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诗词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微弱的脉搏——重温淡莹的反战诗《海魂》 发表日期:2009-09-23
作  者:伍木出处:原创浏览369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微弱的脉搏——重温淡莹的反战诗《海魂》
文/伍木
2009年09月23日,星期三

淡莹,原名刘宝珍,1943年生于马来西亚,1960年代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文学硕士。新加坡著名诗人,著有诗集《千万遍阳关》、《单人道》和《太极诗谱》等,曾获东南亚文学奖和新加坡文化奖。目前已退休,随夫婿王润华教授旅居台湾。《海魂》这首诗取自淡莹1993年出版的诗集《发上岁月》。据作者在200510月间向我透露,《海魂》在1979年完成后投寄新加坡的《南洋商报》文艺版不果,其后转寄台湾报章副刊终获发表。

 

蕴蓄人文悲悯的精神深度

    《海魂》是一首海祭歌,祭的是在狂涛中不幸葬身大海的亡魂,这些亡魂原是为了挣扎求存和追求自由生活而颠簸海上的难民。诗人秉持人道主义者的关怀,悲悯浮尸海面的越南难民。表面上,他们是被滚滚浪涛所吞噬的,但实际上,这些亡魂却是一个动荡时代下的不幸牺牲品。诗中提及国籍、外交会议、紧握着人权的手、备忘录,哪一样才是主宰着难民生命和支配着难民生路的因素呢?诗人不是政客,她仅能通过一支蘸满情感的诗笔,对亡魂致以最深沉的凭吊,对往生者的父母、妻子和儿女致以最关切的同情。我们可以经由这首悲天悯人的诗,感受到人类大同世界中没有国界的人道精神与关怀。

 

    1976年南越和北越重归统一后,越南政府在南方进行阶级斗争,大批南越旧职员、旧军政人员被发放到农村改造,结果数百万越南船民在1970年代后期投奔怒海,造成铺天盖地的难民潮。直到21世纪来临之前,全球性的越南难民问题尚没得到彻底的解决。淡莹在《海魂》的后记中说:“一九七九年某日在报上看到一帧越南难民浮尸海上的照片,有感而作。”由此可见,这个诗篇的书写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在那个越南难民新闻铺天盖地而来的年代,大家每天目及耳及的,都是邻国触目惊心的战事报道;然而,作者的恻隐之心并没有被这些充满血腥的新闻报道所掩盖。相反的,淡莹以一颗特有的敏感诗心,感受那个悲惨时空下最无助最无辜的人们的微弱脉搏,发出了最真挚的呐喊,为一个时代留下了一幅感人肺腑的画面。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东南亚的许多国家经历了一场场的政治风暴。在那个哀嚎悲鸣的时代框架下,许多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被无情地剥夺。身为一位现代派诗人,淡莹义无反顾地执笔为诗,让她的诗《海魂》作为那个悲剧时代的一个见证。此诗与淡莹的其他时事诗作如《水劫》(写越南难民)和《萎缩的枝》(写柬埔寨难民)等,挥发出浓浓的反战意味,同时蕴蓄了作者内心世界里的人文悲悯的精神深度。

   

    根据当时国际间的约定,任何国家的轮船如果在公海上遇到越南船民并加以搭救,那个国家便有义务收容所救起的难民。新加坡政府当时也曾短期收容过一批由挪威轮船打救起来的船民(他们较后被移交给挪威政府安顿处置)。《海魂》诗中的往生者可能是举家逃难而单独魂断大海,也可能是独自逃难而结果不幸成了亡魂,但无论如何,这草菅人命的一幕不断地在敲打着淡莹的心弦。她书写此诗时年36岁,即使在62岁回忆起这段往事时,那种深刻的印象仍烙印在她敏感的心版上,不能磨灭。

 

在绝望夹缝中求生的悲惨命运

    《海魂》的写作背景和人道主义本质,奠定了这首忧时感怀之作的深沉思想基调。我们可以在诗中所抒发的澎湃情感中,掌握到作者所要体现的思想意识的线索脉络。

 

在任何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里,诡谲的政治斗争对于老百姓而言,绝对是一首首唱不完的悲歌。他们手无寸铁,为了力求生存,为了追求自由的生活,不惜变卖黄金换取小舟投奔怒海,与大海搏斗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尽管代价可能是葬身海底或鱼腹,但他们顾不了这么多了。那可是数以百万计的船民性命呀!令人忧愤的新闻报道不断地积压在淡莹的心底,一旦看到了那帧难民浮尸海上的照片,她积压已久的情感一下子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倾尽一生血汗,买舟

