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美  食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荷香七月下扬州(一)梦里江南发表日期:2015-09-25
作  者:依林出处:原创浏览80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荷香七月下扬州(一)梦里江南
文/依林
2015年09月25日,星期五

《时报》

  扬州,写在我2015年七月里的,不仅仅是2500年的古韵,精致卓绝的淮扬菜,更有扬州人的古道热肠。

  在狮城临着一窗久违的夜色,想起刚离开不久的扬州,的确仍旧有些留恋。

  欲说还休,这许多扬州故事,无一不饱满丰富,仿佛置身百花竞放而目不暇接,总有一种不知如何选择起始字句的感叹,尽管此行与扬州只是8天之缘。

  但扬州与我,浅相遇,深相知。

  幔里琼花扣,一梦到扬州

  正在写着“京城好,晴雨总相宜”的时候收到扬州的邀约。

  我终于醒悟,这么多年来,每每回国,思念江南,大抵是到苏州、杭州、南京去小住,在寒山寺的钟声中看夕阳西下、在苏堤走走停停、在秦淮河去体会“浆声灯影”……反反复复,从未倦怠,仿佛那是必定要去的江南,必定要领略的江南韵致。

  扬州,却从未想过去看看,尽管幼小时诵读诗书就时有“扬州”的字句,尽管年少时就听过晏殊求句,几经周折,终于在扬州大明寺池畔与友人共得佳句,才成就了流芳千古的那一首《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人们经常会说“似曾相识”这四个字,却不会在意其渊源来自一双友人与扬州饱品淮扬菜后的一场散步闲聊。我也如此,“扬州”这个名字耳熟能详了几十年,近年更频频路过扬州,却一直毫无“感觉”!有的时候,后知后觉的结果是得用“捶胸顿足”夸张一下才能获得一线安慰的。所幸,在紧密的行程中,终于从浙江与新加坡两地的日期里剥茧抽丝,得以用8天的时间,于七月赶赴这一场惊醒顿悟之后的扬州之约。

  启程前一周,先收到扬州发来的一支曲子《烟花三月》,童丽嗓音的甜美柔婉,把匆忙行走于津冀以及安徽的那几日唱出最回肠荡气向往:牵住你的手相别在黄鹤楼,波涛万里长江水送你下扬州。真情伴你走春色为你留。二十四桥明月夜牵挂在扬州。扬州城有没有我这样的好朋友,扬州城有没有人为你分担忧和愁,扬州城有没有我这样的知心人,扬州城有没有人和你风雨同舟?烟花三月是折不断的柳,梦里江南是喝不完的酒,等到那孤帆远影碧空尽,才知道思念总比那西湖瘦。”错过了三月,怎能再错过七月?!

  一曲《烟花三月》抚慰了颠沛,体贴着奔波,清早醒来,深夜枕畔,萦萦绕绕,短短的一周竟然等待不及了,真是人未到,心已往了。

梦里江南是喝不完的酒

  在梅雨季节里给你的惊喜沁凉里,赴一场迟来的扬州之约。抵达扬州,细雨微蒙,心情却无名的雀跃:扬州,这梦里江南我一再错肩而过一卷卓然风华,终于在我端然的渴望面前徐徐展开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扬州的天气也如此体贴,从京津的炙热酷暑而来,二十多度的天气,习习的风掠过脸颊,穿过发丝,清凉得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七月。

  漫步在扬州迎宾馆园区的古建筑群之间,曲径通幽是不必说的,尤其是绒绒的雨脚之后,每一个转角都是圆润的,每一段亭廊都是清秀的,就连那些拥揽成群的古树的葱茏茂盛的枝叶间,落着半边面庞的古香古色的路灯都是隽雅精致的。迎宾馆就在扬州十分盛名的景胜瘦西湖之畔,一痕碧波,两两相望的即是四桥烟雨楼、徐园和长堤春柳。夜色初来之前,举目四望,迎宾馆六座古典建筑楼,以沉淀了2500年韵致而各领风华“风度翩然”,就在百余亩的碧草茵茵之间林、林总总的挺拔繁茂之间、错落有致的銮陇阁榭之间若隐若现。依着我自己对江南多年的仰慕,扬州的古建筑多些沉稳和大气,比起小家碧玉来,多了端庄朴实,雍容却又素朴。

