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岭上一枝梅 香飘千里外发表日期:2014-06-24
作  者:骆宾路出处:原创浏览65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岭上一枝梅 香飘千里外
文/骆宾路
2014年06月24日,星期二


     也许是寂寞,也许是失落,去年冬腊月,张老头选择去杭州孤山赏梅,期望能平抚心中起伏的情绪,然却无意间在那里邂逅了那个中文名叫丁梅,洋名叫苏珊•布朗特来自英国的中年妇女。
那天下午,这个中年洋妇女在孤山见到张老头一个人独自站在一溜梅花前出神地欣赏着盛开的梅花,于是走过来和他搭讪:
      “午安,老爷爷!孤山的梅花另有特色,”她说:“含苞待放的花蕾很饱满;盛开的花朵,予人一种充满生命力的实感,不像有些花,看起来轻飘飘的,欠缺生命力。”
      她用极佳的抑扬顿挫的音色、纯正的中文和张老头打招呼。
      张老头礼貌地回她一个微笑:“午安,女士!”
      他心里有点儿惊讶。这洋女子一口京片子,举止端庄,看上去气质不凡。
       “你在这里工作?”张老头随口问道。
       “不是。我是个游客。是常来这里的游客。”
       “常来?”
       “每年都会来一次。”
       “只来杭州?不去别处?”                                       
       “也不是,但我独喜爱孤山的梅花。”
       “哦,您对孤山的梅花倒是一片痴情。”
       “我有个中文名字叫丁梅呢。”
       “哦?‘盯梅’,老看着梅花。”张老头恭维道。
      她笑起来了:“是这样吧。你是外来的旅客?”
       “你怎么知道我是外来的游客?”
      她也甜甜一笑:“凭第六感。”
       “你的中文说得顶好。”
       “我从十岁就开始学中文。我今年四十二岁,学了三十二年了。”
       “修读了三十二的中文,难能可贵。在中国学的中文?”
       “不是。学中文,还是缘起于桃花岛。”
      在桃花岛学的中文?张老头感到惊愕。近三十年来,中文在桃花岛已经早就被边缘化了,就像雷峰塔,早已从倾斜,最后倒塌了。居然还有一个洋女人从小就在倒塌的废墟中捡读方块字。桃花岛本土居民都扬弃中文不用,她居然还在使用中文,三十二年不离不弃。为什么?
       “是什么令你乐此不疲?”
       “我爸爸是英国人,他的中文也不赖。他告诉我,中文今后将成为一枝独秀。其实,中华文化早在数千年前就是一枝独秀。从诗经、楚辞、唐宋诗词、元曲、明清小说等文学史就是光芒四射。”
       “哦?”
     这个中年洋妇女一指不偏不倚弹动了张老头久已未曾拨动的心弦。啊,叮叮咚咚大珠小珠落玉盘。好一个“俞伯牙”在他的心弦上弹出这样一曲使他动心的琴音来。
     张老头从欣赏梅花回到谈话的轨道上来。
      “你刚才说,你的中文名字叫丁梅。”张老头看了洋妇人一眼,继续说道:“琴棋书画,梅兰竹菊。我想,如果你的您的名字是琴梅,那真是一个好琴手,弹活了孤山众梅香。”
      “哦,你好像很有些感触。”
     张老头笑笑。
      “你给我很多感触,还住在桃花岛么?”
      “离开了。”
      “为什么?你不是在桃花岛长大的吗?”
      “我是在桃花岛土生土长的。如果我是早二十年出生,我想我会认为我是桃花岛的华人。”
     张老头看着这个中年洋妇人,她的话令他语塞。他一时抓拿不住这个中年洋妇人内心的思路。他弯了弯身子,缓缓下蹲,坐在梅树下。中年洋女人也在梅树下和他并坐。
       “今天碰上您老爷爷,可说是缘。四五十年代,我可以交到一些说中文,用中文的华人朋友。但七八十年代以后,我就很难交上一些说中文,用中文的华族朋友。这些华族多半会和我说英文。如果我没猜错,你也是桃花岛人。”
       “你从哪一点断定我是来自桃花岛。”
       “因为谈起桃花岛,我看出你就有一种复杂的感情。不是来自桃花岛的人,是不会有这种感情的。就像我离开桃花岛那样,又爱,又失望。”
       “有一段很不愉快的经历?”
