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小 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不要嫌我噜苏发表日期:2017-03-10
作  者:骆宾路出处:原创浏览755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不要嫌我噜苏
文/骆宾路
2017年03月10日,星期五


      不要嫌我噜苏。我的日子很寂寞,我的心也很寂寞。
      一早起来,儿媳全都上班去了,孙儿也上学。屋里冷冷清清,只留下一个菲佣,陪着我。
      她说的,我听不懂。我说的,她摇头。一只鸡,一只鸭, 形同两个哑巴。我想打个电话,但我找谁来聊天?冬菇嫂儿年前就走了,阿艳嫂也不在人世。同一辈的,没有一个留在人世上,辈分不同的话不投机,我还能找谁来聊天?你们说,我的日子怎么不寂寞?
      我每天坐在客厅里,对着天花板,对着四堵墙,无语。直到你们下班回来,我才有机会开腔说话。但我能说什么?我说我周身疼痛,我说我感到寂寞,我说我口渴了想喝水,我说我身边找不到一个可以聊天的人,我说我寂寞得想寻死。
      你们说,你们一天在外忙忙碌碌,也很辛苦,希望我不要太噜苏。
      我不是要噜苏。我只想找人说话。我只想你们知道这屋里还有我。老人寂寞,都想找人说话。但是我老迈,足不出户, 我的话题能说些什么?我只能诉苦,说身子这儿不舒服,那儿不听使唤。你们当然听得腻了。但除此,我还有什么话题?你们都大了,儿女成群,还能跟你们讲些老掉牙的诸如“孔明借东风”、 “乾隆皇游江南”的故事么?你们宁可去看电视。讲给孙子听么?他们要听“龙珠”。我不懂得讲“龙珠”的故事。我无法和他们沟通。他们也不像你们小时候那个样子,跟外祖母,什么都可以谈。他们不喜欢老人,老人鸡皮鹤发,样子又丑,他们只喜欢美丽的东西。
     我已经活了九十三岁,再这样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年老的生活很寂寞,心很寂寞。年轻的生活很累,心很烦。
     我说的,你们听得厌,不愿听。
     你们嫌我噜苏,我觉得你们不会体贴老人。我每天面壁九个小时,难得在你们面前说一两句话,诉说心中的烦闷,你们就嫌我噜苏。
      你们说,你们一天到晚在外头奔波,难得回家歇口气,我不该像鸡啄米粒,没完没了。说是年纪一大把,身子难免会这儿不疼,那儿痛,我得面对现实。这痛苦,别人无法替代,叨念来做甚。
      我怪老天为什么不早日收留我,活这么长命做什么?
      我说我现在活在世上是受苦,不是享福。
      儿辈们说我能活这么长命,身在福中不知福。
      长命不一定是福。长命而不健康,就不是福。
      年轻人也叫寂寞,但年轻人能跑会跳,我连下楼都走不动,这才是寂寞难忍。
      不要嫌我噜苏。
      我因为寂寞才会噜苏。我年轻那阵子,忙一家大小,也像你们一样,只有累的感觉,何来寂寞?
      不要嫌我噜苏,我自己也不想噜苏。寂寞比死更不好受。死了,没有一丝儿感觉。但寂寞在有感觉下生活,这感觉真是叫人生不如死。
       “生死有命,你整天念,整日噜苏,又有什么用?”
      小的一辈这样说。我不噜苏,我怎么活?


本文在3/10/2017 11:17:31 P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小说
『小 小说』 桃花岛街边故事 七十五年前后骆宾路2017-11-24[266]
『小 小说』 名字羊123与猪456骆宾路2017-09-03[459]
『小 小说』 开店骆宾路2017-09-03[343]
『小 小说』 You are crazy but I am not stupid骆宾路2017-08-07[501]
『小 小说』 他的太太卡琳娜骆宾路2017-07-27[553]
相关文章:『骆宾路
『小 小说』 桃花岛街边故事 七十五年前后骆宾路2017-11-24[266]
『诗  歌』 听歌有感骆宾路2017-11-17[247]
『诗  歌』 扑满骆宾路2017-11-17[271]
『诗  歌』 诗的新解(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263]
『诗  歌』 这一餐(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234]
更多相关文章
静心 去静心家留言留言于2017-03-20 12:34:09(第1条)
——和骆宾路兄《不要嫌我啰嗦》
不要怪我
不会写长篇
不会写有深度的诗
这把年纪了
精神不足

每天读读报纸
有感直书
肤浅感言

不要笑我
我已经很努力
利用光阴
不愿呆坐着
无所事事

时日无多
不要嫌我累赘
我还能爱惜
生命赋与我的权力
涂涂写写
尽管有人觉得
幼稚的 不值一读的
小诗
 主人回复 
我一向把涂涂写写当作是自我娱乐的事,如能同时娱己娱人,那自然是值得欣慰的事。外间如何评论,褒贬由人,我从不在意。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又能让自己高兴就得了。你说呢?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骆宾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