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散文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个性突出,自成风格━━尤今散文论 发表日期:2010-04-17(2010-04-24修改)
作  者:王剑丛(中山大学)出处:原创浏览2471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个性突出,自成风格━━尤今散文论
文/王剑丛(中山大学)
2010年04月17日,星期六

  80年代中以来,尤今有如一颗璀璨的明星,在新加坡的上空,闪闪发光,十分引人瞩目。尤今的年纪并不大,但她在小学五年级时就已开始投稿,至今已有30多年的“写龄”了。80年代中至90年代中是她创作的丰收期,她不仅为新加坡、马来西亚、港台、中国大陆等国家和地区的多家报刊写专栏,而且散文集、小说集等一部部推出。至今在国内外出版的著作估计将近60部。尤今还是新加坡首届新华文学奖的唯一得主,在东南亚、港台地区和中国大陆都享有盛誉,成为广大读者喜爱的作家。尤今既写小说,也写散文,两者之中,散文的成就更为突出,影响更大,本文拟对她的散文作品,作一考察,着重探讨她的个性化特色。

  尤今是位教师,长期生活在学校之中,接触最多的是学生,作为母亲,她又面对着自己的儿女,所以“教”的问题,便自然成为她经常观察和思考的问题,与“教”有关的事自然成为她创作的一部分。《蟑螂》写不懂事的儿子本不怕蟑螂,由于受母亲怕蟑螂的影响,结果也跟着害怕蟑螂了,于是她悟出了身教胜于言教的道理。《自力更生》把自己培养孩子与美国家庭培养孩子的方法相比较,告诉人们,父母仅培养孩子懂得作什么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训练他们那种“自愿”“自动”的自力更生精神。《母亲颂》从一个语文教师的角度,谈了教学生做作文的体会。作文方法“革新”前,学生的作文是公式化的,“革新”后则篇篇“真情流露”、“有骨有肉”,指出要写好一篇作文,最重要的是学生对自己的描写对象要有深切的观察与了解。《启示》、《水果与班级》等,也是与“教”有关的作品。尤今的这类作品与香港女作家小思的《路上谈》有些相似,谈的都是教育孩子、教育学生的问题,但两者在方式上大不相同,《路上谈》是直接面对学生,与学生面对面谈心,谈理想、谈前途、谈如何面对现实中出现的问题;尤今的这类文章内容广泛,形式多样,几乎包括了有关“教”的问题,如如何教学生、把学生培养成为什么样的人、学生的类型、教学方法的革新、大人如何对待自己犯了错等等。而且尤今更多的是从日常生活实践中发现问题,把解决过程中的启示、体悟、经验表达出来。如身教与言教的关系,是教育理论的重大课题,尤今借极细小的事情加以阐发,深入而浅出。《自力更生》所讲述的不仅仅是教育方法的问题,而是深层次的触及了教育的核心。这类文章既浅显又耐人寻思,这与作者长期在教育第一线有关。

  亲情、友情、爱情等人伦之情,是文艺作品的永恒主题,也是散文作家历来最喜欢叙写的题材。尤今也不例外,这类文章在她的散文作品中占了很大的比重。就亲情来说,她写过婆媳之情(《肉包》);夫妻之情(《流苏》、《稿子后面的男人》);兄妹之情(《手足情》);母女之情(《她押了一生的岁月》);母子之情(《玩具火车》);父女之情(《一捆书》)等等。尤今写亲情,细腻而深挚,她善于抓住最动人的一瞬,加以描画,《手足情》写老二学电视武打片的动作踢伤了妹妹的耳朵,老二在受到父亲的鞭打,双手伤痕累累之后,并没有不服或记恨,反而在全家入睡之后悄悄地跪到妹妹的窗畔,轻轻地拨开妹妹的头发,验视她耳朵的伤痕,看到这种情景,不仅作母亲的双眼泛潮,读者也会受到深深感动。尤今写爱情更有特色,她避免了直白的叙写,采用借物寄情,《流苏》写作者喜欢流苏,曾穿着各种颜色的流苏披肩与丈夫共庆一个又一个圣诞,惟独缺乏白色的披肩,刚好丈夫从国外买了寄来给她,这其实是从远处传来了一种思念,但丈夫在千里之外,她失缺欢乐,暗自流泪,这又是一种思念之情。会面之后,她穿着白色流苏披肩自豪地走在大街上,出现了一种满足的感激之情。作者把夫妻间的这种深挚的眷恋之情,熔注在对流苏的描写中,条条妩媚的、轻佻的流苏实际上是作者千丝万缕的情思的表现,只不过这种描写很含蓄,要掩卷思索之后才可以体味出来。以散文写爱情,前人写过很多,要写出特色来确实不易。《石》便是一篇写爱情的美文。讲了一个以刻石传情的迷人浪漫故事。作者以“石”为道具,别出心裁,从投石问路━━顽石━━金石为开,构思十分新颖,刻石者的毅力与它后面对爱情的追求毅力联系起来,产生一种诗的效果和美的愉悦。这是一篇诗情洋溢的精美散文。

