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传  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风雨南洋--武汉合唱团团员陈蔚 发表日期:2009-09-17
作  者:桑叶出处:原创浏览2574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风雨南洋--武汉合唱团团员陈蔚
文/桑叶
2009年09月17日,星期四

  ……

  她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是在2001年5月她临终前的3、4天,为这篇文章的最后定稿,在她的病榻前,看护告诉我她的心脏随时会停止跳动,希望我3分钟后离开。可她拉着我的手3分钟、10分钟……直至30分钟后,我们才不得不松开彼此的那只手。我一直注视着她依然清澈明亮的眼睛,用心记下了她最后的嘱托……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日军侵华,魔爪甚至于伸向了东南亚。这是二十世纪亚洲最黑暗的一幕、华人最悲惨的一页。多少中国人、东南亚的百姓生灵涂碳、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战争,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陈蔚,这位因抗日战争,和南洋结下不解之缘的上海女人;这位在马来西亚、新加坡从事了三十多年教育事业的女性。当你在新加坡东海岸边,一座小公寓里面对着这位百病缠身、八十九岁高龄的老人,提起抗日战争,她依然义愤填膺。

  当年,为了抗日救亡,她义不容辞参加了武汉合唱团首次奔赴南洋向侨胞宣传抗日,为祖国的抗日筹款。至今她还能用苍凉、悲愤的声音激动地唱起抗日歌曲“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就是这位老人,1943年,在昆明她又毅然到“飞虎队”空军基地工作,一直到抗战胜利。
回忆六十多年前的风风雨雨,三度赴南洋的往事,老人家无限感慨:“多少年来,虽然我从来没有提过,可我也从来没有忘过。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就是在国难当头时,为国家做一点应该做的事,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战士。至于个人的事,那只能是一个‘缘’字就能了了……”

  世纪之末,在老人家88岁时,才决定把珍藏了55年的两枚很有历史价值的“飞虎队”徽章,送给新加坡历史博物馆。这两枚小小的徽章记载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空军支援中国抗日战争的往事;也记载了这位老人的一段闪光的历程;其中也融入了中美人民并肩作战的友情。老人作为历史的见证,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段中华民族用鲜血和生命写下的历史……

  (一)

  陈蔚,1912年生于杭州的西子湖畔,清波门蔡官巷的一个书香门第。父亲陈志方是中国交通部的公务员,同时也是一个在上海有资产的实业家,母亲徐贤是一位名门闺秀。陈蔚是家里六姐弟中的长女,从小就受到了严格的家庭教育。父亲乐善好施、豁达正直,庭训中把忠、孝、仁、义放在首位,推崇“精忠报国”。书房内,还有一些自己写的的条幅格言像“没有国,何以家”、“积财不如积德”等。

  他不仅以此来教育孩子,而且身体力行,以自己的薪水养家,让孩子们过俭朴的生活。把在上海“普益习艺所”内办的布厂、绸厂以及振宇牙刷厂赚的钱,在上海成立了“爱仁善会”,夏天施药、施棺材;冬天施米、施棉衣,并且在上海曹河径买了墓地安葬这些无家可归,无人收尸的穷苦人。

  在父亲的熏陶下,陈蔚从小就刻苦努力,极富同情心和正义感。对家庭、对社会、乃至对国家的责任感就是这样渐渐地培养起来的。陈蔚大约5岁时举家从杭州迁回上海斜桥的祖父家,在上海父亲把她送入万竹小学,后又就读于清心、惠中教会中学,毕业后年仅14岁的陈蔚就开始教小学。17岁时在民立女中白天教书,晚上到立信会计专科学校读夜校。

