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散文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尤今散文启示录 发表日期:2010-04-17
作  者:熊晓萍出处:原创浏览303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尤今散文启示录
文/熊晓萍
2010年04月17日,星期六

  在尤今的创作中,游记、小说、小品占作品的多数,标明散文集的不多。然而散文于尤今,其意义决不是以数量来作标准的。尤今这样说过:“我写小说,写游记,写小品文。独独不‘写’的是散文。每当我的心湖被感情的浪涛汹涌澎湃地击打着时,我便整个地‘走’进稿子里,毫不隐瞒地把我的笑痕与泪影涂抹在稿纸上。等我从稿纸里‘走’出来时,一个真实的我,便无所遁形地立在字里行间。”这一番话向我们表明了散文在尤今创作中的重要地位,不是“写”出来,而是“走”进去,恰好说明尤今散文不仅是文学作品,更是一条通向尤今心灵世界的心路。沿着这条路,我们将看到一个最为真实的尤今,从那些“笑痕”与“泪影”中,体会到她的人生观,创作观,从而对她的作品有着更深切的了解。

一  文化同源,息息相通

  读尤今的散文,曾诧异其中所表露的情感竟是那么容易与我们沟通,彼此心灵的交通是相当自然的,没有障碍,这也是她的作品在大陆风行的原因之一。之所以能够达到这样的心灵默契,不能不说是由于同一种文化传统的侵润所致。尽管尤今生在马来西亚,八岁后又举家迁往新加坡,在新加坡完成大学学业并在当地就业至今,尽管她从未在中国生活,但她却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并且不论在马来西亚还是在新加坡,她都生活在浓浓的中华文化的氛围中,“小学未毕业,便读完了《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聊斋志异》等大块头著作。”大学里,她读的又是中文系,这一切不仅使她熟练地掌握了中文,更重要的是中华文化的精神在她心中扎下了深深的根,她的创作呈现出中华文化的色彩也就是很自然的了。

  在中华民族的性格中,自强不息是其基本精神之一,尤今散文中对自强不息、坚忍不拔精神的肯定与赞扬是其重要内容之一。《我心中有盏灯》是尤今散文中的力作,读者一定注意到了尤今还以此篇作为她一本散文集的书名。之所以这么看重它,是因为这篇散文可以说是作者阐明自己人生观的最为真切、明了的宣言。在这篇散文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通篇洋溢着那种快乐、积极的气氛。当然,尤今是幸福的女人,从小受父母的疼爱,小学五年级就开始发表作品,在大学里品学兼优,是为数不多的荣誉学位获得者。在爱情婚姻上她也甜美如意,有一个心心相印的好丈夫,令人羡慕。这些固然都足以使她快乐,然而尤今的快乐并不仅为了这些,尤今的快乐,还在于她始终在追求自己生命的最高价值,在与人生道路上的艰难困苦的较量中完善自身。毫无疑问,自强不息精神给予她巨大的支持。在《我心中有盏灯》的结尾,作者这样写到:“我当然也有充满了挣扎与眼泪的一面,但是,我是个不容易向现实低头的人。碰到挫折,我顽强抵抗;抵抗之后,如果依然黑暗处处,我决不死心。我始终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亦相信:‘天无绝人之路’,许多事情,山穷水尽疑无路,然而,结果呢,‘柳暗花明又一村’。倘若有人问我,来生有所选择,你还会走同样的路子吗?答案是:‘会,一定会。’理由只有一个:我快乐!”

