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永逺的東嶼 发表日期:2016-11-30(2016-12-02修改)
作  者:迦南出处:原创浏览55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永逺的東嶼
文/迦南
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東嶼,是我好友林妹妹愛娥的家,也是我的另一半家,那木樓老屋,那後建的已經變舊的新屋,那屋邊樹蔭下的小河,那房後的稻田瓜,已成為我記憶裏一永遠抹不去的靚影和一幅古樸卻不乏鮮活的水墨畫。

年初三月,一個陰雨綿綿的上午我有幸趕在它被夷為平地之前看了最後一眼小路還是上次看到的樣子,河還在,老房子或路邊那些後起的半新屋也都還在,只是路的盡頭多出兩幢遮天蔽日的未完工的高樓。

阿媽病得不輕多半是被這一場強制的大拆遷給鬧騰的那裏的居民們正被逼著限時搬離,好還不給搬遷或安置費,且拆屋賠償也不合理,不夠買那高樓中的一套居室等等。阿爸在裏屋廚房來回走著忙乎著他正在為一屋的老家當發愁“這老床還勿曉得匡(放)若宕(放裏)”他看著那張老木床,一臉的無助和無奈。面對那張用了一輩子卻依然堅實厚重的鏤畫刻花的舊木床,還不知可搬到哪里存放,而且還要拆了才能搬運,“拆了,也只有我會裝,別人都不會……”,阿爸尋找辦法似地看著我和愛娥妹妹說。阿媽說,“這木箱子也挺好的,還有舊壺老罐什麼的也不能丟!”

拆床,可是一件力氣活,或大工程,尤其是對七十歲的老阿爸來說。記得上次我在阿磊弟的廠房裏見到他時,他赤著腳高高地騎坐在樓梯頂的風牆上,我看了害怕,叫他下來,免得摔著,他笑笑,依然穩坐不動,那樣子看起來比實際嵗數年輕許多。我還夢見阿爸因勞過度腳指受傷,但實際情況是因近年腳痛,走路有些不便,可見這夢,與看到和聽到的有關,尤其是他在風牆上的“特寫”印在我的腦子裏太深了。

阿爸還是那樣會燒菜,我和愛娥妹妹走進家門時,中午飯已經準備好了,燒好的菜,一盤一盤,整整齊齊地擺在桌子上,阿爸知道我愛吃魚,還特地去買了魚和鴨等葷菜。得知他老人家腳不舒服,還又買又燒地做給我們吃,心裏很過意不去。吃飯時,他還在爐灶邊忙著給阿媽做不放醬油少放鹽的“清淡魚”,同時還時而走到桌邊勸我多吃,“娒,魚趁新鮮,多吃勒……”。阿媽也走過來,不僅勸吃,也“把關”,看是否有聽說是用不利於健康的藥水泡制的現買熟菜。阿媽看著我和愛娥妹妹吃飯,一邊等著她的清淡菜,叫她躺在床上等也不肯,她那幾天都臥病在床的見我這個“娒”回來就立刻起來了。一個總在外面漂泊的孩子,偶爾回家,她怎麼會不在旁邊多看幾眼呢? “娒,下遍(次)狃能格(何時)走來啊!下遍帶阿娒來啊!”阿媽說著,笑著,臉一舒展,變得年輕了。是啊,是應該常回家,更應該帶自己的阿娒璿兒常去看望。

