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以写社会生活铸造南洋文艺铁塔--试论吴仲青的小说发表日期:2009-12-25(2009-12-29修改)
作  者:伍两出处:原创浏览1128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以写社会生活铸造南洋文艺铁塔--试论吴仲青的小说
文/伍两
2009年12月25日,星期五

  从文学的发展史上看,二十世纪的二十年代末,南洋色彩文学的萌芽与提倡是新马华文文学发展的重要时期。随着曾圣提“以血与汗铸造南洋文艺铁塔”的呼声,这一文学思潮的提倡进入高潮,把向来注重描写中国的文学内容,注入南洋地方色彩。有些作家以更开阔的笔调,描绘发生在周围的生活,反映南洋的现实人生。

  吴仲青无疑是这段时期里最重要的小说作家之一。方修赞“他的作品不多,但写得很精炼,每一篇都有相当分量。”在《马华新文学大系》中就收录了他六篇短篇小说。杨松年也称赞吴氏的小说,“有浓烈的生活的气息,描绘的手法也相当细腻。”

  这样一位具有实力的作家,在提起南来作家的小说创作时,自然不能遗漏了他。吴仲青凭着自己对生活的认识和创作才华,抛开中国的情节,在题材上表现出南洋风格,留下了二十世纪初海外华侨的生活事迹。本文将以他的小说为审视基点,开揭其小说的价值和审美意蕴。

开扩多面的创作题材

  吴仲青的小说,展现了当年新马部份生活面貌。作品内容充实,既着手于教育界的黑暗面,也描写黑社会党徒的生活,两性关系和妇女生活。

对教育界黑暗面的暴露

  一直以来,教育是新马社会的重大课题。它影响着学童的未来生活,国家的进步繁荣。早期学校由民间经营,操持者是地方上较富有的一群校董。《辜负你了》描写N埠中华学校的一群董事在“侨南俱乐部”举行周年会议的情形。校董们迟到,享受雪茄,喝白兰地,自是一副不认真的态度。他们支持教育的目的,在于提升个人的名誉地位。因此,选举董事也在彼此的地位不被动摇的情况下草草了事。

  董事会由经理建议改革掀开序幕,改革的内容是把图画、音乐、手工、体育从教育课程里抹去。小说通过评议长支持经理的发言,讽刺他对教育的无知。他痛恨绘画的理由是自己进校已有一年多的小孩,连寻常账目都不能写,“然而厅所板门上,客室的粉壁上,几乎涂满了粉笔画和木炭画,猫、狗、小羊、乌龟等。”在他的眼中,经营文化事业,让儿童发挥想象天份的绘画也都成了罪恶。
   
  ……最可恨的是前月下院,居然于厕所板门上画了赤裸裸的两件动物拥抱着,一个还带着微笑迷迷的媚眼,凝视着那一个,虽大不像,然而颇具大略,如果有女人走到那边去,或被邻居看见,岂非一大笑话。……
   
  评议长对这一事端讲的详细,把罪恶的根源都归于绘画。他反对音乐,不希望学生先学唱歌,“为将来成倡优的预备。”体格运动“无非如野孩子能够像马一般的马路上多跑几趟”,将小白猫当皮球般的踢;而手工的流弊,却如“小孩子爬到椰树上摘椰子,把拾元一百斤的椰子去做椰子手工;母亲头上的簪,摘去做泥土工……。”
   
  这些堂而煌之、无理取闹的可笑论调,具有两层深层的意义。首先显示了英殖民地主对殖民地的最大兴趣是搜刮财富,而不是百年树人的大计,因此在早期的“英文资料中关于华教的非常缺泛”。其次是神圣的教育事业,由一群对教育无知的外行人管理,至使他们滥用权力,建立自己的声誉,支配学校的活动,更改课程内容。
  校董的权力大,可干预校政,决定校长的去留,校董分家本是早年教育的问题,因此来自北方的英明校长也被殃及:
   
  我以为以面食为食料的北方人,来教我们南方吃米的孩子,总难得好的。而且国语不是我们这小码头所需要的,何必去学习那毫无实用的东西,要我们的孩子造成一个北方人,岂不是糟之又糟。
   