  1935年以优异的成绩在南京通过全国特种会计考试。这项考试非常严格,只有48人通过,陈蔚是其中唯一的女性。接着她被安排在南京中央交通部下属的“电政管理局”做会计员。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南京遭到日寇的轰炸。陈蔚随交通部撤退到武汉,就在开往武汉的船离岸时,遥望南京城硝烟弥漫、火光闪闪,不久便听到了日本鬼子惨无人道在南京大屠杀的消息(据有关记载1937年12月日军侵占南京,进行了长达6个月的大屠杀,杀害了约30万人)陈蔚悲愤交加,便在战乱中的武汉,毅然决然辞去了交通部“粤汉铁路会计处”令人羡慕的工作,和她的上海同乡陈霞影一起参加了为抗日救亡宣传、筹款的武汉合唱团,从此走上了浪迹南洋的战斗历程,踏上了一条艰难曲折的不归路。

  1938年,合唱团接受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或“筹赈会”)主席陈嘉庚先生的邀请,由宋美龄出面帮助筹集资金,自费(注1)南下到新加坡、马来亚巡回义演,筹款支援中国抗战。

  以夏之秋(注2)为团长,一行二十六人。据陈蔚回忆,出发之前全团曾宣誓,内容大概是全体团员没有薪水、没有任何待遇;全团不分上下、人人平等;一切收益交公,个人不准收受礼品、纪念品;不谈恋爱、牺牲个人、随时准备为国捐躯。

  就这样,他们背起简单的行囊,每人配备一张行军床,在敌机的轰炸下、在逃难的人流中,他们的抗日歌声、演讲声激励着民众、鼓舞着斗志。那铿锵有力的“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以及团长夏之秋创作的著名抗日歌曲《歌八百壮士》、《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等歌声,足以让日本鬼子闻风丧胆。

  他们不畏艰难险阻、跋山涉水路经香港,在香港演出期间,他们住在铜锣湾圣玛利亚教堂,女团员睡在教堂的讲台上,男团员睡在讲台下,以布幕隔开。就在这艰苦的环境中,女高音周保灵和演员郑秋子,仍然义无反顾地在香港加入了这个战斗的团队。

    (二)

  1938年12月武汉合唱团来到新加坡,受到陈嘉庚先生的热情接待,并派刘牡丹、潘国渠(潘受)和黄奕欢代表筹赈会安排他们的生活。陈蔚清楚地记得他们被安置住在广东民路的林氏大宗祠九龙堂,在新加坡的膳宿由筹赈会负责,团员每人每天还发给零用费两角。

  在新加坡的演出大受侨胞的欢迎,连续数月除了在快乐世界体育馆、大世界和新世界游艺场、首都戏院、维多利亚音乐厅、政府大厦前广场等场所演出外,还到全岛各地的市区和乡村的空地搭临时舞台,演出盛况空前,场场爆满,甚至有些爱国侨胞,合唱团到哪里演出,他们就跟到哪里,为中国的抗日救亡摇旗呐喊。

  最令陈蔚难忘的是,在1939年除夕晚上的一次表演,当合唱团正在演唱夏之秋团长作曲,戴天道填词的《思乡曲》:

月儿高挂在天上,
光明照耀四方,
在这个静静的深夜里,
记起了我的故乡。
一夜里炮声高涨,
火光布满四方,
我独自逃离了敌人手,
如今到处流浪。
故乡远隔重洋,
旦夕不能相忘,
那儿有我高年苦命的娘,
盼望着游子返乡。

  团员们都是离开故土、辞别亲人浪迹天涯的人。想到被日本鬼子蹂躏的家乡,逃难在外甚至失去音讯的爹娘……个个悲愤难当、呜咽抽泣,再也唱不下去,夏之秋的手也在颤抖,再也不能自己,手中的指挥棒竟然停了下来。台下侨胞在歌声、泣声的感染下,想起了受难的祖国,想起了远在祖国的亲人也凄然泪下。

  就这样,合唱团所向披靡,一首首慷慨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游击队进行曲》;一曲曲柔情满怀的《赠寒衣予负伤将士》(何香凝词)、《松花江上》……这歌声,就是号角!就是战斗的檄文!抗日救亡牵动着每一位海内外中华赤子的心。观众当场慷慨捐款,尤其当合唱团的团员一边唱着,由本地筹赈会潘受先生作词的歌曲《卖花词》

