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 发表日期:2018-07-08(2018-07-12修改)
作  者:茹穗穗出处:原创浏览2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
文/茹穗穗
2018年07月08日,星期日


原载【新加坡文艺报】第91期

      2017年5月的母亲节,是我生活中一个难忘的日子。不是因为我有一趟浪漫的旅行,不是因为孝顺女儿请我到高级餐厅吃大餐,或去滨海艺术中心看一场精彩演出,而是因为我经受了一次惊险的鱼刺卡喉经历。

      5月12日,适逢我孩子旅游回到家里和我们团聚,怕外面的餐馆人满为患,我们做了一桌饭菜,就在家里庆祝母亲节。大家喝着红酒,吃着菜肴,聊着家常,有说有笑,有一盘清蒸红石斑鱼是我的最爱,我边说边吃,一不留神,鱼刺卡在我的喉咙口了,按照我以往的经验,我马上大声地咳嗽,希望咳嗽时,鱼刺能顺利地咳出来,但这次却不行,越咳我感觉扎得越深了,只好放弃这个土办法。赶快出门找最靠近我家的一间小诊所寻求医治。耐心等待了数分钟后,我见到了一个老医生,他用压舌板压住我的舌头,同时用手电筒照我的喉咙,可惜他连鱼刺的影子都看不到,他向我们解释,他只能写封信,介绍我去NUH (新加坡国大医院),那里有合适的仪器来解决问题。那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我们寻思上医院吧,多亏现代化的网上找车系统,我孩子数分钟就招来一辆车,一家三口直奔新加坡国大医院急诊部。

      到了登记处,一位医院的职员询问了我看急诊的原因,两分钟后,就让我们找个位置坐下来等候,我的喉咙此时被鱼刺扎得剧痛,咽口水都疼痛万分,对我来说,分分钟都是如坐针毡。我们看见电子布告栏写着,等待时间约为1小时左右,不会按照顺序来叫号(我的解读是根据病情的轻重缓急来决定优先顺序 )。周围的病人们都安静地坐着,没有那种大人叫小人哭的场面,没有人大声喧哗、大声讲电话、大声抱怨为何这么慢,安静的环境让我暂时平静下来。

      几分钟后,突然听到柜台后有人叫我的名字,坐下去以后才知道不是看病,是护士先做个诊前的准备,给我量血压,问我有何药物过敏等问题,再次坐下来等候,我感觉到急诊部对我这样的鱼刺卡喉状况已给予优先的安排。
 
      我观察了一下,共有6个急诊看病的房间,还有X-Ray 拍片的地方,在小小的等候区,设有为病人提供的开水饮水器,垃圾箱,洗手间,还有干净的线毯供怕冷的病人使用,安排的非常周到和贴心。

      约20分钟后,医生叫了我的名字,可以进入诊室了,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医生,他的态度和善而耐心,简单地询问了病情,我就把上面的经历长话短说地告诉了医生。他先用压舌板压住我的舌头,用手电筒照我的喉咙,同样没有发现鱼刺,他说,“必须让耳鼻喉科的医生来为你取鱼刺,先照一张X- Ray 片子看看,有时在片子上是看不到的,因为鱼刺太小了。” 我们就拿着医生开好的单子,进入X-Ray 拍片的地方,换衣拍片。都在同一个楼层,非常方便。

      拍完片子,继续等候,禁不住联想到我朋友给我说过的一次拔鱼刺的经历,她说她的先生因为鱼刺扎喉,坐在某医院里等候,在医院中来回穿梭,拍片子等医生,等啊等啊,几乎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她先生感觉到那个鱼刺在不断地往下走,而鱼刺如果走到食管或其他的地方就更加增添了危险性,当时真是心急如焚啊。 我想到这里,赶紧咽了一口唾沫,喉咙口的鱼刺仍旧在老地方扎着痛着,真是万幸,我好感谢这根鱼刺,你厉害呀,你要好好坚守阵地呀 !我又想,按照这样的进度,我们不可能在医院等待一个晚上。正在胡思乱想,女儿的手机响了,是医生打来的,他让我们现在可以去第6诊室了。

      揪着心,我小心翼翼地走着,(因为害怕我喉咙的鱼刺受到振动),进了这个诊室马上注意到这不是一间普通诊室,四周都陈列着各种柜子,另外有一个特制的大椅子,周围布满了电线和设备等,我一猜就是耳鼻喉科的诊疗室,还是一个很年轻帅气的医生,他的态度和善而耐心,他和前面的医生一样,简单地询问了我的病情,然后向我解释,说片子上看不到鱼刺,那个片子就在他桌子的电脑上呈现着(X光部门高效率地把我的片子电邮给医生了),这张片子只看到我的一段脊椎骨。