  从美国各地“归心似箭”而来的朋友们,徜徉其间,欢聚一堂的兴致在这样仿若梦里的江南景致里,也入境随情,轻言细语了。

  步入瑰丽恢宏的迎宾馆,在一次可接待500人的、配有先进的同声翻译系统的圆桌会议厅感叹,到富丽而庄严的可一次容纳2000人的大型多功能厅里小坐,于16个知名的主题餐厅的特色盛宴的筵席前领略中菜大系——淮扬菜系之中丰富而广博的文化精华……

  迎宾馆以淮扬菜品鉴之传统技艺展示款待我们抵达扬州的第一宴。穿过王者风范的殿堂,即渐渐步入“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园林,仿佛两个世界似的,琴声起,灯影移,随着身姿窈窕的服务生,莫错过绿瓦朱栏的外廊,莫错过幽径婀娜的回廊,也莫错过漏窗雕扇的复道廊,还有那入眼处处都是景的花树相映,竹石相依……行至迎宾馆趣园的这一程,你总会想到那些曾诵读不已的彻月箫声、映水红裙、多情汴堤柳,亦或那一句浮想联翩的:画船飞过衣香远……总之进入迎宾馆的特色主题餐厅,就如同步入画中去,在过往2500年的某个时段的某一短情绪里陶然一醉。

  扬州迎宾馆最富盛名的著名品牌特色宴席有开国第一宴、红楼宴、八怪宴、三头宴等,都是久闻大名的。但今晚,趣园向远方归来的游子们展示的是淮扬三绝之中的一绝:厨刀工艺,我猜想这大概是要以难以置信的技艺,让我们对接下来七天的淮扬菜品鉴充满向往和激情吧。我在不少地区见时过厨师用刀的功夫,我之所以不说技艺而坚持成为“功夫”,是因为那对于我来说不亚于武侠小说里出神入化的功夫:在山西看出一头冷汗的头顶刀削面、在美国目不转睛亦不眨眼仍旧无法捕捉的四分之一秒的刀拍蒜泥、在京城屏息宁气等一柄利刃在分秒之间游龙戏凤般雕琢一盏纤巧玲珑的冬瓜雪莲……此次扬州淮扬菜品鉴,期待的是怎样的技艺,我的确无从知晓,但相信又会是一个大开眼界的好时机!

  一道道淮扬菜不急不缓地入席,造型趋于立体,食材筛选严格,因为还不知其中烹饪奥妙,只能赞叹满口留香。

  我对淮扬菜的认识并不多。首次浅略知道是在旧金山首位推出淮扬菜文化意境的大厨的餐馆,他的餐馆受到许多美国人和知名的中国艺术家和影视明星的青睐。我应邀去拜访的时候,才发现他是不为食客提供菜单的。一旦定了价位,他即为食客量身定做一席淮扬佳肴。菜肴都是以十分优雅的姿态和色泽两项,一一亭亭玉立于精美的碗碟之上,菜相令人赏心悦目。倘若是美国人或者普通食客,他也不加解释。但若是他觉得有文学或国学修养的人来到,他就会娓娓道来,原来每一道菜都来自一个千年流传的典故,而他将他对典故的领会用烹饪一道淮扬菜来演绎,并亲自赋写一句格律声韵严谨的诗词以做菜名。一席淮扬菜,即是他一首慨古叹今的诗词。从此我得知,淮扬菜的文人菜特制,也忍不住希望再读红楼,读《红楼梦》好多年,知道红学里专有红楼饮食文化研究主题,但从未在意。旧金山首次探访淮扬菜,得知红楼梦里的菜肴大属于淮扬菜系,才恍然大悟,追悔多年的错过。

  第二次对淮扬菜乃为文人菜的特质有所领会是在北京的大董,被华尔街日报专题评论家John Krichi先生“认为大董烤鸭店是世界上四个最具特色的餐厅之一”的中国意境菜,由大董创始的博众家之长的中国意境菜,每一道菜肴都极富诗情画意。那时听说大董亦在扬州大学烹饪学院授课,而扬州的淮扬菜,也是精细高雅,清新鲜美,有着“东南第一佳味,天下之至美”之美誉。

