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诗词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夹在厚厚大书里的“叶子”--读《云端微笑》 发表日期:2014-12-18
作  者:怀鹰出处:原创浏览78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夹在厚厚大书里的“叶子”--读《云端微笑》
文/怀鹰
2014年12月18日,星期四

云端微笑

绿草如茵,就把这片草地
想象成沉默而结实的拥抱
阳光均匀撒满每一片草叶
还有池塘,睡莲,棕榈树
蜿蜒小径,引领瞻仰人群
你在遥远遥远的云端微笑

乳白的,粉红的,翠绿的,鹅黄的
玫瑰花瓣,晶莹珠泪
相片上的你却是一脸微笑
八十九载风华岁月
六十一年鹣鲽情深
谁人若有你这样丰盛华美的人生
功成身退时也一定这样淡定微笑

凭吊的清晨,天明前的雨水
刚刚冲洗过你所熟悉的城市
还有我们昨宵的凝重忧伤
很多往事潮涌一般
塞满人们狭窄记忆
而当我们站在你的灵前
忽然就放下了,退却所有悲喜

你掌中的家多成就
你掌中的人最挺拔
在清流一样的岁月里
你已经倾尽你的所有
无尽时间,短暂人生
广袤大地,小小家园
人们说,你是那片最顽强的叶子
就在那年秋天悄然飘落
夹在一本厚重的大书里
成为,人们心中的永远

    云端的微笑,给人的是一种宽广、隽永的温馨,俯视着人间,随时随地把“阳光均匀撒满每一片草叶”。当我们“翘首仰望”,化身为“云端微笑”的你(李夫人),无所不在,总统府里的“池塘、睡莲、棕榈树、蜿蜒小径”,都撒满了云的微笑。当诗人随着瞻仰的人群来到这“绿草如茵”的园地,她眼前所展现的不只是这些自然景观,整个空间被她“想象成沉默而结实的拥抱”,拥抱令人感动。

    一般上,悼念诗总是一字一泪,表达对逝者深切的哀思,但这样的诗不一定具有撼动人心的力量。诗人的切入点比较别致,应用周围的景致来衬托逝者的形貌,用淡雅的笔调来抒写她心中的那朵微笑的云,把我们引领到她的想象空间去,从而构筑起一个具有层次感的画面--云端的微笑何其遥远,可望不可及,却又像阳光一样“撒满每一片草叶”,距离的远近也是一个对“沉默而结实的拥抱”的衬托。

    跟着瞻仰人群进入“灵堂”,诗人所看到的是围绕在相片四周的“乳白的,粉红的,翠绿的,鹅黄的玫瑰花瓣”,花瓣上洒了水犹如“晶莹珠泪”,而逝者在花瓣里微笑。这是一幅安详、慈爱而深刻的水彩;一个人能在花香四溢的玫瑰花瓣里安息,该也是幸福的。诗人对这样的幸福的体会是“八十九载风华岁月/六十一年鹣鲽情深/谁人若有你这样丰盛华美的人生/功成身退时也一定这样淡定微笑”。从外观的描述到对逝者的“评价”,转接得很顺畅,一样的淡定,没有刻意的渲染,倒是恰如其分的“评价”。这里采用的是平实的写法,也就是表达诗人的“观点”。花瓣、相片、微笑,来自“丰盛华美的人生”,这个人生由她自己谱写,诗人只不过“转述”大多数人的看法和想法。

    写到这,诗基本上是完整的。灵堂的气氛,凭吊的人群,都有助于渲染诗的悲伤况味。然而,诗人的侧重点不在这些,她的笔轻轻的滑开了:

    “凭吊的清晨,天明前的雨水
      刚刚冲洗过你所熟悉的城市
      还有我们昨宵的凝重忧伤”

    那是前往凭吊之前的天气,天明前的那场雨所冲洗的不只是“你所熟悉的城市”,城市因你的离去而蒙上一层“凝重忧伤”(包括我们的),这是不经意的“渲染”,用一个城市的忧伤概括人们的忧伤,这忧伤也就异常的“凝重”。“很多往事潮涌一般/塞满人们狭窄记忆”。这些记忆都在“你的灵前/忽然就放下了,退却所有悲喜”。人们是那么的急切、哀伤而安静,在肃穆的灵堂,所有的“悲喜”暂且放下,回归最自然的、真诚的一刻。其实,一个人的悲喜,随着她的“悄然离去”,都成了休止符。人们所怀念的,是她生前的点点滴滴,她“丰盛华美的人生”,但也必须放下,一个人的历史从此结束。

    最后一节回到诗人的“哲思”。

    “你掌中的家多成就
      你掌中的人最挺拔
      在清流一样的岁月里
      你已经倾尽你的所有”

    的确,对逝者来说,她生而无怨,死亦无憾,一切坦然面对,不管将来历史如何评价,无损于她在“人们心中的永远”,像“那片最顽强的叶子/夹在一本厚重的大书里”

    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写法和文字的呈现方式,以此诗来说,虽然是为了悼念李夫人而写,却没有一般悼念诗的陈腔滥调。用“云端微笑”来为逝者定位,已足够表现出逝者的风范。“丰盛华美的人生”如何表现呢?“你掌中的家多成就/你掌中的人最挺拔”都比较概念,实际上人们已耳熟能详,没有什么新意。诗人真正要表达的,是一种悼念的心


本文在12/18/2014 8:43:49 AM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诗词评论
『诗词评论』 【名作赏析】众人评析冰花的《不是轻浮不是漂》中外艺术家2017-12-24[339]
『诗词评论』 怀鹰和路瞳评冰花的《九月》简约不简单 道破则无诗冰花2017-11-28[201]
『诗词评论』 点评叶莎(階梯式告別)康静城2017-08-17[464]
『诗词评论』 风格特色——走进马里兰华裔诗人冰花的诗歌世界(四)冰花2017-02-13[643]
『诗词评论』 冰花乡愁诗:天涯倦客心碎、思乡情切流泪李诗信2017-02-13[795]
相关文章:『怀鹰
『随  笔』 无名的英雄们《爱竹》怀鹰2015-02-02[659]
『随  笔』 夜雪1《月光琴》怀鹰2015-01-23[669]
『随  笔』 世风世风1《e时代的内心》怀鹰2015-01-23[607]
『散  文』 缺了一口的月饼怀鹰2014-12-18[961]
『纪  实』 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记趣1怀鹰2014-12-01[76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怀鹰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