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旭日桐林 发表日期:2014-02-06
作  者:迦南出处:原创浏览145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旭日桐林
文/迦南
2014年02月06日,星期四

萧然桐北北在一草而就的畵稿上添了幾筆淡墨算作似有非有的桐林倒影,畵中的桐彤老師變年輕了,已不是往日拄拐杖的“老桐木”,而是“涅槃”後的女青年“小桐彤”。小桐正從木棉灣那邉向北北走來,領著初升的旭日踏着樹頭花海踩着雲山,笑吟吟的。
    木棉湾那邉也開著桐花,只是不像校園桐林坡這邉满樹满地都是。北北收起畵架迎著紅彤彤的旭日走來,步履輕輕的,怕踩傷地上的桐花,她身後的影子長長的,漂洒在緑樹掩映的“桐橋”上。“你早,小桐彤!你的笑影真美!你永逺走在這様的朝霞裏!”,北北向旭日擠眼,點頭,默默地推車走著,招呼著,讃嘆著,想象著往日走在這様洒满旭日朝霞的桐林間的好友、老作家桐彤老師。萧然北覚得旭日就是桐老的再生,變年輕了的桐彤正微笑著看她這“棵”都快要長成老樹的文友“桐然潇”或“萧然桐”。老師長離開人世五六年了,北北總覚得老文友還活著,桐姨的音容、笑貌、身影依然喃喃細語地走在她身边,桐老那支永逺挥洒的文筆兼畵笔永逺鞭策著她、激勵著她。
    桐橋不是橋而是通往校園西邉盡頭橘子西洲白鹭湖的桐林小路,橘子西洲頭的大水塘也叫夕陽白鹭潭;與其説這様的小路是橋,還不如説它們是挑起清晨的旭日與傍晚夕陽的扁擔。這裏桐花多於扁桃花,是校園的高地,被萧然桐和桐彤叫做桐林坡或小桐嶺,路旁也就是“橋邉”近大路處是桐老的故居,斜對面是北北一家住過的舊樓。這一灣角地帶有好幾爿像這様早挑旭日晚負夕陽的“扁擔”桐橋或“桐林小路”,桐彤老師家在中間那一爿“橋”的東頭。這扁擔桐橋也承載著萧然北北一家與桐老的更多友情故事與記憶;走在其中的每一爿“橋”上都譲萧然北感到親切無比,那裏的一草一木都有桐彤老師的笑影,迎送情景或一起散步談心等的影子。她們有共同的話題與説不完的話,連起的“文號”都與桐樹有關。走橋東頭,不僅可望日出,也譲萧然北回味她的爱女漪漪幼時的童話習作《天燒起来了》裏的情景,動物們望著通紅的旭日與朝霞以爲天真的燒起來了,都忙著救火,還搬來梯子譲大象站在上面喷水;還有她自己文筆或畵筆下的“雲山桐海”乃至桐彤老師的童话《桐花仙子》等等,眼前的朝霞或晚霞美景與作品中的情景交替著,重叠著。
    北北還夢見過年輕時的桐彤老師,就在桐老“走”了半年之後,夢裏的彤姨已是“小桐彤”,她正在自家小苑的蘭草上揀拾從苑角桐樹上飘飛過来的紅裏透紫的桐花,她還給北北看凉曬在筛子上的干桐花與泡在茶缸裏的、重新舒展開的、有點變色的淡紫桐花茶,然後充注在小杯裏,兩人喝著品著,聊著,談著,説的多半是大半年不見後的事,北北滔滔不絶的,説得最多的还是她的新童話《廢墟神筆》。小北還説自己前段時間傷了腳,每天到隔壁木棉灣醫院换藥、輸液,進進出出的,一走進那個醫院總覚得桐彤老師還在那裏住院,在一楼注射室等輸液時老往對面五樓病房窓口張望。
    桐彤老師最後一次到校外木棉灣住院就再也没有回到校園,那時正是2008年初,她還不知道那場襲遍全國的寒流奇冷凍壊了校園裏大半热帶樹木,連耐寒的種在此地嶺南不落葉的泡桐都凍焦了樹頂嫩葉。校園裏到處是桐彤老師的影子,坐輪椅的,挎著長柄黑傘、提著紅兜慢慢走著的。腳傷的那幾天正要過中秋節,前一個晚上北北去木棉灣换藥看到注射室窓外的荔枝樹蓯上明月已經開始變圓,她覚得這明月是桐彤老師派來看她的,還有月亮旁邉那顆最亮的星星,她希望這顆亮星就是桐老樹星,或者月亮原本就是老前輩桐彤。萧然北腳受傷的一刹那,血流如注,雙腿直发抖,她心想是不是老阿桐召唤她去呢?“不,不,你是舍不得……”,小阿桐北北看著那顆亮星心裏極力否定,因爲她知道阿桐老師期盼著、祈愿著着她這棵小桐能完成自己對老師長談過的那些事,写的、譯的……
