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书讯新加坡文艺报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谈阅读与赠书 发表日期:2009-05-05(2009-05-09修改)
作  者:唐尼出处:原创浏览183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现在有人愿意挺身而出,有人肯献身来做这种工作,那是很有意义,也是关系重大的一件事。因为,这种事既费神,又耗时,也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虽然是这样,我们说过,这是一种意义非凡的工作,一件有益国家社会的工作。这种工作,应该得到应有的传播,应有的介绍,应有的表扬。因为做这种工作不是为己,为己那是太小了,为众,为了下一代,那才是意义所在,价值所在。
谈阅读与赠书
文/唐尼
2009年05月05日,星期二


  最近,常有听闻说:学生们不读书。

  说得清楚一点是学生们不喜欢读课外书。当然课内的课本之类的书还是要读的,而且更不敢疏忽,一丝儿也不会忽略。

  因为学校的课本如果不读,学校的功课如果不做,那是会影响到成绩的。

  影响到成绩,那可是大事,那可与前途大有关系。

  课外读物,那已经很清楚地说明,那时是课外的读物,不是应先顾内再顾外吗?课外的东西稍为放纵些,稍为忽略些,那是在什么大关系的,因为那不能算分,不能当饭吃。

  那是看着玩儿的,那是消闲,那当然也是进修,但是,那永远不是第一 位,没资格摆在第一位的。

  最近也常有听闻,说学校很少到书店中买书,也很少见到图书馆主任或华文科主任或华文教师到书店未找书,寻书,买书。

  这种事情已经是很多年没有再见到的了。

  是真的有这样的现象,这样的事情吗?或者是他们有到书店去采购,可是 你不在场,因此不清楚,不知底蕴。

  应该说,我们有一批人,最少是每个星期一定到书店去,有的是去一次,有地是去两次,当然有的是买书,有的是觅友、坐谈。因此,店中有些什么风吹草动,都能清楚知道。最少,自己不知,自己没见到的,其他的人,其他的朋友也一定会知道,也会互相转告的。

  当然,这些人不是包打听,不是小广播,他们最多是一个好事者,关心者。

  他们虽然也有了年妃,但是对阅读,对于书籍的销售也还是关心的。

  而且,这种没见到教师到书店采购、买书等现象,也不是始自今天,那 应该是其来有自,应该有那么一段时间了。

  最近才听说,有些学校不是不买书,而是他们的学校的附买图书费用,没有可能拨到这一块,没有可能让学校去采购华文书。

  他们的经费大都用在购买英文书,因为买了英文书,有时买英文书钱已经不够,已经用完了,哪有可能再拨款让老师们去买华文书呢?

  对于这种消息,我们还是很少听到,这一次听到还是顶新鲜的。

  有多少学校真正没有钱可以未买华文书的呢?这应该是没有可能有一个非常正确的统计,也不可能有很正确的统计。

  我们只是知道,有些有心人,有责任的团体,肯关心阅读的人在做着一件事,那就是用钱去买,或者去征求一些有心人捐出,报效一些书籍,让这些学校轮流去交给学生阅读。

  就因为有人在做这样崎事情,我们才知道,在这种阅读的计划下,大约有20间到20几间接受接受了这种照顾。

  他们是在一群有组织、能关心、有爱心的人的团体的支持、照顾下,每收集了20册或20来册的适合学生们阅读的书,然后,交给这些学校,让他们给学生,指导学生阅读,在他们读完以后,再转给其他学校的学生。

  如果这件事是真实的,那可能证明这种工作做得极有意义。

  如果这件事属实,那可以证明学生不是不肯读书,而是没书可读。

  对于这样的一件事,我们感到震惊。过去,我们只有听闻说印尼一些乡镇的学生,到学校读书,却连课本也没有。

  我们在70年代到印尼去旅游,访问,因为也要到学校去参观。记得当年的李炯才大使要我们最好能带一些课本赠送给那些没有书的学生。

  这种事儿,我们一直以为只有在 尼那样的国家才会发生,而且是距离现在约30年的时光,可是 30年后,我们却发现,我们教育部拔出来的款项,不能让全部学生都能受惠,而且根据我们知道的教育的预算,在预算经费中是占第二位的。

  学校的一般拨款,图书的经费一向也是占有很大的比例的。

  教育部当然是让学校自己去排比,去按需要去做事,问题在于,学校负责人才于他应该预算的,估计负责得一般了。

  当然,我们相信,如果是是对于一个图书馆,一个应该让各不同语文学生都能应用的图书馆,那是4种语文都应该有的。

  在有了、具备了4种语文以后,你将比较偏向什么语文,那你应该可以自己衡量,但是不应该是什么都没有。

  现在有人愿意挺身而出,有人肯献身来做这种工作,那是很有意义,也是关系重大的一件事。因为,这种事既费神,又耗时,也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虽然是这样,我们说过,这是一种意义非凡的工作,一件有益国家社会的工作。

  这种工作,应该得到应有的传播,应有的介绍,应有的表扬。因为做这种工作不是为己,为己那是太小了,为众,为了下一代,那才是意义所在,价值所在。

  我们在想,我们这个社会是有温情的,是理性的,是还有人情味的人存在的。

  好事,还是有人愿意做的,而且有许多事,是做善事,做好事的人都是不图名求利的。

  虽然,我们能相信教育部在拨出款项时,没有让学校购买华文书刊。我们相信,这应该是一种技术问题,教育部是应该将这权力下放给学校。问题是怎样做?问题是教育部有没有查究?有没有过问。

  我们想,这种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而且不止是一间学校,而且日子也绝对不会太短,而且现在问题既然已经产生了,但是,但得的是这些学校的负责人,也许是校长,也许是教师,感到学生们有些在阅读了应有的语文书籍之外,也应该,也需要阅读一些其他语文的书刊。这是如一直吃西餐,偶尔也吃一吃中餐,或马来或印度的餐食罢!

