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新加坡微型小说的发展及特色 发表日期:2009-10-31
作  者:怀鹰出处:原创浏览213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新加坡微型小说的发展及特色
文/怀鹰
2009年10月31日,星期六

  微型小说在新加坡的历史也许不短,但因为传统、习惯加上一点点的陌生,我们通常并不把那些短短的小说冠之以微型小说。它在新加坡的起源,也许早在十几年前,那些短文并没有受到多大的重视,而且也较缺乏文采。真正提倡微型小说并使它在报纸的副刊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是八十年代初期在南洋商报的文艺副刊《文林》版上。之后,另一家大报星洲日报的《世纪风》也开始登载微型小说。可以这么说,新加坡的微型小说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起步的,历史其实还很浅。

  从八十年代初期开始提倡到现在(1994年),虽然只有短短的十三、四年,却经历了三个不同时期的阶段。87年之前为微型小说的萌芽期,87年至90年为转型期,90年以后就进入了多元化发展期。为什么短短的十三、四年的时间,微型小说就有这么大的变化呢?这是因为新加坡的社会经济发展得太快,对教育、文化(特别是文艺创作)的冲击很大,微型小说的创作路向,基本上是顺应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潮流。

  87年之前,新加坡的社会经济基本上仍处于转型期,但社会内部的竞争却日益激烈,从而产生了许多不平衡的现象,加上西方文化的逐步侵入,无论从思想感情到思维方式到社会生活、人际关系等等,都起了相当程度的变化。不过,它对微型小说的影响还不很强烈。这是因为,新华文学的优良传统的力量还存在,大部分作者都秉承着新华文学的传统精神进行创作。另一方面,微型小说对作者来说还是属于很新的文体,有关微型小说的理论还很缺乏,作者们并没有有意识地创作微型小说,对一般读者来说也是感觉陌生的。

  不过,这种文体一经提倡,就有了发展的势头。作者们从初期的漠不关心到接受,其间经历了六七年的时间。它不像中国大陆或台湾,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形成一股动力、一股风气;这是因为,我们的文艺副刊少,文艺刊物少,作者的数量相对的来说也少。而且不可忽视的是环境的制约和影响,这里可以分成五个要点来谈:

  第一,由于新加坡是个工商业发达的社会,资讯的发达,社会内部的竞争,人们从单纯的阅读习惯转向视听习惯,从而对正统的文学创作造成一种压力,篇幅较长的创作已引不起读者的关注和兴趣,微型小说于是乎有了发展的空间,它是顺应环境而产生的,可以说是大环境底下的试验品。

  第二,语文政策的转变,对文学创作(包括微型小说)起了革命性的作用。86年之前,语文政策基本上保持着渐变的趋势,我们还有一些华校生,还有一批数量的读者群,新华文学工作者仍有一批接班人。86年以后,华校终于成为历史的名词,文艺界出现了断层的现象,这对新华文学(包括微型小说)的发展形成了一定的阻力。

  第三,新华文学作品(包括微型小说)的发表园地,一向以报刊的文艺副刊为主,可以这么说,大部分的新华作家都是由报纸的文艺副刊培养出来的,他们的主要作品也大多发表在副刊上。有人说,没有文艺副刊,就没有新华作家,这句话虽然夸张了一点,但也有若干程度的事实。过去,新华文学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那是因为我们拥有两家大报及其他新明和晚报的文艺副刊。83年之后,两家大报合并,文艺副刊缩小;十年之后,文艺副刊只剩下联合早报的《文艺城》和联合晚报的《文艺》版,新华文学面对困境,这是无法扭转的现实。

