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作家专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著名马来文化工作者杨贵谊 在马来文研究闯出光明大道发表日期:2009-05-19
作  者:张曦娜出处:原创浏览2339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著名马来文化工作者杨贵谊 在马来文研究闯出光明大道
文/张曦娜
2009年05月19日,星期二


  著名华马词典编纂学家杨贵谊,上个月获马来西亚国民大学颁发文学荣誉博士学位。
  马来西亚国民大学成立于1970年,1973年起开始颁发荣誉学位给各行各业的优秀专家学者,76岁的杨贵谊在推动多元民族文化交流,以及从事马来语文研究所付出的努力,使他成为首位获此荣衔的华人。
  那天在凉风习习下步入杨贵谊在汤申路上段的寓所,迎面是四处设置的书架,从客厅到饭厅,一直到厨房,再到屋内的每一个房间,到处是密密麻麻的书。
  杨贵谊说:“我从年轻时就了解到收集资料的重要,这么多年来,只要是有关华马文化的资料,哪怕是一封信、一张剪报,我都不随便丢弃,何况是通过各种方式收集来的马来文出版物,我都一本本收藏起来。也由于收藏的资料十分充足,三年前,我开始写回忆录时才会写得十分顺利。”
今年出版华文版回忆录
  杨贵谊在今年出版了华文版的传记文学《杨贵谊回忆录──胶童与词典》,将自己这一生如何与马来语文结缘,长期从事词典编纂与语文研究的心路历程,细说从头。
 杨贵谊收藏的华马文化资料十分充足,所以在写回忆录时非常得心应手。他的马来文版回忆录在连年前出版,今年出版了华文版的《杨贵谊回忆录──胶童与词典》。 
  在回忆录中,杨贵谊也回首了他在中学时代如何面对英殖民政府的压迫,甚至蒙冤入狱成为“政治犯”,以及后来在南洋大学执教期间,因为受到政治因素的连累而离职。所幸塞翁失马,他最终反而得以坚持自己的理念,一步步完成编纂华马词典的理想。
  杨贵谊回忆录最初是以马来文撰写,马来文版也早于两年前出版。三年前,杨贵谊在马国国民大学邀请下,担任该校驻校作家,并为国民大学出版的“回忆录系列”撰写这一本厚达600页的回忆录。
  杨贵谊说,最初的时候,他对写回忆录并不那么感兴趣,觉得那是政治人物或是富商巨贾做的事,后来经过考量,觉得自己一路走来也经过风风雨雨,能够将自己过去所走过的路及多年的研究心得一一纪录下来,何尝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于是他终于接受了国民大学的建议。
  《胶童与词典》虽然不是历史,却处处有史料。杨贵谊在字里行间,不但流露出他为追求理想锲而不舍的精神,也反映了他从年少一步步走过的时代面貌。就如他在书中所说:“从童年到青年,不足20年的时间,我经历了三个时代,见证了两个侵略国统治者的凶残面目。那就是战前的英国殖民统治时代,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法西斯侵略时代,以及战后我国被英殖民统治者重新奴役的时代。”
  杨贵谊在书中说出了心声:“经过这次的无辜被捕,再通过牢房里的具体学习和讨论,我学到了许多我从未听过或接触过的知识,包括认清了殖民统治者的欺骗伎俩,以及为什么受压迫的殖民地人民必须奋起斗争。”
  而杨贵谊性格之坚毅,在回忆录中流露无遗:“我虽然在个人的生活及工作上屡遭挫折和阻挠,但我决不灰心。”他又说:“当年我不幸成为殖民主义统治者压迫的牺牲品,我的宝贝青春被剥夺。要不是靠个人的顽强斗志,我的前途几乎早就被摧毁了。”

编纂马来语词典 贤内助 陈妙华 帮助大

  从小学到大学,杨贵谊的马来文一直都是依靠自修而来。1956年,当他进入南洋大学时,正是马来亚如火如荼展开独立运动的时候,其时,也是马来文学习掀起热潮的时候。在南大的那四年,除了他的政经系本科课业之外,他的主要心血是花在研究与推广马来语的工作上。
  杨贵谊说,当时南大还没开设马来文系,也没有马来文课,但由于同学们热心学习,南大学生会于是开办了夜间马来文补习班,由几名通晓马来文的同学负责教导,他便是马来文辅导老师之一。
  1959年南洋大学政经系毕业,杨贵谊一度在《南洋商报》任职外勤记者,但记者生涯不过七个月,他即自费赴印尼雅加达,进入印尼国立大学印尼语文系深造。期间还每月为《南洋商报》撰写通讯稿,赚取自己的生活费。
  1962年印尼学成归来之后,杨贵谊一度受聘于南大现代语言学系担任马来文讲师。可处身于60年代,正逢南大处于多事之秋的当儿,1964年南大改组时,杨贵谊无端为“政治”所累,当时,由于怀疑他有意涉入政界,校方不再发聘书给他,他也因而失去了教职。

