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海峡华人的辛酸挽唱——新马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峇峇与娘惹》 发表日期:2010-06-12(2010-06-13修改)
作  者:伍两出处:原创浏览2180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海峡华人的辛酸挽唱——新马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峇峇与娘惹》
文/伍两
2010年06月12日,星期六

海峡华人的辛酸挽唱
新马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峇峇与娘惹》

  海峡华人是新马华族社会的独特群体。早在15世纪的马六甲王国时代,南来的闽籍华人男子与当地的马来妇女或异族女奴通婚,产生了一群混血儿,男的被称为峇峇,女的是为娘惹。自1819年之后,海峡华人陆续移居新加坡。

  海峡华人博采华巫英的生活习俗。它秉承父族的文化遗产,受到母族文化的潜移默化,却又受英文教育,热衷与西方人士接触,久而久之,形成独特的峇峇文化。

  他们保有中国人的家庭伦理,生活习俗与宗教信仰。峇峇喜欢长袍披身,以戴布帽,留辫子为习性,不过也爱穿西装、系领带。他们在婚姻仪式中向长辈敬茶、对祖先三拜九叩、吃汤圆、交换礼物,也是中国式传统。娘惹深受马来人服饰的影响,爱穿纱笼与革拜耶,戴发簪、胸针手饰。不过有时也穿中国式的衣装和丝布。

  《峇峇与娘惹》出自丘士珍的手。他于1905年生于福建厦门,1929年来到马来亚,曾于1934年以废名的笔名发表《地方作家谈》 ,肯定地方作家的意义和价值,抬高马来亚文坛的地位。1946年,丘士珍被英殖民政府遣送回国,后在福建省龙岩市从事教育工作。

  《峇峇与娘惹》创作于30年代初,于1932年连续在《民国日报》的《公共园地》(132至146期)发表,被列为“马华文学史上第一部现实主义的中篇小说”, 在文史上有着崇高的价值。

  早期的海峡华人,“多是大小商人、店主与欧人雇员,也有少数从事农业。”他们人数虽少,“其经济势力雄厚,地位崇高”, 可是这种优越生活却维持不久。《峇峇与娘惹》以三十年代初的新马社会为背景,反映了一个海峡华人家庭由盛而衰,由富有走向没落的事迹。

  从海峡华人的产生到衰败,这一悲剧的产生,除了客观的社会因素,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内涵。本文正想从《峇峇与娘惹》里所描绘的家庭生活,分析在东西文化冲击下,这首挽歌的谱写过程与现实意义。

家庭生活方式与民族生存的重大思考

  《峇峇与娘惹》描写发生在一个海峡华人家庭里的故事。这一豪门的主人是一个买卖树胶的老商人,他有一妻二妾,儿子峇山、女儿娘惹;同居一室的还有女佣、车夫,以及南来的外甥女阿美。丘士珍刻意刻画这个家庭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化,尤其是通过夫妻、父子这两层伦理关系的破裂,显现了这个家族不可避免的没落趋式。

夫妻关系的败坏

  老商人与妻子间的伦理败坏体现在他的多妻,以及与三姨太高丽英的关系。两人的文化各异,年龄相差大。在家族兴旺的日子,他们的感情已现危机。三姨“平素年轻淫荡”,一家人坐车出游,她能在前头和车夫“挤眉弄眼”,认为“年轻人当及时行乐” 。享乐的形式不外搞性爱,因此,她背着丈夫与车夫通奸。这都为家族的败亡种下伏笔。作者还通过阿美的梦境,描绘三姨太为车夫苏来拉线,强奸阿美的镜头,表现了无耻和败坏的病菌深深地在这一豪门中滋长扩散。

  小说里的另一对怨偶是老商人的儿子峇山和外甥女阿美。这对由他撮合的年轻夫妇,婚姻生活也因峇山的不捡点而显得污浞不堪。

  早婚似乎是这个时代的婚姻特征,峇山成婚时十七岁,是个性格懦弱,思想开放的人物。婚前常与比他大一岁的姐姐娘惹“在床上拥抱着畅叙幽情。” 十六岁的表妹阿美从中国南来,孤独无依,偏偏为峇山所俘掳。他以能拉得一手很好的“梵哑铃”,“沙央沙央”的体贴,使她“沉醉在绯色的梦里”。两人在一见钟情下产生爱意。

