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评论杂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诗里诗外读洛夫 发表日期:2010-09-07(2011-02-13修改)
作  者:郁乃出处:原创浏览1409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诗里诗外读洛夫
文/郁乃
2010年09月07日,星期二

  读中国现代诗, 不读《漂木》是遗憾!
  识中国现代诗人, 不识洛夫是遗憾!

  幸中之幸, 做为一名文学后辈,对于自己最为敬仰的诗人洛夫, 我先读其诗, 后识其人。

       那一年, 我正在日本求学苦读, 偶然从来自台湾的留学生校友处, 看到了洛夫诗集, 印象难忘。第一次读洛夫的诗, 便被他的《共伞》深深打动:
      共伞的日子
      我们的笑声就未曾淋湿过
      沿着青铜坑的铁轨
      向矿区走去
     一面剥着桔子吃
     一面算计着
     由冷雨过度到喷嚏的速度……

      这首简约宁静的白描式小诗,温暖着我曾经年轻的生命。有着唐韵的现代体诗句, 轻盈柔软地扣住了青春期的我, 对尘世纯爱的向往。不管红尘怎样的风风雨雨, 只要生命中有一个共伞的人, 便是温暖, 便是幸福,便不惧路长雨长。后来, 又陆续读过不少洛夫的诗作, 成了他的诗迷。

  未曾想到多年后, 我会在温哥华, 得缘目睹洛夫其人并亲聆其谆谆教诲。那是二零零二年的秋天, 世界华人女作家协会在温哥华召开年会, 会期中, 我缘遇了洛夫老师——一名儒雅温和的中国诗人。我和其他女作家一样的兴奋, 大家围着洛夫交谈合影签名留念, 直到他离开会场时, 仍是恋恋不舍。

  或许, 正如洛夫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不象诗人的人, 才能写出好诗。”生活中接触到的洛夫, 正是如此! 他如师如父, 如友如亲, 拥一代文学大师之风范却无丝毫骄俗之气, 令人敬慕仰望热爱。

  转眼多年过去, 犹记得洛夫先生的银发、笑脸, 犹记得他谦和安宁的神韵, 犹记得他真诚的鼓励和期许: “你还年轻, 要多写、写好, 我不用电脑, 你可以写信跟我交流。”从此, 洛夫的诗和人, 都成了我心中文学世界里, 一道美丽无比的风景。

  洛夫的诗风诗境诗心, 与他的生命轨迹相映相辉。诗人不自愿和半自愿的两次地理上的生命迁移, 沉淀了其生命的浓度, 升华了其精神的高度, 更锤炼了其诗章的赤心。一九四九年, 当个人的命运与家国命运息息相牵时, 诗人洛夫背井离乡, 带着几本喜爱的诗集和一条军毛毯, 第一次漂流了自己。 几千里路风和月, 从故乡衡阳到异乡台湾,第一次的生命漂流, 令诗人的乡愁,写满了日子里的每一天。

  “独然一身, 随军来到台湾,心灵孤寂而空虚。生命之航完全失去了方位, 当时我的住处靠海, 一出门眼前就是万顷波涛,一片浩瀚。早晨或黄昏,我经常独自站在海边对着港口进出的船只怔怔出神,只感到无边无际的茫然。夜晚的群星,海面闪烁的渔火, 虽然这些自然美景极俱魅力, 但也只有充实的心灵, 才能领略。后来, 我把这些经验和自我失落的感受, 写出了一首《海之外》的小诗:

     他的茫然
     在灯塔里亮着
     再也不能以仰姿泅回去了
     因那嵌在沙滩上的背影
     已整个被夕阳倦走
    于是,他暗自把远洋沉船的地点
    记在鞋底”
          ---摘自洛夫随笔集《落叶在火中沉思》

     湖南衡阳是洛夫生命的啼声处, 是他生命中的第一故乡, 是他终生不忘不舍的故乡母亲。几十次不倦的归乡之旅, 便是他乡心不改的赤子情怀所证。

     在台湾近半个世纪的岁月里, 洛夫是客人也是主人。根虽留在衡阳, 但枝却伸展在台湾新家园的热土中,奋力成干, 长成了新树。写诗、译诗、教诗、编诗, 对生命的热情, 对文学的热爱, 令其文学创作果实累累。出版了几十本诗集、随笔散文集、诗歌评论集, 他著作等身,誉满天下。不论是在故乡和异乡, 洛夫坚信:诗人,一旦写就, 终身为职, 永不言退。他坚持置身滚滚红尘中,同流不合污的做人准则, 使得其诗力如魔笛般吹响诗坛, 诗心如纯白的鸽子, 飞翔在文学的青山绿水间。