      我心一沉,这根鱼刺捣什么乱呢?为什么我们找不到呢?医生此时胸有成竹地安慰我,没关系,片子中看不到,用仪器从你鼻子进入就可看到了,此时他手中拿了一个好像浇花用的小瓶子,他接着说,现在先给你的鼻子里打几滴麻药,我取鱼刺时你就不会痛了,打入了几滴药,2分钟后,麻药起作用了,医生拿起一个神奇的头盔套在他的头上,整理一个细长的管子,在管子的最前端是一个小的亮点,他用这个管子从我的鼻子进去寻找,医生慢慢地轻轻地从鼻子插入管子,管子到我的喉咙口下去一点的地方,他停止了,然后慢慢地把管子退出来说,“我看到鱼刺了,我要去找个助手来帮助我一下”,说完就出门了。

      三分钟后,医生带着一个年轻小护士进来了,医生从柜子里拿出另外一个长长的细铁丝,一端是一个可控制的手柄,另一端则是一个很小的钩子,医生把这个细铁丝放入那个有灯的管子中,他对小护士解释,很简单,就是操作“开”和“关”,他做了一下示范,手柄一动,另一头的小钩子也随着张开或闭合,小护士也同样做了手柄的控制动作。我心里七上八下,小护士显然是第一次做这个工作啊,但小护士却很镇定,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她戴着口罩,我看不出她长的模样,此时她在我心中如天使般美丽,帅哥医生则信心满满,他交待了我几句注意事项,我点头答应。

      开始取刺,医生将管子从我的鼻孔慢慢插入,顺着喉管走,到了鱼刺所在的位置,停住,医生开始发出指令:开!关!我隐隐约约地觉得鱼刺被钩住了,不由得想咽口水,医生及时警告我,不要咽口水!我赶紧忍住,安静地保持不动,过了几秒钟,那根长长的管子被拉出来了,在管子的顶端,那个神奇小勾子上,就是那根让我疼痛万分,坐立不安的鱼刺,医生把鱼刺轻轻地递到我手上,看着这根刺,我真是感慨万分,把鱼刺递到我孩子的手上,紧紧握住医生带着橡皮手套的手说,太感谢你了!让我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就取出了这根鱼刺。医生也很高兴,顺利地为我解决了问题,他问我是否需要止疼药,我答不需要了。我也想感谢那位小护士完美的配合,谁知她在我正感慨时就出门了,可惜没有机会感谢她。

      我们一家人走向柜台,询问是否还有什么费用需要支付,登记付款时,我看了一下清单,原价是230元,新加坡政府补贴一半,故支付了115元,柜台职员是个甜美的女孩,她查询后告知我,既然没有开药,则无需再支付其他费用了,也就是说,急诊登记、护士检查、医生初步诊断、拍片子,耳鼻喉科医生为我取出鱼刺总费用是115元。我的女儿刚从美国回来,看到新加坡如此物美价廉的医疗服务非常惊讶,说新加坡医疗条件真是太好了,如果在美国的医院里,可能会花费一大笔钱了。

      进入急诊部的时候我们是脚步匆匆、心情沉重的,而走出急诊部时,一家人则高高兴兴,轻松写意,好似刚看完一场惊险有趣,有惊无险的电影一般。回到家我特意看了一下手表,晚上十点半,我是大约晚上八点从家里出发的,也就是说,在2个半小时内,我这个鱼刺卡喉的危险状况就如此顺利解决了。

      后来我上网看了一下相关信息,才知道这个鱼刺卡喉的经历发生在许多人的身上,有的处理得当,顺利地解决了,有的用喝醋、吞饭团等土办法,结果没有软化鱼刺,还得去医院救治。在网上看到在加拿大这个医疗条件良好且全民享受免费治疗的国家,有人因鱼刺卡喉去求医,但被医院的科室之间推来推去,预约治疗时间一拖再拖长达几个星期,还好他命大,他喉咙中的鱼刺自行消化掉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最后,我要衷心地对新加坡国大医院急诊部的高效医疗服务点一个大大的赞 ! 我们非常欣赏国大医院急诊部有条不紊,根据病人的病情而处理的有效工作程序,各个部门紧密配合的团队精神,护士的耐心以及年轻医生具有如此精湛的服务水平,以及价廉物美的医疗服务。从我的亲身经历,也看到了现代医学仪器的神奇,不是因为其昂贵的设置,而是因为它的简单构造而高效的性能。我是外行,从医生朋友处得知,这个头盔加上管子的设备,医学的术语应是“纤维鼻咽喉镜 ”。

      说完了我的鱼刺故事,顺便提醒各位,千万记住一句老话“吃饭的时候,专心吃饭。睡觉的时候,专心睡觉。”







本文在7/12/2018 5:36:29 PM被倪立秋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172]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289]
『散  文』 新年话年糕茹穗穗2018-01-13[425]
『散  文』 镜子里的人生茹穗穗2017-11-19[260]
『散  文』 街头万花筒茹穗穗2017-09-23[608]
相关文章:『茹穗穗
『诗  歌』 寻找你的快乐时光 – 复穆军的诗《天涯回望 》茹穗穗2018-05-19[111]
『游  记』 与红树林的亲密接触 - 记文艺协会的生态之旅茹穗穗2018-03-17[253]
『散  文』 新年话年糕茹穗穗2018-01-13[425]
『散  文』 镜子里的人生茹穗穗2017-11-19[260]
『散  文』 街头万花筒茹穗穗2017-09-23[60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茹穗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