先生买一朵花吧!
先生买一朵花吧!
这是自由之花呀!
这是解放之花呀!
买了花,
救了国家。……

  一边到台下给观众献花(团员门自己做的纸花)时,观众踊跃捐款、争先恐后的场面,简直是不分男女老少一股脑儿地将大钞、小钞、铜板……送到筹赈会的捐款处的情景,让团员们激动不已。真是有钱的侨领捐大钱,没钱的侨民捐小钱。最令人感动的是一位朝不保夕的老年叫花子(乞丐)当场拿出很多铜板,他还很气愤地说:“这是我的棺材本,捐给日本人钉棺材……”;陈蔚也忘不了,在吉隆坡义演时,一位名叫陈永的有钱富商,不仅几乎每次都带领全家大小到场观看演出,而且独自就捐了一架飞机。

  1939年4月,合唱团结束了新加坡的义演,奔赴马来亚。他们沿着柔佛州北上,足迹遍及柔佛、森美兰、雪兰莪、巴生、彭亨、霹雳、槟城、吉礁、玻璃市的城市和乡镇。在乡镇义演时,没有戏院,便在空场、草坪上搭起临时舞台,往往是演出的时间还未到,男女老少便从四面八方涌来等候观赏。每每谈到义演的热烈场面,陈蔚便感慨万千。

  陈蔚对音乐的热爱是从学生时代开始的,她一直是教会学校唱诗班的成员,进入武汉合唱团后,在团长兼指挥、著名音乐家夏之秋先生的教练下,陈蔚唱女高音。

  在团里,项(方方土)是话剧组主任兼导演,演出的剧目有自编的《逃亡到星洲》、《人性》和《三江好》,也演出《雷雨》并和当地业余话剧团联合演出《前夜》等。《逃亡到星洲》是项(方方土)根据抗日话剧《放下你的鞭子》改编的,由郑秋子饰演父亲,陈文先饰演女儿。当时,团里最年轻的女高音江心美独唱《松花江上》也深受观众欢迎。

  每到一处义演,就有学生、青年要求签名留念、记得在新加坡九龙堂住时,签名册每天堆得小山高,团员们经常流水作业签名到深夜;每到一处义演,华人社团以及侨胞在各地成立的筹赈会赠送的锦旗、纪念品(团员不允许以任何理由收受纪念品)不下五百件。其中锦旗最多,上边绣着“正义呼声”、“乾坤正气”、“大汉之声、“树之风声”、“民族呼声”……充分体现出,东南亚各地华侨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热爱祖国的真挚感情。

  演出中间,团员们和筹赈会的侨领轮流上台演讲。每当陈蔚上台痛斥日本鬼子南京大屠杀的情景时,台上台下群情激昂、同仇敌忾,观众不禁振臂高呼“打倒日本鬼子!”“最后的胜利属于我们!”……这时,她往往是热泪盈眶、无比激动。合唱团的全体团员就是这样长年累月、日以继夜,艰苦卓绝地奋战在这条无形的抗日战线上。

  谁不爱自己的祖国呢,各地华侨为抗日救亡捐款一浪高过一浪,尤其在乡镇义演时,那些平时省吃俭用的普通华侨,争先恐后掏出钞票和铜板,脱下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金手镯,一些没有戴首饰和现款的人就报名认捐……气氛激昂、场面动人。有一次,筹赈会负责人和夏之秋团长感动得竟跪了下来,代表前线抗日将士和受难同胞,向东南亚侨胞致以深切的谢意。

