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软实力效应 发表日期:2010-06-02
作  者:李龙出处:原创浏览9663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软实力效应
文/李龙
2010年06月02日,星期三

  “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由新加坡文艺协会于1988年12月倡立,第一届即在新加坡举行。这一届已是第十一届。

  “亚细安” (ASEAN)是东南亚地区国际组织的东南亚国家联盟(简称东盟)的地域性非经济领域的经济体,英文名称是“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是“ASEAN”的直译;成员是: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汶莱、印度尼西亚六国,后来加进了柬埔寨、寮国、缅甸、越南而成“亚细安十国”

  “亚细安华文
文学”的范畴顾名思义指的就是亚细安十国的地理概念的地域意涵,由华文书写而形成的华文文学,也是亚细安华文文学的研究实践。

  2000年6月,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公仲教授主编的《
世界华文文学概要》所指东南亚华文文学的新、马、泰、印尼、菲律宾、老挝、越南、文莱、缅甸、柬埔寨等国的华文文学外,他所说的“从广义上看,也涵盖了日本、朝鲜华文文学。”,从地域的思维是有错误的。所谓东南亚以地理的位置是东方的南亚一带的国家,而日本、朝鲜的地理位置则是在东北亚,所以不能勉强地强加入东南亚(亚细安)国家群里。当然,在考量“亚细安华文文学”群体文学的范畴,也就不能将之纳入其中,形成世界华文文学的大框架下的一块“板块”。“在世界华文文学的大框架下,以板块切割似乎成为一种逼不得已却又自然而然相当流行的趋势。比如北美华文文学、东南亚华文文学、欧华文学等等”(朱崇科《谁的东南亚人/华文文学?——命名的后殖民主义批判》

  各种事项的产生,都是从现实或
历史,或生活经验中整理出来,才能使其真正从中显现出来。“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出现也不是从虚无中冒出来。虽然大部分东南亚国家都同样曾沦为他国的殖民地,但由于各国的地理环境、民族形成、以及社会发展的不同,但是“亚细安华文文艺营”还是从原有的国家形成的概念中的现实,以及为推动这些国家的华文文学的发展而产生的,从中能以各国的特点及国情为基础,寻找共容性及互补性,形成一种软实力的效应。“软实力”(Soft Power)的概念是由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提出来的。根据约瑟夫•奈的说法,硬实力是一国利用其军事力量和经济实力强迫或收买其他国家的能力,软实力则是“一国通过吸引和说服别国服从你的目标从而使你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能力”。约瑟夫•奈教授认为一个国家的软实力主要存在于三种资源中:“文化(在能对他国产生吸引力的地方起作用)、政治价值观(当这个国家在国内外努力实践这些价值观时)及外交政策(当政策需被认为合法且具有道德威信时)”。美国学者尼古拉斯·欧维纳则认为:“军事以外的影响力都是软实力,包括意识形态和政治价值的吸引力、文化感召力等。”

  “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存在,它是一个文学概念的组成,是一种国际文学群体性的组织。就如在厦门大学所主办的:东南亚华文文学研讨会、“国家性质的区域性组织” “亚细安” (ASEAN)是在东南亚国家联盟为东南亚地区国际组织(简称东盟)的地域性非经济领域的经济体等等,这些组织都是为了促进国家、文化等的发展,它们都不是一个单一的注册团体的存在,都是在进行着软实力的效应,为了需要,都设立了一个秘书处,方便进行处理沟通的工作。“亚细安华文文艺营”也设立了秘书处。

  亚细安华文文学在地域都处于热带,有着很亲近的联系性,在民族、文化、宗教等都有其共同点,在寓言文化传统读者群也都有共同点,以华人来说,也都是中国移民,产生了侨民文学、移民文学以及生根之后的本土文学。

  无可否认的,亚细安各国华文文学的发展都有自己的特性和需求,绝不可能简单地将一个地区的特性搬到另一个地方套用,都得和当地的社会秩序,社会结构,国情和习俗相结合,软实力才能产生更有效的效应。当然,“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软实力,对这些国家的效应,虽有一些成绩,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也遭遇到很多问题,这些问题有些是人为造成的,有些是政治环境的阻力。在具体创作方面,由于个人的风格、社会习俗、个人经验、思想的关系,软实力所形成的效应也就各地又所差异。但是,“亚细安华文文艺营”软实力的效应却会对各个国家的华文文学产生正面的升级和推动的积极作用。

