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儿童文学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庫庫拉的跨年夜发表日期:2018-01-11(2018-01-13修改)
作  者:迦南出处:原创浏览41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庫庫拉的跨年夜
文/迦南
2018年01月11日,星期四

“啊,今夜真暖!”被除夕焰火點著枯草、燒灼肚皮的灰毛犬庫庫拉在夢囈呢,它喃喃自語,還夢見橱窗裏毛絨布狗都逃出來挨著它、擠著蹭著,一起躺在有焦糊味的草地。“真好!能出來就好!庫庫拉們就可以到處溜逹,跑到人們抓不到的深山荒野裏去!”夢裏的庫庫拉伸出前爪右掌指指點點,又撓撓腮幚子。它學著當學者兼老師的主人口氣把所有的狗叫做庫庫拉。“這裏人昨天還大吃特吃我們同類的肉呢,怎麽一下子變好積善了?”庫庫拉扭扭身子,伸伸後腿,拍拍蹲在身邉呼呼酣睡的絨布大狗娃娃,想領它們走得逺逺的。庫庫拉不相信人們真的變善了,它推推這個,拽拽那個“快醒醒,趕緊逃走吧!天一亮,人們還會把你們抓進橱窗,一個個吃、慢慢享用呢!”

絨布狗們連踢都踢不醒,夢裏的庫庫拉焦急萬分,白天看到的情景此時又重映閃現,歷歷在目。昨天一大早它就覺得氣氛不對,它看到這些狗娃娃們蹲坐禅定似的被鎖在玻璃柜裏,可憐兮兮的,多看了幾眼,還被一早來開門營業的店員女子用掃把趕走。庫庫拉跳起來,一瘸一拐、拼命走開,還不時伸出左前掌,護著頭深怕被打著。當它想到在街尾河灘碎石雑物垃圾上那些吃熟狗肉残羹的流猫浪狗們的遭遇更是心寒,因爲它們不是更容易被抓,就是被變質腐爤食物致死、奪命、得病。

一串熟悉的聲音從逺至近,在庫庫拉耳邉响起,它揉著睡眼走進另一夢境,原來是主人阿詹笑著向它走來。庫庫拉連蹦帶跳的飛奔到阿詹身邉,伸出大長舌舔他的手背手心,然後伏在他那雙裸露、細嫩煞白的腳背上。“阿詹没有變,除了臉和手腳變得更白!”庫庫拉凝望著久别重逢的主人,淚光扑閃扑閃的。“不對啊!上次夢裏主人説自己的來生再世要托生犬類,可他還是那個老男生呢!”阿詹摇摇頭,似乎讀懂愛犬心中的困惑,還努努嘴,飄出一串字句:“逷尼齊艾邁卡!”他跺跺左腳,像再三强調其鄉音國語指此地的字音語句,還加了時間和方位及自稱等説了一句:“東乃倗於逷尼……”庫庫拉似懂非懂地汪汪應答著,正想問點什麽,可它一眨眼,哪還有端坐的主人,連踪影都找不著了。

夢見自己從夢中醒來的庫庫拉满臉冩著欣喜和笑意,“啊,主人並没有像他説的去了來世!之前那些看到的和聽到的才是夢!”因爲此時它又回到了主人身邉,跟著他在屋子和庭院進進出出,最後蹲在書房門口聽阿詹讀爬蟲形状的字串、詩歌或文句,聲音忽高忽低、抑揚頓挫地。庫庫拉聽得入迷,隨音節或詩句韻律摇頭晃腦,當聽到類似“庫庫拉”字音時更是興奮,盡管什麽也聽不懂,但它知道一定是高貴的“帕灑”,而不是用於“内巴拉遆”的國語鄉音,要不主人怎麽會用這裏的字音給自己起名呢。一聲公鷄的長鳴把庫庫拉引入另一夢境,静悄悄的黑夜有瓮聲瓮氣的鳥語聲,它看到一對猫頭鹰兄弟蹲在樹洞裏説悄悄話:“剛才那公鷄使勁猛喊的鳴嗁那麽久,好像過了今晚半夜到來之後就不譲它們守庚打鳴似的。”,“可能是要擧行跨年换班儀式,提前練練嗓子吧,你看狗都來了,你没聽説這鷄年就要换狗年了?”,“笑話,要接班也是肥壯的本地‘獁’,而不是這病怏怏、邋邋遢遢、來歷不明的流浪狗!”,“本地獁可能被此地愛食犬者饕餮男漢女漢們吃盡殺絶了吧,盡管把狗稱媽喊孃的。”,“别添油加醋的,只是他們以‘獁’稱狗,聽起來像喊孃叫‘媽’罷了,或者説此地人們稱狗相當於‘馬’。”,“小弟哪來的學問啊,吾當阿孤的勿曾知曉呢!”哥俩你一言,我一語的。