  尤今在一篇作品的开头中说,“平生无大志,独独爱旅行”。头一句不准确,第二句却是真的。她是一位旅游爱好者,一有空便往世界各地跑。她自称是位“恒远不累的旅人”,至今她已到过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从严寒无比的北极圈到赤日炎炎的赤道国家,从欧美加到中东、非洲、沙特阿拉伯大沙漠,她游遍世界奇观,阅尽人生世相,游记便是她这一生生活的宝贵产品,其数量之多很少能有人与她比肩。她在新加坡之外出版的游记集就有《迷失的雨季》、《中东的足迹》、《沙漠里的小白屋》、《生命与爱》、《方格子里的世界》、《浪漫之旅》等12部。这些游记是她散文创作的重要构成部分。

  尤今由于旅游的空间大,时间长,往往会碰到一些奇遇、奇观,《飞机上的奇遇》写她带着健康恶化的儿子自阿拉伯回国,在飞机上遇到一位雍容华贵而又慈祥可亲的妇人主动为她的儿子祈祷,并用药油摩挲儿子的胸腹,儿子果然安然地度过难关,这位妇人不是别人,是印尼总统苏加诺的第一夫人,但很不幸,第二天便传来了这位夫人猝发心脏病去世的消息;在《汪洋里的风帆》一文中,她遇见一位独个儿驾着自制的风帆环游世界的新西兰青年,独自一个人在茫茫的大海里无日无夜漂流,这是何等刺激而风险的事儿,这样异乎寻常的奇人也给作者遇上了,还成了朋友。有些奇遇并不是那么好玩,而是惊心动魄的。《葡萄牙火车上的惊魂》写她乘坐往葡萄牙的火车途中,碰到一个眼里露着凶光的独眼老头,突然拉开她的座位,把一包怀疑是毒品的东西放在她的座位下,而车上这时只有三名乘客,作者被吓得心脏差点儿从胸腔里跳了出来。这些奇遇、奇观在那些旅游不太多者的游记里是难得一见的。这便是构成了尤今游记作品的一大特色。

  尤今见多识广,视野开阔,她的一些游记往往能把不同国家的同一事物加以比照,使所记叙的事物更为鲜明、更具色彩。如在《贫民窟》一文中,作者写了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贫民窟,人口有三十万,这里不仅无水无电、简陋、肮脏,且是抢劫、强奸、谋杀层出不穷的地方;她还写了印度的贫民窟。这是一个以茅草混合牛粪搭成小小容身之地,已失却人的尊严的贫民窟。还写了葡萄牙工业城市奥波多的贫民窟,这里的贫民窟屋子阳台有鲜花,处处充满着欢声笑语。作者所游所记的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三个地方,这三个地方的贫民窟好象三张图片一样被放在一起,互相比照,反差强烈,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蛇》这一篇也一样,作者把笔从槟城的蛇庙伸展延至巴西毒蛇研究所的蛇池再返回曼谷的蛇园,写它们的变迁和蛇的不同命运,这不仅是一种趣味,也是一种知识,让读者眼界大开。

