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作家专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马悦然这老头儿 发表日期:2009-05-16(2012-04-22修改)
作  者:倪立秋出处:原创浏览24159次,读者评论4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读完《另一种乡愁》这本书,我“认识”了一个有意思的老头儿--一个值得尊敬的瑞典老头儿--马悦然。他是一个正宗的欧洲人,却有一个正宗的、很有品位的中国名字;他“乡愁”的对象不是他的祖国瑞典,而是他的第二故乡--中国。了解了他这么多后,我忍不住要写下这篇文字。
马悦然这老头儿
文/倪立秋
2009年05月16日,星期六


  读完《另一种乡愁》这本书,我“认识”了一个有意思的老头儿--一个值得尊敬的瑞典老头儿--马悦然。他是一个正宗的欧洲人,却有一个正宗的、很有品位的中国名字;他“乡愁”的对象不是他的祖国瑞典,而是他的第二故乡--中国。了解了他这么多后,我忍不住要写下这篇文字。

闻名世界的汉学家

  马悦然(N.G.D.Malmqvist)是瑞典人,出生于瑞典南方。大学时先学拉丁文和希腊文,后来读了林语堂英文版的《生活的艺术》这本书,受其影响而对中国的道教和禅宗感兴趣,分别读了英文、德文和法文版的《道德经》,发现这些版本之间出入很大,在请教著名瑞典汉学家高本汉先生时表示很想学中文,于是就此开始师从高本汉先生学习古代汉语、先秦文学和中国音韵学。大学毕业后到中国四川做方言调查,钻研过方言学、语音学、历史语音学、现代和古代语法、语义学、格律学等。先后执教于伦敦大学中文系,澳洲国立大学中文系,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中文系,还在瑞典驻中国大使馆担任过文化秘书,曾当选为瑞典皇家人文科学院院士,瑞典学院院士(即“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委员会委员”), 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也曾两度当选欧洲汉学协会主席。

  这位汉学家饱读中国诗书,汉学功底之深,对中国语言、文学与文化的了解之多之广,见解之独到之深入,使很多中国本土的学者都只能望其项背;他对中华语言、文学与文化的热爱与探求的执着,会使很多散居世界各地的华夏儿女感到汗颜,特别是那些自认为已经西化、甚至恨不得自己不是华人、不是华夏子孙的“黄皮白心”的“香蕉人”,他们若知道在他们所一心向往的西方有个如此热爱东方、热爱中国的马悦然后,一定会感到无地自容。

汉文学在西方的传播者

  马悦然这老头儿不光自己热爱汉语言文学和文化,他还要热心地与他的同胞一起分享他的所爱,大概他信守“好东西应与人分享”这一名训。“一个具有必要的语言能力而对文学感兴趣的汉学家应该用一部分时间搞翻译工作,让他自己的同胞们有机会欣赏他所欣赏的文学作品。” “我从事翻译工作最重要的动机是让我瑞典的同胞们欣赏我自己欣赏的文学作品。” 这些引文表明马悦然不只一次表达过他的这种想法,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20世纪60年代以来,他把中国古代、现代和当代的文学作品翻译成他的母语--瑞典文,译作包括一部分《诗经》、一部分《楚辞》,大量的汉朝民歌、南北朝诗、唐诗、宋诗、宋词和元曲,古典小说《水浒传》、《西游记》,还有新文化运动以来的诗人郭沫若、闻一多、艾青、臧克家等人的作品,以及当代“朦胧诗人”北岛、顾城、舒婷等人的诗歌,老舍、沈从文、孙犁、浩然、李锐、高行健等现当代作家的作品,他甚至还详解过毛泽东诗词。

  不仅如此,一些鲜为人知的中国现代诗人及其诗作也被马悦然纳入视野之中,有些还经过他的翻译和力荐,使这些原本被淹没在时代大潮中的诗人及其诗作得以在东西方受到关注并广为流传,如诗人何植三(受日本俳句影响的小诗)、郭绍虞(具有哲理意味的小诗)、杨吉甫(《杨吉甫诗选》)、杨华(风格类似杨吉甫的诗)、韦丛芜(长诗《君山》)、覃斌森(曾在香港菊花诗歌比赛中获第一名)等。这些诗人,除了郭绍虞后来因其学术成就引人注目之外,其他几位诗人很少进入学者的视野,更少有人关注他们的诗作。由此可见,马悦然涉猎面之广,触角之敏锐,眼光之独到,在西方汉学家中位居前列。他一生穷经皓首,著作等身,独步东西,令很多汉学家叹莫能及。


婚姻爱情的忠贞之士

  “西方人在婚姻爱情方面观念比东方人开放”,“开放即意味着性观念随便、对配偶不忠、爱情上的不专一”,我这方面认识的形成来自东方各种媒体对西方人在性及爱情婚姻方面观念的相关报道。然而,“认识”马悦然这老头儿后,我这方面的观念得以修正,他令我调整心态和视角,重新认识西方人对待婚姻和爱情的态度。

  20世纪40年代末,当年二十多岁的马悦然到中国四川调查方言,住在陈行可教授的家中,因而认识陈行可教授的小女儿陈宁祖。这趟调查之行,年轻的马悦然不光在中国方言的调查研究上收获颇丰,为自己终生的研究课题奠定了厚实的基础,也赢得了中国姑娘陈宁祖做妻子,并铸就了自己在婚姻爱情上一辈子的浪漫和幸福。

  1950年到1996年,46年的婚姻生活中,瑞典人马悦然始终和中国妻子陈宁祖相濡以沫,在这个近半世纪的婚姻旅程中,没有红杏出墙,没有婚外情,没有第三者,没有绯闻,三个英俊潇洒的儿子是他们幸福婚姻和爱情的结晶。