  文学由于不同民族文化、文字的存在,称为英文文学、华文文学、马来文学、日文文学等等,某种语文移植到某地某国,就以其政治体来称谓,华文文学也如此,在国际上统称为“世界华文文学”,以地域来说就是东南亚华文文学、港台华文文学、南美洲华文文学,北美洲华文文学、欧洲华文文学、澳洲华文文学等等。东南亚华文文学由于有亚细安(ASEAN)的地域性非经济领域的经济体,也被称为亚细安华文文学。以政治体区分,就成了马华文学(马来西亚),新华文学(新加坡华文文学)、泰华文学(泰国华文文学)、菲华文学(菲律宾华文)、印华文学(印度尼西亚华文文学)、汶华文学(汶莱华文文学),这六国的文学团体,都有参与“亚细安华文文艺营”,当然其他尚有未联系上的越华文学(越南华文文学)、缅华文学(缅甸华文文学)、寮华文学(寮国华文文学)、柬华文学(柬埔寨华文文学)等。

  新华文学在新加坡1965年独立前,与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合称马华文学(马来亚华文文学),后来,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而独立,两地分称新华文学(新加坡华文文学)和马华文学(马来西亚华文文学)。

  在这些国家中,有些国家如印度尼西亚,泰国等由于受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排华潮的影响,华文文学不是潜入地下,就是委靡不振。尤其是印度尼西亚受创最大,印华文学兴起于上世纪20至60年代,当时《新报》、《天声日报》、《生活报》《大公商报》、《自由报》、《苏门答腊民报》、《民主报》及《黎明报》、《忠诚报》、《火炬报》、《首都报》《革命日报》及《政宣报》等在印度尼西亚各地相继出现与消失,但影响很大,为华文文学在印度尼西亚有了一些平台,也出现了一批华文文学工作者。可惜在1965年印度尼西亚发生“九三十”事变,全部报纸被勒令停刊,只有由军方出版的唯一华文报《印度尼西亚日报》在出版。从此,华文文学在印度尼西亚进入了低潮时期,然而华文文学还是在潜伏着生存,亚细安其他国家,如新加坡文艺工作者,尽量以各种可能的方法和和方式,协助他们的华文文学的生存。1998年,军人政府下台,华文文学随着华文报章的生存而重新出发,出现了一大批新旧作家,如黄东平、林万里、高鹰、茜茜丽亚、冯世才、明芳、莫名妙、晓彤、袁霓等等。成立了印华作家协会,印华文联等组织,并出版了多种文学创作及杂志。印华文学界就在新形势下,举办了第九届“亚细安华文文艺营”,这是印华在冲破重重困难与障碍后,第一次举办国际性的华文文学会议。这也就是“亚细安华文文艺营”所产生的软实力效应。

  另一个受亚细安华文文艺营软实力效应影响较明显的是汶莱华文文学。汶莱华文文学比起东南亚其他国家的华文文学起步较迟,从20世纪50年代才有资料可寻。汶莱当时的华校生多数到台湾升学,因此,有了汶来留台同学会。由于客观因素,汶莱当时难于成立华文作家组织,所以一直到1970年代汶莱的文华文学才开始形成,1989年3月才在汶莱留台同学会的旗帜下成立写作组。在2004年前,汶莱华文写作者虽然没有对门的文学组织,只有汶来留台同学会的旗帜下成立写作组,但已经伸出触角,与其他亚细安国家的华文写作者进行交流,也有一两位写作者如一凡女士,出席过“亚细安华文文艺营“,在2002年汶莱承办“亚细安华文文艺营“,在“亚细安华文文艺营“软实力效应影响下,于2004年3月7日,汶莱华文作家协会注册成立,这是汶莱有史以来唯一的合法文学组织,也正式成为“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一员,我们得知汶莱的作家群,有孙德安、一凡、煜煜、傅文成、海庭等。