  为了多筹募一些义款,在得到陈嘉庚主席的同意之下,夏之秋团长把合唱团所唱的抗日歌曲灌录唱片、编印成册,很多侨胞争相购买。

  一时间,抗日歌曲风靡新、马。像脍炙人口的《长城谣》“……四万万同胞心一样,新的长城万里长……”;《歌八百壮士》“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八百壮士一条心,十万强敌不敢当……”;《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起来,全中国的同胞,把抗日救亡的旗帜,高高举起……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愤怒的歌声,正义的呐喊响彻东南亚。

  1940年4月,新、马乃至国际局势都非常紧张,武汉合唱团不得不终止再到印支半岛、以至欧洲、美国的计划,结束了在新、马1年零5个月的巡回。这期间,他们义演数百场、共筹得叻币200多万元(这是一笔很大的款项,当时,一名记者的月薪大约只有四、五十元。这些义款由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负责交给了中国)。

  每当回忆起这些往事,陈蔚都无限感慨:这些支援祖国抗日的捐款,点点滴滴都蕴含着南洋侨胞思家、思乡、思国之深情啊!没有千千万万侨胞的支持;没有陈嘉庚主席的亲力亲为;没有筹赈会的全力以赴的安排和领导,武汉合唱团不可能在南洋,为祖国的抗日作出如此有影响的贡献。
合唱团解散后,团员们陆续从新加坡返回中国,由于团员陈霞影在吉打(马来亚地名)病倒,住在当地一名医生家里,陈蔚留下来照顾她。陈霞影康复后,两人一同回到新加坡时,筹赈会黄奕欢先生告诉她们,团长夏之秋不肯接受筹赈会500元回国的路费,他表示这是侨胞们捐给抗日救亡的义款,拿了这笔钱,国家就少了这笔捐款。当时局势吃紧,陈蔚和陈霞影合拿了500元买了两张回上海的船票,留下500元托筹赈会交给夏之秋作路费。可是夏之秋还是不肯拿这笔钱,而且把自己编词作曲的稿费也捐了出来,陈嘉庚先生只好写了一封介绍信,拜托各方让他免费搭船、乘车回返重庆。

  年近九十高龄的陈蔚提起此事,仍然对当年武汉合唱团的坚强支柱夏之秋团长,推崇备至。就是这些中华优秀儿女,为抗日救亡奔走呼号,震动南洋的爱国壮举,偕同以陈嘉庚为首的南洋侨胞,为支援祖国抗战的无私援助,共同谱写了一曲海内外炎黄子孙,共同抗击日寇的正气歌。
这,就是中华民族不可征服的根基。

(三)

  1940年年初,陈蔚返回上海时,上海已经沦陷。在日寇的铁蹄下,陈蔚和陈霞影以及她们的家人,担心她们暴露作为抗日分子的身份,只能隐姓埋名呆在家里,那时找工作还要证明,所以也不敢出门找工作。

  就在这艰难的时刻,她们在马来亚巡回义演时,在怡保结识的一位上海同乡,也是那时接待武汉合唱团的怡保筹赈会的妇女部招待主任,团员门都亲切的叫她大姐,她的丈夫吴毓腾先生是马来亚教育部的总视学官,邀请她们到马来亚教书。

  回到上海不到一年的陈蔚和陈霞影,1941年1月再度连袂到马来亚教书,陈霞影在怡保教小学,住在吴毓腾夫妇家。陈蔚则到太平华联中学当教师。陈蔚非常喜爱太平这个风光秀丽的小地方,太平湖又酷似她出生的杭州西湖,景色宜人。

  只可惜好境不长,1941年12月日寇丧心病狂,偷袭珍珠港,揭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战火蔓延到东南亚,12月8日,日寇在马来亚的吉兰丹哥打巴鲁登陆。学校通知教职员立刻疏散,陈蔚在学生帮助下搭上了逃离太平的汽车。一路上饱尝敌机轰炸的惊险,看到炸死的难民横尸遍野,就这样几经周折逃到了怡保。