  这种与命运作顽强搏斗而决不感伤消沉的情感浪潮始终在尤今的散文中回荡,贯穿着积极向上与奋进的心境基调,那充满青春活力的情怀显示了尤今旺盛的生命力,也深深地感染了广大读者。在《灯影里的人生》一篇中,写了她幼年时家庭的艰难困苦。父亲开设的一家小小报社倒闭,负债累累,一家五口,住一间无水无电的小木屋。但性格坚强豁达的双亲并没有为生活的困窘失望不振,而是以乐观积极的信念,来面对命运的挑战。在这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家中,却不缺乏爱与欢笑,“爸爸爱说笑,尽管在外面为生活而碰得焦头烂额,但是,他把他的忧他的烦搓成一团,密密地锁在心扉中,他给孩子的是成箩盈筐轻松的笑话。小小的木屋,常常被笑声震得几乎崩塌下来。”这一切无疑给尤今留下了深刻印象,也成为她人生与创作上的追求。《祖孙共圆一个梦》中的外祖母亦使尤今对自强不息精神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这位“极端理性而又高度坚强”的女性,在家庭经济发生突然变故而陷入穷困时,挺起脊梁,以给别人缝衣来偿还债务。更令人敬佩的是,这位极爱文字但从未上过学,靠自修与文字结缘能将一部《红楼梦》读的烂熟的外祖母,即使在穷困潦倒的日子里,仍然顽强地维持着对精神生活的追求━━读书。“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争取机会多读,恐怕来不及了!”对书籍,尤其是对文学的渴求竟是如此强烈。为了圆自己的这个梦,她需要多么顽强的毅力!尤今对自己这位坚强、执著的外祖母是敬爱有加,她今天的成就中毫无疑问也包含了为外祖母圆的那个美好的梦。此外在《楼上有楼》、《曾经挫折话考车》、《文字情意结》等多篇散文中,都表现了对自强精神的赞美和战胜困难后的快乐。

  写到这里,想起有人将尤今与三毛相比,因为她们都曾在沙漠中生活,并都在作品中加以了表现。似乎这是两个类似的快乐的女人。这种类似比实在是过于片面,三毛与尤今其实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尽管三毛在散文中也表现了自己的快乐,但她的心灵深处始终深深地纠缠着忧郁,她的性格中有不愿与人交流的一面,少年时她曾封闭自己达七年已久。三毛也喜欢周游世界,但准确地说,三毛应该是浪迹天涯,由于对整个人生、时空的忧患与困惑而表现出强烈的孤独感,她是为生命的有限而漂泊,为孤独的虚空、无限而追寻孤独,由此而来的快乐,与尤今是绝不相同的。尤今的快乐更呈入世色彩,表现出生命的永恒活力,更世俗,更平民化,也更持久。相形之下,极有才华的三毛的过早辞世,是否也与她追求的快乐带有虚空的自绝意味有关呢。

二  温情脉脉,慈爱纯真

  尤今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发表作品,时至今日,应该说也经历了人生磨难岁月沧桑,但我们读尤今散文时,却发现作者始终保持着纯真如少女一般的情怀,那真挚的爱意和鲜明的理想色彩使她的作品独具风采。

  写亲情,是历代作家表达人之爱心的最佳方式,因为在父母与儿女之间,天生就有一种亲子之爱,深广而持久。深受中国古典文学影响又具有现代意识的尤今,则为我们展示了既充满慈爱又饱含人情味的亲情。《敝帚父珍》是尤今对自己敬爱的父亲的赞美诗。在尤今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一个充满慈爱之心的父亲,他不仅能以乐天达观的精神对待生活的艰难,使经济困难的家庭富有快乐,溢满融融爱意,更以他的坚韧和执著去与命运搏斗,终于获得成功,也因此对孩子们的人生观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在孩子面前,他是一个长者,却又是一个极民主极宽容的大朋友,从不利用“父权”强迫孩子,而是让他们在无拘无束的、充满仁爱的气氛中健康地成长。尤今始终能以一颗纯真的爱心去待人处事,与这种良好的家庭气氛是极有关系的。而且,希望孝亲之爱能永存人间,希望这一传统美德源远流长,这也是尤今为文的一个重要内容。