     诗心不老, 缘自单纯, 缘自童稚, 缘自山水。

     洛夫常一人走向自然, 走到山野乡村里, 听山灵的呼唤, 与山灵凝望, 独语心灵深处的感悟。他在随笔中写道:“远方什么也看不清, 我却一直出神地望着, 好象那边有人在向我招手, 就在此时, 突然隐约中听到山中传来一声声呼唤,悠悠忽忽, 时远时近, 疑是山风, 而树叶不动, 疑是兽吼, 草木不惊。我没有回头去问同伴是否听到什么异声,问了等于白问。我知道, 这是山灵的呼唤, 不是谁都可以听到。我一向不信怪力和乱神, 却经常在深山中感应到山灵的存在。山灵往往以各种形象出现, 以风, 以雨,以冷冷的山泉, 以苍苍的古木, 以青苔, 以木菌……山灵的呼唤,只有宁静的心才能听到。金龙寺是我常去的地方,一不烧香,二不拜佛,甚至也不知道寺内供奉的是什么菩萨, 我贪图的只是这里的安静。”——节选自洛夫随笔集《落叶在野火中沉思》。

     时而行走寻找, 时而沉思宁静。洛夫在异乡漂流的几十年中, 从青年到中年到晚年, 其生命和诗都在大自然中不断地净化、升华、凝厚、结晶、纯美。他以雄厚的乡情诗意, 将乡愁书写成绝美的一首首现代诗篇, 使现代诗, 在现代文学的天空里, 亮丽明艳多彩。

      一九九六年, 诗人洛夫从台湾迁移到了北美温哥华。这是他生命中第二次离乡。是半情半愿的寻找心灵平静的自我漂流, 更是勇于漂流沉淀精神的生命豪壮之举。雪楼, 成了这次大迁移的驿站, 也是诗人新的精神家园。早在诗人第一次迁移到台湾后, 就常在梦中望雪, 那是一份乡愁的感伤, 是童年记忆的不舍回望。将温哥华的新家, 命名为雪楼, 是否可以说是诗人身在北美而心念东方的不老乡心?!

      雪楼是诗人的书房居家, 也是诗人神魂的灵隐寺。无论是坐忘时的独自虚静, 还是三五好友欢聚时的喧闹, 都让再次远离开故乡的洛夫, 有了删繁就简,从动到静的生命思悟时空, 找到了诗魂漂流万里归一的空灵意境。著名长诗《漂木》, 就是诞生在雪楼中。以三千几百行的长句, 横空出世在现代诗国中, 并以惊魂撼魄之诗力, 刻印在中国现代诗碑上。《漂木》是诗魔洛夫诗魂的又一个高度的飞翔展翅, 是中国现代诗歌的腾越。

     洛夫曾这样讲述自己背井离开第二故乡台湾的心境:“一个诗人, 无论漂泊到何处, 生活形式起了多大变化, 都需要一个庞大而深厚的文化传统留在心中支撑”。《漂木》以其悠长深厚的诗悟告诉世人:不论生命怎样漂流, 只要根在心中, 就永不绝望! 诗人洛夫的根, 是汉字, 是故乡, 是中国。

      纵读洛夫诗歌随笔散文等作品, 笔者深深感受到其笔端的三大情怀意境。一是他对大自然山水草木的原始感恩情怀; 二是他对故乡亲朋家国的刻骨相思情怀; 三是他对生命意义和生命价值的超我情怀。这三方面情怀的思想内涵, 贯穿他整个创作笔路的每一个前行的阶段。如同从海平面到陆地到高山再回到海边, 就象中国大陆地理上的地势特点, 从东到西, 每个层面的递进中, 都是拓宽升高融合的过程, 不断阶梯式到达世界屋脊的西玛拉雅山, 而此山, 则是亿万年前的海。

     洛夫的诗歌创作历程, 大概可前后划分两个阶段(笔者的私人见解)。第一阶段: 是从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九六年的台湾时期; 第二阶段是从一九九六年至今的北美时期。这两个阶段的划分, 仅是物理上的段分而又实际上的密不可分的前后期。

     乡愁美学,一直是洛夫诗歌中的主弦乐章。纵观中国文化的古今时期, 乡愁的内涵都是多层次的, 有广义上的超我爱国主义精神, 有狭义上的自我爱乡爱亲朋的思念。乡愁, 是一种传统中国文化的独特文学裁体, 是诗化的古典美学信仰和故国故土情结的抒怀。

      洛夫曾在《边界望乡》中写道:
     雾正升起
     我们在茫然勒马四顾
    手掌开始生汗
     望远镜中扩大数十倍的乡愁
    乱如风中的散发
    当距离调整到令人心跳的程度
    一座远山迎面飞来
    把我撞成了严重内伤……

     在台湾的“心”、“身”分离的漂流中,诗人无从排解的乡愁, 成了诗化的秦时明月汉时风和一切象故乡和能望到故乡的地方。洛夫又在长城秋风里写到:

     这不正是从秦代就蜿蜒至今

    迷我
    惑我
   喂以我的血
   我的肉
    而昂行而翻腾
    而凛凛然蟠踞淤
    我体内的那条龙吗?