  然而,早婚的夫妇对爱情的了解又是多少。两人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在淫乱的家庭中成长的峇山,对爱带着不甚解和朦胧的响往,抱着及时享乐,甚至婚姻不需付出任何责任的态度。才结婚不久,他又以避人耳目,不得不和表妹结婚为理由欺骗姐姐,重复乱伦关系。他的行为一度使得对爱情认真的阿美想自杀。淫乱的关系,还体现在峇峇和三姨太的暧昧关系。在他从伦敦回来的那段日子,有一回还“跑进三姨的房里去把她搂抱” 。

  可见,峇峇与娘惹这一家族生活的最大特点是荒淫享乐。荒淫造就了邪恶无耻的一群,家庭伦理道德的解体;享乐使他们不事生产、堕落,一味想靠祖业生活,最终坐吃山空。《红楼梦》里的贾氏家族不也是如此。

父子、父女关系的矛盾

  “峇峇与娘惹”的家庭隐忧,不单在于道德败坏,父子与父女间的关系也现出重重矛盾。

  峇山和娘惹乱伦,老商人原本是洞悉的,可是他的态度却是不置可否,装咙作哑。阿美的到来,使他“决定第一步是把阿美和峇山拉在一起,第二步是设法替娘惹早些找一个对头嫁出去”。峇山和阿美的婚事成定局后,为了冲淡姐弟的感情记忆,他又将峇山送往伦敦留学。

  在海峡华人的家庭里,女人的地位低落;她们没受教育,知识不能获得健全的发展。“她们依赖父兄和丈夫”,“在未婚前,被关在屋里”,行动不自由。 倘若与男人为伍,将被视浪荡;参加社交,被认为寡廉鲜耻。故事里的娘惹,“平日从未结织过一个男朋友”,这自然是导至她与弟弟产生暧昧关系的主因,因为他是家中唯一可亲近的年轻男子。娘惹不能安排自己的婚姻,在经济萧条,家庭由富转贫的声中,父亲把她嫁给张加添那位“老骨头”做填房,想依靠对方重整经济,可是张加添也同样面对经济打击,使娘惹在“那老头儿病倒了,快死了,他家又是两餐吃不到一餐”的情况下沦为妓女。父亲死后,她赔偿了“那老头子五百块钱”才重获自由。

  老商人武断和封建家长式的举止,为父子和父女间的关系种下不可解的结。在家族兴旺时,老商人不事教育,对儿女任意放纵;在家族败亡声中,老商人失去经济的强力后盾,家庭地位动摇,峇山对他不再唯命是从,有时还将他“骂得狗血淋头”。他寻花问柳,在妓院与娘惹重逢,爱火重燃。他不事生产,变卖家产,“家里值钱的东西一件件的不见了”,“汽车也被峇峇偷卖了” 。腾达一时的峇峇家族,从此完全解体。老商人倒认为这也好,“横竖也养不起”,“横竖破家了”,自己一掉头又去大烟馆抽大烟。子女为夺取他的家产,勾结三姨和车夫将他杀害。

  可见家庭关系对于家庭的盛衰,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是峇峇家族不理解这道理。正所谓“家和万事兴”,由此而引伸到一个民族的昌盛,国家的繁荣,就是人们常说的“齐家治国平天下”。昌盛繁荣的根本是健康和谐的家庭。

民族的根与民族存亡

  《峇峇与娘惹》让我想起林文庆在他的一篇文章《我们的敌人》中说:“失根的民族不可能昌盛,华人处于异族间,马来人以巫语为母语,统治者以英语为教育媒介语。”这都混乱了海峡华人的文化根底。这位海峡华人的改革者担心失根而造成的民族衰败,因此,他认为“倘若不愿被淹没,就得为孩子们安排华文课程。”