  在怡保找到了陈霞影,她们便一同住在吴毓腾夫妇家。这时,危在旦夕的怡保也遭到日寇狂轰滥炸。她们在逃离怡保时,遇到警报躲在马华鞋厂后边的橡胶林里,又一次亲眼目睹了日军扔燃烧弹、炸休罗桥,在机枪扫射下难民们纷纷倒下的惨景……

  吴毓腾夫妇带着6个孩子、吴先生妹妹一家5个孩子、副总视学官王先生(曾任香港大学校长的王赓武)夫妇和儿子结伴,带着陈蔚、陈霞影一起逃到了一个叫甲板偏僻的小地方。这时,用以逃难汽车的油所剩无几。就在这个生死悠关的时刻,吴毓腾夫妇认为马来亚沦陷在即,陈蔚、陈霞影两人的抗日身份最为危险,又是两个年轻女子,更令人担忧。坚持要送她们到马六甲,并委托那里的朋友送她们回国。

  陈蔚看着这几家大小,在这兵荒马乱之中,一滴汽油就像一滴血那么贵重,再三推辞……但是终于被吴毓腾夫妇的真诚所打动。事不易迟,吴毓腾毫不犹豫地立刻开车将她们送到了开往马六甲的火车上。就是这一段危难中的真情,不仅使陈蔚逃离了日本人的虎口,也使陈蔚日后结下了半生美满姻缘。

  谁能料到,火车开到中途,一个叫大巴的小站,陈蔚看到正在仓惶撤退的英军轻重伤员,景象凄凉、惨不忍睹。她正要帮助照顾伤员,不想负责撤退的高大威猛的英国军人,却是她们在马来亚义演时,认识的麻坡警察长。那位曾经把合唱团女团员叫‘小老鼠’,团员们又昵称他为‘干爹’的和蔼可亲的老警察长。‘干爹’告诉她日本人马上要下来了,马来亚决不是久留之地。而且慷慨的把两只‘小老鼠’闪电般带到了新加坡,住进了汤申路,从马来亚撤退到新加坡的英国人眷属的驻地‘干妈’家。

  ‘干爹’立刻找到中国驻新加坡总领事高凌百先生,请他安排送陈蔚、陈霞影两人回国。但是,高凌百表示他已经无能为力了。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干爹’一家在英国政府安排下,全体撤到澳洲时,陈蔚她们又找到了一位义演时结识的中国旅行社主任秦先生。秦先生非常热心,同时认为武汉合唱团为抗日做了那么多事,作为公众人物,认识她们的人那么多,留下来太危险了。

  终于,在秦先生的鼎力帮助下,搭上了大概是新加坡‘日治’前,离开新加坡的最后一条船。这本是一条开往仰光的货船,原计划带100华人离境,已经超到104人,陈蔚两人又是额外,所以只能自带帆布床、干粮上的船。

  船刚离岸,就传出丽的呼声电台,播音员励燕播报的新加坡油库被炸的消息,远望渐渐离去的新加坡岛,一片火海……

  轮船在开往仰光的途中,陈蔚从和英籍船长的交谈中,得知日本人已经在仰光登陆,船已经无法按原定航线航行,只好改变方向开往印度。同时又得知,轮船处境极其危险,前后都有船只被鱼雷炸沉……这位船长的任务,就是为了轮船航行的安全,日夜监视海面四周的情况。陈蔚伫立在这位勇敢的船长身边,默默地遥望着这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只有祈祷上帝保佑全船人平安。

  战争带给人民的是什么?!命运又将是什么?!为什么总也逃不出战争的魔掌?!顿时,陈蔚觉得眼前一片迷茫……

  和她同船逃离的还有老友郁达夫的儿子郁飞。庆幸的是,他们又一次逃过了劫难,轮船终于平安抵达印度港。

  乘客由印度华商商会安排,陈蔚和陈霞影却被中国驻印领事馆接到了副领事陈以源家中。原来陈副领事,在吉隆坡任副领事时,接待过武汉合唱团,对她们演唱的抗日歌曲印象极深,得知她们途径印度,一定请她们到当地华侨中学演唱。当陈蔚得知印度的华侨也在为祖国的抗日救亡筹款时,便答应以个人名义参加义演。至今她还记得她唱的是岳飞的《满江红》当唱到最后“……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喝饮匈奴血……”时,全场掌声雷动……