  除写亲情之外,尤今还努力去发掘人与人之间的爱,抒发人与人之间的道德情操,从中歌颂纯良的人性。在《那老妇脸上的春》中,作者写了一个卖木瓜的老妇,为了不给儿子增加负担,尽管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当了医生,住着洋楼,她仍然每天从很远的地方挑木瓜来城里卖,而且没有一点怨言,对儿子没有半分谴责。作者不仅写了她崇高的母爱,亦赞美了她为人的良善。当“我”不经意地说起在她这儿买的木瓜中有一个坏的时,“她细眯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虽然光线很暗,我还是看到她的脸涨得通红:‘真对不起,我挑时完全看不到。’”说着,硬要将一个特大的木瓜赔给“我”。那份焦急,那份愧疚,似乎她犯下了弥天大错,而这只不过是一个木瓜而已。从这老妇的身上,“明显地告诉了我她‘予而不取’的人生哲学”,在现代文明日益发展,而人性日渐式微的今天,这种纯朴善良的人性显得多么宝贵。此外,从《香伯》中一辈子敬业乐业、寻求完美人生的烤饼老人,从《小城那一份遥远的情》中热情厚道的三轮车夫等等普普通通的人身上,都能看到作者期望爱的旗帜高扬,真善美遍及人间的愿望,正如一首歌中所唱:“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我们读尤今的散文,不难体会作者对此作出的努力。

  基于这一种精神,尤今在作品中尽可能地展示更多的真,更多的善,更多的美。涉身其中,你仿佛沐浴于春阳之下,暖意融融,你体会到一种祥和、宽容,极其女性化的心灵抚慰,即使是人间存在的丑恶与悲剧,她也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加以处理。《食物盒子》是一个带饭的食盒引起的故事。在苦不堪言的建筑工地上,一群女工在拼命干活,而她们的食盒中只有糙米饭和几根煮得软软的四季豆,她们如此拼命干活挣钱又如此苛待自己为了什么呢?“她们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节俭方式把自己榨成一条瘦瘦的人干,然后,把省下来的每一分一毫寄回家乡,养公公、婆婆、丈夫;等生活略略改善了,她们便鼓励丈夫另娶一房妻子,延续香火。”原来她们的拼死拼活是为了这样的目的。这些女子的行为,在现代社会的人们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在女权主义者看来,更是对女性的摧残。尤今是现代人,她也不可能不了解女权主义,但她却向我们展示了另一种思索。当她写下这些女子为家庭的兴旺而牺牲自己之后,发出慨叹:“难信,难忘,只因为这种把自己整个牺牲的奉献精神、这种全然无私伟大至极的爱、这种没有小我只有大我的超然境界,是我这一生一世永永远远无能无法达成的。”在读完这个显然是悲剧的故事之后,我们发现作者并不想让痛苦完全占有读者的思维空间,除此之外,我们还感受到一种圣母般的爱,更深地体会到了女性品格中的善良和无私,正如人们赞美母亲。作者为我们构筑了一个温情脉脉,近乎理想的爱的天地。

  也许,我们已不习惯于理想主义式的思维,长期的人性压抑、束缚,导致了病态人生的产生,历久的苦难磨钝了人们的情感与神经,不合理的社会现象,不公平的现实分配也使人产生失落、失望感,这些造成了现实中的种种病态,从而促使大陆作家更多地将思维转向“审丑”,“粗俗”一时成为风尚,似乎这已成为近年大陆转型期文学的一个特点。固然,世界本就不是完美无缺,写出现实中的丑可以让我们更深刻地了解世界,但不能让沉重、压抑甚至绝望将自己团团围住。我们说,审丑、粗俗可以成为一时风尚,却绝不应成为一种理性的存在,任何时候,求真、求善、求美的理想主义精神都不应该泯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读到尤今的散文,体会她始终纯真如少女一般的情感和积极快乐、充满仁爱之心的人生追求,虽略感陌生却是非常亲切的,因为在任何人的心中,对于爱的需求都是相同的。