猫頭鹰兄弟的談論聲越來越大,引來了狸猫、家猫、野猫,本地狗們都來瞧熱閙,大家開始七嘴八舌的數落庫庫拉,還不時暴出“喵!喵!汪汪”的讃揚聲。它們把它叫做外来狗,還知道它曾經隨當外教老師的主人工作入境好幾次,説它愚忠,主人都“西歸”了,還千里迢迢尋甚麽轉生活物,是最傻的“狗腿子”。庫庫拉一看這陣勢,悄悄溜了,它一覺睡到天邉泛白、刷彩,旭日出山、向它歡呼、招手,地上被紅紅綠綠的煙花爆竹碎紙屑點點染染。橱窗裏絨布狗娃娃們還依偎著呼呼大睡……

 

(賀歳童言,作於丁酉 年末)


本文在1/13/2018 11:00:17 P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 领带陈福义2018-05-18[43]
『儿童文学』 梳子陈福义2018-05-12[76]
『儿童文学』 白日梦陈福义2018-05-25[42]
『儿童文学』 秘密食谱陈福义2018-05-25[45]
『儿童文学』 完美主义陈福义2018-06-10[36]
相关文章:『迦南
『诗  歌』 泪眼遥望,诗星温暖——致远行的静城诗长迦南2018-03-29[309]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270]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50]
『古体诗词』 冬至麻薯飄香迦南2017-12-24[343]
『诗  歌』 读《乡愁》在余光中迦南2017-12-17[266]
更多相关文章
迦南 去迦南家留言留言于2018-03-28 15:27:32(第1条)
本文揭示了某部分人的邪恶与无情,不爱护生灵嗜狗血如命,猫头鹰等的争论更突出了狗的善良与忠诚,狗年的到来应该是库拉拉门的春天,最后库拉拉要有一个胜利者的身份或姿态或表现或环境啥的突出一下就完美了,(或者它唤醒了绒布狗们,昂扬街头无所畏惧)它们是今年的主人了,安慰了库拉拉的主人,我觉的。也只是我一些浅见。
库库拉主人的話,我没有看懂(那些字,或方言我不明白)
——转发:河北文友 微信留言
 主人回复 
你的分析和解读很透彻,结尾的建议也很好。
那些外国话什么的,我也觉得文化元素多了些,有时是故意的,有时是不经意的。
狗年对于流浪狗甚至流浪汉來说没有什么不同,除了橱窗里摆了绒布狗。狗肉照样吃,甚至吃得更猛,还可能用狗头当祭品。
库库拉担心绒布狗也被人们所吃,所以要带它们逃离噬狗之地。
这样的意境也决定整体的哀伤主调,新年爆竹声吵醒了库库拉与绒布狗相依相偎酣睡的美梦,醒来却发现一切照旧,绒布狗依然被囚禁在橱窗里,旭日提醒它还得继续努力,设法救出绒布狗。我那结尾隐隐约约透出这层意思。
我本来是要写《库库拉的春天》,后来一想,库库拉们根本没有春天。绒布狗也只是人们的玩偶,甚至是被愚弄被忽悠的弱者,是扶不起的阿斗。
库库拉的主人阿詹,那独身学者型宅男,很孤僻,甚至有些变态……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