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思念,托清明承载 发表日期:2017-04-03(2017-04-04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698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思念,托清明承载
文/宋晓亮
2017年04月03日,星期一

《侨报》副刊,2014年4月1日  

《华府新闻日报》副刊,2014年4月3日 

  思念,像是插上了翅膀,在浩瀚的大洋上飞得沉重却不疲惫。彼岸,我的故土,我的家乡,我的亲人哪!您的召唤,您的吸引,已汇成一股助推的动力,牵着我的心绪,向遥远的东方翱翔。

  我乘着心灵的航班飞进国门,飞往文登,飞向儿时的元宝上。那里,是爷爷和奶奶的长眠之地。

  庆幸,在特殊年代的扒坟高潮中,红卫兵的铁镐眼看就要下扎爷爷奶奶的遗骨,恰在那时,上级下令扒坟运动就此停止,我家的祖坟保住了。

  想儿时,每逢清明节,我都跟在父亲的身旁,同他一起到元宝山去给爷爷奶奶上坟。每每,父亲忙着为祖坟培土加高,我会瞪着俩眼,四处寻找刚破土而出,把极待挑逗春意的小花摘下,再插在新培的暄土上,留给爷爷奶奶看。

  童真的心,在萌芽着纯洁而美好想象,想象伴日月驰骋,驰骋会因突发事件受到拦截,却阻挡不了想象的延伸,思念的恒久。

  思念把我领到了西沙滩。当年在上级的统一规划下,母亲的遗体必须要安葬在那方的沙土里。1994年我回到家乡,母亲的坟墓早就夷为平地了,沙土上站立着株行有距的大梨树。

  那天,我冒着五级北风,披着深秋的霜寒,同外甥王力军一脚深一脚浅地扑向了西沙滩。

  在力军的想象中,在他估摸的方位上,在一个天然的沙坑里,我双膝跪地,为母亲磕头,为母亲焚香烧纸。轻烟扯着纸灰在风中加大力度地扭动着,飘散着…….

  我眼含悲泪,心沉重,望长空,想老娘,想母亲生前的件件桩桩。力军猜透我的心思:“别难过了,我姥姥现在可富了!每年的三十晚上,我都给她老人家烧纸钱,一次就烧去几个亿。”

  我瞪他:“咱能拿得起多少就烧多少,烧得太多……”

  他抢话:“真服了您了,烧点纸钱也要一五一十呀?”他仰起头来:“就想让她老人家在天国里成为亿万富姥姥。”

  这是孝心的另种诠释,我当理解接受才是。我随手拍他一把:“你的愿望已直达上苍了。”

  话毕,我俩先后跃出沙坑,一步一回头地向母亲告别。我在心里咕念着:妈,再见了!妈,亮子要去北京看我爹了。

  5年后的霜寒枫红时,父亲故去了。母亲离世后,爹自己又过了28年。在那漫长的一万多个日子里,曾有人劝他再找个老伴吧。每次,父亲都重复着一句话:“我不想让孩子们有两个妈。”

  宋家的一辈又一辈,都很在乎这个“坚守”。爷爷这样,父亲这样,二哥永方也这样。

  岁月收录着桩桩往事,思念播放着幕幕实况……

  那年的清明节,堂哥永方顶着沉沉的乌云,直奔大姐家。

  二哥进门就说:“今天我下班早,想接小妹到我家去过个节。”

  “别折腾了,晚上我给你们包饺子。你吃完再走。”大姐说。

  “不行,小妹来大连有些日子了,我这个当哥的得领她出去逛逛不是。”话说至此,二哥笑了:“几年不见,亮子都长成大姑娘了。”

  走出大姐家,清明节立马就显出它独具的魅力,开始细雨霏霏了。二哥随之打开他特备的黄油伞,忙罩在我的头顶上。一路上,二哥一手领着我,一手擎着黄油伞。我使劲地挤着二哥,像个被父母从幼儿园接回家的孩子。

  到家了,二哥边收雨伞边跟我说:“等天放晴了,哥再带你去百货公司给亮子买个新褂子。”

  我双眼跑泪了。那汪泪水不是感激二哥要为我添加新衣,而是心疼他的半边身子全让雨水打湿了。那一刻,我是那么的不能原谅自己。年迈的老哥哥,一路为我打伞,那伞一直朝我倾斜着,可他自己……

  二哥的儿子福中和妻子迎了过来。两人争相上前,一口一个小姑的叫我。二哥粘着那半边湿,指指点点地跟他儿媳说:“赶紧弄盆热水让你小姑洗洗脸洗洗手,好暖和暖和。”

  我把双手浸到水温的适度中,片刻间,丝丝暖流通过掌心渐散周身……

  待二哥换好衣服,大我20几岁的侄媳,已在灶间忙活晚饭了。

  二哥那光亮整洁的炕席上,站着一个四腿短粗的长圆桌,那上面摆放着我今生都无法忘记的:油炸花生米、大葱炒鸡蛋、红烧黄花鱼、肉片烩蛤蜊,还有一大碗三鲜汤。

  二哥知小妹不会喝酒,便差其儿媳给我弄来一杯白糖水,他自己倒了一杯山东老白干。二哥让我举起‘酒杯’:“来,跟哥碰个响儿。”

  我没有遵从二哥的命令,而是开口直问:“哥,怎么不让我侄子、侄媳和孩子们一起来吃呀?”

  “他们是晚辈。”二哥仍在举杯邀我:“跟哥响一个。”

  “当”一声,二哥饮酒,我品甜。

  二哥放下酒杯,忙着给我夹菜:“吃鱼、吃肉、吃鸡蛋……”

  我本能地端详着面前的老哥哥。哥的模样像极了他的叔叔、我的爹。就连脸上的皱纹都恨不得全长在一个地方,且一样长,一样宽。

  如今思故园 ,爹娘二哥都不见了。昂首问苍天, 苍天 ,苍天也无言。 感谢清明的呼唤,让我用绵绵的思念,回暖着人间的四月天。


本文在4/4/2017 8:51:46 P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槟城宜家,灼灼其华倪立秋2018-11-08[91]
『散  文』 新奢侈品的遐想茹穗穗2018-10-07[149]
『散  文』 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茹穗穗2018-07-08[201]
『散  文』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330]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402]
相关文章:『宋晓亮
『随  笔』 凯旋在子夜——亲历香港回归宋晓亮2017-06-25[553]
『随  笔』 一针一线都是情宋晓亮2011-12-22[2433]
『小  说』 请客,谁买单?宋晓亮2009-08-27[1366]
『随  笔』 不必看脸色宋晓亮2015-02-28[752]
『小  说』 跨国婚姻宋晓亮2015-02-06[1176]
更多相关文章
迦南 去迦南家留言留言于2017-04-05 11:11:54(第2条)
感人的思念,朴实的语言徐徐道来....
 主人回复 
感谢阅评加鼓励!
春安!
康静城 去康静城家留言留言于2017-04-05 09:41:23(第1条)
“如今思故园 ,爹娘二哥都不见了。昂首问苍天, 苍天 ,苍天也无言。 感谢清明的呼唤,让我用绵绵的思念,回暖着人间的四月天。”
深感人心的至情佳作,引来末段,以示所言非虚!
 主人回复 
感谢阅评,感谢您鼓励在在!
无论身在何方,思念总是一路跟随。
春安!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