  第四,83年之前,我们很难读到中国大陆的文学作品,而台湾的文学作品几乎占据了我们的阅读空间,很多作者都从台湾的文学作品里吸收养料,创作出具有台湾味道的作品。83年之后,中国文学作品开始在本岛解冻,中国的文学团体和作家纷纷前来进行文学交流,两地的文艺刊物互登作品,中国的一批文评家也开始有系统地评论和介绍新华文艺作品(包括微型小说),这对新华文艺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第五,文艺团体在新华文学所扮演的角色是不容忽视的。团体除了定期举办讲座,出版期刊,也联合其他的团体举办创作比赛(包括微型小说创作比赛)。目前我们有新加坡作家协会、新加坡文艺协会、锡山文艺中心、春雷文艺研究会等,对微型小说的推动有很大的贡献。

新加坡微型小说的发展及特色之二

  除了文艺团体之外,我们还有几份由民间出版社所出版的期刊,如《赤道风》、《热带文艺》、《艺术天地》等,也加入了微型小说的推动工作,他们的努力和贡献也是有必要加以肯定的。

  以上的简介虽然就新华文学这十多年来总体性的概括,但也适合微型小说的历史面貌。刚才说过,87年之前是微型小说的萌芽期,这段时间所出现的微型小说作品,本土意识并不强,所反映的社会状态比较粗糙、浮面,而且创作技巧也比较平实、粗浅。这时期的微型小说,大约受了台湾和中国作品的影响,以致于比较缺乏本地作家和作品的个性。不过,作者们都很努力,试图从台湾和中国的影响底下走出自己的路。

  从87年至90年,这短短的三年间,微型小说创作无论从质和量上来看,都有了一个飞跃的发展,真正跨入了一个历史的新面貌。许多原本写诗,写散文的作者,也纷纷加入微型小说的行列,将微型小说推向一个新的高峰。这段时期,我们姑且称之为微型小说的转型期,也有人将它称为“微型小说的伤痕文学期”。

  为什么将它定名为微型小说的转型期呢?

  这还得从整个社会的经济、文化、教育等的发展角度和活动来审视。

  新加坡是个高度发达的商业社会,商业活动的影响力遍及社会各个层面,包括文化和教育等。新加坡要继续保持高水平的商业发展,就意味着必须牺牲一些我们原有的历史的民族的文化的特色,以迎合商业社会的需求,这是大势所趋。

  于是我们看到,大片的乡村土地消失,代之而起的是密集的高楼,我们的乡村文学从此走入回忆的隧道。膨胀的高楼带来新的冲击,传统的力量挤迫在高楼的夹缝中。在作家的心里,乡村的消失是与传统精神有内在联系的,这是构成伤痕文学的因素之一。

  新加坡过去是一个殖民地社会,虽然摆脱殖民统治有一大段日子了,但殖民文化并不因此而消失,它以新的包装出现,即所谓的伪西方文化。它对新生一代的新加坡人的腐蚀相当大。面对伪西方文化的日益壮大,华文作家的抗拒性相应的增强,但他们往往力不从心,感到无奈,苦闷和伤感。

  新华文学过去高举反殖反帝争取自由民主的旗帜,因此个性鲜明而强烈。而到了八十年代后期,新华文学已经没有了所谓的“路线”;思想虽还存在,视线却已模糊,只能以一种彷徨而伤感的心性面对无奈的现实,于是形成了一种微型小说中的伤痕文学的脆弱的力量。

  87年之后,教育政策的变化更是快而多,华校和华校生也跟着消失,象征殖民文化的语文--英文,一下子成为主导语文,也就是所谓的优势语文。这在以华文为创作文体的作家来说,所受的冲击是永恒的伤痕。于是在微型小说的创作中,就出现了伤痕的意识。

  在这里,容我引述一下联合早报新闻评述员刘培芳女士在一篇题为《历史长河中的一段记忆》的论述,她说:“谈起经验,我不能不提华校生过去二三十年来所经受的挫折以及他们被挤到社会主流之外、永远低人一等的伤痛与无奈。八十年代实行以英语为统一教学媒介语政策的过渡期间,被牺牲的何只是一代人?华文源流的学生经过一段长时间痛苦的调整,华文源流教师在'变流'(从用华语教学变为用英语教学)的过程中,辞职的辞职,改行的改行,有精神失常或承受不了压力而去自杀的。”