   “我会好好努力的,無論是跟你説過的還是你還不知道的,我都会認真去冩去做。漪兒的童話已譯好,在電腦裏,就差修改了。”萧然桐心裏叨叨念念的。那時她有重要的課題要做,她看書,查資料,有很多題外的“發現”,可惜不能與桐彤老師面對面交流感想。她還冩了有關汶川地震的童話《廢墟神笔》,那場地震,是桐老走後發生的第一件大事,如果把那年前和年初的那場雪災算上,那就是那年第二次更大的災難。雪災時桐彤老師在院墻外邉木棉灣醫院的病榻上都聴到了,但災後的户外情景,尤其是她們家坿近老桐嶺住户們屋外的情景她没能看到,“幸亏没有看到。”每当想到這事,阿北總要對逺在另一世界的桐彤老師這麽叨念一声。嶺南下不到雪,談不上“雪災”,只是奇冷。校園裏還凍壊了木菠萝、旅人蕉、扶桑、七彩朱槿等。過了大半年,一些果樹纔活了過來,長出了稀疏的葉兒,多半還是枯樹老幹頭。
    記憶把北北帶回她與桐彤老師“離别”半年後的“腳傷了的日子”,那時她還上班,一個人在工作室遐想。都第七天了,北北還覚得腳傷處還痛,不過心裏跟桐彤老師説説話,叙叙舊,談談打算或想法等也就不覚得疼了,“等一下”,這兩位文友的跨世界“心谈”不得不被打斷,有人在窓口招呼阿北,説:”早下班了,還不走啊!“她扭頭張嘴,一時語塞。她應該説“走不了!”然後再解释,可同事們已推車子走逺了。阿北是等夫君瓦洛佳來接她,那幾天上班、去醫院都是他接送,屋裏屋外地忙著,真辛苦他了。“瓦洛佳”這名字是阿北聴俄語課時給他起的,漪兒和她自己也都有俄語名字,那時校園裏有俄國老師,起了俄語名字更便于交流。
    北北的《廢墟神筆》的素材得之每天的“四川汶川大地震”現場直播報道,主題思想及情節脉絡的構思靈感來自她的一次雲山水库之行。那水库旁邉台階上坐著的兩個小男孩的對話深深地打動了阿北。當時一個穿深蓝短布褂和中式大叉長褲、腰帶上别著鐮刀、梳著兩根短辮子、扎著兩段粗粗的鮮紅頭繩的村婦扛著頭上纏著繩子的扁擔向對面山坡走去。望着那大媽把一杈杈枯枝揀起來,用鐮刀理成一根根与她身子差不多高的細柴條棍,其中一個小男孩説,“她太辛苦了,要這様打柴,我要給她畵柴火,還要給她畵樓房,給很多很多的窮人畵房子,畵稻米,畵鷄、鸭、牛、羊。”另一個説:“富人里壊人多,人富了也會變壊的。”言外之意好像是:你别管了,省得衍生出更多的壊人。前者没有答理,他沉浸在自己想象的畵作與“善事善擧”中,眼睛似看非看地注視著水面、山邉。
    那畵畵的小男孩有一顆金子般閃亮的心,他希望通過自己的畵筆譲人人變得富有,至於富人裏的陳渣或由於飬尊處優、生活富裕而變貭變壊,這種現象他似乎什麽也没有想到。大約過了十多天就是那突如其來的四川汶川大地震。看到那麽多的死傷人群和一片片廢墟,阿北立即想到這個男孩和他那支想象的“神筆”, 於是整個作品的構思就出來了,主人公小凯在《廢墟神筆》裏給傷員畵失去的肢體,畵活了死難的親人,畵城市,畵美麗的村莊,房屋、樹木、花草、道路,什麽都能畵,甚至还畵出地震預感儀及人類與動物語言互譯耳機。《廢墟神筆》是一場美麗的夢,但不僅僅是夢,更多的卻是反思和認知,特别是對動物地震預感的認知。在現實裏人們不能與動物交流信息,比如一頭牛早上出現異常現象,你還把它拴在欗裏,結果下午來地震把它壓死在廢墟裏了,如果這天早上誰都覚察到動物的異常現象並且跟著它們撤離到田野等開闊、安全地帶就不會有這麽多死傷了。《廢墟神筆》也触及到一些時刻把握“機遇”的功利主義者們的嘴脸與心理狀態,神筆小凯成爲各大院校爭搶的“専家”財富。與小學生一同被壓在廢墟中的還有一隻大白猫和一隻小黄鼠,這一對“天敵”依偎著説悄悄話,它們的精彩對話,還將天理、人情、世故或人類間的街談村語乃至廢墟下的生存空間與環境表述得淋漓盡致。《廢墟神筆》融雜文於童話,耐讀,有新意,是阿北童話創作的新嘗試,也是她對人類與萬物生存方式或形式及狀態等的深層探討,如太陽的東升西落,花木的枯榮,枯荷的生命休眠狀態與來年的盛開的情景;四月桐花不僅僅是爲了祭魂,也是迎接人類與萬物涅槃後的再生乃至桐樹的新生與桐花自己的再生,从而展現連綿不斷的鮮活生命等等。於是,阿北冩桐畵桐就有了新意,可惜再也没有機會與她的桐彤老師分享。