  他没有做了半年的校长,就结识了女学校的女教员,伊常来看他,他也常去看伊,有时竟并肩坐在皇家运动场私语,身为师表的校长,而有桑间濮上之行,早已丧失了他的人格,传染到孩子的身上……
   
  校董的言行,显示了他们的迂腐守旧;副总理提议聘请林静斋老先生,代替食面食的校长,暴露他们搞地域族群关系,不能任人唯贤,也体现了作者对南洋教育存在着严重问题的忧虑。这篇刊于《新国民日报》《浩泽》副刊的小说,增添副刊的特殊意义,因为“这是马华小说史上第一篇有着相当成就的现实主义的作品。”
   
  于一九00年生于中国浙江的吴仲青,毕业于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和国立测量专科学校。二十年代南来之后,就一直在教育界服务,于三十年代中期移往廖内。因此他对新马教育界所面对的问题自是耳濡目染。《窃议》虽不是正面描写教育问题,却通过曾当三个月校长的蕙卿、体育主任孙吉,和一位自认伦敦为故乡的“Hollo先生”的三人对话,反映了文化界人士对争取为校董的热切。只要能“先加入董事部”,“大事便成功了,”且“很有飞黄腾达的意思。”孙吉还提醒大家:
   
  董事而挂名,等于不董事,先弄一个监学员做做,真所谓大权在握了。大权一在握,你想,校长教员之类,还不是醉虾一般地随便了么?
   
  校董的诱惑力使“Hollo先生”幻想向他缓缓驶来,“挂着红绸的香车”,自己站在董事会议上发言的神情,“许多董事都静得蚊子飞过也能听出”,接着他展示权力,显显威风,“旧校长的行李搬出去了”。正当校董选举在即,孙吉不惜建议请自己的两个妹子,多写十几张票,以便在选举票上做手脚。可惜事机败露,孙吉的饭碗可能被打破,只好将气发泄在不满半岁的孩子身上。
  可见校董职权对文化人的吸引力,一朝搭上这条船,就能在学校呼风唤雨,所得到的好处,不单止于权力,还在于金钱,至使三人甘冒风险,想方设法达到目的。

  新马是一个移民社会,早期的社会建设,需要扫除文盲;要繁荣经济,更得培养知识聪慧、有见识的下一代经营。吴仲青对校董操持重权,不负责任态度的刻画,不但暴露了教育制度的缺点,也体现了他们的自私贪婪,眼光短小,追求权势的本质。

    对夫妻生活的描写

  在两性生活的描写方面,吴仲青的选材也颇独特。《爱的呵欠》以第一人称的手法,通过丈夫的心理活动,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反映了一对结婚了五年的夫妻情愫。故事里的男主人公,在酒楼参加一个朋友的婚宴时,由“新娘的隐隐地显现在薄纱后面的桃红色的衬衣”里包裸着的“丰腴的肉体”,联想到“即使妻在五年前的当时,也不曾有过这祥动人的色香”和惹眼的姿态。再由新娘对贺客的委婉致辞,联想到婚后的妻子:
   
  ……抱着正在乳养的第三个小孩,胸衣也不扣,垂了好像米袋漏了米的乳房的妻,无论如何再过下日子去是没有趣味的。动不动就叱骂小孩,正在清早耽睡的时候,大声地吼,毫不体贴工作过劳的丈夫的睡眠,是妻的大不应当……。
   
  这是一种现实生活的体现,妻子在家中衣着的随便,符合人类性格的自然发展。男女婚后的生活,再也不是看电影、买衣服、上餐馆、逛公园;主妇忙于三餐,周旋于孩子、丈夫之间,把婚前的矜持也抛到脑后。因此引起丈夫的不满,产生休妻的情绪。回到家门,他又因敲门不得回应而发怒。眼见一场口角难免,妻备好的热茶,关心的问候又令他改变了主意,“但看见在前擎了灯导着路的两肩瘦削的妻的后影,灯影下昔日娇软今日为了家务与养育三个孩子,变成柴梗似的粗糙不堪的手,不禁同情起来。”
   