  刘培芳清楚的概括了这一段历史时期教育面貌,华校生和华文教师的遭遇。我们的微型小说作者大半来自华文教师,语文政策的转变,对他们来说,是有切身的感受和经验的。而在这一段历史时期出现的微型小说的题材,很多是跟“教育界”有关,所以,又有人将这一类的微型小说称之为“教育问题小小说”。

  中国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之后,出现了大量的“伤痕文学”作品。这对我们的文学创作或多或少带来一些影响,虽然不是直接和积极的。中国的“伤痕文学”和本地的“微型小说中的伤痕文学”是截然不同的文学现象,刘培芳针对这种文学现象这么说:“新加坡也有内容不一样的'伤痕文学',那就是本地华文文学作品中为数不算少的,反映华校生的遭遇、波折、感情创伤及思想挣扎的文学。当然,还有更多真人真事,是新华文学中还没有记载的。我深深觉得,不管人们同意不同意,受华文教育者的整体经验,是新加坡历史长河中一段抹不掉的记忆。”

  因此,我们将这一段时期的微型小说称之为微型小说的转型期。

  九十年代是一个新的年代,这一个年代的具体特征就是:开放。

  资讯开放、言论开放、政治开放、文化开放,一切的一切,都在开放。

  新加坡地处赤道,是东西方的中心,自然也受到这股开放浪潮的冲击。反映到文学创作上来,就出现了一些现象。

    (一)在过去被视为“禁区”的一些题材,通过短篇小说或微型小说或其他的文学形式表现出来了。

    (二)持续高度发展的经济活动,给微型小说的创作带来更大的空间。

    (三)微型小说中的伤痕文学特色,并没有因此而消失,作者们转入更加深广的思考,将伤痕文学的生命扩展到对民族命运的扫瞄。

    (四)对微型小说的创作技巧变化到理论和实践的探讨,使微型小说朝向多元。

    (五)微型小说的创作队伍更形扩大,新作者不断涌现,不断有“新”的东西出来,对微型小说的发展起了一定积极的作用;加上海内外的文化交流活动更加的频繁,各种各样的理论、作品都介绍过来了,对我们的微型小说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因此,我们将九十年代出现的这股微型小说的浪潮,称之为微型小说的多元化发展期。

新加坡微型小说的发展及特色之三

  微型小说盛行起来了,必须适时的总结经验,审阅成绩,以便为后来人提供创作的契机和更深广的天地,于是在这个基础上,一些类似文学选集的书出现了。最早的一本是彭飞编的《新加坡微型小说选》,这本书选入了47位作者的80篇作品,都是在87年之前发表的作品,可以当成是微型小说萌芽期的一份成绩单。这本选集的出版年份为89年。

  由华文书籍展工委会主办的“微型小说创作比赛”的得奖作品,也在90年辑成两本作品集出版,一本是公开组的作品集,一本是学生组的作品集。

  公开组的第一名是刘诗铃(即诗人长谣),作品为《知法犯法》。第二名是齐斯(即写诗、评论、微型小说的希尼尔),作品为《横田少佐》。第三名为林肪,作品是《三代同堂》。评审是来自香港的刘以鬯和梁羽生等,他们对《知法犯法》的评价甚高。刘以鬯先生说:“《知法犯法》用简洁的文笔勾勒人的弱点,结构紧密,写得很集中,对人物性格有深入的描述。”梁羽生先生的评语则是:“技巧新颖,内容亦有深度,突破了只是对不良习惯的指斥框框,深入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在现代生活中所感受的精神压力。颇有'意识流'味道。”本书题为《微型小说佳作选》,共收入33位作者的57篇作品。很多作者都是文坛上熟悉的名字,如:岳典、罗伊菲、谢裕民、崇汉、怀鹰、沈鹰、洪笛、张曦娜、艾禺、火雷红、圆醉之、宁舟、一点红、张森林(即伍木)、木子等,算是一次水准比较平均的创作比赛。