在树胶公会做了33年

  离开教职后,杨贵谊失业了整整一年多。1966年,朋友介绍他到新加坡树胶公会担任执行秘书,从此他一做就做了33年,直至1999年退休,那年他69岁。
  杨贵谊自1969年以来编纂12部马来语、马华双语及马华英三语词典,包括《马来语略语词典》、《马来语大词典》、《统一标准马来语词典》、《通用马来语词典》、《现代马来语词典》等。
  许多人都知道的是,杨贵谊身边有位得力助手,那是他的贤内助陈妙华。杨贵谊有感而发说:“两个人做远比一个人做有效率得多,这点妙华的确帮助很大。”
夫妇俩用十年时间编纂《马来语大词典》
  备受学界推崇的《马来语大词典》,是杨贵谊夫妇俩前后花了整整十年时间共同编纂的马华词典经典之作;后来,两夫妻前后还花了十数年时间加以修订,1988年修订本所收词条由原来的3万7000余个,增加到4万个以上。
  谈到编词典的动机时,杨贵谊说:“过去在南大担任讲师,教导马来文时,经常有学生对我说,学习马来文时因为缺乏马华词典而面对重重困难,而印尼文词典程度又太深,很难理解。这使到我萌生了编纂马来文词典的想法。”
  在南大教学期间,杨贵谊其实已开始词典的编纂计划,但由于教学工作的关系,进度十分缓慢。编字典毕竟是一件耗时费力,工程十分庞大的工作,并非一年半载可以完成,离开南大教职之后,他决定到新加坡树胶公会上班,先照顾好温饱,再以工余之暇编纂字典。
  杨贵谊说,幸亏这30多年来,他是在树胶公会那样开明安定的环境下上班,使他编起字典来时间更为宽裕,不但在家里可编,在办公室里也可偷闲进行编纂工作。
  他说:“多年来我其实一直很感激树胶公会,我的老板们每个都思想很开通,他们知道我在办公室里也做一些非公务的工作,虽然不十分清楚我在做什么,但知道那是文化工作。只要我做好分内的事,他们从不干涉,这一点我很感激他们。”

消弭 马来社会对华社的误解

  过去多年来,许多人不解杨贵谊为何如此热中于马来语文的学习与传播,对此,杨贵谊并不讳言。
  他说:“我是个传统华校生,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是在华校受教育。我从小在乡村长大,和马来人的关系很好,由于生活环境的关系,使我对马来文产生了兴趣。
  “同时,年纪很轻的时候我就发现,殖民地主义者对民族语言很敌视,不论是华语、马来语或是印度语学校,他们一律称之为‘方言学校’,当时我就对殖民地主义者的这种态度很反感,也因此下决心要学好民族语言,除了自己的母语之外,也包括马来语。
  杨贵谊说,新马华人在推广及奠定马来语地位方面是有所贡献的,但由于种族之间缺乏了解与交流,过去马来社会经常责怪华社对马来文化漠不关心。
  为了消弥马来社会对华社的误解,他曾经向当时刚成立的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建议,举办“华社与马来语文资料展”,把华社过去在马来文方面所做过的努力和成果展示出来,展出材料便由他供应。
  “华社与马来语文资料展”后来在马国国家语文局一连举行三天,展出了2000多本由华人编写与马来文有关的各类出版物,展出年限从1877到1987年,共110年,吸引了不少马来人前往参观。
  杨贵谊的这一生,正如他在回忆录中坦然直言:“我总算在马来语文研究的天地里闯出一条光明大道,为国家和民族做出了一定贡献。”

  马来西亚国民大学成立于1970年,1973年起开始颁发荣誉学位给各行各业的优秀专家学者,76岁的杨贵谊在推动多元民族文化交流,以及从事马来语文研究所付出的努力,使他成为首位获此荣衔的华人。

  杨贵谊收藏的华马文化资料十分充足,所以在写回忆录时非常得心应手。

他的马来文版回忆录在连年前出版,今年出版了华文版的《杨贵谊回忆录──胶童与词典》。

 


本文在2009-5-19 4:40:21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作家专版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320]
『作家专版』 《网络文学诗钞》自序: 康静城康静城2017-11-15[599]
『作家专版』 《书里书外读迦南》(代序)康静城2017-01-20[717]
『作家专版』 海外“丽人行”:陈谦的小说世界陈瑞琳2012-02-13[542]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81]
相关文章:『陈妙华
『随  笔』 《岛国马来风》后记陈妙华2010-11-23[1081]
『纪  实』 马来人曾在中南半岛建国陈妙华2010-11-23[1641]
『纪  实』 新加坡历史至少要上溯500年陈妙华2010-11-23[1089]
『游  记』 金山木屋陈妙华2010-11-19[2364]
『游  记』 游威尔士 我心荡漾陈妙华2010-11-15[1221]
更多相关文章
桑叶 去桑叶家留言留言于2009-05-26 03:53:36(第1条)
妙华笔下,总是"妙笔生花".
杨贵谊为推动多元文化交流的贡献,传遍天下.
 主人回复 
桑叶,

谢谢你过奖了。
你现在在哪儿?中国,外国?祝愿你一切都安好。
我直到最近才上文协网站,所以太迟给你回复。对不起!

祝 安康快乐,一切顺利!

妙华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妙华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