  主人公的思绪不断改变,由羡慕、不满、沮丧而同情,使读者的心潮紧紧地跟着他的思绪波动。他进而联想孩子接二连三的来,妻子似乎是为了孩子而活,思绪又回到愤恨。可是当他想起妻子五年来的辛劳,“心上便浮现出日常的种种影子,一根根的针,向他灰冷的心一针一针无数针的剌来,良心台起头来了”。他知道她被弃后的严重后果,心理颇是过意不去,第二天早晨,抱着妻子长吻。
   
  在小说里,吴仲青写的是人性,人的心灵。这种发生在家庭中的常事,所倾述的男人心思,是一种喜新厌旧的心态。人是会老的,可喜的是主人公在看到妻的老态时,也忆起她多年的辛劳,家庭悲剧因而不至发生。夫妻间的事,在外人看来虽是微不足道,但所能造成的后果却是严重的,无夫的妻子,无父的孩子,命运都是悲惨的。这不但是个人的不幸,也将增加国家的负担。

  吴仲青选取这类少人注意的题材,是他的高明之处。故事里的妇女,也摆脱了张金燕小说中那种封建妇女被男人欺压的形象,体现着识大体,照顾家庭的温柔特性。苗秀说他写两性关系的作品,能“发掘得更深”,即使在今天读来,仍然觉得亲切,似乎有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就是自己的化身之感。

 对女性悲剧命运的刻画

  吴仲青笔下可怜的妇女形象有妓女和爱慕虚荣的两类。

    《梯形》是描写小人物生活的名篇,被方修先生选入大系和两本选集里。小说描写妓女翠英受鸨母控制,在如“咸鱼栈”、“霉熏气”浓重的暗狭天地里接客。小说通过嫖客的视角写道:
   
    ……她仰身躺着,衬衫贴着满身是汗的肉身,横陈在发出磷光的油灯照着的楼板中央的躺褥上,表示给任何人吸取余剩的肢体,毫不遮掩的引起他一个残酷的感觉。好像不和本体连络而拖着的两手,另外装上去似的垂在枕边的头,以及直直的摆着的长腿……
   
    这幅筋疲力尽的躯体,已经在暗无天日的地点接客七年。天天如是。同情她的客人,劝她出逃,或是“去长官处呈诉这一类”,然而她更担心外界的眼光。作者极形象的以爬梯级来形容妓女接客,每接一次客,就靠近天堂一步。她希望嫖客能助她快些爬上天梯的尽头,早些回到天国安息。

  《都市的女人》也通过心理描写,生动地刻画了大都会中的年轻女性,在新潮流、新风气吹袭下的心态变化,以及行为改变的过程。就如现实中的许多年轻女性,作品里的小学歌舞教员,一心想当个明星,她离开了原有的岗位,完成心愿。可是现实生活并不如此简单,展现在她眼前的无尽诱惑,逐步的腐蚀着她。愿望虽是实现了,她开始追求更大的名誉,最后只有沦为拍卖身体,换取物质享受的下场。

  小说批评了都市生活对人性的腐蚀,告戒人生认清纷陈诱惑背后的可怕实质。对不幸的小人物,作者都给以极大的同情。

对黑社会生活的反映

  吴仲青笔下的黑社会,也写得生动细腻。《乌九哥的梦》是这方面的代表作。乌九有两个结拜兄弟,三人曾在“关老爷面前喝过鸡血酒”。这种结党成派的私会党组织,“源于中国的天地会”,初期具有“反清复明”的宗旨。私会党派首领的权势“满足了部分华人在社会地位上的追求”,党本身也具有“互助、抗暴的功能”,因此,秘密结社的风气在十九世纪时,随着中国移民而大量涌入新马。在传播过程中,它去除了反清复明的政治色彩,演变成作奸犯科的组织。

  兄弟三人的党派虽没有天地会的规模,却有类似的精神。乌九年轻时,是“英名烈烈,谁人不晓”的人物,做过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解囊赠金”,“金貂换酒”的伟业,“是一个万流祟仰的完人”。可是在他老年之时,谈他豪杰举动的人一天天稀少。他娶了一位出身翠花楼,年青美丽的妓女阿苏为妻,可是不久妻子却跟人有染,使乌九受到沉重的打击。

  新马殖民地社会生活的现实场景,还有乌九常留连的赌馆。文中写乌九从赌馆中走出,满脑袋充满对钱财的幻想:
   
