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餐桌上 皇白大菜 从何而来发表日期:2017-03-08(2017-03-10修改)
作  者:康静城出处:原创浏览46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餐桌上 皇白大菜 从何而来
文/康静城
2017年03月08日,星期三

 

          这是在柔佛北干那那郊区的一个大农场,是由我国一家上市公司投资开发的。

         学生爱娟(三十多年前,中学时我教过的学生)的车子,驶到围篱的大铁门前,顺手拿起车内的遥控器一按,大铁门缓缓移动,慢慢敞开了。车子驶入农场里,在附近一片满是碎石的地面停下,她吩咐我们(我夫妇与另两位女生)行动快些,看看是否还来得及看工人收割青菜,当时已经十点多了。我心想,似这款碎石沙土地,能长出什么好菜色。但是当我们打开大棚的两道篱笆门一看,都惊讶无比。    

   但见大棚里的铁架上,长满了绿油油的皇白青菜,四五位工人,都戴着阔边大草帽,低着头,落力地收割着一棵棵的青菜,并且顺手把每一株近根部稍微老残的一两片叶子除掉,露出了洁白的菜头,然后将它们搁置在塑料筐里,满了再交给管工过称。称。                                                                                                                         

管工一边称重量,一边做记录,然后把青菜装进塑料筐里。装满每一筐后,还得贴上一张条子,上面分别记录着菜的重量,出场的日期,农场名称,以备所需。架子上还可看见一枝枝黄色小旗子,那是塑料薄片,上面有黏胶,用来捕抓飞蚊和各种小虫子用的。

     收割后的架子上,除了一个个小圆孔里还搁着小杯子外,就呈现空荡荡的一片。但是,很快的收割工作完毕的工人,便将它们收集好,然后送往集中处处理,将小杯子里残根和少许泥土一起取出,然后把它们清洗过,等着再用,而所收集的细土和菜根,将堆在一块,做成堆肥。

 在培植场里,我们看见一杯杯娇滴滴又润绿的小菜种,静悄悄地搁在一个个塑料筐里,等着运送到另一处长架子上,放好后继续照顾。小菜苗吸收水管输送来的营养液,快高长大,待到28天后,又可将一棵棵肥硕的青菜,收割出售了。感觉它们就像是给吃了肥仔水一般,天天拔高长壮!

    打破沙锅问到底,为了了解这青菜是怎样获得营养水分,便请爱娟带我们去参观供水系统。我们来的农场一角,哪儿有一间颇大的木板屋,入门一看,但见室内中间挖着一个长方形大洞,里边有三个黑色大圆桶,分别联系着大小的管子,还有四段白色水管,分别是进水管和回收管。其它黑色树胶管则是将调配好的营养水送往该去的地方,各司其职。

    而洞上面的左边还安装着大小不一的摩哆,那是输送和回收营养水分的推动者,是功臣!  最后,我们还走到储藏室,看见一包包基肥泥土整齐摆放着,那是国外进口的,价钱不菲,但为数已不多,相信不久就得进货了。此外,我们还看见办工室外,横搁着许多装置架子所需的材料,不久更多栽种皇白大青菜的空间就要出现了。

    而那些刚刚收割安装好的青菜,午后就会送到古来集中处,然后由运输公司送到新加坡的分销商,隔天早上,就能在超级市场买到。一盘盘绿油油的鲜菜,便能供爱吃青菜的消费者大饱口福了!

      通过现代化科技的功能,即便是一间不算庞大的菜园,也能够得益,从前农夫整天面向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已经可以完全改变了,甚至在十分贫瘠的土地上也可以随心所欲,布置好园地,栽种所要的蔬菜。而所需的人工却不太多,连教育水准不高的普通百姓也可胜任,这是一件何等美好的事啊!当地的许多村民便有了谋生机会了,而使新马两国的人民都能获益,实在是一种双赢的好办法!

感谢爱娟载我们来参观她督管的菜园,让我们都大开眼界,了解了现代化菜园的运作的其中一种模式,也观察到农业领域与时并进的重要性,虽然在许多国家早已采用了现代化的作业,但在本区,我还是第一次深入其境,近距离参观这种栽的种模式呢!临走时,每人还获得一大包鲜菜,真是不虚此行啊!

          原载:《赤道风》96期   署名:雪原

 

 

 

 

 

        

 

 

 

 

 

   

 

 

         

 

            

       

        

   

                  

 

            

 

 

 


本文在3/10/2017 11:16:55 P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茹穗穗2018-07-08[114]
『散  文』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263]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46]
『散  文』 新年话年糕茹穗穗2018-01-13[506]
『散  文』 镜子里的人生茹穗穗2017-11-19[310]
相关文章:『康静城
『诗  歌』 羽族传奇九题康静城2018-01-09[467]
『诗  歌』 抢占商机 图/文康静城2018-01-06[322]
『诗  歌』 愿与不愿康静城2017-12-30[306]
『诗  歌』 乡愁永不老康静城2018-01-03[387]
『诗  歌』 落叶之愿与不愿康静城2017-12-30[32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康静城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