  淮扬软兜、传统熏鱼、拆蒸鱼头、糟香鲥鱼......具有200年历史的趣园,以地道的淮扬菜为我们接风,厚待这些为一领淮扬风味而万里而归的游子,令我们倍感心暖胃暖。

  开席不久,即见年轻厨师整装而出,正在品美食、话乡情、歌咏诵诗的都不约而同地停下来,这些远道归来的人,我是极少数的外行人,其他诸位大都在美国、日本、新加坡中餐业界打拼多年业绩不菲的精英,他们的敬业和热忱是令我敬仰不已的。这似乎与“文人相轻”而背,在这个付出多年卓绝辛苦而达至技艺精湛的中餐行业里,确颇有“惺惺相惜”的情愫,切磋技艺,精益求精,是心有灵犀的事。这也是我十分敬重在海外中餐行业中打拼多年坚持多年的华侨的原因之一,他们的踏实、勤劳和谦逊,令我感动。

  不出大家所料,这正是扬州名菜“文思豆腐”的现场演示。

  盯着那柄在幼滑如缎的嫩豆腐上轻巧游刃的刀,空气都几乎觉得要凝固了。看上去,那是一场刀与豆腐的互动,有着一种窃窃私语的意境。尽管人们屏住了声息,这一场轻柔而又亲密的耳语,我们仍旧只能凭心聆听,这一刻的情形让我想起保罗•西蒙二人组的那首《寂静之声》。

  几分钟的“纵横交谈”之后,豆腐很舒适地伏贴在刀背上,展示台上已置一黑色陶瓷阔口深碟,清水至一半,视觉上极为澄澈冷冽。当厨师将刀背上的豆腐推进水中,那原本方正有形的豆腐顿时在水中如丝如缕地散开,人们的惊呼声终于异口同声“喷薄而出”!厨师再取一根黑色木筷,探进水底,犹如挥毫草书的笔,以太极之气韵,曳动细如发丝的雪白的豆腐“纤维”在墨黑的底色上游弋……虽然现场没有针,但我相信既然能够胸有成竹地说出“细可穿针”,那么势必有此奇观的。

  猜想,当年扬州的文思和尚发明此一刀工的时候,应是经过许多年的研究和练习,才能得此绝技。他若知道他的这一绝技,在几经波折,被后人锲而不舍研习复兴,失而复得之后再代代相传,并成为国粹之一,如今无以数计的后来者,进入扬州大学国际烹饪学院即可学取这终身受益的技艺,他会不会用出自扬州的典故成语“功德圆满”而倍感欣慰呢?

  一场淮扬菜传统技艺的展示,打动了多少海外中餐业界志士的心?淮扬菜的精髓在于它技艺的恪严恪谨,此时此刻,在场的每一位海外华侨都多么期待真正的淮扬菜能够走出国门在大洋彼岸也炉火纯青地呈现并传承!

  随即是品鉴时刻,文思豆腐果然是我最喜爱的,入口即溶的柔滑软嫩,清鲜香醇的回味,是有史以来我第一次用这样毕恭毕敬的心思去品尝一款豆腐汤,那一幕“絮语”,那一幅“黑白水墨”,那一口暖润细致的感动,至今,我仍旧是念念不忘的。

  佳肴伴美酒,来自贵州茅台酒厂的亦酒亦韵的赤水诗人亲自送上了“集灵泉于一身,汇秀水东下”的国酒,令归人欲罢不能,菜香伴着酒香,大屏幕又恰到好处地播放我们每个人抵达前受到的“烟花三月”,于是玉盏同举,真心以祝。众声同歌:共祝愿,祖国好。而于我来说,这一杯七月里下扬州而久违了的美酒,就如一直在耳畔脑海回旋的“烟花三月”:梦里江南是喝不完的酒,一杯令人从此牵念不已回味不已的酒。

  淮扬菜,我们在大洋彼岸期盼着你!我们将在大洋彼岸再次共举杯——让我们与世界分享中华饮食文化的精华!


本文在9/25/2015 3:56:44 AM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美  食
『美  食』 Icy Juicy VS Vegas——小雪屋的大梦想依林2015-03-27[1138]
『美  食』 赌城川菜依林2014-09-13[899]
『美  食』 煎一条长形的梦尤今2013-01-21[991]
『美  食』 幸福的馬鈴薯尤今2013-01-21[786]
『美  食』 暴暴茶尤今2013-01-21[972]
相关文章:『依林
『散文 诗』 尘嚣之外依林2016-05-30[836]
『诗  歌』 你的瞳仁 (诗歌接龙:黑)依林2016-05-30[1003]
『散文 诗』 不是路过--大峡谷漫步依林2016-05-05[941]
『散文 诗』 唯你是念——写给娟子·富润钟山依林2016-05-01[1027]
『诗  歌』 涅槃依林2015-12-29[1027]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依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