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的三位大学老师 发表日期:2018-04-29(2018-04-30修改)
作  者:倪立秋出处:原创浏览175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
文/倪立秋
2018年04月29日,星期日

         上大学后,对我影响很深的老师主要有三位,一位是我本科时的班主任胡亚敏,一位是我的硕士导师王又平,另一位是我读博士时的导师陈思和,这三位老师在我的专业发展方面给我的影响深远,让我受益无穷。


班主任胡亚敏:用《叙事学》为我打下叙事理论基础

         胡老师是在我读大三时开始当我班主任的,一直当到我大学毕业。那时的胡老师相当年轻,孩子还小,丈夫在东北工作,她一个人在华中师范大学又工作又带孩子,还要兼职读博士,可以想象她当时应该相当忙碌。

         记得我当时是班上的团支书,因为工作需要,我去过胡老师的家,那时她住在华师东区的教工宿舍里(那些教工宿舍就是后来俗称的“筒子楼”)。一天,我跟着刚打好开水、手中提着开水瓶的胡老师来到她的家,只见眼前一间14平米见方的房间里塞满了东西,离房门口不远处摆着当时常见的煤炭炉子,那是胡老师烧火做饭的地方。房间里除了一张醒目的大床外,还有胡老师看书写字的书桌,此外余下的活动空间就很有限了。这在当时的中国大学校园里应该是很常见的青年教师居住环境,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胡老师在武汉一肩挑起抚养孩子、教书、读书、研究和翻译的多重重担。

         大一大二时我并没有上过胡老师的课,到了大三时,大学必修的基础课程已经上得差不多了,系里公布的课表中列出了胡老师开设的一门选修课《叙事学》。那时我其实对叙事学知之甚少,不知道这门课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我想,既然这门课是胡老师开设的,而且我还没听过她讲课呢,那就听听我的这位班主任老师的选修课吧。就这样,我报读了胡老师的《叙事学》。没想到,就是这门选修的《叙事学》课程,为我打下了叙事理论的基础,开启了我认知叙事技巧的大门。

         叙事学是研究叙事文的科学,它对主要以神话、民间故事、小说为主的书面叙事材料进行研究,并以此为参照研究其它叙事领域,它研究的是叙事文的共时状态,而不是叙事文的演变和创作过程。胡老师开设的《叙事学》课程带着我了解什么是视角、叙述者、叙述接受者;叙事的时序、时限和叙述频率;以及叙事语法、文本类型、理想读者、叙述阅读、符号阅读和结构阅读等等,这些概念有些我原本知道一些,有些则是在上了这门课以后才了解,胡老师在课堂上都一一讲解、举例,她的讲解深入浅出,详细有针对性,化抽象为具体,让我对这些概念的认知由最初的懵懵懂懂到后来渐渐变得清楚明白。

         胡老师对工作极为严肃认真,无论是教书还是当班主任,她都能做到一丝不苟。为了帮助同学们完成她这门课的小论文,她指导班上每个同学查资料,写提纲,以帮助学生顺利通过学期考评。正是因为选修了她主讲的这门《叙事学》课程,我的叙事理论才有了一些根基,这让我在后来的学习、研究和教学过程中对文本的分析和把握有了基本的理论自觉和自信。

         后来,胡老师把《叙事学》的课程讲义连同她的硕士论文一起出了一本书,书名和我选修的这门课程相同,也叫《叙事学》(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一版1996,二版2004),我买了一本来读,重温胡老师的课堂讲授内容,再度受益不浅。

         身为班主任,胡老师对我们这些本科生非常关心,定期到我们班男女生宿舍探访我们,及时为班上同学解决思想、生活和学习问题。我想,正是因为她尽职尽责的工作态度,助她在教学、研究、翻译、管理方面都能取得出色的成就,担任近十年的华师文学院院长,并最终为她赢得2007年度中国教育部授予的“第三届高等学校教学名师”称号。