    ……看见大老虎小老虎,奔流般的流进袋里,两只袋饱满得和汽球似的。他急忙伸手探袋,周围一绕,依旧是馆里剩出来的四毛五;四个可爱的小圆物,带着五个大的,从手里跳落袋角,轻狂地响了响。……
   
  乌九也有小市民发财的心愿。他原想发一注财,以享他后半世的福,然而至今还不曾得到。赌的花样多的是,他想到跑马、彩票,然而他最喜欢的是十二支:
   
  “一天一次,又敏捷,又爽快,押得多,赔得多,风头不好,少押,一帆风顺,立刻发财。”
   
  赌令人沉迷,他不能自控,“常常说今天不中,不再押,一到明天,可是照常。”他想拥有五六层的洋楼,楼中有七个姨太太,珠摇玉动地为他轮流烧烟打扇。他也走烟馆,这种曾经削弱大清帝国国势的毒物,也是新马早期人民的消遣物。来这里的人,“大抵都是对于人生怀着淡漠的心情,而又想多活几天的人。他们觉得天下并不甚大,烟馆以外,更无所谓天下。”以乌九的知名度,他到这里和烟客抽烟喝茶,讲三国,谈岳飞,谁都欢迎。有他在,大家都不觉寂寞。
   
  吴仲青把乌九年轻时的“侠义”,暮年落入心腹叛离、妻子私奔的故事,放置于殖民社会中的烟馆、赌馆、妓院和猪肉粥摊子。环境气氛与人物活动紧密交织结合,强化了黑帮小说的内容,勾勒出一幅南洋现实意义与生活气息浓烈的画图。

  吴仲青另一篇黑社会小说,是较后发表的《刀祭》,写黑社会人物春奎在大哥庆奎死后的三周祭日,大嫂跟着跑了的后二日设祭坛复仇。
   
  他“要以家传的刀,砍了不义的头来。使那乱伦的罪恶,暴露在群众的面前受唾;使那乱伦的尸骸,浸在群众的‘呸’的唾液里烂化。”
   
  然而他做贼心虚,在风声烛光帏影中,似乎听到大哥在骂“乱伦的”的声音,听到不相识者“浸在群众的呸的唾液里”的呼喝,他深怕遇见大哥尖锐的眼光,失魂落魄,最后死在自己的刀下。
   
  就内容而言,《乌九哥的梦》无疑较《刀祭》更充实,反映的社会面貌也较广泛。在二十年代,新马华文小说的题材,大体上以描写学校生活、两性关系,以及带着反殖情绪的潮流中,吴仲青小说题材的选取,可说是一种突破。

严谨细腻的艺术特色

    吴仲青的小说不但内容充实,在技巧的运用上,也颇具特色,他擅长以人物的心理活动表现性格,环境气氛的营造和讽刺手法也很细腻成熟。

以人物的心理活动表现性格

  作者常用心理描绘手法来塑造人物性格,以达到解剖故事主人公的心思,体现出他的性格,同时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多重艺术效果。在《乌九哥的梦》里,当乌九听到妻子与人有染:
   
    乌九顿觉全世界打了一个寒噤,无话可说。默默的回家,默默的睡下,酒意却已醒了一大半。
   
  从此无论走路转弯,跨出馆门,踏上茶楼,到处好像背后有人冷笑。有一回竟至衔口的小孩,以小手装作乌龟模样在他背后爬。乌九虽也愤恨,终于不敢回头看一看。他只是踌躇,以为这事若不解决,在光荣的生活史上,就只这一点是缺点。
   
  一向来英名烈烈,不被人欺负的乌九,这回遇到带绿帽的丑事,自是心情恶劣。他觉得社会在取笑他,不能去除的心中污点,使他连头也台不起来。对小孩的行为举止,他疑神疑鬼,却又不能发作,只能忍受满肚子的气愤,连胆子都变得小了。他心里虽然筹画着如何捉奸,但作品深长的意味是显示了英雄老来的无奈。
   
