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绘画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林子平谈艺术创作发表日期:2009-05-20
作  者:陈清业出处:原创浏览126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林子平谈艺术创作
文/陈清业
2009年05月20日,星期三

引言

  林子平的书画展《心向》先后在“好藏之画廊”(2008年8月18日开幕),以及“南洋理工大学美术馆”(2008年10月20日开幕)展出,这两个大型画展的开幕礼,我都受邀出席观礼,深感荣幸。

  当时我为他拍摄了不少照片,经过整理之后,今天上午我终于把它送给林老。
  林老看了照片,非常欣赏,连声说谢。这时候,他太太从厨房里出来,手上端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请我喝,我表示谢意。
  我请林老谈谈一些有关书法与绘画的创作经验。内容包括:这次的书画展览,为什么命名《心向》?你是怎样创作这些作品呢?对于吴冠中所谓的“笔墨等于零”的个人看法。如何鉴定一幅作品的好坏?比较说明东西方画家对于“线条”的看法。未来有什么新的计划?

  这次的书画展览,为什么命名《心向》?
  《心向》的意思,顾名思义就是画出心里所想的画。层次上与往常的不同,过去的创作是“我看我画”,现在是“我思我画”,本来嘛“创作”就是要表达个人的想法,要求比较高。
这次的创作,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受到张夏纬和许少全两位先生的鼓励。
  林老经过长期创作以来,心里经常“反思”一个想法:通过书法来表现绘画,与此同时也通过绘画表现书法。换句话说,书法,可以当着一幅绘画作品来欣赏,一幅书法就是一幅画作。古人早有“以书入画,以画入书”的说法。
  展厅里一幅描绘树林的画作,画面上尽是盘根错结,纠缠不清的枝干,完完全全采用“草书”笔法绘出的,线条苍健有力,非常耐看;至于树叶呢,画家采用捺笔撇出,叶子是多么潇洒自如,常人看到的是树干树叶,但是有书法内涵的人看了,无不叫好连连,无论树干树叶,都隐隐约约显露出一些类似文字的东西,林老对我这么说。
  林老再举例说,不久前新加坡美术馆邀请了本地几位书画家到中国深圳去参加“创意书画展”,林老就是其中的一位。林老的作品,得到很大的反响,为什么呢?林老的书法作品,是近期的“创意书法”,作品很有新意,很创新,可是作品的背后却蕴含着深厚的中国笔墨精神传统,无论书法还是绘画,都充分表现出“笔墨情趣”。
  林老补充说,“深圳的画展”当中有个研讨会,让来自世界地的艺术家互相交流,林老本来没打算发言,想不到却被郭建超馆长点名发言,林老只好站起来说几句。林老不语则已,一语惊人,全场轰动,反驳之声四起。“你的作品,算什么创意,简直是走回老传统嘛。”其实,林老发言之前,已经作了功课,全场的作品都已经看过了,得到一个结论:这次创意的“大方向”是正确的,展厅挂满了琳琅满目的作品,远远看是不错的,但是走近一看,觉得不耐看,作品里似乎缺少了一点什么的,对了,就是缺少了扎实的“基本功”。

  林老话一讲完,在场就有不少人站起来反驳说:林先生,你说错了,今天的题目是“现代水墨画”,而你却在大谈传统,文不对题,你的话缺乏说服力。

  林老听了也不生气,和缓地回应说:如果技巧太多,就会削弱艺术的内涵。从创作技巧来看,无可否认那是花样多多,有用漏斗盛墨水,让它自然地滴落到宣纸上,再经过自然扩散晕化,技法很创新,可是缺乏内在美;其实艺术讲的就是内涵,否则只看表面,太肤浅了,穷根究底就是艺术家本身缺乏用笔用墨的训练。

  对于吴冠中所谓的“笔墨等于零”,你有什么看法?
  林老毫不隐瞒地说:普通人讲这句话-“笔墨等于零”,相信画坛上不会产生什么轰动。但是,如果说这话的人,出自于一位知名度很高的艺术家,那可就不同了。众所周知,吴先生是中国当代一位很有成就的画家,其实他根本不必回避笔墨的传统,而提出“笔墨等于零”的论调。如果你仔细观察吴先生的绘画,他的笔墨功力都是很强的,其作品无论构图或者色彩方面,都处理得很好,不能说没有“笔墨”功夫,那是说不过去的,只能说他的构图与色彩都胜过笔墨方面。画面上的线条,都是那么的苍劲有力,以及他那泼色的技巧,无处不在体现出他那浑厚的笔墨功力,怎么能否认笔墨的传统呢?

