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人生的“醉意”与“诗意”——评张惠雯的短篇小说《醉意》 发表日期:2014-11-03
作  者:陈瑞琳出处:原创浏览75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人生的“醉意”与“诗意”——评张惠雯的短篇小说《醉意》
文/陈瑞琳
2014年11月03日,星期一

《红杉林》,2014年秋季号

  张惠雯,新加坡籍海外女作家,目前旅居美国休士顿。这位曾获得“2003年新加坡国家金笔奖中文小说组首奖”的女子,无疑将是海外华文坛70后作家的卓越代表。
  追踪张惠雯的创作,她是那种完全有准备的出击。在她的笔下,既有乔伊斯式的漫不经心的语境,也有艾丽丝•门罗的那种细节享受,还有人认为她具有雷蒙德•卡佛之风。她喜欢写人物内心意识的流动,文字含蓄而平静,因此有人称她的风格是“心理现实主义”。她在作品中努力追求的是情感表达的真实,由此而彰显出人性的力量,也就是对人的尊重。为此,2013年她荣获了首届“人民文学新人奖”。
  惠雯的作品主要呈现于短篇小说,其风格诡异迷人,善于写人物在特殊情境下的心理反应,充满了“人性诗意”的独特发现。正如她自己所说:“我们的心弦被拨动,而拨动它的常常正是诗意这个微妙的东西。”这种“人性的诗意”,如同文字谱写的音乐,常常是说不清道不白。记得有人说过:当这个世界说不清楚的时候,小说家就出现了。
  评论家程永新认为:“张惠雯的小说大部分涉及人类的情感,出色的语言表现力优雅行进在幽秘的精神通道,这使她的写作难得地获得了一种情调;而冷静拷问人性的视角,常常有别出心裁的效果,又使她的作品具有情思的深度。情感、情调、情思,构建了张惠雯的小说世界。”徐则臣则认为:“在充斥平庸、懈怠和倒伏的日常景观的当下文学现场,张惠雯顽固的理想主义与深入自省和批判的意识,以及向现代经典致敬的持久努力,让她的作品具有了高拔、醒目的艺术品格。 ”
  2013年,我读到她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短篇小说集《两次相遇》,正可谓爱不释手。其中的短篇《爱》曾上榜“2011年中国年度小说排行榜10大短篇小说”,短篇《垂老别》曾上榜“2009年中国年度小说排行榜10大短篇小说”,小说《徭役场》,先后斩获得“新加坡大专文学奖”三项小说奖。此外,她的小说集《水晶孩童》,小说集《在屋顶上散步》,长篇小说《迷途》(发表于《收获》2006年第3期)等,都令人有惊艳之感。
  而发表在《人民文学》2013第3期上的短篇小说《醉意》正是“张惠雯风格”的一个突出代表。
小说写的是感恩节前的一个聚餐,因为有了一点酒,每个人的表现都有些诡异起来,尤其是那位平日沉默寡言的女主人公:“她的声调、姿态都不由控制,而发觉这一点反倒让她高兴,因为这样一来她就不用小心翼翼地掩饰什么,她可以做一点出格的事儿,提出一些荒唐的要求,谁会责怪一个喝醉的女人呢?”
  小说的重心是宾客们酒后在公园里的散步,“反常”的女主人感觉是“打破了往日的沉闷和那种令人疲倦的灰色调子,周围弥漫着新雪的气息,简直像初恋一样清新、深切动人”。她不仅是感觉到它,而是呼吸着它。于是有了执意的“爬山”之旅,有了一段奇妙的对话,在这个一向压抑的女人和那个越裔男人埃利克之间:“他说话时那种舒缓的调子、坦率的态度都让她觉得舒服,就像一个人直接敞开了他的内心,一片温暖的幽暗,它愿意包容你、隐藏你。”
  小说中最美的片段是:“她发觉他朝她走近了,但她站着没有动,他走得很近,就停在她身后,他的手放在了她头发上面。她心里那么震惊、害怕,满溢着含着醉意的快乐,以至于她没法挪动,没法做任何回应。他把手放在她的头发上,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仿佛施与安慰,从头顶到脖颈,在颈部的凹陷处停留,再滑到她肩膀下的发梢处。他这样抚摸了两次,然后他的那只手离开了,他站到了她的侧面。他看起来很安恬,目光看着她所看的远处,既不兴奋也不惭愧,似乎他并未抚摸过她的头发,或者它对他来说不过是个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动作,就像弹去衣服上的雪一样。”这个欢乐来得如此短暂如此飘渺,但它毕竟来过!
  然而,作者的高明却是并没有让这个故事继续,死水的微澜之后却是“充满迟暮的寒意、忧伤和遗憾”。小说这样写道:“她已经相信丈夫说的是真的,因为这样一切就得到了解释:他那有点孤高、自我纵容又带着古怪热情的性格,他那吸引人的坦诚,他对她自然而然的亲昵、毫不在意的触摸,还有他说的话……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他不可能爱她。她现在从醉意中完全清醒过来了,感到虚弱,感到和昨天还熟悉的东西隔着一层雾霭。但她并未觉得太失落,甚至想到自己也许并不爱他,她爱上的不过是一个夜晚,是一个想象中的人,它们让她接近过幸福。她还想到,或许每个人至少得去爱那么一样东西,从中得到那么一点快乐,即使那是想象中的东西、遥不可及的东西,即使是自己并不理解而且完全没法把握的东西……在这一点上,她和丈夫其实并无不同。”
  张惠雯小说中的人物,少有大悲大喜,多是些平凡人生里小小的甚至是微妙的动荡,但这小小的“动荡”却是指向人的生命里最本质的情感需求。《醉意》里所要表达的正是人生的那种“幸福的感觉”是如此地真假难辨,如此地难以把握,如此地遥不可及,但所有的人都是如此地渴望“接近”,仅仅是“接近”!
  《醉意》的深刻之处正是写出了人渴望“存在”的意义,作者为我们揭示出灰色人生的一抹亮光,这种刀斧神功的情感判断,让读者共鸣,并迷恋在这“醉意”之中。


本文在11/3/2014 6:44:01 PM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086]
『小说评论』 事与愿违的泪中喜剧――林锦微型小说《也是英雄》赏析阮温凌2016-02-05[1346]
『小说评论』 郁达夫创作思想贬抑论点的商榷成君2015-04-26[844]
『小说评论』 《微型小说创作经验谈》林子2015-03-17[1080]
『小说评论』 说《困惑的岁月》艺术特征初探王珺瑶2015-01-03[779]
相关文章:『陈瑞琳
『作家专版』 海外“丽人行”:陈谦的小说世界陈瑞琳2012-02-13[455]
『评论杂谈』 美华作家知多少——读《采玉华章——美国华文作家选集》陈瑞琳2014-11-03[883]
『散  文』 怀想苏格兰陈瑞琳2014-11-03[601]
『散文评论』 幸福不仅甜美而且悲壮——我读张宗子陈瑞琳2014-09-08[762]
『作家专版』 《纽卡斯尔,幻灭之前》:青春让我们告别了爱情陈瑞琳2012-02-13[80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瑞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