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杂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外遇,是可宽恕的罪吗?发表日期:2009-05-19
作  者:倪立秋出处:原创浏览227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外遇,是可宽恕的罪吗?
文/倪立秋
2009年05月19日,星期二


  90年代中后期,一部翻译成中文的《外遇,可宽恕的罪》从海外登陆中国书市,一时间,竟然很是热门畅销,似乎总算是为有外遇者提供了为自己开脱罪责的“说法”,或许,很多涉足“婚外爱河”的人内心由忐忑不安变得平静坦然:原来婚外恋情是可以宽恕的。于是,在他们看来,“越雷池”变得理直气壮。
  然而,我对“外遇,可宽恕的罪”这一说法一直不敢苟同。我曾经做过七年中学教师,在我任职中学期间,所教班级学生中来自单亲家庭中的孩子占的比例很高(这是一家冶金建筑公司,孩子们的父母经常外出施工)。通过家访,我了解到,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是因为一方或双方有婚外恋情或婚外性行为而离婚的。这些父母中有的其实根本不想离婚,但他们实在不能忍受对方的不忠和背叛,或是被“第三者”缠得实在无奈,最终只好离开自己原有的家庭。而在这些父母离异的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学习成绩大多不好,有的甚至成绩极差。究其原因,不外乎是恶劣的家庭环境、紧张的父母关系弄得孩子难得在夹缝中求生存,甚至难有一张安静的书桌供他们看书写字。有的孩子在家庭中甚至被父母看作是包袱或累赘,出现“无人管”或“管不了”现象,这,怎么让孩子有良好的学习心态和学习成绩呢?从那时起,尚未结婚的我就对“外遇”一词持有一种厌恶心理。
  时光如流水。我们这群六十年代中后期出生的人大多都建立了自己的家庭,一些“过来人”和我们开玩笑说:你们的“爱情喜剧期”已经结束,该到了你们慢慢上演悲剧的时候了。果不其然,同学的婚姻悲剧逐渐上演得热闹起来:
  我有一同窗好友,结婚几年一直没要孩子,我本以为她与丈夫热情浪漫,希望多过一段时间的“二人”生活,不愿过早地要孩子,以免其作为“第三者”而影响夫妻感情。岂料某一日深夜,这位好友竟打来长途告诉我她已离婚。震惊之余,我问她何故离婚,是否有“第三者”插足。好友竟做如此回答:“这年头,第五者第六者都不奇怪,何况第三者?!”我闻之不禁愕然。过后我为好友庆幸:幸好没要孩子,若有孩子,岂不更糟?好友又回答:“正是因为结婚后不多久就感觉不大好,所以一直不敢要孩子,就怕有这一天。”我不禁叹曰:“你算是明智的了。若有了孩子,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是啊,在一般情况下,孩子是婚姻的必然产物。婚姻的失败,家庭的解体,对婚姻不幸的夫妻双方而言或许是一种解脱,而对孩子而言,则恐怕是一种灾难了。每个孩子都只有一对亲生父母,当离婚判决书下达的时候,这个孩子无论判给父母双方的哪一方,都意味着他(她)将失去另一方,即使这一方依然在给予他(她)父爱或母爱,而这种爱将会是不完整的,当然就更谈不上完美了。父母的离异,给孩子留下的将是永远无法磨灭的心灵创伤。由此看来,好友岂不是很明智?
  然而,现实中像好友这样“明智”的人其实并不是很多的,毕竟涉足婚姻的人士中有孩子的还是占多数,而这多数人中发生婚变的人正不断增多。无独有偶,我的同学中有另两起婚变的例子。
  一例为一女生。她大学毕业时本可以留在省城,但因执著地爱着一位教过她的高中老师,她毕业后毅然分回家乡所在的小镇。很快,两人便喜结连理,并有了一个儿子。这本该是一桩幸福美满的有着厚实爱情基础的婚姻,然而果真如此的话,我们这里便没有这个故事了。就在儿子快上学时,那位被她深爱着的老师竟提出与她离婚,并带走了儿子,和另一位女性结婚。转眼之间,这位女同学便失去了一切——丈夫,儿子,家,这些曾是她生活中的全部,而如今,她却无法再拥有。女同学痛苦之余,迷惑不解:她和丈夫之间如此执著、坚贞、纯洁的爱情,在“第三者”的诱惑下竟如此不堪一击。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另一例为一男生。