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三则随笔发表日期:2017-01-07(2017-01-08修改)
作  者:骆宾路出处:原创浏览453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三则随笔
文/骆宾路
2017年01月07日,星期六

                                                             之一、这是一记绝招

      早年,华文作家的著作被译成英文推荐给国外的读者,这是一件很荣光的事,说明你的文章有水准,打入国际。在出版的书籍打上英译本、法译本或某国家的译本,无疑像今天打上名牌的品牌,身价不同,江湖地位也。那是值得高兴的事。然而,今天你的作品如果被译成英译本,在国内销售(请注意,只是在国内销售),朋友,你就不要高兴得太早。这是你的华文读者群被解体了。这是说,原先阅读华文有些许障碍的,仅有为数不多的华文读者,都选择英译本来阅读了。久而久之,华文读者,都被边缘化,乃至被彻底消灭,成了有华文书籍找不到一个华文读者。你会高兴吗?你高兴得起来吗?
      限制华文书籍的出版,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放手让华文自由出版,但用英译本占领华文读者这块本来已经很薄弱的阵地,将华文读者改变成英文读者,就像读外国作品一样,这是让华文作者吃砒霜,饮鸩止渴,我们还高兴,还沾沾自喜与我们的作品被译成英文?这可是一记釜底抽薪的绝招,警惕啊!
      有说温水煮青蛙,已经煮了半个世纪了。很多青蛙都煮熟了。我们还没有觉醒。再过半个世纪,你我都成了锅里被煮熟的青蛙。那就可悲了。

                                                               之二、还我人的尊严
      站着活,不一定活得有人的尊严。猩猩是站着活,它只是动物,不是人,它没有人的尊严。
这样站着活的人和跪着活,趴着活并没有什么两样,都是活得没有人的尊严。
      两个华人站在一起,没有自己族群的交流语言或文字,说的,用的都是外国语言,试问这样站着活,活得有自己民族的自尊吗?
      一个民族傲立于世,一定有他的民族语言与文字记载的历史。没有文字,没有语言,就等于没有灵魂,也就是没有民族的尊严。只有经济建设而没有民族尊严,你还能拥有人的尊严吗?你是站着活,你是站着活的人猿,而非人。
      以出卖人的尊严,民族的尊严来套换经济建设的成果,是应该唾弃的。
      桃花岛的经济建设是傲人的,但桃花岛有些人不自觉地堕落成一群没有,或者说出卖民族尊严的岛民,则是愚蠢的,得不偿失的。
      作为桃花岛一名华族,我不能说自己族群的语言,不能运用族群的文字。而只能用外国人的语言文字来生存,我还算是人么?
      还我人的尊严!

                                                                   之三、点谈顾城 
      我不了解顾城。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只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作为朦胧诗的创始人,他不配拥有诗人的荣衔。因为他没有诗人的审美观点,他是摧毁世间美丽的自私的诗人,仅此而已。我不歌颂他,我也不认同他的世界观。 “黑暗给了他一双黑色的眼睛”,但他并没有“用它来寻找光明”。因为他自私,他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却容不得他人爱上别人。他可以用斧头活生生劈死心爱的人,用斧头啊,那是心中凶残的人才下得了手。我不能想象他下手之时,心里是否还有点“美”的感觉?诗人是追寻世间一切美感的。他有吗?他配称为诗人吗?不管他的诗写得多好,他内心存有点滴的美的追寻吗?我不肯定他,因为他不是人,更不是诗人。请恕我对这位诗人的不敬。至今,我仍然无法接受一个活生生的谢烨的鲜血就这样染红他手上的斧头!




本文在1/8/2017 3:54:22 A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关于“胡服骑射”的千年回想倪立秋2017-07-07[386]
『随  笔』 凯旋在子夜——亲历香港回归宋晓亮2017-06-25[517]
『随  笔』 老爸改名字的小故事骆宾路2017-04-14[421]
『随  笔』 一针一线都是情宋晓亮2011-12-22[2393]
『随  笔』 一场迟到的“人道毁灭”尤今2015-03-13[585]
相关文章:『骆宾路
『小 小说』 桃花岛街边故事 七十五年前后骆宾路2017-11-24[267]
『诗  歌』 听歌有感骆宾路2017-11-17[247]
『诗  歌』 扑满骆宾路2017-11-17[271]
『诗  歌』 诗的新解(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263]
『诗  歌』 这一餐(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234]
更多相关文章
留言于2017-01-08 12:18:54(第1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骆宾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