  哪里的老百姓不痛恨侵略战争啊!陈蔚在陈领事的帮助下,并且资助了她们飞机票,就这样她们从印度的加尔各答乘飞机回到了昆明,二度回到了祖国怀抱。

  这“八千里路云和月”啊!陈蔚沉思片刻说:“谁说他乡无亲人,其实,华人是最有情义的,最讲正气的。在国难当头时,自己不过是做了一点点应该做的事,想不到走到那里,都有人相助,得到如此厚爱,真是今生有幸啊,来世真想再做一回华人……”                    

(四)

  1942年,陈蔚又回到交通部,在重庆招商局会计处做会计。1944年陈蔚她精湛的会计业务,熟练、流畅的英语,进入位于昆明的飞虎队总部的工程部担任秘书兼会计。

  据陈蔚回忆昆明飞虎队基地很大,有上百名美国空军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她的工作是负责一位军官的帐目和打字之类的秘书工作。

  那时,从珍珠港事变后,美国以参战国名誉,将1941年8月1日以空军志愿队形式成立的飞虎队,改编为中国战区的特别空军部队,仍由陈纳德将军指挥。抗日期间飞虎队在空中击毁许多日军飞机,在保卫滇缅公路运输线以及抵御日军飞机入侵方面作出巨大的贡献。

  陈蔚在工程部,上司巴顿先生是工程师,对下属和蔼可亲。美国朋友也很尊重女性,友善、有礼貌,陈蔚干得很开心。据陈蔚回忆空军基地装备精良、几乎所有的物资都是从美国空运,甚至于连食品也是从美国运来的,各种物品供应非常充足,生活条件优越。尽管日军经常在昆明狂轰滥炸,那怕炸弹落在基地附近,可飞虎队的军人和后勤人员工作有条不紊,个个坚守岗位。

  当时处在战争状态,飞虎队的组织以及军事力量都是保密的,飞虎队的军人进出基地的机场都佩戴徽章,飞鹰设计样式的是飞虎队的徽章;建筑物设计样式的是工程部的徽章。

  陈蔚由于是在办公室工作,所以不需要佩戴徽章。巴顿队长就特别送给她两枚做纪念。谁知,这两枚精美的徽章,陈蔚竟保存了55年。这不仅是对她人生中,一段难忘的经历的纪念;也蕴含着她和飞虎队的战斗的情谊。

  在陈蔚记忆的长河里,她不会忘记1945年8月16日日本人投降,和飞虎队的朋友一起庆祝胜利的欢乐时刻。就在她的上司到上海协助接受日军的江湾机场时,帮助陈蔚带信到上海。热情的美国朋友并没有把信投进邮筒,硬是按信上地址找到陈蔚家,方知陈蔚的母亲在抗战的煎熬中,已经病逝了。

  那时飞虎队已经解散,巴顿队长已经到了南宁,准备从南宁飞回美国,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后,巴顿为此立刻折返,回到昆明安慰她,并且第一个把她送回了上海。

  陈蔚更忘不了1990年,当年的抗日战士,都已经进入麾麾老年时,巴顿夫妇还不远万里从美国到新加坡来看望陈蔚,巴顿队长一直没有忘记,那个当年会讲流利英语、工作一丝不苟的得力助手--露易丝.陈(注3)。

  在生死悠关的战争岁月结下的友情,是不分国界的,真是没齿难忘啊!    