  尤今的散文,不写社会变动,不写政治风浪那样的大事件大题材,除此之外,她的笔触所至,几乎无所不包,从草木鱼虫,到饮食男女,从亲情友情到世界奇观奇遇。她不象目前较为盛行的小女人散文那样只从“小我”出发,抒发个人的感叹感受感情,而是放在生活的背景里,抒写人生的真义彰扬美好的人性,所写虽是身边琐事,但寓大于小,寓远于近,给人以丰厚充实的感觉。

 

  尤今生长于华人家庭,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脑子里深烙着儒家仁爱的思想,她能以宽厚的胸襟对待一切事物,将“爱”的情愫熔铸在作品中,“是这种情愫,花暴戾为祥和,化干戈为玉帛”。(转引自《快乐的泥塑人· 序》)。也正是这种情愫,使尤今的散文作品呈现一种温良敦厚、平和明丽的风格特征。在尤今的许多游记作品中,记录着她与朋友的交往,她从爱出发,与人为善,广结善缘,朋友遍天下。在沙特阿拉伯的大沙漠里,她与丈夫居住在小白屋,朋友人来人往,警察也成了她家的座上客;在新加坡,她很关心印度朋友妮娃娣的婚事,后来妮娃娣找到了一个如意郎君,她为她高兴,并自始至终参加她的婚礼(《我的印度朋友结婚》);她到土耳其旅行,又与土耳其青年爱手金成了朋友,爱手金是做地毯生意的,她的爱手金地毯事业的成就从心里发出由衷的高兴(《又见爱手金》);在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给一个算命师骗吃骗喝,但她不后悔,反而觉得因此让生活充满笑声而高兴(《旧城》);在北京,她拜访了冰心女士,冰心是一位浑身充满爱的伟大作家,也许是心有灵犀吧,这两位女作家,一老一少,一见如故,十分融洽,临走时,冰心与作者相拥相亲(《冰心啊冰心》)。在尤今笔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友善的、融洽的,总是充满着同情与爱意。你看不到仇视的眼光,看不到有谁为自己的私利而中伤陷害他人,也没有看到作者愤怒情绪的宣泄。同是小品文,没有林语堂的幽默,没有李敖的调侃,没有鲁迅的尖刻。作品中的爱、友情和仁心侵润于字里行间。看她的作品,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仿佛都弥漫着一种谐和的温馨气氛,整个大地充满着快乐。

  尤今散文的情调,是健康的,色彩是亮丽的。现今的世界还不是一个理想的世界,有光明面,也有阴暗面,那些落后国家、第三世界国家,也许阴暗面落后面还会更多一些,但尤今所写的是光明面,她喜欢捕捉生活中美好的东西,《与子偕老》写她在往南斯拉夫饿火车上,看到了一对皱纹千回百转的老夫妻老来爱情愈笃的情景:男的把大衣脱下来披在女的身上,两人你一粒我一粒的不亦乐乎的吃花生米,睏了妻子把头斜斜地靠在丈夫的肩膀上甜甜地睡去。她赞美这是一首用现实主义手法写成的隽永“诗篇”,“这诗,意境是那么优美、情感是那么真挚、内蕴是那么丰富。”我们从作品的文本中也感受到那“与子偕老”的确是人间最最动人的美丽诗篇。尤今一次来到泰国北部农村,那里农民的生活还是相当艰苦的,常常长时间“不知肉味”。但尤今所捕捉到的是那一缕缕炊烟,以及从炊烟里喷发出来的饭香菜香,她不在乎物质的富裕与否,而向往农民中那种“平和、满足”的精神追求(《炊烟》)。在尤今的散文里,你听不到悲观的、低沉的调子,看不到灰色的、颓废的色素,更看不到“黄色”的东西,对城市的变化、时代的变迁,如新加坡,尤今虽然有时也感到困惑与惶然,不知所措,但她没有一般文人的苍凉感、历史的沧桑感,她感受更深的是这座大城市“处处含着善意与笑意”,处处都有“美丽的新在跃动”。(《含笑的新加坡》)有些作品更充溢着一种豪迈的民族气质和浓厚的爱国情怀,如《等待国旗的人》、《家在希腊,心在希腊》、《夕阳不老》等篇章。尤今的散文有一种积极向上的张力,能给人信念和信心的激励。