      从乡愁到山水愁到故国愁, 诗人在历史文化及现实中不断思索固本自己的根, 定位自己的现代诗风, 将诗魂不断的羽化放飞。用东方的哲学观诠释生命中的种种情绪, 诠释生命本体, 也是洛夫诗歌创作中的一大特点。《石室之死亡》、《时间之伤》等很多作品问世, 都是诗人从思考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从生命的形式和裁体出发, 怀敬畏感恩之心, 超脱自我, 超脱红尘俗念, 回归天人合一的自然怀抱,在对人与自然的千丝万缕交错关系的解读上, 洛夫的诗端, 达到了一种圆融交汇的意境。

     十九世纪美国作家梭罗说过:大自然不是通过诗人说出来, 而是与诗人共语。诗人的声音不是发自大自然, 而是给大自然以呼吸, 让大自然表达他的思想。他将大自然的事实纳入思想时, 就是将这一事实诗化。他的发言超越时间和空间, 诗人的思想是一个独立的世界, 大自然的思想是另一个独立的世界, 诗人和大自然是兄弟, 他们亲密无间地为对方服务, 为对方披露真理。

      梭罗的这翻至理明言, 正是洛夫诗歌创作的写照。在人与大自然的相互诠释中, 洛夫走出小我, 走进天人合一生命漂流中的超我, 晚年, 写就了中国现代诗史上前所未有的长篇巨作:漂木。在时间与空间, 历史与现代, 自我与大千世界众生的经纬纵横交错中, 审视生命,审视个体生命的定位——一段小小的漂木。

“听到你漂洋过海的消息
你居于他乡的雪楼
在洁白的内部
你象无根的漂木
一根始终不能安心的漂木
青苔已经丛生的漂木
漂木的内部是你思乡的痛楚
漂木的四周是咸涩的海水
一只茫然的水鸟,站在漂木上
而时间,默默流过你的白发
唐诗宋词在你的庭园开花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漂木在你的梦中荡向故土
泪水,不要提泪水
当你止于雪楼,泪水中浮起漂木
万里关山,冷雾包裹你的飘飘落叶
落马州,望远镜中看见你的乡愁……

不见得一直是绝望的木头
它坚持,它梦想
早日抵达另一个梦……”

      《漂木》, 承载着诗人的乡愁, 诗人的乡梦, 诗人的灵魂, 不论从衡阳到台湾, 还是从台湾到北美, 不论青春时期的漂流,还是晚年的漂流, 不论怎样漂, 漂到何方, 洛夫的根, 都永在故土, 永在东方。

     诗里诗外, 洛夫都是受人敬仰的师长和文学前辈。现代诗是现代文学中一支独放的美丽, 洛夫, 则是这独放中的独放, 美丽中的美丽。

     衷心祝愿诗人洛夫走向更深更广阔的诗路!

   (此文收编入洛夫国际诗歌节的论文集)

在洛夫国际诗歌论坛上发言

和诗魔洛夫先生合影

和洛夫先生夫妇合影



本文在2011-2-13 20:05:00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评论杂谈
『评论杂谈』 让华人翻译家为中国文学国际化加速倪立秋2018-01-03[381]
『评论杂谈』 狮子与中国文化倪立秋2009-05-27[3974]
『评论杂谈』 美华作家知多少——读《采玉华章——美国华文作家选集》陈瑞琳2014-11-03[883]
『评论杂谈』 丛书出版在新华文学发展上的体现(下)成君2013-04-02[1994]
『评论杂谈』 丛书出版在新华文学发展上的体现(上)成君2013-04-02[1062]
相关文章:『郁乃
『新书出版』 《其实你不懂日本》荣登当当网图书畅销榜第9位郁乃2011-07-19[2553]
『诗  歌』 致屈原郁乃2011-06-02[1080]
『诗  歌』 远方郁乃2011-05-17[1885]
『诗  歌』 母亲郁乃2011-05-09[881]
『诗  歌』 三月 不下江南郁乃2011-03-01[2066]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郁乃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