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散文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王润华环保散文中的三只眼睛--《把黑夜带回家》带给我的思考发表日期:2009-09-20
作  者:伍木出处:原创浏览3618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王润华环保散文中的三只眼睛--《把黑夜带回家》带给我的思考
文/伍木
2009年09月20日,星期日

  王润华(一九四一-),祖籍广东从化,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台湾国立政治大学文学士,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文学硕士与博士。曾任新加坡作家协会主席。现任台湾元智大学中文系教授、新加坡作家协会会务顾问、《新华文学》和《雅》编辑顾问。着有诗集《夜夜在墓影下》、《患病的太阳》、《高潮》、《内外集》、《橡胶树》、《南洋乡土集》、《王润华自选集》、《山水诗》、《地球村神话》、《热带雨林与殖民地》和《人文山水诗集》,散文集《秋叶行》、《把黑夜带回家》和《王润华文集》等。曾获亚细安文化奖、新加坡文化奖、东南亚文学奖、《中国时报》散文奖、台湾文艺协会中兴文艺奖、《创世纪》纪念诗奖等。

壹、 将三种环保意识冶炼于一书

        二○○五年秋冬换序的十一月初旬,我在北访旅居台湾中坜的王润华伉俪时,王润华把他最新出版的一本诗集《人文山水诗集》(台北:万卷楼,二○○五年六月)相赠予我。手握这本充满王润华对大自然的怀念、思考与关注,被台湾学者李瑞腾誉为“穿透山水的表象,呼喊人性的尊严” 的诗集,我脑际中印象最深刻的王润华的环保意识,仍然停留在王润华散文集《把黑夜带回家》(台北:尔雅出版社,一九九五年一月)中那些沉甸甸的描写、对话与呼吁中。一读再读这本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交替期间王润华游学北美之际所书写的散文集,我在感佩其对生态环境的极度关怀的同时,更深深地被他以巧妙的手法冶炼三种环保意识于一书而折服;这三种环保意识是:生态环保、文化(传统文化与道德文化)环保、思想环保。

  对原生态环境的保护是《把黑夜带回家》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主题。王润华在书的自序〈献给地球的散文〉中开宗明义地胪列数据阐述:“每天每十分钟,地球表面被人抛出了三万吨的垃圾废料,严重的污染与毒化植物、飞禽走兽与人类的生存环境。每天每一刻钟,就有一种植物或野兽绝种。” 为了保护地球的环境生态,王润华以地球代言人的身份自居,撰写了一系列环保意识很强的散文篇章,让读者聆听他“录下来的地球向您呼救的声音” 。

  王润华散文集《把黑夜带回家》中最具保护原生态环境的色彩的篇章,首推〈白鲸之死及其他〉这篇大幅度反映地球被严重污染的书写。蕴藏在王润华思维深处中的原生态环保意识,我认为主要源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他自幼所处的生长环境,另一则是他所秉承的“天人合一”的儒家传统思想。王润华小时候住在马来西亚霹雳州境内横贯山脉中部的一个小镇,在还未识“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哲思的懵懂孩提时代,他已知道是山野孕育和赐予他最喜欢吃的山猪肉、各种野菜和野菌,是他住家附近的河流为他和家人提供日常所需的鱼虾等河鲜水产。山林原野和江流湖泊是滋润天地万物、为万物带来盈盈生机的泉源,他因此喜欢上大自然的山山水水,并与山水结下了不解之缘;尤其是他在成年后于多篇创作文本中所提及的、他家赖以为生的那片橡胶园,更是其童年天堂。王润华的思想血液中也秉承了儒家思想中“天人合一”的传统观念。“天人合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思想,它既是儒家的世界观和宇宙观,同时又是儒家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一种思维方式,更代表着人类的一种精神境界和人生追求。简而言之,“天人合一”就是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之道。在王润华的眼中,大自然是一个充满灵性的个体,例如“野兽、森林、河流、小鸟、水中的生物和空气,都比我们更了解世界,它们都是地球的代言人。” 又如“加拿大圣约翰河上游两岸,五百四十六株露雾花(lousewort),一起努力把瘦瘦长长的绿叶和黄花生长起来,尽量从野草丛中伸出头,让船上的人,汽车里的人看见它们。高高举起的花朵,使人想起人类示威游行时的标语。”