  《窃议》里的心理描写也很生动。被学校开除不久,生活遭受挫折的蕙卿,在听了孙吉“先加入校董”的建议之后,信心是增加了不少,可是对校董每个月的一元月捐却不舍得。
   
  ……一做董事,虽然很有飞黄腾达的意思,不过说起月捐,真是太难,即使每月一元,每月无穷地一月一月地到来,月捐一元一元的飞出,一年十二月是十二元,两年二十四,三年、四年,一直下去,甘草当归,就可堆满一栈房,飞出就飞不回来了,不是也很可惜,况且……
   
  这就把他吝啬,又期望飞黄腾达,甚至是胆小、担忧、付不起一元费用的复杂心情表现得生动。在《都市的女人》中,作者写道:
   
    自己在银幕上动作,自己混合在观众里看自己,偶然受那边三四个年轻而漂亮的男子一瞥。“那不是银幕上的她吗?”好奇的眼光,故作矜持地给六只八只的瞳子的羡慕的殷勤的问询:“如何?”她每到电影戏场,就只这一个思想。
   
  女主人公的心理活动,把自己爱表现,爱人们吹捧的虚荣心暴露无疑。它具有长久的时代性,即使是在今天,爱慕虚容、成为明星、追星、看星仍然是许多年轻女性的追求。

环境气氛的营造

  吴仲青对环境气氛的渲染,往往能与人物生活和故事情节的发展紧密结合。细节点染和气氛的烘托交织于一体,弥漫着南洋社会特定的环境氛围,强化了小说的内容。这样的手笔,在他之前的小说作品中并不多见。
   
  乌九在辰光中从赌馆出来,在路上走着,四野是泼墨的阴暗,近处还有垃圾堆里寻食的野狗,扑面是袭人凉气。环境的描写,配合了常在夜间活动的黑社会人物,为描绘这位好烟、好赌、夜归,不理会年轻太太的乌九的豪放性格铺路。《辜负了你》描写校董开会的侨南俱乐部,本是富人消闲的场所,俱乐部里的雪茄、白兰地酒,校董的姗姗来迟,给会议制造了一个不认真,不严肃的场所。《梯形》里酒客酒后经过小巷,犹豫不决的走向妓院,他们在臭气霉气熏天的环境里排队,强忍沸腾着的血液,听着嘎嘎响起的栅门,看着进出的嫖客,周围环境显示了妓女生活的恶劣。在《刀祭》里,作者描绘帏布四周的阴森:
   
  吱吱的烛火,被将烬的油逼得只是叫,光比先前时亮了许多,然只一刹时就暗下去,暗下去,渐渐的,熄了。室中增加许多暗影,都以尖锐的目光,直射出共同的目标--春奎。生命将从此而尽,他早已知道,对于过去的罪恶的追悔,因了死之恐怖,只油然地明炽起来。
   
  作者数度营造恐怖气氛,一步步地把杀了大哥、奸了大嫂,造成大嫂逃亡,又在大哥的灵位前假意为他报仇的春奎迫入绝地,使他在恐惧中现出罪恶的原形。也因如此,小说悬疑味浓,脆秘性强。

讽刺手法的运用

  在《乌九哥的梦》里,乌九和两个结拜兄弟,曾在“关老爷面前喝过鸡血酒”,以“取一个桃园三结义的意思”,谁知老二霸占了有夫之妇,被关进牢里,乌九欲理不理,不于以协助;而拐走乌九女人的却是老三蛇仔利,这是对结义兄弟“不义”人性的一大讽刺。《辜负了你》中,作者对校董的改革计划,腐朽力量对教育造成的破坏给以尖锐的批评。他生动地通过校董的无理取闹,两次以寥寥数句对话,讽刺这群与会董事的无知,只知奉迎的丑态。
   
  “那么民国十六年,音乐图画手工体操课外运动一概除去,诸位以为好么?”总理在探问群意。
  “最好没有。”
  “这样才得法。”
  “评议长说的,正是社会情形。”
   
  这群附和权力的校董,在会议进行中听到外面传来麻将的术语,“董事会席上,仿佛听到了火警,又似外间获得了一件宝物”,若不争先一看,将终生遗憾。刹那间,会场细细沙沙的拖着很多对鞋子,拥到外间运动场所看热闹去了。
  会议结束前,场外飘来粉气脂香,传来娇婉的笑语,他们的脑际即刻出现亭亭玉影。
   