  小说隐约的反映了这一家族的崇洋文化。虽然所写的并不多,反映的并不深刻。

  老商人身为华人血统,却没使儿女受母语教育。早年生活富裕,峇山在英校就读,往英国流学,娘惹也曾读一点英文。

  海峡华人的崇洋心态,与英殖民政府实施的政治文化关系密切。英殖民地主南来之后,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而用教育的手段,来使海峡华人成为一个特殊的族群。海峡华人不但通晓马来半岛的文化与社会情况,教育政策也能使他们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会讲马来语。有了这种优势,在经济利益上,他们也将得到好处。好处是双方面的,他们能充份的把握时机,与英人合作,并且支持殖民地统治。二十世纪初,“有些海峡华人坚持自己是英籍民” ,甚至还自称为“英王的华人”。

  殖民地的英文教育,使海峡华人忽略母语及母族文化。小说中的峇山不懂华文,一封写给妻子阿美的信,也要叫人翻译。他讲马来话,表爱的语言是“沙央”。华人在移民社会中,这群受马来、英国文化影响的海峡华人,已被涵化 和同化 ,是失落文化的一群。

  峇山的生活颇为洋化,在舒适的日子,他养尊处优,无所事事,过着看电影、兜风、玩音乐、开派对的享受生活。这种生活习惯,又似乎受到当时马来文化的影响。有一篇欧战时期的文章《海峡华人的前途》,作者如此表达了他的疑惑:“我们看到周围的马来人,知足常乐,我们是否继承了马来人的一些遗传,即对奋斗和辛勤工作感到嫌恶。”

  悠闲舒适的生活,与中国满清入主中原之后所建立的八旗兵又有相似之处。原本英勇善战,又不能从事工农商业的八旗兵,在“长时间的和平局面”里“创造了一种独具风格的生活方式” 。他们的生活意义,“就是每天要玩耍、玩得精致、考究、入迷。”“从从容容的享受着祖父做官‘到处拾来’的钱财。” 久而久之,这一少数民族的衰败势成必然。

  在东西方文化的猛烈撞击,一个抛弃自己母族文化,“被切断历史和种种根本联系的民族,好比一棵被砍掉根的树木,势将萎缩和衰败。” 失根的海峡华人也不例外,他们变得浅薄无知、保守退化,只求安逸享乐、缺少责任心和斗志,不能创业和守业,上演了无根的悲剧。

经济萧条与民族仇恨

  《峇峇与娘惹》的现实意义,还在于它反映了十八世纪三十年代初期世界经济不景气严重地打击下,“向来仰赖橡胶与锡出口的新马经济,胶价、锡价大跌,工厂纷纷倒闭,小园主、小厂主破产的事件此起彼继” 。经营树胶业的老商人也受到不景气的打击而破产。营业失败了,他没有钱供峇山继续求学,使他得提早从伦敦回来。

  老商人初时对胶价惨跌,辛苦经营的生意频临破产忧心忡忡,但这一老华侨还是抱着拼搏的精神,对前程抱着一线希望。他对二姨太说:

  不要耽心吧,我们难道就此永远衰败了吗?你相信着,我还并不老哩,在我未死之前我一定要起家给世人看看……

  他对峇山充满信心,自信他从小受英文教育,能和英殖民地主交往,重整家业并不困难。只是答山一向来养尊处优,从英国回来后,目睹了家业的衰败,更是一筹莫展。他学会走妓院、喝酒、抽烟,完全没有重整家业的打算。

  家业的衰败眼见无法避免,老商人孤注一掷,把娘惹嫁给“老骨头”做填房。地域性的经济萧条并没有使老商人得偿所愿,他断送了女儿的前程。

  小说还隐约地体现出由经济萧条而造成海峡华人和南来华族间的不和。崔贵强在《新加坡华人,从开埠到建国》一书中说:在20世纪首30年,海峡华人与移民两大群体和平相处。在工商业、银行业与保险业等经济领域,两大群体的资本家合股经营,携手合作,大家河水不犯井水。一般海峡华人也有安定的工作,过着安逸的日子。