    学生组的作品亦辑成《微型小说佳作选》一书,收入32位同学的37篇作品, 篇作品都附有一则由怀鹰评写的短评。有部分作者在文坛上相当活跃,如池丽芳、刘瑞金、云大裕、韩光伟等。

    另一项学生微型小说创作比赛的专辑在92年出版,名为《学生微型小说集》,这是西区中学微型小说现场写作比赛专辑。

  贺兰宁在90年选编了一本名为《幸福出售》的微型小说选集,共收了12位作者的48篇作品,书前有黄孟文和南子的序,作者有范北羚、周粲、林锦、林高、董农政、贺兰宁、南子、洪生、黄孟文、怀鹰、希尼尔、张挥等。这本微型小说选集在海外获得相当的好评,如查志华先生在《解放日报》“读书版”(1990年6月1日)中针对该书提出了他的意见:

  “虽则不施粉黛的健康的村姑胜于浓妆艳抹的病态摩登女郎,但微型小说作为小说--有意味的形式中的一种,仍需讲究精妙的构思与结构,独特的意境和蕴含作者审美力量的神韵。如果用这一点来要求,《幸福出售》中的有些篇章就过于直白,而显得一览无遗了。但范北羚的《秘诀》、周粲的《辞职》、董农政的《蟑螂王》、贺兰宁的《自焚》、南子的《幸福出售》、黄孟文的《最后一次扫墓》、怀鹰的《伞。游鱼。电视剧》、希尼尔的《宁聋岁月》等不在此列,它们是集子中的佳作。”

  另一位文评家王列耀先生也在第27期的《文学》半年刊,发表了一篇“《幸福出售》与新加坡华文小说的发展”,针对该书的整体特点及个别作者的作品风貌进行了评述,他说:“从艺术表现与效果看,《幸福出售》集中一个突出特点是讽刺性。集中大多作品,尽管题材各异,其作品构思、人物刻划、事件的描述,乃至情节的推进,都不乏讽刺情调的参予或渗进……。这种讽刺、讽喻的情调,来自作者主动以文学参预人生的积极要求。”

  1994年3月,周粲编了一本《微型小说万花筒》,收了本地作家希尼尔、林高、林锦、张挥、周粲、董农政、黄孟文、洪生、南子、谢裕民、完颜藉、孟紫等31篇作品,而外地作家的作品则有35篇。这本选集的特点就是在每篇作品的后面附了一段周粲写的“短评”。根据编者在“自序”中说:“我编这本书的目的,只是为对创作微型小说有兴趣的人,提供一份参考的资料,让他们知道在创作微型小说时,在表现形式上是可以有许多选择的……,这本集子的着眼点,基本上是在表现形式方面。”

  虽然这本选集所收录的作家数量只有区区的12位,不过从他们的作品来看,在技巧的表达上有一点新鲜感,作家们力求题材的新和多维的艺术审美情趣。作家们多变的技巧引起了海外文评家的注意,如刘海涛在1993年8月出版的《作品》(这是广东省作家协会所主办的刊物)里写的一篇《机智的单一、参予和突变》认为:“新加坡的作家似乎比大陆的作家更讲究微型小说的手法和技巧。”

  新加坡的微型小说在海外渐渐引起重视,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香港和中国、台湾的报刊都时不时的予以转载或发表。如《香港文学》、《亚洲华文作家》、《小说界》、《作品》、《海口晚报》的副刊《阳光岛》等都相继推出新加坡的微型小说创作特辑。

