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教  学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从爱情与婚姻想到文学与政治的关系 发表日期:2010-01-06(2010-01-17修改)
作  者:旌升出处:原创浏览140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编辑修改此文删除此文
从爱情与婚姻想到文学与政治的关系
文/旌升
2010年01月06日,星期三

  人们常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两情相悦,男欢女爱所迸发出来的爱情故事,尽管是千古主题,被人们诉了又诉,可是,依然是那样令人爱恋和心动,那样叫人痴迷和陶醉。然而,爱情的目的地是婚姻,一到达这个目的地,就意味着爱情的死亡和终结,这是一个什么道理呢?由此我们联想到文学与政治的关系,好端端的一个作家,一旦踏入仕途,其文学创作就枯萎,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翻开中国现代文学史,那样一大群作家20世纪初期文采飞扬,可20世纪中期和后期都到哪里去了?不仅中国现代文学史如此,中国古代文学史,世界文学史亦如此。似乎文学一与政治结缘,就意味着消亡,政治成了文学的掘墓人。这又是什么一个道理呢?为着这个道理,长期以来,两种意见不断地展开着争论,一种意见是文学艺术应脱离政治,不应与政治为伍;另一种意见是文学与政治密切相关,不可分离。孰是孰非,至今各执一词。那么,文学与政治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我们不妨借鉴爱情与婚姻的关系,来对文学与政治的关系作一比较和分析。

  说到“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消除婚姻,让爱情得到永恒。可是,这可能吗?两个爱得要死要活的人,不就是想结合在一起,永远生活在一起吗?自古写诗赋文的儒家学子们的最终理想,不就是书剑报国,治国平天下吗?很多文学家一旦名扬天下之后,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而是政治一定会找上你。政治和文学先天就具有一种暧昧关系,不管你承不承认,它是一种现实存在。由此联想到社会,从社会学上讲,社会是一大系统,这个大系统是由政治系统、经济系统、文化系统等许多子系统组成的。人体是一小系统,这个小系统是由神经系统、运动系统、消化系统等许多子系统交织而成的。如果把社会比喻为人体,你能说人体的各个子系统之间是毫无关系的吗?

  如果把政治和文学比喻为男人和女人,那么男人和女人的最终结果就是结婚成家,是否所有两性都是婚前爱得轰轰烈烈,婚后打得鸡飞狗跳呢?尽管有一些这样的例子,但不是全部,也有婚前平平淡淡,婚后却越爱越深的。不同的家庭说不同的话。中国古代社会是夫权社会,女人是男人的附庸,很多男女结合到一起就是为了娶妻生子,婚前素不相识,自然没有爱情,更谈不上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了,妇女的家庭地位如何?就要看丈夫是否开通了。当今社会妇女解放了,过去的男女关系被颠倒过来了,很多家庭女人成了主宰,尤其是西方社会讲究妇女优先,女人更是在家庭中高踞于男人之上,因此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在当今社会却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文学与政治的关系,也的确因不同时代,不同社会而有了不同的解释和看待了。

  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于先贤们对人类社会的深刻思考,是对人类道德的崇高教化,对人类精神的审美规范。然而,自从科举制度产生之后,文化便具有了功利性,文学艺术便与政治结下了不解之缘。科举制度一方面提升了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培养了人们对知识的祈求;另一方面,却成功地使文学为政治服务,生产了一大批甘为统治阶层歌功颂德的御用文人。从古至今,多少人头悬梁,锥刺股,发奋读书,用文学成就这块敲门砖敲开了仕途的大门,一走进官场之后,就随波逐流,放荡于官场了。时至今日的高考制度,也依然光照着科举制度的阴影。政治,这个霸权主义者,@7芟肴俏难б!D5术作为自季的传!F9筒,像脑人总!EB让女人做自己的!CD妻良K4敢谎酰虼!CB,历GA飞希AG一方!E6是政治对文学的!BD步紧衿,一方面是文学的争取解放,政治与文学的关系就在这样一种主旋律中发展下来了。纵观历史,横看世界,文学与政治的关系实在是扯不清,理还乱,是很难用一个“是”或“非”字来一概而论的。我们应当用历史的眼光,根据不同时期,不同社会状况来判断文学与政治的关系。