(五)

  八年离乱,孜然一身回到上海的陈蔚,见到年迈多病的父亲,想起已离开了人间的母亲,看到被日寇炸毁父亲经营了大半生的工厂,为逃难流落在异乡的亲人,真是悲愤交加。她咬紧牙关,把自己在昆明飞虎队挣的工资拿出来重整家园。

  不久,她又回到交通部设在上海的招商局做会计。工作虽然十分顺利,可是老父亲念念不忘母亲临终时的哀叹:“蔚儿不出嫁,我死不瞑目啊!”年过三十,经过了那么多风风雨雨的陈蔚,又不愿意轻易付托终生,她几乎把一切精力都用在工作上。

  就在抗战胜利时,她心中仍然惦念着,曾经救她逃出马来亚的吴毓腾夫妇和六个孩子是否也逃出了劫难……她托飞虎队的朋友在香港发往马来亚怡保的信,吴毓腾夫妇回信了。在来往的书信中他们共同分享着胜利的快乐,共同回忆那难忘的非常岁月。

  陈蔚至今记忆犹新,那是1946年初夏,刚刚收到吴毓腾夫妇要再添宝宝的喜讯。谁也想不到三天后,晴天霹雳,竟又收到了吴毓腾夫人,那位受到武汉合唱团,尤其是女团员敬爱的大姐,因战后医院设备简陋,难产而逝世的噩耗。

  吴毓腾悲痛欲绝,陈蔚心急如焚,一封封飞往马来亚的安慰信,鸿雁往来、友情笃深。使陈蔚难以忘怀的还是那年,大姐为了自己和武汉歌舞团的几位女团员,能吃上可口的家常饭,每天褒粥、做小菜,让10岁的儿子送来……更难以忘怀的是吴毓腾在生死关头,那种舍己为人的男子大丈夫气慨。半年后,吴毓腾先生来信求婚:“……六个孩子的包袱,我已经不堪重负……请你能不能和我一同背起这个包袱……”。

  陈蔚,面对着这封信,心灵无比震撼。这时,交通部急需高级会计人才,当时她已经使用IBM的第一代电脑做会计工作,准备带薪送她到美国进修一年电脑。多么好的机会、多么光明的前途啊!

  缘分,谁能说得清。是为爱情、恩情、友情还是同情……总之,陈蔚最后放弃了一切她历尽千辛创出的天地……她的亲情、她的故乡、她的事业……她的一切的一切。义无反顾第三度漂洋过海,来到了需要她的吴毓腾身边;来到了那六个失去了母亲的孩子身边。这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这是需要勇气、莫大的勇气。陈蔚,毕竟是个战士,一个曾经抱定为国捐躯的战士。

  陈蔚虽然接受了吴毓腾的求婚,但是令她犹豫不决的是,孩子们是否能欣然接受她。1947年1月她到吉隆坡坤成女中当教师,孩子们和她相处得很好,同年7月她与吴毓腾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1952年吴毓腾退休到新加坡,主持联营出版社,出版科教书籍。陈蔚则在莱佛士女校教书、后又到实乞纳中学教华文。1969年吴毓腾逝世,陈蔚与他鹣鲽情深,至今还深深地怀念着他。

尾声

  风风雨雨,弹指一挥间,半个多世纪过去了。

  1972年,陈蔚第一次回到中国,在北京的弟弟陈昌杰家里见到了当年的团长夏之秋和团员项(方方土),三人抱头而泣,恍如隔世……就在夏之秋团长1996年逝世之前,陈蔚把武汉合唱团在南洋义演的真实历史,夏之秋在武汉合唱团所起的作用,以及对祖国抗日救亡的贡献,全部录音献给了新加坡历史博物馆。

  历史将记下这光辉的一页,陈蔚的那些已逝去的,为抗日救亡赤胆忠心的战友们,一定会含笑九泉了。

  当年的热血青年、活泼的合唱团员____陈蔚,老了吗?那个在战乱时的昆明飞虎队空军基地服务的女会计_____陈蔚,老了吗?不!一个曾经出生入死的战士,怎么会老呢;一个桃李满天下的教师,一个九个孩子的慈爱的母亲(陈蔚自己生了三个儿子),怎么会老呢……