  如1988年12月出版的第48期的《香港文学》,就推出《新加坡微型小说特辑》,相当引人注目。《特辑》中收进了完颜藉、陈瑞献、周粲、范北羚、谢克、力匡、田流、谢裕民、希尼尔、张挥、长谣、方然、董农政、林锦、柳舜、丁之屏、林康、彭飞等人的作品。有的写实、有的“现代”,有的涉及语文问题,有的刻划人性,有的题材陈旧,有的立意新颖,有的充满讽刺意味,有的表露童心,有的描写平淡,有的充满戏剧性……,充分表现了作品的多样性和微型小说的莫大潜能。

  以上这段文字摘录自黄孟文写的《新加坡微型小说的兴起》一文。

  除了报刊以特辑的形式介绍新加坡的微型小说作品以外,中国的某些出版社也先后推出了几本海外微型小说选集之类的书,而以新加坡的微型小说占的篇幅较多。

  如1987年6月,山东友谊书社出版了一本《海外微型小说选》,新加坡的作者有:长谣、除非醉、郭换金、一点红、卓惜贞、彭飞、素馨、水缇、敏叶军、黄孟文、林景、丁之屏、青如葱、洪狄等14家共17篇作品。这是最早一本新加坡微型小说进军海外的选集,作品主要曾经刊登在《南洋商报》和《星洲日报》的文艺副刊上。

新加坡微型小说的发展及特色之四

  到了1990年8月,山东友谊书社又出版了一本名为《赤道边沿的珍珠》的选集,这是一本纯新加坡微型小说作品集,共收29家73篇作品。作者有:黄孟文、周粲、南子、张挥、林高、长谣、林锦、希尼尔、怀鹰、范北羚、洪笛、青青草、孟紫、尤今、张曦娜、谢裕民、梅筠、董农政、方然、林肪、艾禺、贺兰宁、洪生、君盈绿、卡夫、彭飞、谢清、田流和陈彦。

  田仲济先生在该书的序言中说:“这些作品的可贵处是纯朴地反映了新加坡一般人民群众的生活和思想。”这是对我们的微型小说创作的肯定。

  另一本比较重要的微型小说选集,则是由廖怀明编著的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东南亚华文作家微型小说导读《海那边中国人》,出版日期是1992年9月。本书收录了本地作家22家的38篇作品,这对作家很有鼓舞性。

  微型小说选集的出版,是对本地作家的一次成绩检阅,而微型小说创作比赛,则是更高层次的检阅礼。这一类的创作比赛并不多,除了前面介绍的由华文书籍工委会主办的比赛之外,新加坡作家协会与狮城扶轮社也联合主办(由台北圆山扶轮社赞助)青年文学奖(微型小说创作比赛),一共举办了三届。

  第一届第一名是谢惠平(希尼尔),作品是《认真面具》,而佳作奖也有一名本地作者萧忠民,作品是《父子》,其余的得奖作品都是马来西亚的。

  第二届沈鹰以《冰雕》获得第二名,沈鹰也以《时间游戏》获得佳作奖。佳作奖的另两位得奖者是艾禺,作品是《风云再起》,伍木的作品是《脑汁工厂》,其他的都是马来西亚作品。

  第三届的首三名得奖者都是新加坡作者,第一名韦铜雀,作品《河马慢跑》。第二名黄嘉豪,作品《人间之美》。第三名胡月宝,作品《我把贵妃给了日本人》,其他的得奖人是延江,作品《楼上的眼睛》、潘家福的《医生,我的心不见了》,余者为马来西亚作品。

  前后三届的比赛,得奖作品不是来自新加坡就是马来西亚,可见这两地区的文学水准比亚细安其他成员国来得高。

  新加坡作家协会也在1993年联合春雷文艺研究会,主办了“微型小说讲习
班”,共十讲,由黄孟文、张挥、林高、怀鹰、希尼尔、贺兰宁、方然、林亭、卡夫、董农政担任讲员,反映不错。

  微型小说的发表园地,主要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发表在文艺刊物上,一部分发表在报纸的文艺副刊上。