  学校与教育部门的能及时安排给学校提供一些书刊,那是很好,很有意义的事。虽然,这样做是有一点烦琐,但是唯有烦琐,才能见出这种事情的重要,推动工作,安排工作的重要。学生在接受了这种协助中也会感到比较实在,比较充实。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是一个宗教性的机构,但是这个机构在社会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每天提供让上千个有需要的人来这儿吃早餐,吃午餐,也吃晚餐。这解决了许多人饥饿问题。

  从今天的下半年开始,新加坡佛教居士林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配合,推出了好多个讲座。这些讲座,既有医药讲座,又有营养讲座;既有历史人物的讲座,也有有关亲情的文学讲座。

  这些讲座,多少也能提供给社会,给广大的人民,给学生们一些应有的参考,让他们增加见闻,有所了解,是一件有益于社会大众的事情。

  新加坡文艺协会作为一个本土的文学机构,除了搞一些对学生,对社会有用的活动之外,还有每一年也出版一些书籍,这些书籍,都是新加坡作家的作品,作品既有本土化,也有浓浓的社会背景,也灌输了许多爱国思想。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有鉴于这是一件好事,一口气同新加坡文艺协会买了500册的书籍,用来分送给这邻里20余间需要接受协助的学校。

  这是一件难得的事。

  这也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

  这件事做了出来,除了让出版物有地方可去,也让有需要的学校,再不用费神去筹划如何找书的情况下,是他们书刊的来源丰富了起来,也不用在不断地传送下,花费许多的时间和工作。

  这些事情,都因居士林的一个决定,使到各方面的工作都顺利了起来,通畅了起来。

  对于居士林来说,是做了一件好事、善事。

  对于新加坡文艺协会,是让他们出版的书能有一个很好去处。

  对于需要书籍的邻里学校来说,他们可以获得他们需要的阅读书刊。

  这是一件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

  这也是一种对各方都是赢家的做法。

  这个移交书籍的仪式,将在11月11日举行。

  我们在想,现在有了这些书刊,现在让这些书刊都流入、进入学校,学校未来将如何善用,如何推动这种计划呢?

  这也许还是应该各方面再进行协商,寻找出更可行、更有利、更有效的做法。

  因为这种工作,不是一次就可以达到理想,达到要求的。

  因为读书不是一天、二天或者一年半载的事。

  读书是一辈子,是长长久久的事,是一生一世的事。

  古人不是说:“三日不读书,则面目可憎,语言无味”吗?

  如果我们好好去思考这句话的含义与作用,那是会接受、同意的。

  今天,有好多家庭中都供奉了一尊关公的像,这尊关公的像是关公一手捋着胡须,一手持书在阅读。

  许多人都知道,那是汉寿亭侯在读《春秋》!

  春秋是孔子的作品,有说:“孔子做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可见《春秋》的价值了。

  较近代,有人写了“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这是两方面的通灵了,一方面是读书人读的用心,读出声音,另一方面则是听闻的人的专心,他将不同的“声”,全部能“入耳”。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对邻里学校的读书计划,当然是希望更实际,更有效。

 


本文在2009-5-5 15:30:11被依林编辑过
本文在2009-5-9 14:47:48被依林编辑过
本文在2009-5-9 15:11:44被依林编辑过
本文在2009-5-9 15:26:46被依林编辑过
本文在2009-5-9 15:27:46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新加坡文艺报
『新加坡文艺报』 文艺报革新号一年伍两2014-11-02[1385]
『新加坡文艺报』 《新加坡文艺报》稿约《新加坡文艺报》编委会2013-07-16[1237]
『新加坡文艺报』 革新号《新加坡文艺报》新加坡文艺协会2013-03-19[819]
『新加坡文艺报』 《新加坡文艺报》分赠处新加坡文艺报2011-03-13[2498]
『新加坡文艺报』 世华文学研创会两项活动新加坡文艺报2011-03-13[1838]
相关文章:『新加坡文艺报
『文协活动』 新加坡文艺协会11月9日举办 2014年度新书发布会新加坡文艺协会2014-11-04[1701]
『新书出版』 周粲文学创作新加坡文艺报2012-03-03[1810]
『文化信息』 新华文学馆最新消息新加坡文艺报2012-03-03[2139]
『文协活动』 海外捐来约30种书刊新加坡文艺报2012-02-01[2114]
『征稿启事』 中国《江南》双月刊杂志通过本会向海外征稿新加坡文艺报2012-02-01[3777]
更多相关文章
聂崇彬 去聂崇彬家留言留言于2009-05-10 06:17:29(第1条)
"读书是一辈子,是长长久久的事,是一生一世的事。"说得太好了,我们都要来做做赠书这种好事!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新加坡文艺报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