  怎样才能练就好的线条呢?
  林老认为平时要多看碑帖,写出来的字就能沉着,不飘不滑,令人百看不厌。
  中国几千年来,都讲究笔墨传统,自然有它的道理。西方著名画家例如毕加索,他多么欣赏中国书法,日本与韩国的艺术家都非常重视毛笔的线条功力。东方书画家的强项就在于线条,如果抛弃了毛笔线条,而去注重色彩,本末倒置,那肯定要输给西方画家多多。
  比较说明东西方画家对于“线条”的看法。
  林老认为:艺术家不分东西方,只要真正好的画家,他们都很重视用笔用线(笔触美);西方艺术大师例如马帝斯,毕加索,摩纳,巴罗克,梵高,米罗,,等等,他们虽然画油画,可是都特别强调用笔用线的功力,梵高的油画用笔强烈,表现在天空的云彩,向日葵的花朵,,激情的线条是多么的迷人呀。西方的抽象画,其实受到中国书法的启发不少。
日本人用破笔写出的飞白,实在太美妙了。日本的科技是那么的发达和进步,但是他们仍旧抱住毛笔不放。由此可见中国发明的这枝毛笔,实在太棒了。

  如何鉴定一幅作品的好坏?
  一幅画,最重要是笔墨,其次是构图,再其次才是颜色。所以要鉴定一幅画的好坏,不必看别的,先看看作品的落款就知道了,如果落款太差,画格不可能高。说到本地已故画家陈文希,他的画很少落款。于是有人认为他的书法不好,其实他的书法好得很,他的草书具有怀素的特点。文希对于题款的位置非常讲究,值得后人学习。

  中国艺术最高的境界是什么?
  林老认为:草书是中国艺术的最高境界。在草书方面,中国历来都很推崇怀素,张旭,黄庭坚,苏东坡,还有米芾和王鐸。中国书画的创作,最怕“火气太重”,缺乏含蓄,硬撞硬冲,换句话说就是‘有勇无谋’。艺术力求‘自然’。作品越是自然,艺术性就越高。多看,多练习,融汇线条色彩于一炉,一气呵成,就能得到“自然”。
怎样才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呢?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不是没有道理的。

  写生为创作而服务——
  绘画要有写生的基础,“写生”是画家的“通行证”林老说道。石涛说:“搜集奇峰打草稿”,早已给“写生”下注脚,的确再贴切不过了。
  林老认为写生很重要。写生在于收集绘画素材,但是真正作画时,需要懂得“取舍”,“割爱”,要不然画面上就会显得杂乱无章,缺乏感染力。其实,林老从年轻到老,写生的足迹遍及东南亚,甚至中国各地,速写作品当然是非常丰富的。谈到写生,林老忽然想起他过去的写生稿,已经累积了大约100多张作品,这是他真正的“处女作”,迄今还未公开展示,他问我想不想看看这些旧作,我求之不得呢。于是林老带领我到楼上参观,他取出厚厚的一本写生稿,我打开一看,哇!真的不得了,作品都已经拍摄成照片,整本稿子都是速写1960年代新加坡的马来乡村,直接用水墨在宣纸上勾勒,淡彩着色,虽说是“写生稿”,简直就是完整的作品嘛。作品很有特色,古朴的亚答屋,椰子树,芭蕉树,果子树,还有不少穿着美丽图案沙龙的马来妇女在干活,有的在喂养鸡鸭,有的在凉衣服,毫不修饰的记录了早期新加坡的乡村面貌,充分反映了新加坡发展之前的本来“真面目”。
  林老这种默默耕耘的态度,我很感动,他为新加坡的历史补上很重要的一笔。

  最后一个问题,你对于将来有什么打算。林老向来很低调,他本来不打算回答这个提问,因为事情还没有落实,他只能简单的提到,日前中国《北京美术馆》有意邀请他到那边展览,详细情形以后再说吧。

  结语
  在结束我们的谈话之前,我请林老用最简括的话总结他对艺术的看法,他感慨地说“艺海无涯”,人生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艺术,自己越钻越深,越来越害怕,当前他已是88岁高龄的画家,自己总觉得不足的地方还很多,需要加紧学习,其实他的艺术成就早就获得新加坡政府颁发的最高文化奖,可见林老是一位多么勤学而谦虚的艺术大师呀。当个画家,在创作的过程中可以得到很多“画趣”,不为外人所知,林老补充说。

  我与林老无拘无束的交谈着,不知不觉已经超过一个半钟头,我从他那儿学习到很多宝贵的知识,不只是艺术的,也是宝贵的人生哲学呢。时间不早了,我想该是林老用午餐的时间了,我握别了林老,他送我到门口,还频频叮咛我常来作客。


本文在2009-5-20 1:53:21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绘画评论
『绘画评论』 如歌的轻飞曼舞与诗意绽放——品读法国著名艺术大师蒂埃里•佩尔迪索笔下的精美花鸟迦南2017-11-12[284]
『绘画评论』 和岩彩有缘聂崇彬2011-07-24[2473]
『绘画评论』 硬朗醇美,雅俗共赏——说说张纯启书法(美国)邓治2010-12-09[1536]
『绘画评论』 试谈字如其人--看白河山鹰墨宝 (一)萧振2010-10-13[1184]
『绘画评论』 南亭的画李兆阳2010-01-02[2342]
相关文章:『陈清业
『随  笔』 2010上海世博会的光芒四射陈清业2010-06-24[950]
『诗  歌』 悼念新加坡建国功臣—吴庆瑞博士陈清业2010-06-24[1032]
『纪  实』 新加坡第44届国庆观感陈清业2009-08-18[1016]
『书法绘画』 林子平北京载誉归来陈清业2009-07-18[1156]
『绘画评论』 当画家,是蔡逸溪正确的选择!陈清业2009-06-13[142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清业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