  尤今是一位有艺术良知和社会责任心的作家,她的创作虽不一定有明确的功利主义,但她“为人生”而创作的目的是不含糊的。她说她要“把人生的光明面传达给读者,让人们从中得到生活的勇气和力量”,“我清清楚楚地知道,我在作品中,不是刻意要塑造一个什么形象,而是很自然地把握人生信念,把它表达出来,通过作品,对读者精神生活能够起一些积极作用。”(《快乐的泥塑人·序》)尤今散文作品的格调与澳门女作家的作品有些相似,这与她们的艺术信仰、艺术观念有关,但更与她的生活环境和文化生态环境有关。新加坡也是一个蕞尔岛国,社会长期来较为平和安定,自然环境优美,人们生活富足,有自足感,这便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作家的创作。

 

  尤今的散文,其式样包括小品、一般性散文和游记三种,其中小品文占很大的比重,这也许与她经常为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大陆的报刊写专栏有关。她的小品短小精悍,一篇七、八百字左右,所选取的题材是人们生活中不被人注意的日常琐细事物,如草、昙花、蟑螂、老鼠、石、白褶裙、一捆书、腐乳、香蕉树、甜肉等等。但作者不是为写琐细事物而写琐细事物,或对琐细事物特别感兴趣,而是托物言志,通过琐细事物的描绘,抒发对生活的感悟,阐述人生的哲理。《昙花》写昙花开放的时间很短暂,正待“旖旎风光无限好”之时,便迅速地萎谢了。作者告诉人们,“它辉煌而来,辉煌而去”,生命“不曾浪费一点一滴”;《老鼠》写老鼠是聪明狡猾的动物,捕鼠方法要随时代成长,“鼠辈尚且如此,人又岂能不追着时代日求进步”;《不求人》写一种用来搔痒的工具,作者借名发挥,阐发“不求人”的人生志趣。尤今的高明处就在于这些琐细的事物是人们司空见惯的、习以为常的,但她却能从中发现深藏的意蕴,并将其挖掘出来,给人深深的启迪。在结构上,也有自己的个人特色,即她的“志”,常用精练的、富有诗意的语言在文末显示出来,就是通常所说的“卒章显只志”。这种结构有如逛公园,走走看看,迂回曲折,最后豁然开朗,看到了整个园林最有价值的部分。

  一般的散文,或抒情,或叙事。尤今的散文基本上不抒情,游记也不似通常的游记那样记山水名胜、风土人情,她的散文着重叙事,尤其着重写人,刻画人物形象。无论是小品、一般性散文、游记都如此。她写人往往几笔就能勾勒出人物的外形特征,或写人物的眼神,或写人物脸上的五官,或写人物的体态,眼神是作者最注意描绘的部分,“他是独眼的,瞎了的那只眼,混混浊浊的,看不到眼珠,不瞎的那只呢,看人时,好似在作‘品质检查’,锐利而彻底”(《葡萄牙火车上的惊魂》)。经她这么一刻画,那位专在火车上携私货的独眼老头儿的神态就活灵活现了。尤今有时也通过内视角写人物的内心世界,揭示他们的思想感情、品性、毅力、精神面貌。其实尤今的许多散文可以当作小说来解读,有故事,有人物,有对话,是小说化的散文,这也是她的散文与一般作家不同的地方。