    北北沉静在她與桐彤老師的美好情誼裏,尤其是每年的中秋前或後“遍插茱萸少一人”的“九九登高”時更加惦記與思念,連這様的思念都成爲回味,更何况在那次腳傷時。那是桐彤老師離開人世後的第一个中秋節前夕,那個周末從周六到周一,阿北学校有三天假,其中就是中秋節。北北家裏有大大小小的月餠,大的有圓凳面那么大。她真想譲桐老嘗嘗這大月餠,每次切來吃的時候她都这這麽想。以前中秋節時她給桐彤老師送月餠,桐老也給她們家送月餠,後來阿北就不敢送月餠了,改送水果,她怕老作家花钱買月餠,因爲她的銭來自不易,是冩稿子一個字一個字地“爬”那些格子掙的貼補生活用的稿費。
   後來阿北家搬到木棉灣另一面的新樓,那裏去醫院更近,腳好多了,剛剛换了藥的她走出來又向住院部門口那邉張望、等待,那裏有五棵槟榔樹细细高高筆筆挺挺地站成一排,“它們是迎送你的”,阿北盯著住院部門口,盼着桐老從裏頭走出來,心里叨叨念念的對桐彤老師説著話。她記得老桐彤説自己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那時她老人家真的一天比一天好起來。都好幾年了,北北总覚得老桐彤還在那裏住院,“這裏見不著就是出院回家了吧!”每當去那裏散步或腳傷了的那幾天去那裏輸液、换藥,阿北都一次次对自己這麽説。在校園裏走也是這様,上班的時候每當她打開電腦總想到要問問桐彤老師,要不要帮她找資料或打文稿什麽的,眼前總重現著往日彤姨從她窗前大路上慢慢走過來找她,説要去送文稿,拄著長柄黑傘,風兒吹動她那薄薄的褪得發白的淺蓝短袖衣裾及黑得如墨的綢裙邉邉角。桐老還説要到大門口搭車,十点以前趕到報社,她把一份不急的稿子留給阿北,請她有空時帮忙打印出來,然後慢慢轉身走向鋪满陽光的大路;老師長的白髮亮閃閃的,透出幾許淡淡的鵝黄“金絲”及幾縷半黑的青絲。
    窓外是北北《别里爾廣場》裏的“别里爾廣場”正面,可那一框的蓝天和白雲與框邉邉的緑樹枝頭卻早已不見,逺處新起的高樓幾乎占满了整個框框。“这裏你還没有來過呢!”北北突然想起似的,心裏蹦出一句,以前桐彤老師去找她是另一個地方,那是左邉的“塞恩思”樓。她的《别里爾廣場》剛冩完時就念給桐老聴過,老桐彤説别里爾廣場很美。《别里爾廣場》不只是冩美,也冩它的意境及融於意境裏的特殊心情等等,這些,北北一直没有機會跟桐老談過。每當迎着旭日或夕陽走或騎車子,阿北總要跟紅彤彤的日頭太陽打招呼,尤其是天天上班時更覚得這位“紅面姐姐”就是桐彤老師,她在前頭引路,早出晚歸總見著,連同往日她們一起走在陽光桐林中的感覚……


本文在2/6/2014 10:53:10 P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草蟲筆記(五)迦南2017-11-06[280]
『小  说』 冰河三套车迦南2017-11-03[483]
『小  说』 草蟲筆記(四)迦南2017-08-28[402]
『小  说』 草蟲筆記(三)迦南2017-08-10[381]
『小  说』 鳥歌裏的水葡萄迦南2017-05-08[534]
相关文章:『迦南
『诗  歌』 泪眼遥望,诗星温暖——致远行的静城诗长迦南2018-03-29[385]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319]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85]
『儿童文学』 庫庫拉的跨年夜迦南2018-01-11[450]
『古体诗词』 冬至麻薯飄香迦南2017-12-24[38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