  “真要命!”总理笑了,隔夜面包的裂痕中,露出又黄又黑的一排:“谁叫了要命的东西。”
  “哈哈,防着些儿,夫人。”评议长开的玩笑。
  “时间久了,那么我们散会吧!”
   一阵纷然,椅脚磨擦楼板声,令人起齿牙酸麻之感。
   
  简单平凡的细节选取,与这群道貌岸然的校董先前发表不满厕所内的裸体画,学童唱情歌的论调对照,就可看出他们原来是一群言行不一、口是心非的假正人君子。
   
  自然,吴仲青的小说也有缺点,最明显的是语言的个性化问题。
  就如《梯形》里的人物语言不符合人物的身份。被关在妓院里七年的妓女,在叙说她对外界的看法:
   
    ……门外在我看来,异常狭小,不自由,世界于你们或许要大得多,还有你们舍不掉的许多东西。我出去希望什么呢?你说,到处是嘲笑你的眼睛,无处不有陷阱张开大口等着你。你不看见我的两颊和额上烙了耻辱的符印?啊!这烙印是谁替我烙上的……
   
  连妓女都能讲一口漂亮的华语。此外,作者通过妓女的解说,发表个人的见解,染上了作者心理视角的色彩,带有些许说教的意味。

小结

  吴仲青在他的小说中,展现了他的创作才华。作品虽然不多,但是每篇都有份量,在当时文学界“鼓吹什么‘灵的觉醒’与‘人性的解放’,为文大多绵密工丽,注重藻饰”的唯美主义声中,吴仲青却坚持以写实的手笔,刻画普遍的社会悲剧。除了《奔丧》是篇童年生活的回忆,更多的是反映新马下层人民的生活。苗秀赞“他的作品每篇都很坚实,不愧为早期马华文坛一个最突出的现实主义小说家。”

    吴仲青在南洋色彩文学理论的提倡声中,更进一步地以结实的内容,树立个人在小说史上的地位。在当时写爱情,学校生活的题材氛围中,他开了黑社会、教育小说的先河,为新马华文文学建立了一个新纪元。《乌九哥的梦》和《辜负了你》,都是这方面不可多得的作品。像《爱的呵欠》这类写两性生活的小说,也去除了过往女人是弱者、是封建社会中被男人蹂躏的牺牲品形象。将女性顾家和温柔的一面,更完好的表现出来。即使在今天读来,还觉得它很有时代感。

    在艺术的营造方面,他将心理描写、人物刻画,以及环境气氛的渲染交织一体。虽然作品中也有一些缺点,但却掩盖不了他在小说界的辉皇成就。

    作为一名南来作家,他已改变了南来作客异乡的观念。他的作品对祖先故地中国的故事描写得不多,更关注的是养他的南洋社会和人民生活。
   
   
    完笔于2007年1月25日
    伍两
   
    刊载于《热带学报》第12期
    2007年10月出版    
    
   


本文在2009-12-25 23:37:49被林子编辑过
本文在2009-12-29 4:43:57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376]
『小说评论』 事与愿违的泪中喜剧――林锦微型小说《也是英雄》赏析阮温凌2016-02-05[1758]
『小说评论』 郁达夫创作思想贬抑论点的商榷成君2015-04-26[946]
『小说评论』 《微型小说创作经验谈》林子2015-03-17[1229]
『小说评论』 说《困惑的岁月》艺术特征初探王珺瑶2015-01-03[931]
相关文章:『伍两
『新加坡文艺报』 文艺报革新号一年伍两2014-11-02[1470]
『新书出版』 李选楼新书《双城之恋》出版了伍两2013-03-19[1523]
『亚细安文艺营』 第十三届亚细安华文文艺营伍两2012-08-19[2649]
『小  说』 鸡饭伍两2011-03-06[1898]
『文协活动』 ‘姚紫文学历程展览’在晋江伍两2012-04-09[2904]
更多相关文章
何逸敏 去何逸敏家留言留言于2010-01-08 00:13:13(第1条)
非常切实的评论,文章中提到的几篇小说,我也在杨松年教授的推荐下,读了。伍两的评论以文本为出发点,分析透彻,条分缕析,有些从文学表达来分析,有些从内容分析,有些深入社会弊端着手。清清楚楚。非常好。赞。。。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伍两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