  在抗日战争时期,一大批左翼作家高举起抗日旗帜,为民族解放而奔波呼号,用文学作品激荡着人们的抗日信心,你能说他们不应当参与政治,他们只应当躲进小楼描写纯文学的风花雪夜吗?反过来说,文革时期,对文学艺术扫荡无遗,硕大个文艺舞台上只剩下八个样板戏,和一批御用文人的歌功颂德声。我们能说这种政治对文学艺术的强奸是合理的吗?我们能不对这种政治和文学的关系痛恨无比吗?因此,如仅仅说政治和文学有没有关系,未免简单化了。认为政治和文学没有关系的,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文学观,就像为了不让爱情走向坟墓,而消灭婚姻关系一样,是不切实际的。认为政治和文学应关系密切的,是一种庸俗的文学观,就像封建社会把女人看作男人的附属品一样,这种观念到了男女平等的当今社会早应彻底抛弃了。实际上,政治和文学是一个矛盾的共同体,二者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所谓相互对立,是因为政治讲统制,讲集中和统一;文学讲民主,讲自由的创作氛围,很多文学家是愤世嫉俗的,文学要标新立异才有生命。就像男人和女人一样,男人爱智慧,女人爱美丽,追求的目标是不一样的。所谓相互依存,是因为文学与政治共存于同一个社会有机体内,就像是一个村子里的男人和女人,每日里耳鬓厮磨,低头不见抬头见,谁也无法躲避谁。因此我们可以说,在国破家亡的抗战时期,文学家们从政是为人所尊敬的,就像丈夫遭到迫害之后,妻子勇敢地为丈夫奔走呐喊,是为人们所敬佩的。可是到了文革时期,政治对文学滥施淫威的时候,许多文学家从政就是一种对政治迫害的无奈和屈从,有的就变成了卖身求荣,为虎作伥。

  请看以下这张表,我们会发现文学与政治的关系会在各自势态此消彼长的发展过程中呈现不同的结果。图中两个箭头,代表的是文学与政治势态的由弱到强。

  第I象限是文学呈强势,政治呈弱势的社会,如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那时候政治上诸侯纷争,一片混乱,但是文化发展上却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呈现出中国历史上少有的繁荣景象。中国近代文史上也是这样,虽然政治上国破家亡,百无聊赖,但是却涌现出一大批创作上颇有成就的文学家。

  第II象限是文学与政治都呈强势的社会,在中国最有代表性的是唐朝社会,那时候政治上出现了贞观之治,开元之治;文学艺术也获得了极大的发展,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等都诞生在那一时期。当今世界西方许多国家也是这样,一方面政治稳定,民主与法制健全;一方面文学艺术也获得很大发展。

  第III象限是文学和政治都呈弱势的社会。中国历史上一些朝代末期,如鸦片战争时期,以及当今世界上的一些落后国家就是这样。政治上积弱难振,文学上也积贫难返。当权者不思政治上图强,反而对内镇压,压制民意,更谈不上文学的发展了。

  第IV象限是政治呈强势,文学呈弱势的社会,最典型的如中国历史上的秦朝,和三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政治上的强权,对文学艺术进行了残酷的绞杀,就像一个虐待狂的丈夫对妻子进行百般的折磨一样。文学和政治的这场婚姻,可真的使政治成了文学艺术的坟墓了。

  综上所述,我们发现,政治和文学的关系有好有坏,有好政治,也有坏政治;就像有好男人也有坏男人一样,我们不能一提政治就和专制、压迫等挂起钩来。中国唐朝初期政治上的励精图治,和对于文化的宽容,不正是我们所赞扬的吗?当今西方社会健全的民主与法制不正是我们要学习的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是因为很多男女双方结合后都想把对方置于自己的羽翼之下,与婚前的彼此无私奉献大相庭经,愚是矛!DC百出。政治是文学的坟墓,是因为文学遇到了坏丈夫,政治要把文学变成自己的私有财产,任其摆布。

  应该说,历史上关于文学和政治的关系问题的争论双方都有各自的理论根据。提倡让文学远离政治的观点很有道理,自古至今,能走向世界的最高层次的文学艺术还是脱离政治,只描写纯人性的纯文学,如:文革结束后最早打动中国人心的日本电影,现在在中国家喻户晓的韩剧,等等,许多获得诺贝尔奖的文学作品都是纯文学的。《色戒》一出,尽管有人爱,有人恨,但是能掀起如此轩然大波,也是因为其描写的纯人性,女人也需要性爱,并可以为了性爱舍弃一切。