        舟成了风雨飘摇的家

        …………

        而你什么都没有,除了沧桑

 

    透过这两句诗,读者似乎看到了在绝望的夹缝中求生的越南船民的悲惨命运

 

在第四节诗中,作者的悲悯情怀进一步扩大到往生者的家人身上,把诗情推到另一个高峰。虽然触动作者心弦的那帧照片上没有死者的家人,但作者通过丰富的想象力,仍然可以一字一泪地建构一个凄风苦雨的家庭照。

 

    1976年以前,越南人民饱受越战战火的蹂躏;1976年以后,越南人民仍然活在批斗和死亡的恐惧之中。在整整一代人的时间里,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一直背负着坎坷的命运。淡莹在首两节诗中便描绘了越南船民无立锥之地的实象,而造成这种实象的具体成因,不外乎是人为的穷兵黩武与政治形态的歧异。人对土地的感情是难以言喻的,如果可以安身立命,如果可以安家立业,试问有谁愿意“航线成了无岸之旅”,“陆地变成了今生唯一的奢望”?淡莹间接但愤慨地谴责了人类自相残杀的愚蠢行为,其浓烈的反战精神,由此可见一斑。

 

    1970年代末期,使越南成为一个人间地狱的部分原因,可归咎于政客们不同的意识形态与相互排挤的心态;因为当权者的一念之差,把整个越南推向一个惨绝人寰的境地。诗的第二节如此写道:“甚至水都有身份都有国籍”,“你的国籍是淼淼的公海”,毫不留情地鞭挞了玩弄权术于股掌之中的政客们。

 

在世界人权组织的舆论声讨中,在国际各造的外交斡旋下,越南的难民潮局势方见缓和,但其进程却是极其迟缓的。诗的第三节很明显地是在嘲讽进展迟缓的世界人权组织与国际政治外交的努力:

 

    外交会议上,紧握着人权的

    手,何时才伸展到浩瀚水面

    把一张张被遗忘的焦虑脸孔

    粘贴在备忘录上

 

    在淡莹的诗笔下,狂涛只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物体,虽然它是“强烈的消化液”,无情地吞咽了投奔怒海的人们,“消化了舢舡舴艇/也迅速消化了香烟相思”,但它并非杀人的主体。作者深深了解到,这帧看来好像震人心魄的照片,第二天将极具讽刺性地“在世界各大报章上/成为一则无关痛痒的新闻”,究其原因,不外乎世人对国际事务的漠不关心。

 

连妻子的刻骨相思一起消融掉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新加坡华文诗坛涌现了许多内容广度与艺术深度俱佳的时事诗作,例如吴垠的《沙达》(写埃及前总统沙达遭暗杀)、戴畏夫的《波兰》(写波兰人民饱受外侮欺凌)、希尼尔的《记甘地夫人》(写印度前总理甘地夫人遭暗杀)。无论是《海魂》、《水劫》或《萎缩的枝》,都与上述时事诗作一样,展现了一个时代最真诚的诗人灵魂;经由这些打破国界藩篱的诗作,新华诗人成功地走出狭小的诗学版图,融入投视国际、关注世界的文学脉动之中。

 

    从一个海岸线漂流到另一个未知的海岸线,那是一趟多么艰辛无奈的旅程呀!淡莹在诗的一开始,即根据自身的历史认知,加上情真意挚的丰沛感情,为读者还原了一幅令人凄然泪下的历史图卷,她悲悯众生的内在精神,也在诗里行间流露无遗。

 

    贯穿《海魂》全诗的语言,是淡莹一如既往的形象化语言。淡莹是一位非常注重语言感觉和语言张力的诗人,她不甘于平淡无奇的文字,尤其是在诗歌创作上。所以,在《海魂》第二节中,我们读到了“甚至水都有身份有国籍/不容混淆,不许擅改/而你什么都没有,除了沧桑”。以水比人,从而带出人的悲惨命运,这是作者的神来之笔。“你的国籍是淼淼的公海/陆地变成了今生唯一的奢望”,如果没有丰挚感情和熠熠文采作为后盾,诗人是写不出这样引人共鸣的悲凉诗句的。可以这么说,《海魂》中的语言使用完全服膺于作者的情感意识,是随着作者的感情波动而张弛相间的。

