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八婶的番薯粥发表日期:2016-04-14(2016-04-16修改)
作  者:康静城出处:原创浏览797次,读者评论3条论坛回复0条
八婶的番薯粥
文/康静城
2016年04月14日,星期四
                                               

这是我续2006年之后第二次回乡探亲,还多了两位弟弟同行。九月二十二日送舅舅出殡后,隔天回到儿时的故居。见过了众多亲人后,我们便逐家拜访,参观叔叔、婶婶和堂弟们的家居环境,发现他们的住处都宽敞许多,有的还扩建成多层楼房,看了打从心理高兴。

午餐时,大家同聚餐,亲友们共坐满六桌,边吃边交谈,气氛轻松,其乐融融。思苦忆甜,谈起往昔的日子,当年叔辈们未成家,家境困苦,加上公公婆婆早过世,我母亲身为大嫂,只好挑起重担,照顾多个小叔,缺米缺菜时,常常煮大镬番薯当正餐,情况好时,还买一两条白带鱼,平均分给大伙儿佐食,否则只好配咸菜瓜进餐,日子一天一天挨过,常年少有机会吃鸡或猪肉。我和母亲及妹妹下南洋后,父母便陆续汇钱回乡,后来还先后为几位叔叔完婚,总算尽了大哥大嫂的责任。

聚餐过后,我向一位堂弟说,晚餐我们想吃番薯粥,说者有心,听者无意,但是八婶听到这话,一言不发,却悄悄行动起来。当我们下午在乡子里四处浏览,来到一处农田时,刚好看见八婶的身影在一处番薯田里闪现,她的手上还捧着几个番薯,由田间走回来。我们在一座庙前的戏台边碰面,请她留下脚步,一起拍张照片,她很高兴,双手捧着一大一小的黄皮番薯,会心地微笑。其他五个人(八叔、堂弟、侄儿和我的两个弟弟)都开心地笑着。

当晚,果然人人都有一碗番薯粥吃,我从八婶手上接过的这碗,金黄的番薯特别大块。我说为什么番薯没切小块些,四叔的大儿子说,大块些能留住甜味,更好吃。我吃着番薯粥,感觉它们进口易化,没有有任何纤维存在,且十分甘甜,这真是道道地地的家乡美食啊!这时,我心想,真幸运,幸亏还有八婶能务农,种些番薯、青菜,家乡的农地才不致完全荒芜着,成了有名无实的农村。

三天后,我们从泉州回来告别亲人。要离开时,亲友们有的送茶叶、有的送香菇、有的送牛肉干等,八叔却提着三大袋条状番薯干(俗称番薯签),沉甸甸的,要我们带回家。七叔的次子还说:这是八叔的土特产,一定要带回去。我说,我们都很喜欢,但这次东西太多了,只能带走一包,回去后,我们会分来吃。八叔听了,觉得有道理,也就不再坚持了。

回国途中,我告诉两个弟弟如何煮番薯干,以便他们也能让家人品尝到来自先父家乡亲人的甜美番薯干。      (20131010完稿)

  原载:《赤道风 93期》2015年12月。

 

         

本文在4/16/2016 10:27:22 P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槟城宜家,灼灼其华倪立秋2018-11-08[91]
『散  文』 新奢侈品的遐想茹穗穗2018-10-07[149]
『散  文』 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茹穗穗2018-07-08[201]
『散  文』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330]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402]
相关文章:『康静城
『诗  歌』 羽族传奇九题康静城2018-01-09[539]
『诗  歌』 抢占商机 图/文康静城2018-01-06[382]
『诗  歌』 愿与不愿康静城2017-12-30[371]
『诗  歌』 乡愁永不老康静城2018-01-03[450]
『诗  歌』 落叶之愿与不愿康静城2017-12-30[388]
更多相关文章
康静城 去康静城家留言留言于2016-04-20 21:58:32(第3条)
谢谢福义与迦南老师的交流与鼓励。
陈福义 去陈福义家留言留言于2016-04-18 11:22:29(第2条)
亲情最浓又最甜!
迦南 去迦南家留言留言于2016-04-17 11:22:34(第1条)
親情鄕風欣然躍出......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康静城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