  主张文学和政治密切相关的也很有道理。自古韩愈就提倡“文以载道”,柳宗元主张“文以明道”;杜甫的《三吏三别》是在反映民间疾苦,鲁迅用的《阿Q正传》是在唤醒民心。文学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当社会出现贪污腐败,残酷剥削的时候,文学有责任站出来反映社会,揭露黑暗,警醒人心。在这个时候,其责任是崇高的,而不应被责难的。文学家在政治上讴歌正义,鞭挞邪恶,正是社会需要的。就像一个家庭,妻子的责任应帮助丈夫从良从善,而不是鼓励丈夫犯罪,为丈夫的不良行为窝赃,辩解。

  在此,我们可以对文学和政治的关系作一总结了。

  首先,我们应承认现实,文学与政治是有关系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认识到文学和政治是有关系的,会使我们清醒地面对现实,而不是用鸵鸟政策,以为把头埋进土里就安全了。并且,政治对于文学是有干涉的,干涉的程度取决于政治的开明度,和民主与法制的健全程度。政治对于文学也是有容忍度的,并且会因标准不同而底线不同。有人曾以此为借口,以西方社会的作家也没有绝对的自由来为我们的一些不民主的做法进行开脱。可实际上,西方许多发达国家的底线只是不得宣扬法西斯主义和恐怖主义等反人类的事件,除此之外,文学家们能够得到广泛的创作自由。而在法制不健全的社会,文学家则随时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因此,文学家有责任呼唤民主与法制,帮助社会尽快地实现开明的政治。否则,你在花前月下吟诗作赋,以为自己超脱政治,可很难预料有一天政治的大棒会突然地打到你的头上。这就需要用法律给文学底线定出一个标准,用健全的法制来保障文学家的合理、合法的创作自由。

  第二,我们承认文学与政治是有关系的,但不是让文学成为政治的附庸和传声筒,不是让文学家为了政治的目的而为邪恶唱赞歌。如前所述,社会这个大系统是由政治系统、经济系统,文化系统等子系统组成的。这些子系统是相互关联的,又是相互独立的。在这里,我们不能只看到“相互关联”,而忽视“相互独立”四个字。一个政治非常强大,文化却非常落后的社会是一个畸形的社会,就像一个神经系统高度发达,但运动系统却极其微弱的人体一样,是早晚要出问题的。只有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系统彼此平等、独立,又彼此相辅相成、协调发展的社会才是健康的社会。文学应反制于政治,而不应受制于政治。因此,我们要为保持文学的独立性而努力。

  第三,两派争论,常常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永无休止,可在第三者看来,公、婆之间都各有正、谬。辩论双方往往都是揪其缺点,而连其优点在内的全部加以打击。我们不应因为反对政治对文学的强权而将“文以载道”也一同抛弃;也不应因为强调文学与政治的密切关系而将纯文学扫地出门。世界从来都是丰富多彩的,而不是千篇一律的。文学艺术应百花齐放,有的人就爱纯文学,有的人就爱描写政治,都有各自的读者群,为什么老是要谜京戏的指责恋越剧的,听唱歌的反对看跳舞的呢?就让纯文学与“载道”文学一同发展吧,同生共存,顺其自然才是我们应有的对待客观世界的正确态度。


本文在2010-1-17 8:36:21被宋晓亮编辑过
编辑修改此文删除此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教  学
『教  学』 儿童诗是什么陈福义2012-07-12[1244]
『教  学』 如何进行儿童诗教学陈福义2012-07-12[1489]
『教  学』 姚占新:华文教育的价值重构余夫2011-10-14[1112]
『教  学』 洋人学生学华语---学生家长会-2010年--分流作业展示何逸敏2010-09-30[1786]
『教  学』 淑那迪阿姨刘青玲2010-09-24[2181]
相关文章:『旌升
『教  学』 构建中国关系学的研究与教学体系旌升2010-01-06[1319]
『诗词评论』 多些宽容,少些非难--也谈对“梨花体”诗的看法旌升2009-12-31[1399]
『小说评论』 洗尽铅华见真情--试探沈从文《边城》的人性美旌升2009-12-31[1533]
『评论杂谈』 王阳明哲学思想的由来及其对于中国社会的影响旌升2009-12-31[1003]
『教  学』 寻找学习外语的规律性旌升2010-01-06[102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