  在读尤今散文时,不禁想起国内的一个独具个性的著名作家,这就是汪曾祺。汪曾祺笔下的世界亦是一个迷人的美的世界。在他看来,人生是美好的,写在作品中也应该是美的。汪曾祺自己曾说过:“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对于生活,我的朴素信念是:人类是有希望的,中国是会好起来的。我自觉地想要对读者产生一点影响的。也正是这点朴素的信念,我的作品不是悲剧,我的作品缺乏崇高的悲壮的美。我所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谐。”汪曾祺具有极深厚的传统文化的修养,这使他情趣高雅超脱,对生活持达观乐天态度,即使在受到压抑时仍不乏洒脱、幽默。尤今与他的经历、年龄有相当大的差别,两人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大度、平和也有所不同,汪更具智者风度,而尤今则更具女性的温柔,但两相比较,在挖掘表现人性中最动人的最美好的情感上,他们有着相同的追求和处理方式,都具有古典主义的色彩。尤今身处新加坡,这恰是一个非常现代又与中华文化有深远渊源的国家,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尤今完全有可能表现出这种追求与风格,她的作品实际上已证明了这一点。

  另外,我们从尤今的散文中还得到这样的启示,即中国散文从古至今都有一个以形式掩盖内容,或者说是“文胜于质”的倾向,高雅精致有余,而通俗生活化不足,发展到骈文恐怕是登峰造极了。在这一点上,我赞成林语堂先生的观点,他认为:“优秀的散文应该是随便的、谈话式的,陈述个人看法的,而中国文学艺术的特点则在于将个人情感隐藏起来,代之以个性的外表。”就拿近四十年我们所推崇的散文三大家来看,也有这样的弱点,杨朔过多注重意境,而不无雕琢;刘白羽浓彩重墨,却少有个人性情;秦牧重知识,擅说理,但“知识性”被推到了极致,而表现个人情感仍然不足。近年来散文创作虽有较大改观,但仍然不够“随便”,不够生活化,人的真实想法仍然时时被过于讲究的形式所淡化,仍然达不到那种自然流露的境界。这里也许有两种原因:一是作者本人难以达到巴金老人所说的“把心交给读者”的坦诚境界;二是作者常常有意无意地受到散文是“美文”的传统观点的制约。反而是在近年崛起的各报纸“月末版”、“星期刊”上读到的一些非作家所写的散文,极通俗、极真实、极生活化,也极有个性。也许,这些作者更少有什么创作上的束缚吧?尤今散文的可贵之处也在于此:不虚饰、求真实。

  读尤今的散文,你的感受是十分美好的,你犹如跟随一个快乐的旅人一同进行人生跋涉,共同体验人生的艰辛与快乐,那真诚自然的散发着健康气息和仁爱之情的作品使你身心愉悦。尤今自己也正是这样期望的:“我写亲情、友情、旅情、家情、国情。是这种种情愫,使整个地球充满了恬丽温馨的气息,使整个大地溢满了和谐融洽的气氛。把这种种情愫变为篇篇散文,无非是让读者分享‘心中有爱’的那一种隽永的快乐。”见多了虚假的幸福与令人绝望的深重哀怨,这一份“心中有爱”的快乐无疑弥补了人们精神上的某些不足,就此而言,尤今的散文将永远持有魅力应是毫无疑问的了。

                                       摘自“走向新世纪”公仲 · 江冰 主编

 


本文在2010-4-17 12:57:18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文评论
『散文评论』 幸福不仅甜美而且悲壮——我读张宗子陈瑞琳2014-09-08[791]
『散文评论』 序枯荷雨声散文集《盛开的丛林》刘荒田2013-12-23[788]
『散文评论』 一朵芬芳的文学艳丽之花李龙2012-03-11[964]
『散文评论』 抒写本土乡愁,展现人文情怀——读《新加坡当代华文文学作品选·散文卷》伍木2011-11-10[3402]
『散文评论』 关于写游记散文邹璐2011-03-31[2258]
相关文章:『尤今
『散  文』 尤今2015-03-13[779]
『随  笔』 一场迟到的“人道毁灭”尤今2015-03-13[588]
『随  笔』 走在“蛇尖”上的尤今2015-03-13[560]
『随  笔』 肚子可以饿扁,志气不能饿瘪尤今2015-03-13[764]
『随  笔』 少一些如果,多几次转弯尤今2015-03-13[71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尤今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