 

淡莹创作《海魂》这首诗,有其理性的现实根据,更有其感性的人文色彩,两者经过作者巧妙的艺术加工之后,完美地融为一体。诗的第四节是纯粹想象的部分:

 

    我只知道

    你是你父母终日倚闾的

            一脉香烟

    你是你妻子午夜梦回的

            刻骨相思

    你是你稚儿嗷嗷待哺的

            全然依傍

 

恰恰是这种想象力锻造出来的诗句,最能够抓住读者的思维,最能够映现作者的人本精神本质。淡莹是现代派诗人,她所营造出来的虚实相生的诗歌意境,乃奠基于中国古典诗歌中虚实意境的底蕴之上,而且并行不悖。

 

    《海魂》的第二节,作者试图透过“水”的拟人化,来加强难民的颠沛流离生活的悲剧效果。水有国籍,反而人没有国籍,逃难的人竟然连水都不如,这是多么可悲的一回事呀!这节匠心独运的比拟与反讽诗句,肯定是淡莹诗意锻铸的成果。在诗的第五节里,作者把狂涛形容为消化液,也是非常精辟的比喻。狂涛不仅会实质性地将人带船一起消融,它还会连父母终日倚闾的一脉香烟和妻子午夜梦回的刻骨相思一起迅速消融掉,诗行中的夸张与渲染效果足见作者功力之一斑。

 

淡莹虽是一位温文尔雅的诗人,但她在诗歌创作过程中,亦无可避免地加入本身的价值判断。在《海魂》中,她除了哭祭海上亡魂并对千万难民寄予无限同情之外,也对一些外交家迟缓的谈判进程加以揶揄;此外,世人对世局的冷漠态度也是淡莹所不能忍受的,所以她在诗的结尾处无奈地说:

 

    之后,排泄一串污浊的泡沫

    第二天,在世界各大报章上

    成为一则无关痛痒的新闻

 

虽然是讽刺和揶揄,但总的来说,诗人的笔触还是宽宏大度多过尖酸泼辣的。

 

附录:淡莹的《海魂》

 

倾尽一生血汗,买舟

舟成了风雨飘摇的家

渡海,航线成了无岸之旅

 

甚至水都有身份有国籍

不容混淆,不许擅改

而你什么都没有,除了沧桑

你的国籍是淼淼的公海

陆地变成今生唯一的奢望

 

外交会议上,紧握着人权的

手,何时才伸展到浩瀚水面

把一张张被遗弃的焦虑脸孔

粘贴在备忘录上

 

经过湛蓝海水的洗礼

我无从探听你的姓你的名

我只知道

你是你父母终日倚闾的

  一脉香烟

你是你妻子午夜梦回的

  刻骨相思

你是你稚儿嗷嗷待哺的

  全然依傍

 

而狂涛呢,狂涛是强烈的

消化液,消化了舢舡舴艇

也迅速消化了香烟相思

之后,排泄一串污浊的泡沫

第二天,在世界各大报章上

成为一则无关痛痒的新闻

 

后记:一九七九年某日在报上看到一帧越南难民浮尸海上的照片,有感而作。

 

2005年10月9月稿

2008年2月21日菲律宾《世界日报·文艺》


本文在2009-9-23 6:52:40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诗词评论
『诗词评论』 【名作赏析】众人评析冰花的《不是轻浮不是漂》中外艺术家2017-12-24[368]
『诗词评论』 怀鹰和路瞳评冰花的《九月》简约不简单 道破则无诗冰花2017-11-28[251]
『诗词评论』 点评叶莎(階梯式告別)康静城2017-08-17[505]
『诗词评论』 风格特色——走进马里兰华裔诗人冰花的诗歌世界(四)冰花2017-02-13[674]
『诗词评论』 冰花乡愁诗:天涯倦客心碎、思乡情切流泪李诗信2017-02-13[851]
相关文章:『伍木
『散  文』 沉潜伍木2013-02-20[1047]
『小说评论』 文化慷慨悲歌,人性颠簸行走——读《新加坡当代华文文学作品选•小说卷》伍木2012-12-17[2558]
『东南亚文学评论』 以鱼尾狮入诗的新华诗歌所展现的国家意识与文化思考伍木2012-09-18[1897]
『诗  歌』 越过五关·梅关伍木2012-08-04[1040]
『诗  歌』 越过五关·嘉峪关伍木2012-08-04[105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伍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