  拥有宇宙观的王润华对原生态环保的重视,绝不仅只于纸上谈兵,而是通过亲身的经历,全身心地投入自然界,并成为大自然的一分子,与大自然的动植物对话,从而在《把黑夜带回家》这本散文集中,建构一座座环保堡垒,抵御伴随工业化、城市化与环球化而来、给大自然造成的莫大灾害。在〈在冰府的群山之间〉这篇壮观的自然书写中,作者的细微笔触时时散发着人文的关怀,甚至在行文间渗透进一定程度的寓言意味;例如在文章的最后第二段,王润华把老山羊拟人化,从而宣泄掖藏在它们内心深处的忧虑:

  当我们的汽车正要离开佳碧国家公园时,一群野山羊拦住第十六号公路。老山羊问我:“这里会不会成为自然万物最后一个避难所?”我只简单的回答:“我像其他的人一样,已成为一个环境生态保护主义者。”它听我这样说,才放心让我们回去。

  大自然是王润华的良师益友,而王润华则是大自然的倾诉对象。他与大自然有着与生俱来的淳厚而深挚的感情,其对大自然的崇敬与关怀,从一组关于山的诗歌与一组关于山的散文可以想见一斑。一九八九年八月十六日,王润华赴加拿大洛矶山国家公园,在冰府(Banff)惊见四周的群山峻峰,因过后其意象无法忘怀而写了总题为〈山中诗抄〉的组诗,这组以跃动语言记录下作者亲身感受的组诗包括〈山的时间〉、〈山的恋爱〉、〈山的个性〉、〈山的思想〉、〈山的文化〉和〈山的宗教〉 ;六天后,王润华在组诗〈山中诗抄〉的原有诗意基础上加以扩充铺陈,以优美的笔触深入幽静的山峦,书写一篇总题为〈当洛矶山和我相遇在大冰原上〉的散文,一气呵成铸就了〈山的面貌〉、〈山的个性〉、〈山的时间〉、〈山的文化〉、〈山的宗教〉、〈山的语言〉、〈山的恋爱〉和〈山的忧虑〉八篇弥漫田园牧歌气息的精致散文。 王润华之所以能够细腻地书写洛矶山,是得自于他对大自然入木三分的细微观察与丰富情感,洛矶山脉上的一草一木都是洗涤他心灵与精神世界的因子。他以“天人合一”的思维方式重新认识洛矶山脉,在他讴歌下的洛矶山脉不是冷冽的冰原世界,而是生机勃勃、脉动不息、善解人意的温馨地域,例如在〈山的个性〉中,他赋予山以人的天性:“每座山都有一个绿色的、孤独的个性。它们要求一个属于自然的山谷、安静的生活,不过它们还要一个美丽的湖泊。维多丽亚山在夏天的时候,多数时间,游客看见她在露意湖中沐浴,十峰山则喜欢把脚泡在冰凉的莫琳湖水里,伦多山爱把头发倒垂到朱红湖里。” 在〈山的语言〉中,他如是写道:“山的方言,有些是淙淙的溪流,有些是哀号的狼嗥,有些是松涛,有些是白杨树叶的哭泣,有些是风……”

贰、 通过文化环保散文挺直文化脊梁

  王润华在《把黑夜带回家》这本散文集中的撰写轨迹也与其许多诗文集一般,不甘于纯粹的环保书写,而是以原生态环保为轴心,在许多篇章中展现他在文化(传统文化与道德文化)环保与思想环保领域的认识与看法,同时发出他对人类命运的真切寄语。一九八九年八月,他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进行学术研究时,在校园的图腾博物馆内阅览了印第安人的图腾,从中触发他对印第安部落的深沉文化思考,并写下〈图腾树上的意象〉和〈图腾树下的沉思〉这两篇闪烁着跨民族与跨文化探索的光辉的散文。熊与人类之间的战争、白人与印第安人之间的战争、狩猎者与被狩猎者之间的战争,在在促使王润华的文学感官不断地翻腾,他“尽量让眼睛在古老杉木的裂缝里探索” ,看到了人类文明的进程是以弱势族群的沦亡作为铺垫,看到了“在印第安人的图腾世界里,变形是宇宙间所有生命之奥秘。人与兽、男与女、动物与鬼神,他们之间,能随意变化。生活的地域,天堂、陆地、阴间都是相通的,可以自由往来。当然生与死、猎人与猎物、吃人与被吃者也是可以互相调换的。” 也因为印第安人被北美白人的彻底同化,王润华不得不联想起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对立与对峙,以及北美华人可能步上印第安人的后尘,同样遭受到被北美白人同化的厄运:

  我在温哥华的时候,晚上到唐人街那一带游逛,八点钟后便很冷清,时常看见印第安人在闲逛,一些喝醉酒的脸孔,使我想起图腾上的一些形象。在北温哥华山谷的图腾公园,维多利亚的博物馆旁的雷鸟公园,还有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图腾博物馆与图腾村,都没见到多少印第安人。他们怎么喜欢聚集在唐人街?……我又想起印第安人的面貌与华人相似,心中不免不安起来:最近加拿大各城市的中国城都流行建立中国式的牌楼,温哥华和爱城各有一个中华门,坊柱画龙雕凤,五颜六色,白人很喜欢在底下拍照。这是不是代表另一种图腾?我不敢想下去。

  有些美国华人学者指出,美国白种文化对中国文化充满偏见的历史描述,使在美国出生的新一代华族自然而然地抗拒中国文化,排斥自己的文化血统。无怪乎具有浓厚文化忧患意识的王润华说:“我要呼吁东方所有的国家,大量种植向日葵。它是属于东方人的花,我相信只要太阳不改变升起的方向,向日葵永远朝向东方。当亚洲人都争着要移民到西方,让向日葵回归东方吧!” 已故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淑秧认为,王润华散文中的这种见解,“见出了他那阔大胸怀中所蕴含的深致的东方情结” 。自比为“一棵藉藉无名的树木” 并时刻挺直文化脊梁的王润华坚信:“如果很多人都像树木,永远生长在属于自己的土地和气候里,地球、社会、文化便不会有危机。”

  王润华不但为海外华人的文化命运担忧,同时也在其笔下把北美白人的种种劣行勾勒出来,让读者看到生态环境转变下美国社会黑暗的一面。这一系列道德环保散文是以〈旧金山大地震之后〉一文为绪言,它们为读者揭开了美国社会所存在着的一些极待解决的道德问题,包括〈柏克莱印象〉和〈旧金山流浪汉露宿与行乞图说〉中栩栩如生的乞钵形象,以及〈把黑夜带回家〉和〈回到陌地生的街头〉中不可思议的盗窃行为,从而发出分贝极高的针对美国人道德环保的呼声:

  老一代经历开拓的艰苦奋斗,心中都有防震的系统结构,可是愈年轻就愈易受文化地震破坏其心灵,这是难于令人理解的。……文化地震带来人类心灵道德上的破坏是很难抢修的,目前对犯罪、吸毒、沿街行乞、露宿街头等等文化地震所带来的破坏,单靠警察、社会工作者的努力,怎能解决问题? 

参、 展现中国社会新进思想受到辗压的现象

  不仅美国社会明目张胆地存在着一些令人深感不安的盗窃行为,王润华在散文集《把黑夜带回家》中,也对中国当代社会新旧思想拔河所带来的震荡颇有着墨;这种思想环保,源于王润华对自由言论风气的向往。在〈旧金山大地震之后〉这篇写于一九九○一月柏克莱的散文里,作者的笔触时时比较旧金山受到大地震蹂躏与中国当代社会新进思想受到辗压的两种现象。置身于美国的土地上,放眼满目疮痍的旧金山,他余悸犹存地回忆在一九八九年初夏,他在上海复旦大学和南京大学校园游学时遇到了中国政治大地震。当最剧烈的一次地震在北京天安门爆发后,江南学生天天去霸占长江大桥、卧火车轨道和游行抗议,南京大学散布着解放军随时会在夜晚开进校园镇压学生的传言。当时身历其境的他无比惶恐,尤其是在六月四日解放军开枪以后,他所居住的外国专家楼内的欧美学者都搬走了,空荡荡的楼宇与周遭剑拔弩张的肃杀气氛令人窒息。因为学生宿舍就在专家楼前面,每个夜晚,他都害怕枪声会突然间响起来,担心城门失火会殃及池鱼。“我去年五月底在南京正要上北京,结果六月初飞机不起飞,便错过了另一种地震的经验。” 虽然他当时不是身处震央北京,却已能在震区南京感受到六四天安门事件这场令人不寒而栗的政治地震的强大威力。