  “亚细安华文文艺营“是新加坡文艺协会于1988年倡立,立刻得到个亚细安国家文艺工作者的积极支持,如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等国的大力支持,各国的有关团体的领导人,如马来西亚的云里风、泰国的司马攻以及菲律宾的吴新钿博士,新加坡的骆明,可说都是“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元老及骨干,不但积极参与,同时也在所在国组团参与,并在大会上宣读有关亚细安国家的文学主题的论文,“亚细安华文文艺营“是每两年轮流在各参与国举办,至今已举办了十一届。它的存在和活动,使世界其他国家的华文文学工作者,尤其是中国,对亚细安的华文文学有了一定的认识,一些学者并产生了兴趣和了解,从而进行探讨与研究。在中国厦门大学就成立了“东南亚华文文学研究会及研究中心”,在四川重庆成立了新华作家
尤今研究中心。这不但是新华文学的一项成就,也是亚细安华文文坛的一项盛事。通过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存在,各国华文文学团体与个人,都取得很密切的联系与了解,也和世界各地的华文作家有很好的关系。尤有胜者,和中国文联及作家协会,也有了多边的关系,亚细安作家也曾在中国作家协会的邀请下,组成亚细安作家代表团到中国湖南访问。

  “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举办,除了进行研讨会外,还设立了“亚细安文学奖”,更体现了“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软实力的效应及影响力。“亚细安文学奖”由于各国的国情不同,所以每个国家推举一人成为得奖人。“亚细安文学奖”的颁发,更增强了“亚细安华文文艺营”举办的软实力效应。

  在文艺创作方面的软实力,,以“亚细安华文文艺营”的名称,连续出版了“亚细安华文文艺营丛书”,如泰国陈博文主编《亚细安
散文集·泰国卷》(曼谷:泰国华文作家协会编委会,1994);新加坡骆明主编《亚细安文学奖1996作品选》(新加坡文艺协会,1998);编选亚细安散文(骆明 骆宾路编《亚细安散文选》,新加坡文艺协会,1996)、在每一届“亚细安华文文艺营”举办时,都出版“亚细安华文作品丛书”以及“亚细安文学奖”得奖者作品集。

亚细安华文文艺营倡立之前,亚细安各国的文艺工作者,在互相了解,互相互补、互相支援是不存在的。“亚细安华文文艺营”成立后,它发挥了软实力的效应,不但影响了有关国家的华文文学的发展,也使世界各地的华文文学工作者对东南亚华文文学有所认识,注意与重视。加强了对东南亚华文文学在世界华文文坛上的地位。

  这样的软实力效应,配合着中国经济与国势的崛起,对亚细安华文文学的重新出发,起着好的,新的,积极的作用。


本文在2010-6-2 11:09:19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华文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江苏师范大学举行倪立秋2017-05-27[631]
『纪  实』 八桂兒女心中的胡伯伯迦南2017-05-21[683]
『纪  实』 我眼中的朱小棣冰花2017-03-20[1335]
『纪  实』 世界华文作家赴邯郸采风倪立秋2016-05-31[937]
『纪  实』 民丹岛的教育与医疗之春——祝愿东盟南洋大学、印中友好综合医院早日落成寒川2015-12-29[1045]
相关文章:『李龙
『散  文』 “建国一代”的回眸李龙2015-02-06[1149]
『散文 诗』 没有雪的冬天李龙2015-02-06[664]
『散文 诗』 串串雅意李龙2015-01-23[735]
『诗  歌』 被遗忘的角落李龙2015-01-03[688]
『散文 诗』 那个地方叫甘榜李龙2015-01-03[752]
更多相关文章
杨玲 去杨玲家留言留言于2010-06-03 08:32:46(第1条)
李龙先生,我借走了您的大作,将在泰国新中原报副刊登出,是否同意?谢谢!
泰国杨玲敬上
 主人回复 
杨玲:谢谢你关于转借文章,由于我一直没有登录,到今天才回复你的要求,你尽管采用吧!
我们明天抵曼谷。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李龙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