  20世纪90年代中期,陈宁祖去世以后,马悦然为了离宁祖近一点,特意卖掉城里的大房子,搬到宁祖长眠的地方,天天黄昏时分绕着宁祖的墓地散步,不时地更换坟头的鲜花,清理墓碑旁飘落的枯叶。

  宁祖去世后,马悦然还撰文纪念她,用的媒介语还是宁祖的母语。在《弟弟的海行--外一章》一文中,马悦然这样写着:“我相信弟弟回家之后,也想念那可爱的公主!我那时比童话中的弟弟还小,根本不知道后来要出海到那个遥远的国家,发现一个中国女孩,我心中的公主。先做她的不敢表白的情人,再做她的外国丈夫,最后终生怀念她,坐在这里写下这个故事,给她的同胞看。” 我就是宁祖的同胞,我就正在看马悦然这老头儿用宁祖的母语--中文写下的关于她、她的母语和她的祖国的故事。

  这情景、这文字,使如今生活在21世纪的我为之动容,内心里由衷羡慕已长眠于地底下的宁祖,一生拥有如此美满的婚姻,如此完美的爱人,做女人做到如此境界,夫复何求?宁祖,我相信你该瞑目了,请带着永恒的微笑长眠吧!

  生活在据说是“保守”的东方的我,几十年来从未听说过类似的爱情故事,耳中充斥的全都是“外遇”、“婚外情”、“包二奶”、“齐人之福”,大大小小的东方媒体全都以诸如此类的报道轮番轰炸我的眼球和耳鼓,马悦然这老头儿和宁祖的婚姻故事,令我见识了他们为东西方共同书写的二十世纪爱情神话,并为之羡慕和感慨不已。

  就因为是这个爱情神话的创造者和主人公之一,马悦然这老头儿赢得了我更多的尊敬,因为他不光学习、研究和传播中国语言、文学和文化,而且他还把自己融入到这个文化之中,把这个文化注入到自己的血液之中,使之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乡愁所系是中国

  20世纪40年代中国四川方言的调查之行,与中国姑娘40余年的美满婚姻,一生中多次到中国探亲、考察、工作和访问,终生对中国语言、文学和文化的执着热爱、探求、研究和传播,使得这位正宗的瑞典人把中国视为其第二故乡。他把与中国有关的点滴用中文记录下来,结集为这本散文随笔与研究札记合集《另一种乡愁》,他在书中用优美流畅的语言,轻松幽默的语调,真挚自然的感情,叙说其对第二故乡的热爱与怀念。

  这种对中国的感情与马悦然曾着力向瑞典学院所推介过的对象之一--高行健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对中国所流露出的感情有着天壤之别。高行健曾在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公开说过,在写完了《灵山》和《一个人的圣经》之后,他的所谓“乡愁”已经了结了,从此他就是一个没有祖国、没有故乡、没有乡愁的人。马悦然是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重要推手,他在《灵山》还只是手稿、尚未正式印行之时就已将其翻译成瑞典文,竭力向其瑞典学院的同僚们推荐高行健的这本书,终于助高行健成为第一个问鼎诺贝尔文学奖的华人,高行健也因此而视马悦然为其知己之一。对中国怀有如此深厚感情、视中国为第二故乡的马悦然,在听了高行健的这番“真情告白”之后,不知会作何感想?

2006年5月12日卫塞节写于新加坡

附注:
《另一种乡愁》,马悦然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4年1月北京第1版


本文在2009-5-16 1:25:34被依林编辑过
本文在2009-5-16 1:39:53被依林编辑过
本文在2009-5-16 1:40:11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作家专版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266]
『作家专版』 《网络文学诗钞》自序: 康静城康静城2017-11-15[533]
『作家专版』 《书里书外读迦南》(代序)康静城2017-01-20[670]
『作家专版』 海外“丽人行”:陈谦的小说世界陈瑞琳2012-02-13[497]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51]
相关文章:『倪立秋
『新书评论』 睁眼看世界(代序)朱文斌2018-09-01[166]
『文化信息』 30余名华文作家学者远赴槟城采风倪立秋2018-09-01[80]
『人物访谈』 访谈:与倪立秋博士聊聊新书《神州内外东走西瞧》倪立秋,祝越2018-08-26[84]
『评论杂谈』 作家与写作人——散文集《神州内外东走西瞧》后记倪立秋2018-08-26[137]
『新书发布』 倪立秋博士新书《神州内外东走西瞧》散文集台湾出版黄玉液(心水)2018-07-29[102]
更多相关文章
倪立秋 去倪立秋家留言留言于2009-06-08 16:56:18(第4条)
张老师:您好!我了解您的意思,但很抱歉我跟马悦然并无直接接触,只是通过对高行健的研究和他本人写的那本诗文合集《另一种乡愁》对他有些了解。很抱歉不能帮您的忙。立秋敬上
张维舟 去张维舟家留言留言于2009-06-07 17:29:12(第3条)
倪立秋女士:读了你说马悦然,很感动。在这之前,我多少知道一点他的情况。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我是一个退休在中文教师,很想与这位视中国为第二祖国、血液里有着中国文化基因的和中国情结的马老结识(通过电脑)。你认为有这个必要吗?(纯系表达敬意,无私求)有这个可能吗?你能帮这个忙吗?
倪立秋 去倪立秋家留言留言于2009-05-18 19:59:40(第2条)
据说他又结婚了,新妻子是一名台湾人。希望你不会对他失望。
依林 去依林家留言留言于2009-05-16 01:53:17(第1条)
读过您的文章,真想立刻直奔书店!一定要读读这本书,也读读这位令人景仰爱戴的老人!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倪立秋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