  陈蔚依然热情奔放、谈笑风生地说起她的先生,那个上海同乡;那位复旦大学毕业,负笈美国克罗拉多大学矿学系的吴毓腾,那位尽职尽责的马来亚总视学官,那位九个孩子的父亲品德如何高尚……多么幽默、风趣……仰望着悬挂在客厅中,吴毓腾逝世后,又陪伴了她三十多年的伉俪合影,吴毓腾英姿勃发,陈蔚美丽贤淑优雅。

  那九个孩子呢,陈蔚谦虚地说孩子们虽然没有多大作为,个个品德好就知足了。其实,九个孩子在美国、澳洲等地,个个都是专业人士,三个女儿全部继承了父母的职业,在新加坡作教育工作。她和孩子们都热衷社会慈善事业,最小的女儿,还办了一所智障儿童学校。她和孩子们还有太多太多的慈善工作,等着她们去做……九个孩子一样个个孝敬她,不管海角天涯,他们有心里话还是要和妈妈讲。

  可陈蔚心中仍然还惦念着,曾经一同出生入死的战友……就是今天,刚刚诞生的新世纪(2001年)的第一个春天。就在这春意盎然的五月,陈蔚在多种病痛的折磨中、依然安祥地躺在病榻上,紧紧拉着笔者的手,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从陈蔚大姐清晰的思绪中,从她依然清澈明亮的眼神里,我读懂了,一个人如果将对国家、民族、家人的爱,融入自己的生命中去;她的人格、情操就会升华,她的生命就会因为有意义而辉煌。

  听!六十多年前,在日本强盗的屠刀下、在日寇狂轰滥炸的杀戮中,那个勇敢而美丽的女战士,手捧鲜花不正在为抗日救亡募捐吗:

先生买一朵花吧!
先生买一朵花吧!
这是自由之花呀!
这是解放之花呀!
………


(注1)据原《武汉合唱团》团员曾庆骝回忆“1938年夏末秋初,武汉告急,合唱团余下二十多人,决定自费及募捐出国宣传抗日。经多方联系,于38年9月中后,始告成行。”
(注2)夏之秋(1912年-1993年)是中国近代音乐艺术教育史上的一代宗师、著名教育家、作曲家、中国合唱事业先驱、中国铜管乐的奠基人。他的作品《歌八百壮士》一歌,1993年(在他逝世后55天)荣获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著作奖,载入史册,永志纪念。
(注3)露易丝.陈这个称呼,是陈蔚在上海上中学时,自己起的英文名字。结婚后称:露易丝.吴。

2001年5月3日于新加坡


本文在2009-9-17 3:21:13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传  记
『传  记』 纸上龙腾飞玉宇 笔中凤吐锦珠章柯希慧2015-02-03[776]
『传  记』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柯希慧2014-11-25[798]
『传  记』 访著名长城画家——文化交流使者谢学文柯希慧2014-07-07[963]
『传  记』 研墨赋彩甘寂寞 笔游砚池畅心怀柯希慧2014-07-01[696]
『传  记』 首创新加坡文学馆 读文学界风潮任务谢翠珊2012-03-20[1240]
相关文章:『桑叶
『游  记』 地中海之心——马耳他印象桑叶2014-09-08[593]
『诗  歌』 你可记得他——塞纳桑叶2010-12-16[9933]
『游  记』 荷兰印象(二):哇噻!鹿特丹这座小城桑叶2010-10-16[1097]
『游  记』 荷兰印象(一):人在旅途桑叶2010-10-16[1220]
『诗  歌』 黄昏桑叶2009-10-20[906]
更多相关文章
杨玲 去杨玲家留言留言于2009-09-17 08:55:28(第2条)
抗日,演出,捐款,战场!父辈的抗日英勇事迹,常使我热泪盈眶。
聂崇彬 去聂崇彬家留言留言于2009-09-17 06:29:52(第1条)
可贵的人生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桑叶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