做娒的感覺真好,被護著,疼愛著。在阿爸阿媽眼裏,我還是孩子“娒”或“娒娒”,儘管連家裏最小的兄弟阿磊小弟都有自己的“娒娒”了。時間一晃就是二三十年當年我與愛娥妹妹結識時阿磊小弟還是個小娒娒少兒那時當娒的,大大小小都還在家裏,吃飯時圍滿一桌。阿爸阿媽把我當作自己孩子“娒”,愛娥妹妹和弟妹們視我為手足,阿姊阿姊地叫得我心裏暖融融的。有幾天不去,阿爸阿媽和弟妹們都會想念我。我在東嶼附近上班時,阿媽叫我每天中午都回家吃飯後來搭食堂阿媽去那單位找了我好幾次家裏經常養著魚,等著我回去吃,那是大弟從河裏捉的。沒魚時,阿爸會叫大弟立刻去捉魚。阿爸是煎魚的能手,每次都親手煎給我吃。有時我也跟愛娥妹妹去田頭給阿爸送點心,看著他吃完,然後把空碗收在籃子裏,一起拿回家。下午一起復習功課或看各自的書,晚上如有課,愛娥妹妹會提前準備晚飯我們提前用餐之後一起去學校一路走一路聊也騎車或推著走到學校才知道走了好久放學也是這樣,一起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地走上東嶼的小路,於是姐妹倆這一夜又擠一小床一起休息。有時愛娥妹妹也來看我,甚至還會帶地裏種的豆角等給我,那真是雪中送炭。在我那段過於艱難的日子裏東嶼家裏給予很多很多的溫暖那是超越世俗或親屬的“家”的溫暖,我有幸得到這樣的溫暖,永遠感懷這樣的溫暖。

我沒有看到成長中的小弟阿磊三十來年後我才見到已經成人做“大事”的他阿磊小弟開車載我去看望朋友,阿姊阿姊地既親切又細心。途經平陽麻步,先去小弟的工廠停留吃飯,阿爸阿媽還有愛春妹妹的兒子都在那裏,我又吃到阿爸做的美味,還和阿磊小弟去附近山上摘了半麻袋野桃子,山路不好走,小弟一路關照,深怕我跌倒磕碰的,讓我再次感到手足之情懷與溫馨。從那以後,與阿磊弟就有了聯繫,再次回溫州時小弟和愛春妹妹請我們一小家酒樓與阿爸阿媽、愛娥、及各家孩子們一起相聚,大家圍坐一桌敍舊,其樂融融地共進午餐。

有一陣子,大弟振林也住東嶼,我還見過他一次。平時那裏只有阿爸阿媽住,記得有一年我帶璿兒去看望時,阿媽與外婆都病在床,連叫門都很難聽到,叫了好半天,阿媽扔鑰匙下來我才開進去。這次跟愛娥妹妹回家看望,又見阿媽病得不輕,心裏很難過。

下午愛娥妹妹還要帶阿媽去看病,我趕緊告。出來時,阿爸阿媽依依不捨地送我到樓梯口。愛娥妹送我到巴士站頭,有好幾路車都有東嶼站,我反復看著車牌上這兩個熟悉的字——東嶼以後可能只有這個站名留下,只要這條大路不變唯有這車牌上的字能見證了,在這牛山斜對面,從這個三岔路口的邊角走進去,就是東嶼,那裏有我淳樸的家,那錯錯落落、聚聚合合的屋宇,那稻田、瓜地,那家家戶戶。

後來聽愛娥妹妹說,我回來沒過幾天東嶼就被所謂的大開發吞沒了。

一陣哀傷湧上心頭。往日的東嶼不斷湧現,聚合,凝固,濃縮成心中退不去抹不掉的永遠的鮮活東嶼。

 

(冩於壹貮年三月)


本文在12/2/2016 6:28:54 PM被倪立秋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新奢侈品的遐想茹穗穗2018-10-07[50]
『散  文』 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茹穗穗2018-07-08[139]
『散  文』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289]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69]
『散  文』 新年话年糕茹穗穗2018-01-13[552]
相关文章:『迦南
『诗  歌』 泪眼遥望,诗星温暖——致远行的静城诗长迦南2018-03-29[348]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297]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69]
『儿童文学』 庫庫拉的跨年夜迦南2018-01-11[431]
『古体诗词』 冬至麻薯飄香迦南2017-12-24[36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