  文艺刊物有《大地》双月刊,1988年8月创刊,是诗与微型小说的合刊,只出了六期就停刊。除了《大地》,还有《文学半年刊》、《微型小说季刊》、《新加坡文艺》、《新加坡青年》、《锡山文艺》、《同温层》、《华校生》、《艺术天地》、《热带文艺》、《赤道风》等。

  值得一提的是由新加坡作家协会出版的《微型小说季刊》,自1992年7月创刊以来,就引起海内外文学团体、报刊、作家和文评家的高度重视,作家阵容来自五湖四海,作品也经常被海外报刊转载。

  报纸的文艺副刊除了早期南洋商报《文林》、星洲日报的《世纪风》、民报的《朝花》等,及后来联合早报的《星云》(84-86年)、《文艺城》(86年-
)、联合晚报的《晚风》(84-88年)、《文艺》(90年)、新明日报的《新文坛》(85年)、《城市文学》(85-91年)、《文艺坊》(91-92年)。

  另外,新明日报的小说版也在1989年11月推出微型小说专栏,轰动一时。联合早报的小说版也在90年12月至91年3月期间,辟了一个叫“千字盒”的专栏。94年11月又推出一个“五分钟小说”的专栏。

    作家个人的专集不算多,以下是一份资料表:

    01:周粲--《恶魔之夜》     (1988年)
    02:洪生--《掌上惊雷》     (1988年)
    03:周粲--《抢劫》         (1990年)
    04:林锦--《我不要胜利》   (1990年)
    05:张挥--《45.45会议机密》(1990年)
    06:孟紫--《有子成龙》     (1990年)
    07:董农政--《伤舌》
    08:陈彦--《小小说》       (1991年)
    09:林高--《猫的命运》     (1991年)
    10:怀鹰--《市议员先生》   (1991年)
    11:希尼尔--《生命里难以承受的重》(1992年)
    12:怀鹰--《公元2050年》   (1993年)
    13:张挥--《十梦录》
    14:方然--《大都市小插曲》
    15:胡月宝--《有缘再见》    (1994年)
    16:谢裕民--《世说新语》    (1994年)

    其中,张挥的《45.45会议机密》和希尼尔的《生命里难以承受的重》,分别获得书籍奖。

    作品多了,可是文学理论却少得可怜,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我们没有专业的文艺批评家,微型小说作者也兼职当文评家,这是迫不得已的现象。在这方面,有怀鹰、林锦、希尼尔、张挥、黄孟文、林高、周粲、伍木、南子、贺兰宁、方然、帆琴等,酿不成什么大气候,这是美中不足的事,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有更多更专业的文艺批评家出现。

  以上所述,是新加坡微型小说的概括。由于资料不全,时间又很仓促,难免有遗漏的地方,只能留待有心人去重新整理了。

  (补遗:怀鹰在1999年推出《哀悼青春》,2008年又推出《半个月亮爬上来》微型小说集)


本文在2009-10-31 9:59:48被宋晓亮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346]
『小说评论』 事与愿违的泪中喜剧――林锦微型小说《也是英雄》赏析阮温凌2016-02-05[1723]
『小说评论』 郁达夫创作思想贬抑论点的商榷成君2015-04-26[939]
『小说评论』 《微型小说创作经验谈》林子2015-03-17[1215]
『小说评论』 说《困惑的岁月》艺术特征初探王珺瑶2015-01-03[920]
相关文章:『怀鹰
『随  笔』 无名的英雄们《爱竹》怀鹰2015-02-02[734]
『随  笔』 夜雪1《月光琴》怀鹰2015-01-23[739]
『随  笔』 世风世风1《e时代的内心》怀鹰2015-01-23[671]
『散  文』 缺了一口的月饼怀鹰2014-12-18[1058]
『诗词评论』 夹在厚厚大书里的“叶子”--读《云端微笑》怀鹰2014-12-18[87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怀鹰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