。公共交通的电车上,座椅下都是臭虫藏身之处。
      学童恐怕都有抓臭虫喂蜘蛛的经历。所谓蜘蛛,非家中看到那种,而是长于野外植物的绿叶中,身带绿色那类会打架的小蜘蛛。雌雄都会打架。只是雌的不和雄的打架。雌和雌放在一起就会打架。但雌蜘蛛打架不“精彩”。小孩子不爱看。雄蜘蛛打架,过程长,很有些刺激性。为了让自己养的雄蜘蛛具备打架的能力。我们经常会找些臭虫来喂他们。大概因为臭虫是吃人血的,蜘蛛吃了臭虫,间接也吃了人血,所以蛮有战斗力。许是从蜘蛛打架的游戏中得到观赏的乐趣。当小孩子时,对臭虫真是又爱又恨。爱的是,把臭虫拿来喂蜘蛛,可以看它们打架取乐。恨的是,晚上被臭虫咬时,又恨不得把他们掐死掉。
      抓臭虫喂蜘蛛,可说是当年小孩子的乐趣。
      有时,我们也拿来喂打架鱼,我们叫这种打架鱼——“暹鱼”,大概是从泰国(俗称暹罗)进口的吧。但不是每尾暹鱼都爱吃臭虫的。吃了臭虫的“暹鱼”,打起架来好凶猛。大概因为臭虫体内有人血的营养吧。
      现在的孩子都不玩这两种游戏。也就不知道臭虫为何物。
      长大后,多读两年书,对臭虫的认识“提升”了。见到小老板压榨小百姓,我们会骂他们是“臭虫”。
      时至今日,臭虫虽然绝迹于社会,但却提升为有形无形的大臭虫,藏于托拉斯大企业中,或是……它们吸的不是小臭虫吸的那么一滴血,那么“小家子气”,他们吸食的血是论百万毫升那样的“豪情”。
     我没有去查阅臭虫的学名是什么。之所以叫它臭虫。因为你若将它掐死,就会闻到一股很强烈,很难闻的臭味。这类臭虫若是像美国好莱坞制片厂拍摄的成为异形,那就不是老百姓用手指头可以将它们掐死的,若是真能掐死它,其臭恐怕就要遗臭万年了。反过来,它是能把人类当晚餐吃掉的。
      这就不是早年童趣里的故事了。


本文在11/20/2013 2:40:01 A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其  它
『其  它』 信仰静心2014-02-04[650]
『其  它』 马年吉祥林子2014-02-02[673]
『其  它』 新年感言骆宾路2014-01-06[719]
『其  它』 我感到自豪陈福义2013-09-22[609]
『其  它』 漏网之鱼非马2013-08-29[738]
相关文章:『骆宾路
『小 小说』 桃花岛街边故事 七十五年前后骆宾路2017-11-24[302]
『诗  歌』 听歌有感骆宾路2017-11-17[281]
『诗  歌』 扑满骆宾路2017-11-17[312]
『诗  歌』 诗的新解(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310]
『诗  歌』 这一餐(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285]
更多相关文章
陈福义 去陈福义家留言留言于2013-12-05 10:43:39(第1条)

有趣的一段童年往事,记录了当时的社会面貌!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骆宾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