硕导王又平:教会我如何解读作品

         大学毕业七年后,我重返华师校园,加入王又平老师麾下,成了其门下的一名硕士生。王老师当时正担任华师文学院副院长。

         王老师是我读本科时最喜欢的几个老师之一。他讲课充满激情,信息量大,内容新颖,思路清晰,眼光敏锐,幽默风趣,而且敢为人先,敢言人所不言,常常一语中的,言辞犀利,痛快淋漓,曾被称为我们中文系85级的“精神领袖”,深受我们年级同学喜爱和欢迎。他的课,很少学生会缺席,甚至还吸引了大量其他年级和其他系的学生前来旁听蹭课。当时学校最大的6101号阶梯教室可容纳300多人上课,而王老师的课常常爆满,连台阶上、窗台上都坐满了学生,有时甚至窗外都站满了旁听的人,这种大学上课盛况,我在多年的求学和教学生涯中也只是在王老师的课堂上见到过。因此,在报读研究生课程时,我决定选王老师作为导师,进一步接受其训练指导,在专业研究和探索上得其精髓,提升自己。

         虽是主讲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王老师对中西方文论也很熟悉。他曾和同系的王先霈老师一起主编《文学批评术语词典》(上海文艺出版社,1999),上课时给学生介绍大量的中西方文学批评概念,我的中西方文论基础因此得以进一步巩固和加强,视野也随之逐步扩大起来。不仅如此,王老师在课堂上分析作家作品时,也会运用这些批评概念对作品进行条分缕析。从他的示范讲解中,我渐渐学会了如何解读一部作品,如何运用批评理论来解析一篇文本,如何写作文学评论文章。

         硕士学习第三年,我进入学位论文写作阶段,论文选题与“现实主义冲击波”有关。“现实主义冲击波”是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兴起的一股写实创作潮流,主要作品是反映当时社会现实的小说,有关作家作品及其评论数量不少,因此我写作论文所涉及到的阅读量也很大,挑战性也不小。王老师知道我的论文写作难度,不仅给我提供了大量资料,而且仔细批改我的论文草稿,跟我讨论时更进一步教我如何解读论文所涉及到的小说作品,如何解析这些文本,其细致和耐心让我吃惊和感动。我的这篇论文经过王老师多次反复修改,几易其稿,最后终于定稿,顺利通过答辩。

         在王老师门下三年,我不仅学到了大量的文学批评理论,而且学会了如何解读作品,解析文本,为今后自己独立从事文学研究与批评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年经过王老师的手批改过的论文草稿,我至今仍然保留着,上面王老师用红笔写下的批语依然清晰可辨。那些红笔字就像一道道明灿的红色灯光,照亮我在文学研究批评领域前行的路。

         王老师讲课之生动精彩不仅吸引了我和同年级的同学,而且也吸引了许多外系的学生来旁听,他的讲课名声越来越大,后来他不光成为华师桂子山上的“桂苑名师”,也获得“湖北名师”称号,更成为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学生的讲台偶像。我长期在学校工作,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的讲台上,我都一直希望自己也能拥有像王老师那样的讲台风采和魅力,但终因功力不够、世易时移而从未超越,因此我在感到内心惭愧的同时,也对王老师的讲课功力更加敬佩不已。

博导陈思和:引导我建立自己的理论

         硕士毕业五年后,我再度重返课堂,进入复旦读博士,导师是陈思和教授。陈老师当时是复旦文学院副院长兼中文系主任。

         早在读本科阶段,我就从不同老师的口中听到了陈老师的名字,零散地读过他写的几篇论文。在老师们的口中,陈老师极有才华,在学术圈中享有很高声誉。硕士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上海工作,便萌生了去复旦读博士、做陈老师学生的念头。在我读到一本陈老师主编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复旦大学出版社,1999)后,我读博的念头越发坚定。这本教程的角度、体例和编排都很新颖,完全不似我以前读过的其他文学史书。其开篇不久就提出并界定了“多层面”、“潜在写作”、“民间文化形态”、“民间隐形结构”、“民间理想主义”、“共名与无名”等几个当代文学研究关键词,让我感到书中浓厚的学术气息扑面而来。长久以来,这本教程持续显现出独特的气质和魅力。

         成功加入陈老师师门,我的理想变成现实,在兴奋激动的同时,我内心其实也很有压力——深恐自己资质粗钝,不够勤奋,表现欠佳,而会最终有辱师门。所以,尽管工作忙碌繁重,我仍然拼命看书,收集资料,写作论文,积极寻找机会发表文章。

