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小 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桃花岛街边故事 七十五年前后 发表日期:2017-11-24(2017-12-03修改)
作  者:骆宾路出处:原创浏览26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桃花岛街边故事 七十五年前后
文/骆宾路
2017年11月24日,星期五

小记:这将是我在新加坡文艺协会网上贴出的最后一篇文稿。特此向大家告别,感激大家多年来对我的勉励与鞭策,再谢。骆宾路拜安


桃花岛街边故事
                                                    七十五年前后

       “哐哐哐”三声铜锣,“咚咚咚”三响锣鼓。
      说书人又在公园里亮起荧光灯讲故事了。
      人群刚围拢来。他今晚不知怎的,手上没有讲本,竟然信口开河,当众替安倍晋三揩起屁股来。殊不知,揩屁股之声才响起,就惊醒了那个昏迷了七十五年的老人傅无畏。
      傅老头突然醒过来了。家里人感到大吃一惊,也很害怕,以为这是鬼魂回来附身。七十五年前,日本鬼子南侵马来亚半岛时,他加入抗日义勇军,在战场上和日军对抗时负了伤,被救护队抬下火线时还没死,只是流了很多血,昏迷不省人事。虽然一息尚存没有死,从此一直昏迷了七十五年。现在突然醒过来,怎不叫人吃惊害怕?
      他抬起眼睛看看周围的家人,一个也不认识。站在他身边,头顶着一头白絮,那是他七十五岁的儿子,他不认得。儿子旁边站着的儿媳妇,他也不知是谁。四十八岁的孙子,更加不认得。当然,曾孙一辈,就更加不用说了。
      他脑子里闪着一团迷雾。他此刻身在何处?周围怎么会有那么多陌生的人?
       “爸!”儿子上前喊了他一声“爸”。
       “爸?”谁是爸?
      他坐起身子,儿子给了他一面镜子。他瞧了瞧镜子里的人。
      他不认识:“是谁?”
       “爸,你连自己也不认得了?”
       “我?”他再端详镜子里的人:头发乌黑,一点儿不白。他使劲地摇着头。
       “你又是谁?”
       “你儿子啊。”
       “我儿子,我怎么没见过。”
      说的是,他昏迷时孩子还没临盆,他怎会见过?
      好不容易,大家把他的身世向他陈述清楚之后,他脑子里好像才记忆起一丁点儿东西。
      他问他的儿子:“那你叫什么名字?”
        “世琨。”
        “还有日本兵在岛上吗?”
        “哪儿来的日本兵?”
        “没有日本兵? 我亲眼看见日本兵杀了我们好多人啊!”
       儿子说:“老爸,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七十年啦。岛上没有半个日本兵。”
        “他们不在岛上杀人了吗?”
        “老爸,你说到哪儿去了。现在他们很有钱,科技也很发达,岛上满街跑的都是他们生产的汽车。杀人干嘛?”
       孙子也插嘴道:“我们和日本人现在很friend。我还代表政府到他们的国家拜会他们的内阁官员,和他们做生意签各种贸易协议书和备忘录。瞧墙上还挂着我和他们的首相握手的相片。”
        “日本和我们是世仇,怎么可能是很,很什么……?”做祖父的他顺着孙子的手势望着墙上挂着一张大幅照片。那是孙子满脸笑容和当年日本首相握手的照片。
        “给我取下来扔掉!”
       做孙子的一脸惊愕。
        “你是当汉奸吗?怎么和日本人勾三搭四,拉手照相?”老爸想起一九三七年南京大屠杀。怎么能跟日本人的首相握手?这不摆明是汉奸?
        “你不读历史,你妈也不管教你么?”
       他昏迷时,还不知道日本人在这个小岛上杀了十几万华侨。不管怎么说,他和日本人有不共载天之仇。这是他昏迷前走过的历史。
       整个社会都“哈日”,年轻的都争着去日本旅游,欣赏日本风景,吃日本人的寿司,买日本货。谁还去记那个三年八个月?
      桃花岛沦陷三年八个月,他的儿子是三岁零八个月,这段历史对他的儿子来说是无知的。
      醒来才半天,他就感到整个天地颠倒过来,令他悲痛得不欲生。怎么搞的,年青人都抱着豺狼共舞,整个社会也都抱着豺狼共舞。
      一股血冲上脑门,他摔倒在地,又一次昏迷过去。这一回,他再也没有醒来。


本文在12/3/2017 4:25:35 PM被倪立秋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小说
『小 小说』 名字羊123与猪456骆宾路2017-09-03[459]
『小 小说』 开店骆宾路2017-09-03[343]
『小 小说』 You are crazy but I am not stupid骆宾路2017-08-07[501]
『小 小说』 他的太太卡琳娜骆宾路2017-07-27[554]
『小 小说』 不要嫌我噜苏骆宾路2017-03-10[755]
相关文章:『骆宾路
『诗  歌』 听歌有感骆宾路2017-11-17[247]
『诗  歌』 扑满骆宾路2017-11-17[271]
『诗  歌』 诗的新解(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263]
『诗  歌』 这一餐(外一首)骆宾路2017-11-09[234]
『小 小说』 名字羊123与猪456骆宾路2017-09-03[45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骆宾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