  精妙的比喻,使尤今的散文大大地提高了一个艺术层次。比喻是文学的重要技巧,文学的各个式样都离不开比喻,香港学者黄维樑先生非常强调比喻在诗中的地位,他说:“夸张点说,比喻简直是诗的‘道路、真理和生命’”(《香港文学初探》第79页,华汉出版社,1985年)。其实,散文也离不开比喻,而且也同样很重要。鲁迅写散文(包括杂文、小品文、文艺性政论)就非常重视比喻,在他的散文、杂文集中几乎俯拾即是,且都精彩迭出。钱钟书散文的比喻艺术也为广大读者所赞赏。尤今虽然不能与这些文学大师相比,但同样运用得十分出色,如她把进行不同品种的文艺创作比喻为做不同的餐食(《文学餐食》),把灵感比喻为鬼精灵(《灵感》)就相当贴切;把某些人,轻易许诺而不能兑现的诺言形容为制造廉价的玻璃球(《诺言》)也非常生动。玻璃球是滑溜溜,亮闪闪的,随时都会从口里溜跌出来,“当它跌出来的那一霎那,五彩璀灿,晶光乱闪;把人的双目都弄花了;可是呢,才一会儿,玻璃球便落在地上,碎了,全碎了”。这样的比喻,精彩极了,美极了,亏得作者想得出来。她把工作忙喻为风车,把不同性格的学生喻为不同品性的水果,把一个乐于助人而不声不响的生活在捷克的华裔女朋友比喻为“无声的乐曲”等都生动有趣,令人一读便记住了。我国元代的徐元太花了多年的功夫,编纂了卷帙浩繁的《喻林》一书,辑录了中国典籍中的佳喻妙譬,可见比喻贵在准确贴切。若不准确贴切,有没有意会中的内在共通性,就会不伦不类,效果适得其反。值得赞誉的是尤今散文中的比喻都达到了要求,取得了极高的审美效果,为她的散文生色不少。

  尤今散文晓鬯平时,女性的亲切中带点俏皮,她爱用叠字,在需要渲泄某种感情之时,在表示对某种行为的厌恶之时,在描写某些超常现象之时都用叠字,如“飞得高高高高的”,“竖得直直直直的”,“天黑、地黑、风黑、浪黑”等等。这些叠字不仅把作者的情绪充分表达出来,而且使文章显的轻松有趣,富有节奏感。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本文在2010-4-24 6:08:58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文评论
『散文评论』 幸福不仅甜美而且悲壮——我读张宗子陈瑞琳2014-09-08[791]
『散文评论』 序枯荷雨声散文集《盛开的丛林》刘荒田2013-12-23[788]
『散文评论』 一朵芬芳的文学艳丽之花李龙2012-03-11[964]
『散文评论』 抒写本土乡愁,展现人文情怀——读《新加坡当代华文文学作品选·散文卷》伍木2011-11-10[3402]
『散文评论』 关于写游记散文邹璐2011-03-31[2259]
相关文章:『尤今
『散  文』 尤今2015-03-13[779]
『随  笔』 一场迟到的“人道毁灭”尤今2015-03-13[588]
『随  笔』 走在“蛇尖”上的尤今2015-03-13[560]
『随  笔』 肚子可以饿扁,志气不能饿瘪尤今2015-03-13[764]
『随  笔』 少一些如果,多几次转弯尤今2015-03-13[711]
更多相关文章
何逸敏 去何逸敏家留言留言于2010-09-28 09:46:03(第1条)
在青年书局的新书发布会上,看到您漂亮的身影,更恭喜您作品自选集出版。可喜可贺!

很多新马作家的书和文章的确很有个性和艺术性,他们的努力应该得到大家的承认和鼓励。

但,就文学批评方面新马还有待提高,可能一听要批评了,就不舒服了。但其实,我们用“批评”这个技术术语,但不一定就是骂人,批判之类的,这是对文学批评的误解。

中国最权威的杂志,最难上文章的杂志,最具有最高学者级别的反而是是对文学作品的批评文章,每个学者或文学爱好者,以能写批评文章为个人的理论水平的界限,学者要评职称,教授等,以你写了12篇(大概)文学批评文章或论文为标准,还有要在重量级的文学批评杂志或一级学报上发表为标准,可见,批评是高标准的,不是骂人的低级发泄。。

学风正,批评之风就正。提高个人品味文学作品的修养也是一个应该不断进取的个人指标。

文学作者,不要只凭个人经历出发,还要多阅读,广发阅读,彻底抛弃文人相轻的作风,别的作品总有好的地方,可学习的地方,抱着这样的态度,谦虚的态度,定有收获。

看到有些作者由于快速写作,快速成名,快书蒸发自己的才能,却没有及时补充营养,江郎才尽的现象,作为一个热爱读书的人会伤心的。

您坚持多年,作品多,但质量也高,的确不容易。还听说您教书,那业余时间就更少了。佩服。我也是教师,也爱好文学,真的以您为榜样,自己掏腰包买书,其中您的书最多了。花了我很多钱,还要追星般,等待您的每一本书!!1

何逸敏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尤今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