  30年代初期的经济不景气,却破坏了这种相安无事的气氛。在不景气的袭击下,失业浪潮汹涌澎湃,海峡华人也不能幸免,他们面临失业,生活顿失依靠,过去享有的优越地位,也逐渐丧失,于是他们埋怨南来的华人,抢了他们的饭碗,使他们沦为失业人士。

  《峇峇与娘惹》也体现出这种仇恨。海峡华人轻视南来华侨,平时,在一般侨生者的眼中,南来华人“是一只‘峇味’”。 在家族衰败声中,峇山曾以表哥的名义写信给妻子,不承认她是自己过门的妻子。他把阿美当成是“败运的女子”,家败的“罪人”,甚至是“敌人。”认为自从她来了之后,“家就那样一落千丈地衰败下来。”为此,他要阿美赶快离开,免得牵累他“一再饱受晦气!”
其实,向来不事生产的峇山,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中,自然难以与“不畏辛劳,生活简朴,不计较工作时间长而低薪的工作”的南来中国青年竞争。 一味怪罪于南来华侨,正好反映了他不知反省的短视。

小结

  海峡华人没落的趋势,“大概是从19世纪末即开始出现。”

  没落的背景,与当时社会的繁荣,经济渐趋富裕,各行业间出现剧烈的竞争关系密切。海峡华人追求安稳,不热衷企业界,风险大的职业,更加速了他们的衰败;强者生存,弱者败亡是必然的现象。何况,在一段时期的富裕生活之后,海峡华人的社会已渐趋沉沦,不少人沾染了吃喝嫖赌,吸食鸦片等恶习,对事业等闲视之。海峡华人妇女地位低微,从小被困于家庭的小天地,不但没受教育,也受礼教束缚,男尊女卑的族群特征,使海峡华人这一不多的群体,人口资源不能获得良好的开发和利用。

  这些包括了社会和文化的复杂原素,在《峇峇与娘惹》中都或多或少的得到反映。

  海峡华人长期定居在马来亚,他们使用掺杂了福建活的马来语,生活习惯上受到马来人的影响,只不过是死守着一些传统的华人风俗。英国人统治后,更多人选择了英文教育,把自己与英国的生活方式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华巫混合文化之中,又加入了新的英文化。在结合的过程中,产生了大冲击,以致使海峡华人陷入混乱。他们不但失去母语,不畏辛劳,生活从简,努力拼搏等精神也在他们的脑海中消失,成了失根的一群。

  丘士珍选择峇峇这种人口为数不多,在新马社会中特有的海峡华人生活为题材,使早期新马的社会生活,得到更全面的反映。事过境迁,人们对海峡华人的生活已渐模糊,《峇峇与娘惹》却将这一生活记录下来。

                             完稿于2006年11月9日

                            刊载于《新华2006年度文选》
                                 2007年8月出版

 


本文在2010-6-12 19:37:29被依林编辑过
本文在2010-6-13 15:24:09被林子编辑过
本文在2010-6-15 21:07:51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139]
『小说评论』 事与愿违的泪中喜剧――林锦微型小说《也是英雄》赏析阮温凌2016-02-05[1425]
『小说评论』 郁达夫创作思想贬抑论点的商榷成君2015-04-26[874]
『小说评论』 《微型小说创作经验谈》林子2015-03-17[1120]
『小说评论』 说《困惑的岁月》艺术特征初探王珺瑶2015-01-03[813]
相关文章:『伍两
『新加坡文艺报』 文艺报革新号一年伍两2014-11-02[1354]
『新书出版』 李选楼新书《双城之恋》出版了伍两2013-03-19[1393]
『亚细安文艺营』 第十三届亚细安华文文艺营伍两2012-08-19[2455]
『小  说』 鸡饭伍两2011-03-06[1805]
『文协活动』 ‘姚紫文学历程展览’在晋江伍两2012-04-09[2772]
更多相关文章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0-06-15 08:30:02(第2条)
多谢分享!
林子 去林子家留言留言于2010-06-14 23:48:05(第1条)
佳作!让没读过这部小说的文友也能理解其内容。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伍两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