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两个爵士的邂逅发表日期:2015-12-17(2015-12-18修改)
作  者:骆宾路出处:原创浏览737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两个爵士的邂逅
文/骆宾路
2015年12月17日,星期四

      小岛的海风,习习迎面吹拂过来,清凉沁透心底。史丹福•莱佛士爵士悠哉闲哉在伊丽莎白女王道踱着方步。他略抬起头,遥望滨海湾,那日赚三百四十二万元赌场的辉煌灯火,就在他的眼前闪烁着。再远一点,是开设在旅游胜地圣淘沙的另一个casino。史丹福•莱佛士爵士虽然中文不灵光,到底也还懂得中文里“好事成双”的意思。当年他首次登陆这个蛮荒之地的小海岛,一切乏善可陈。最繁忙的驳船码头,环境简陋,河水污浊不堪。他当时看到的仅是这里的地理环境可以利用,但他不知道何时可以将这个贫瘠的小岛建设成他理想中的王国。一百多年,在人类数千年历史的长河里,这是个很短暂的时期,但这里的转变就像一页令人惊叹的神话。他此刻站在这小岛,离他当年登陆处不远的伊丽莎白女王道,看着这小岛今天翻天覆地的繁荣景象,他的心潮怎能不起伏万千。更令他惊讶的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百余年之后,他在这个落后的小岛上竟然发现这样一个比伦敦更有伦敦味的城市。伦敦有个大笨钟,这里有个大钟楼。大钟楼下,有他老先生年轻时一尊立像。新加坡河虽然和泰晤士河不能相提并论。但新加坡河畔吹来的海风,有着泰晤士河的味道。这里虽然没有一个像海德公园拥有自由讲坛的声望,但它在芳林苑也有一个小海德公园。最令他史丹福•莱佛士爵士赞叹的是,这里的语境十足是伦敦的翻版。不管你碰到的是黄皮肤,或是黑皮肤、棕皮肤,他们说的都是大不列颠的语种。那是绝对的伦敦味道。早年,他统帅东印度公司时,出门总得带一个精通各种语言的高级翻译员。现在,他可以什么翻译员都不带。
      正当史丹福•莱佛士爵士低头踱着方步时,一个不经意和新加坡末代总督威廉•顾德爵士撞了个满怀。两人同时礼貌地说了一声:“对不起。”之后,大家惊异起来。
       “啊,爵士。”威廉•顾德说:“你什么时候有此雅兴到这小岛来啊?”
       “您怎么也在这里?”
       “金沙湾赌场就在附近。这是一个日赚三百四十二万元的casino,你说我能不来吗?”
       “可惜,这不是你在任时的业绩。否则,你头上就会出现光环了。”史丹福•莱佛士爵士打哈哈说。
      威廉•顾德爵士脸上露出些许羞赧。
      滨海湾的夜晚,灯火辉煌,金沙湾赌场光艳夺目。金沙铺的路,金片镶的建筑,金光闪闪,象征着岛国的荣华富贵。这是一座日后每年可以盈利五十亿元的金库,这何止是岛国一枝独秀,也是世界一支独秀。海边凉风习习,将那些正准备鱼贯入场的人,吹拂得飘然如仙,如痴如醉。
      史丹福·莱佛士爵士和新加坡末代总督威廉•顾德爵士双双并肩在伊丽莎白女王道悠哉闲哉吹着海风。
        “说句真的,爵士,”史丹福•莱佛士爵士说:“当年你在岛上任总督时,怎么没能做出这样出色的成绩来?都是大不列颠派来的精英啊。”
      末代总督低着头,没有回答。
      沉默了几分钟,他这才说:“殊途而归,我们终究找到了很好的接班人。新加坡今天还是英联邦的一员。”
       “说的是。”
       威廉•顾德爵士继续说:“我们让印度独立建国。但印度就做不到新加坡所做的。”
       莱佛士爵士一路踱着方步,一路点头。
        “我们花了一百多年做不到,人家半个世纪就做到了,伟大,伟大。”莱佛士爵士侧着头问顾德爵士:“我们那点不如人?”
        “有一点你我都不如人。”
        “那一点?”
        “我们都没有熟读中国的古典文学。”
        “这很重要吗?”
        “你我都没有读过《红楼梦》。所以不知道《红楼梦》里有个人物叫王熙凤。”
       莱佛士爵士问道:“这是个三头六臂的人吗?”
        “不是。她是荣国府里的一个管家,也是颇有手段一个‘政客’。她懂得用小恩小惠笼络人心,也能施各种攻心术铲除异己。我们不懂笼络人心,所以人家不服,不听你的。”
        “你没读过《红楼梦》,你如何懂得王熙凤?”
        “毛泽东说,他很喜欢《红楼梦》的王熙凤。”
        “谁是毛泽东?”
        “你生得早,没有碰上毛泽东。”顾德爵士说:“我和毛泽东是同年代的人。但很遗憾,我没有去拜访他。”
        “这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顾地爵士说:“去访问过毛泽东的人,回来学会了一套治人治国的手腕。”
        “那又如何?”
        “如果当时我能去拜访他,我就可以学到很多治国的手段。比如说,用王熙凤施以小恩小惠收买人心,置人于死地,无需荷枪实弹,制造几颗糖衣炮弹,让人家吞进肚里,效果更佳。”
       史丹福•莱佛士爵士不以为然:“在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大不列颠强大的海军征服收归了多少  殖民地。几颗糖衣炮弹,行吗?”
        “我说,爵士啊,此一时,彼一时,维多利亚女王的炮舰早已没落了。早已成为历史了。正因为我们固步自封,我们失败了。精明的猎人一箭数雕,你我都得写个服字。”
      顾德爵士看看莱佛士爵士不说话,继续说道:“就一件小事来说,我们做了百把年,没有成绩。”
        “什么事?”
