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杂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方言的方便与不便发表日期:2009-05-20
作  者:倪立秋出处:原创浏览268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方言的方便与不便
文/倪立秋
2009年05月20日,星期三

  托沙斯的福,方言在新加坡媒体上又多了露脸的机会。电视上开办方言节目,报纸上讨论讲方言的利弊,总之方言又一次在狮城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是事实。
  讲方言绝不是老人的专利,会讲方言的年轻人大有人在。电台、电视台主持方言节目的主持人大多讲得一口流利的方言,而这些主持人也大多是年轻人,这可当做年轻人也会讲方言的一个例证。
      其实,各地有各地的方言,这一点我们谁都知道。福建有福建的方言,广东有广东的方言,中国之大,方言之多,数不胜数。中国从事方言研究的专业人士把中国划分为若干个大的方言区,大的方言区下又有若干个小的方言区。在中国,同一方言区内不同村庄之间讲的也许都不是同一种方言,哪怕这两个村庄只隔着一条小路或者一条小河。中国方言之多,可令人叹为听止。英语也是如此,英语现在算得上是一种世界通用语言,但也有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之分,英式英语中还有女王英语和非女王英语之别。而Singlish一听就知道是新加坡人在讲。这其实也是由于地域和文化等不同因素造成的,应不以为怪。
  我认为方言的存在有它的合理性,讲方言既有其方便之处,也有其不便之处。本文想以我本人的亲身经历为例,来谈谈方言的方便与不便。
  先谈方便。
  “入乡随俗”是一句老话,除了要遵从当地的风俗习惯之外,也包含语言上的从俗,这是我对这个成语的理解。
  讲一个我自己的小故事。我和先生虽在大的行政区划上是同乡,但我家乡的方言和他家乡的方言却大不相同。和先生结婚之后,为了入乡随俗,我决定学说先生的家乡方言,由于有先生帮忙,不多久我就能讲得很流利,这令我的公婆惊喜不已。在与公婆的邻居交流时,我不讲普通话,而是讲他们的方言,公婆的邻居惊奇地问:“你媳妇是本地人吗?”公婆回答说:“不是,她娘家在武汉。”邻居们听后对公婆说:“你这媳妇真不错,一点都不摆大城市、大学生的架子。”公婆听后笑呵呵的,笑容中明显写着骄傲。由于会说先生的家乡方言,我与先生的家人和邻居很快拉近了距离,我也很快融入到他们的生活之中。
  在特定的地方讲方言,可以很快拉近你与当地人的距离,增进彼此的感情,让你的生活多一些快乐。这是我要讲的方便之一。
  在中国,排斥外地人的情况时有发生,特别是大城市,这种现象更是常见。凭什么排斥外地人?就凭你讲的不是当地方言,大城市的人不知从哪里生出一种优越感,认为外地人可以不和当地人同等对待。
  再讲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小故事。初到上海时,我听不懂上海话,感觉上像到了外国,因为上海话乍听上去很像日语。有一天我带儿子去医院看病,由于听不懂上海话而对工作人员所讲的要求没有听清。这个工作人员很不高兴,用上海话说:“乡下人,老烦!”奇怪的是,他这句话我听懂了!我当然也不客气地回应了他。事后他虽然向我道歉,但这件事刺激我要学习上海话。差不多半年后我已能讲一口流利的上海话,这让我在上海办事时得到了许多方便。特别是在与那些不会讲普通话的上海人交流时,我的上海话更是帮了我大忙。
  在特定的时候讲方言,可以为你办事提供不少的方便,提高办事效率,少生冤枉气,少走很多弯路。这是我要讲的方便之二。
  目前新加坡有很多人在上海工作、学习和生活,如果能学会讲上海话,一定会觉得方便不少。在中国其他地方工作、生活和学习的人也是如此,不妨试试学讲当地方言,肯定会有不少崭获。
      多学会几种方言对你定会利大于弊,因为方言在你与当地人交流时给你提供了一种很好的交流工具,办事时也会少走一些弯路。在外地若听到你熟悉的方言时心中还会油然生出不少的亲切感呢,生活中也会因而增加一些快乐。
  再说不便。
  以上的两个小故事在前文我用来做了方便的例子,其实在接下来讲不便时,同样可以用来做例子。
  在第一个小故事中,我之所以要学说先生的家乡方言,是因为我初到公婆家时,公婆不会讲普通话,只会讲方言,我跟公婆及邻居交流时,他们讲当地方言,我讲普通话或武汉话,这对我们的交流时不时地造成障碍,而且感觉也挺怪。我觉察到语言上的不便,决定由我来学习先生的家乡方言,因为公婆年纪大了,要他们学讲普通话比我自己学讲他们的方言难,而我在语言上适应他们比他们在语言上适应我容易。第二个小故事中我之所以要学说上海话是因为在上海工作办事时经常要跟上海人打交道,上海人会说普通话的不少,但也并不是每个上海人都会说普通话,特别是年纪大的上海人,不会讲普通话的人不在少数。我和这些不会讲普通话的人交流时感到了困难和障碍,因而决定学说上海话。这两个小故事同时又说明了如果只会讲方言而不会讲通用语,会在与人交流时感到很多不便,严重时可能会误事。
  在新加坡,华人来自中国各个不同的省份,都会操一口各自家乡的方言,如果华人都不会讲普通话,只会讲自己的方言,那么华人与华人之间交流都会感到不便。新加坡还是一个多种族的国度,如果各种族只讲自己的母语,不会讲英语这个通用语,那么种族与种族之间的交流则是一句空话。
  由此看来,方言有方言的优势,也有它的劣势,我们要客观地看待方言。不要因为热爱方言,就顽固地只讲方言,不讲其他语言,甚至不讲通用语,人为地给自己制造与人交流的障碍,这是一种狭隘的语言态度;也不要因为通用语被接受的普遍程度高,就打压方言的生存空间,认为方言没有讲的必要,这同样是一种狭隘的语言态度。合理地运用方言和通用语,为自己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尽可能地提供方便,减少与人沟通的不便,这才是一种积极的态度和做法。

2003年5月21日于新加坡


本文在2009-5-21 0:10:24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杂  文
『杂  文』 百年鹭岛风貌铜版画——背后的故事柯希慧2015-05-12[656]
『杂  文』 传奇人物——台湾“异流画家”林富男柯希惠2014-10-15[701]
『杂  文』 读: 《陋室铭》的秘诀林汉文2014-06-25[627]
『杂  文』 不要幻想日本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骆宾路2014-06-01[649]
『杂  文』 愤 懑林汉文2014-05-26[549]
相关文章:『倪立秋
『新书评论』 睁眼看世界(代序)朱文斌2018-09-01[166]
『文化信息』 30余名华文作家学者远赴槟城采风倪立秋2018-09-01[80]
『人物访谈』 访谈:与倪立秋博士聊聊新书《神州内外东走西瞧》倪立秋,祝越2018-08-26[84]
『评论杂谈』 作家与写作人——散文集《神州内外东走西瞧》后记倪立秋2018-08-26[137]
『新书发布』 倪立秋博士新书《神州内外东走西瞧》散文集台湾出版黄玉液(心水)2018-07-29[10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倪立秋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