他与妻子自由恋爱结婚并生有一女,小家庭生活过得倒也平静幸福。不料在一次中学同学聚会上,他与中学时的初恋情人不期而遇。这位当初嫁了一位有钱人的初恋情人,如今已被有钱丈夫抛弃,又成单身。旧情人相见,很难不勾起对往事的回忆。于是,此男同学边回忆边喝酒,不知不觉已进入酩酊状态。那位初恋情人见他如今颇有出息,也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在酒精的刺激下,两人在聚会当天就在同学家中发生了性行为。此后过从甚密,直到女方有了孩子要求结婚,这位男同学才意识到自己已陷入了不可逆转的婚外恋悲剧中。愤怒的妻子到他工作的学校大闹,不准学校出具离婚证明(那时中国人离婚需要单位出具证明,没有单位证明,法院不受理离婚申请),并要求学校给予其严惩。初恋情人挺着肚子拎着一桶汽油到其学校宿舍,扬言若不答应与她结婚,她就点火烧掉房屋。学校以其个人行为不检点,影响学校员工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为由给他下了解聘书。这位同学失业了,他自酿的苦酒竟要这么多人来品尝,相信他也始料未及,不知心中会作何感想?
  我想,不用再举更多的例子了,相信每一个生活中人,其周围定有许多与此类似的婚外恋故事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托尔斯泰曾说过,幸福的家庭每每相似,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的确,一个家庭的不幸,其原因或许多种多样,但在如今的中国家庭和婚姻中,婚外恋(俗称“外遇”)导致的不幸在家庭和婚姻悲剧中所占的比例已越来越高了。行文至此,我不禁要问:外遇,还是可宽恕的罪吗?
  我给的答案是否定的。在我看来,一个人一旦选择了婚姻,建立了家庭,就应该对其婚姻和家庭负责。婚姻法对每一个婚姻参与者都规定了权利和义务,在你享受权利的同时,对婚姻、对家庭、对配偶的忠诚理应是尽义务的题中之义。去当“第三者”破坏别人的婚姻,或勾引“第三者”插足自己的婚姻,这无疑都是对这种义务的破坏,必定会造成恶果,导致悲剧,与“玩火”无异,而稍有生活常识的人都会懂得这样一个道理:不要“玩火”,“玩火”者必自焚。

                                                                                                 1998年8月初稿于上海
                                                                                               1998年10月二稿于上海
2005年11月三稿于新加坡

 


本文在2009-5-20 1:14:48被依林编辑过
本文在2009-5-20 1:20:43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杂  文
『杂  文』 百年鹭岛风貌铜版画——背后的故事柯希慧2015-05-12[672]
『杂  文』 传奇人物——台湾“异流画家”林富男柯希惠2014-10-15[721]
『杂  文』 读: 《陋室铭》的秘诀林汉文2014-06-25[637]
『杂  文』 不要幻想日本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骆宾路2014-06-01[669]
『杂  文』 愤 懑林汉文2014-05-26[564]
相关文章:『倪立秋
『随  笔』 华文教育是槟城的亮丽名片倪立秋2018-11-08[56]
『散  文』 槟城宜家,灼灼其华倪立秋2018-11-08[48]
『新书评论』 睁眼看世界(代序)朱文斌2018-09-01[252]
『文化信息』 30余名华文作家学者远赴槟城采风倪立秋2018-09-01[171]
『人物访谈』 访谈:与倪立秋博士聊聊新书《神州内外东走西瞧》倪立秋,祝越2018-08-26[17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倪立秋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