        “一路来,我们努力想用英语同化别人,但始终没有成功。”
        “为什么没有成功?”
        “我们用强制的手段,我们不懂得利诱。我们不懂得效仿王熙凤小恩小惠的利诱。”顾德爵士突然转了个话题:“你见过这岛上一只会唱英文歌,会唱华文歌,又会背中国的唐诗宋词的鹦鹉么?”
        “我没听过,也没见过。”莱佛士爵士回说。
        “改天我带你去见识见识。”
        “这鸟很聪明么?”
        “是不是很聪明,我不知道。但它知道怎样才能吃到驯鸟师腰间系着的小袋子里的食物。驯鸟师也懂得如何用腰袋里的食物诱使那只鹦鹉按他指示的去完成任务。”
      莱佛士爵士很不以为然:“这是驯服动物的简单方法。”
       “人也是动物,也像其他动物一样,经不起诱惑。”顾德爵士说:“但我们不懂得驯服人,也需用这种办法——利诱。我们用强制的手段办英校,不但没有成功,逼得紧了,他们群起捍卫族群的民族文化,我们就抵挡不了。最后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创建他们的大学。人家从实用主义的手段入手,摆明学英语才有出路,能找到好工作,享受高薪,攀上高位。政府大量吸纳懂英语的人才,还有机会出任政府高官,你说哪个家长不送自己的孩子进英校读书?这是跷跷板的哲学,这边高,那边自然就低。”
      莱佛士爵士默然无语。
       “人家略施小计,从他们的生活入手,给出路,给高薪,给各种提高他们生活上的优惠。就这些,他们的家长都自动送孩子上英校读书。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整个华文语境的局势扭转过来。现在,你再回头去劝他们读华文华语,他们的子女会告诉你,I hate Chinese. 比我们当年劝他们读英语,还要困难一百倍。今天,您莱佛士爵士出门无需带什么翻译官了。你那个年代,除了我们这些英格鲁撒克逊人讲英语,谁讲英语?现在进幼儿园的小孩十个有七八个都会讲英语。过去抵制抗拒使用英文英语,今天白发苍苍也都要学我们的语言文字和他们的孙辈沟通呢。”
       “中国人的个性不是一向很执着吗?”
       “现在不再称他们是中国人了,改称他们为华人。现在的华人又不全是讲华语的华人。他们分为讲英语的华人和讲华语的华人。讲英语的华人势头又强过讲华语的华人。尽管我在任时,业绩不佳,我还是很宽慰的。它现在毕竟是我们英联邦的一员,非常成功的一员。至少,他们为我们在这块土地上保留了我们的基业。多了一个讲英语,用英文的国家。”
      两人漫步来到大钟楼前。
      莱佛士欣慰地说:“我的铜像还继续保留在这里。一百多年来,我还能在这流传下来。难得。”
        “真的是难得。很多有纪念性的东西,该留下来的并没有流传下来。”
        “那些?”
        “那些?一棵百余年历史的樟宜树就给砍伐了。”
        “一棵树嘛。”
        “幸好是一棵树。如果砍伐掉的是你,那就真的是悲剧了。”
        “不说这些扫兴的话。看看我们还可以有什么别的新鲜收获。”
        “人家特地从美国各大城市乘飞机来金沙湾赌场开开眼界,我们能不进去走一圈吗?”
      两人进入赌场前,莱佛士爵士突然问顾德爵士:“这两个赌场如果在你任内兴建起来,你说又会怎样?”
        “那一定开不成。”
        “为什么?”
        “我们是禁赌的。我去向唐宁街首相府进言开赌,还不给首相府的大官撵下台?再说,老百姓也不会支持公开开赌场。你说,这赌场如何开得成?”
        “那是说,他们比我们更有办法。”
        “爵士,你认输不?”
       莱佛士爵士摆出一副绅士的面孔:“我只会认为他们比较聪明。我们应该为新加坡干杯。”
        “也为庆祝我们今晚的邂逅,进赌场干杯!”末代总督威廉•顾德说。

   
   


本文在12/18/2015 4:26:23 PM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草蟲筆記(五)迦南2017-11-06[278]
『小  说』 冰河三套车迦南2017-11-03[480]
『小  说』 草蟲筆記(四)迦南2017-08-28[401]
『小  说』 草蟲筆記(三)迦南2017-08-10[380]
『小  说』 鳥歌裏的水葡萄迦南2017-05-08[530]
相关文章:『骆宾路
『小 小说』 桃花岛街边故事 七十五年前后骆宾路2017-11-24[299]
『诗  歌』 听歌有感骆宾路2017-11-17[281]
『诗  歌』 扑满骆宾路2017-11-17[308]
『诗  歌』 诗的新解(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307]
『诗  歌』 这一餐(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280]
更多相关文章
康静城 去康静城家留言留言于2015-12-23 09:03:16(第2条)
付出了沉重代价,得到安身立命,又有多少人似您,发出声音,回响于海岛之空! 真令人心有戚戚焉!。。。。。。
陈福义 去陈福义家留言留言于2015-12-19 08:22:35(第1条)
想象力丰富,幽默诙谐,极尽讽刺!

赞!
 主人回复 
感激福义兄的勉励。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骆宾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