       “也不。只是觉得桃花岛后来变得越像我的老家伦敦。”
       “你是英国人,像伦敦还不好么?”
       “不好。”
      她用英语和张老头做了短暂的交谈之后,对张老头说:
       “你的英语表达的能力好过你的中文。”
      张老头有点尴尬,耳根有点微热。他感到在这个洋女人面前有点失去尊严了。
      丁梅说:“我还是喜欢用中文和你交谈。把华人都变成英国人,讲英语,我觉得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了一个民族的精神,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就少了各民族多姿多彩的文化生活。全世界都成了一个讲英语的伦敦,太单调了,一点都不精彩。”
      张老头的思想剧烈震动起来了。他在桃花岛随大流生活了快半个世纪了,竟然麻木得不觉半点羞耻——他对母语文化的使用居然比不上英语流利。
       “我十岁开始学中文,三年后,桃花岛政府把桃花岛中文大学给关了。很可惜!如果桃花岛大学没有关掉,我一定进桃花岛的中文大学修读中国现代语文的课程。”
       “你不会是以教授中文为职业吧?”
       “您说对了,老爷爷。我是在伦敦郊区一所小学教那里的小孩子读中文。”
       “你真是一个对中文情有独钟的有心人。”张老头把这个新交的洋朋友当做知己了。
       “我刚才在欣赏孤山的梅花诗,作了一首五言绝句,是不是符合律诗的格律,我说不上来。”
说完,她随口朗读给张老头听:
      岭上一枝梅
      香飘十里外
      引来寻梅人
      纷纷踏雪至
      张老头给丁梅鼓着掌:“那你是被引来的寻梅人了!”
       “正是。”
       “这么说,就不是‘香飘十里外’,而是‘香飘千里外’了。”
       “改得好!”丁梅也鼓掌回应。
       “为什么说是‘一枝梅’呢?”
       “这里说的‘一枝’是整体,不是数量上的慨念,是整个梅林,梅岭。梅的‘香‘是包括梅的苞蕾、梅花的姿态与个性、就如五千年中华文化,是一个整体,它包含了经济、文化、艺术、医学、建筑等方方面面。从这里面飘出来的香才是永恒的,无远弗届,这香才有实感,才能‘香飘十里外’乃至如你所说的‘千里外’,才能引来纷纷踏雪至的寻梅人!”
      这是一堂学术演讲么?言简意赅。
      张老头再次为这个有个中文名字的洋女人鼓掌。
       “你给我上了一堂叫我汗颜的课。”
       “老爷爷,你言重了。我只是为一些扬弃中文的人感到可惜。”
       “你真有远见。”
       “可惜,桃花岛人不欣赏梅花,也不欣赏本岛的桃花,而是爱上英国的有刺的玫瑰。”
       “玫瑰有经济效益。”
       “桃花岛就是重视经济建设,而不重视文化建设。所以桃花岛只是个城市,不是个国家。一个国家不能不重视文化建设,而只搞经济建设。”
      到了这个时候,张老头愧赧地垂下头来。怎么该是拥梅的桃花岛人,现在的连寻梅人也不是了,不是纷纷踏雪至,而是纷纷远离去。
       “丁梅女士,你是因香飘千里外而被引来的寻梅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应该在西湖畔的小酒庄敬您一杯!”
       “我说了,如果我早生二十年,您应该是我在桃花岛上早就认识的一个前辈!”
      岭上一枝梅
      香飘千里外
      引来寻梅人
      纷纷踏雪至
      他乡遇故友,好一个踏雪来的寻梅人。张老头已经闻到杭州畔小酒庄里飘来的酒香了。



本文在6/24/2014 1:43:46 P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乱麻(马来短篇小说)译者:陈妙华2019-02-15[121]
『小  说』 草蟲筆記(五)迦南2017-11-06[355]
『小  说』 冰河三套车迦南2017-11-03[627]
『小  说』 草蟲筆記(四)迦南2017-08-28[495]
『小  说』 草蟲筆記(三)迦南2017-08-10[457]
相关文章:『骆宾路
『小 小说』 桃花岛街边故事 七十五年前后骆宾路2017-11-24[389]
『诗  歌』 听歌有感骆宾路2017-11-17[371]
『诗  歌』 扑满骆宾路2017-11-17[422]
『诗  歌』 诗的新解(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421]
『诗  歌』 这一餐(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38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骆宾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