  在〈焚烧的树林〉这个篇章内,王润华从发生在一九八八年美国黄石公园的一场森林野火,联想到远在大洋彼岸的天安门事件。既然树林需要自我焚烧以达至生态平衡,那天安门广场上的血腥事件又未尝不能解释为凤凰在周期性的灰烬中不断再生的现象。“佳碧公园的大火燃烧后不久,六月四日天安门便发生大火。国家公园和国家社会,每隔一个时期都会囤积起许多需要焚烧的东西。因此加拿大园林管理人员和中国学生,先后自动防火燃烧那些需要燃烧的……” 尽管王润华以一介海外华人学者的身份,以超然的心态旁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发生在中国北京的那一场暴风骤雨,笔尖上闪耀着令人折服的人生智慧,但是,在以〈焚烧的树林〉为轴心的系列思想环保散文篇章中,他在主观情感上仍然偏向满怀激情和理想却手无寸铁的学生:

  栋梁松树使人想起被称为国家栋梁的青年学生。他们其中一些人的思想果实,在今年初夏中国各个广场的那场大火中,爆裂开来,自由思想的种子已落在中国的土地上。一百年前,不了解松树的人,以为野火过后,一切树木便死亡。今天很多约一百年前出生的中国人仍然相信,六月用机关枪点燃的大火熊熊燃烧过后,自由民主的思想不会再生长。

  王润华的环保心绪和笔端,一边牵系着因巴西农人每年九月纵火焚烧亚马逊森林而死亡的几百万种动物和植物,另一边维系着天安门广场上足以令几代人难受的历史教训。他感慨万端地写道:“焚烧巴西的树林,就如焚烧天安门的尸体,它暴露了人类的愚蠢与弱点。” “生长在中国大陆的树,在六月四日后,又背黑锅了。什么时间才能获得平反?”

肆、 王润华环保散文中的三只眼睛

  中国学者刘俊指出,王润华“在《把黑夜带回家》中对自然风光和社会人文的每一提及,总是牵绊着他对我们人类生存环境的深切关注和严肃思考” 。刘俊对王润华环保文学的这一评价是中肯的。总的来说,在《把黑夜带回家》这本散文集里,王润华用第一只眼睛审视地球上的种种病痛,对原生态环保进行横切面剖析,从而镶嵌生态环保的锦绣文章;用第二只眼睛观测古今人类图腾,感受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同时暴露美国这个发达国家内令人难以置信的社会弊端,希冀以文化环保散文捍卫民族的文化脊梁,并企图挽救已然涣散崩析的道德观念;用第三只眼睛记录他的感觉震央,希望通过思想环保篇章来反抗那些腐朽的思想,鼓舞凤凰火浴般的再生景象。


2007年12月20日稿
2008年5月13日、5月15日菲律宾《世界日报.文艺》

 


本文在2009-9-20 1:31:31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文评论
『散文评论』 幸福不仅甜美而且悲壮——我读张宗子陈瑞琳2014-09-08[814]
『散文评论』 序枯荷雨声散文集《盛开的丛林》刘荒田2013-12-23[810]
『散文评论』 一朵芬芳的文学艳丽之花李龙2012-03-11[980]
『散文评论』 抒写本土乡愁,展现人文情怀——读《新加坡当代华文文学作品选·散文卷》伍木2011-11-10[3494]
『散文评论』 关于写游记散文邹璐2011-03-31[2275]
相关文章:『伍木
『散  文』 沉潜伍木2013-02-20[1049]
『小说评论』 文化慷慨悲歌,人性颠簸行走——读《新加坡当代华文文学作品选•小说卷》伍木2012-12-17[2563]
『东南亚文学评论』 以鱼尾狮入诗的新华诗歌所展现的国家意识与文化思考伍木2012-09-18[1902]
『诗  歌』 越过五关·梅关伍木2012-08-04[1041]
『诗  歌』 越过五关·嘉峪关伍木2012-08-04[1051]
更多相关文章
聂崇彬 去聂崇彬家留言留言于2009-09-20 22:36:04(第1条)
谢谢分享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伍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