         学位论文开题前,我原本打算做高行健研究,但由于高行健当时在中国被禁,陈老师担心我的论文选题无法通过,建议我重新考虑。我觉得陈老师的建议挺实在,可又舍不得完全放弃高行健这个研究对象,因为我在学位论文开题前已阅读了高行健大部分的作品和评论文字,如果完全放弃另起炉灶太可惜,而且会给自己在时间和精力上造成压力,因为我还有全职工作,属于在职读博,不可能全心全意去写博士论文。考虑再三,我决定做新移民小说研究,把高行健当作其中一章,跟陈老师商量后,他担心这个选题太大,难以驾驭。我说我先把论文提纲拉出来,给他看看行不行,如果行就继续,不行就再调整。陈老师听后同意我的想法,于是我就尽快把提纲列出来发给陈老师。看了我的论文提纲,陈老师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我心里压着的那块大石头轻轻落地。

         开题后,我边收集阅读相关资料,边着手写作学位论文。在写作过程中我老是担心论文的理论高度不够,就对陈老师说出了自己的顾虑。没想到陈老师这样对我说:其实理论也是人建立的,你把作品读够了,读好了,把自己对这些作品的看法进行归纳总结,梳理清楚,条分缕析,并把它们一条条好好写出来,那就是理论。你完全可以建立起自己的理论。他的原话可能跟这个不完全一样,但大意如此。经陈老师这样一点拨,我顿时感到豁然开朗,内心的顾虑很快就一扫而空。

        由于是在职读博,我不能像全职学生那样天天去复旦上课,所以只要是回到复旦校园,我就非常珍惜在校学习时间,珍惜和陈老师的师生缘,天天跟着陈老师,无论他是去给本科生上课,还是给硕士或博士生上课,我都会进到他授课的教室听他讲课。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听了一堂陈老师给本科生上的课,这堂课的主题是讨论张爱玲的作品。课堂上,同学们发言非常踊跃,教室气氛热烈而有序,陈老师以学生为中心,让学生成为课堂的主角,自己只是在其中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这堂课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原因除了陈老师授课的大家风范之外,复旦中文系本科生思路开阔,思维敏锐,见解深刻,视角独特,善于表达,年轻学子们的风采让我深感他们其实远超过当年读本科的自己。

         陈老师是“大学教授要多给本科生上课”这一大学教育理念的积极倡导者,身为文学院副院长和中文系主任,他不光推行本科生教学改革,鼓励学院的教授们多给本科生上课,自己也在工作中主动身体力行,亲身实践,以身作则,深受学生欢迎,后来终成中国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获得者,实至名归。

         在多年的求学生涯中,教过我的老师有很多,但对我影响最大的要数上面写到的三位大学老师,这三位老师无论是在工作态度和治学精神上,还是在研究深度和学术成果方面,都永远是我的学习楷模,是我的学业引路人。无论我身在国内,还是移居海外,他们都激励着我奋发前行。身为诸多名师的弟子,我既感到责任与压力,又深觉幸运和自豪。

 

2017115日写于墨尔本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茹穗穗2018-07-08[28]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293]
『散  文』 新年话年糕茹穗穗2018-01-13[427]
『散  文』 镜子里的人生茹穗穗2017-11-19[261]
『散  文』 街头万花筒茹穗穗2017-09-23[609]
相关文章:『倪立秋
『海外文学评论』 集编导于一身——作家孙博的跨媒体追求倪立秋2018-06-09[108]
『评论杂谈』 让华人翻译家为中国文学国际化加速倪立秋2018-01-03[380]
『文化信息』 外国文学经典生成与传播暨海外华人文学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项江涛2017-12-14[336]
『散  文』 探访古迹,仰视古色邯郸倪立秋2017-07-07[335]
『随  笔』 关于“胡服骑射”的千年回想倪立秋2017-07-07[337]
更多相关文章
迦南 去迦南家留言留言于2018-05-01 16:50:57(第1条)
倪老师好有福气啊,遇到好老师!
谢谢分享!
 主人回复 
是啊,我也觉得自己很幸运,碰到这样优秀的老师。早就应该把他们如何指导我的故事写出来的。
谢谢留言!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倪立秋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