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评论杂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宰相诗人发表日期:2010-09-11
作  者:心之初出处:原创浏览5141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宰相诗人
文/心之初
2010年09月11日,星期六

  文/心之初

  自古宰相是否多诗人?我不知道。但我喜欢的几个诗人,都当过宰相。

  冯延巳,(903--960)字正中,扬州人, 903年生。大唐朝后五代十国时代里存活了三十八年的南唐国的宰相。冯宰相写爱情, 写得清丽多彩;写情愁, 写得委婉情深。我最喜欢他的一首词是:

  “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 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读过很多遍,每读一遍,都觉出一种新味道。“何事年年有”?对生命的新情?

  对年轮又多一轮的感伤?“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好像“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一江春水向东流”小时侯就常在他冯叔的肩上骑马马。冯延巳写的词,“常以大境写柔情”,抒情层层递进: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斗鸭栏杆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当年我恋爱时,就想我的心上人,每天“举头闻鹊喜”。遥遥几十年了。

  好词最能咏情,但把真情隆重推出,韵味无限表达,实在不易。

《三台令.春色》

春色,春色,依旧青门紫陌。日斜柳暗花蔫,醉卧谁家少年。年少,年少,行乐直须及早。毛泽东时代的青年,当年可没读到。

  元稹当过宰相。他的诗写得极好,而且意味深长。最有名的: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首诗为悼念亡妻韦丛而作。元诗人运用“索物以托情”的比兴手法,用这般精警的词句,赞美了夫妻之间的恩爱,表达了对韦丛...无限思念?别认为情操干净作风严谨的人才能写出这种情意深长发人深省的好诗。比如“我失娇扬君失柳”,开慧上海带着三个孩子盼星盼月,我得子贞在井岗。

  元宰相一生风流,上下通吃。他和唐朝称不称得上第一的薛濤有過一段姐弟大恋。一段爱,几夜情,后来两人分手,元稹时来运转,续弦纳妾;涛姐痴情不改,涛声一直。两人再没见过面。元稹别涛姐后,在浙江做大官,与杭州老白常把酒吟诗,共享歌鸡。老元这人很爽,啥都“大声地告诉世界”,他写的《会真记》(其实就是他自己的事)里有个崔莺莺,他把人家“生米煮成熟饭”,煮得如火如荼,煮得催人泪下。后来王实甫就以《会真记》为蓝本,写成“女不看”的《西厢记》。

  元稹有时风流,但也深情,在和涛姐分开六年多后,他也想起过薛涛,足见薛姐才高。但正在准备接涛姐一齐过时,却又碰上青春年少的刘采春。比元稹大了十几岁的薛涛毕竟年老色衰,才打不过色,纵是丹心一颗,痴情一片,也只能终生不嫁,去印正“男人没有一个是个好东西”。

  元稹还有首名诗句:贫贱夫妻百事哀。把婚姻的骨子说了个透透。那首诗是这样的:

《遣悲怀三首》【其二】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元宰相最好的诗,我认为是:

  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一诗,语言幻美,意境朦胧,脍炙人口,意味深长。人生有多少曾经过沧海后又为水?人生又有多少“越是艰险越向前”?

  第三个我想说的宰相诗人,是”假的就是假的”,剥不剥去两说的韦庄。他比冯延巳大一点,当过五代十国里前蜀国的宰相。韦庄和温庭筠并称韦温,好像王国维对韦庄的评价还要高点。对诗,我只是喜欢,谈不上懂。我喜欢韦庄诗里的主观抒情(这是叶嘉莹比较韦庄和温温庭筠时的说法,温比较客观,而韦比较主观)。

  韦宰写爱,“一点也不伪装”,直接来:

《女冠子.昨夜夜半》: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相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底柳叶眉。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女冠子.四月十七》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象这“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读到,除了心里大声说好,还会说别的吗?爱,就要情真意切,入骨髓。

  别了故乡,很久很久;故乡早已“慨了而慷”。在外呆久的人,总对熟悉而又陌生,有种难言的苦痛。别的越久,眷恋越沉,苦痛愈深。

韦庄《江上思乡》:

“年年春日异乡悲,杜曲黄莺可得知。更被夕阳江岸上,断肠烟柳一丝丝。”

  四月来了,早春还是晚春?地球变暖,冬天变长,春天来晚?花正慢慢开,叶在缓缓绿,我们这些在他乡异国的“断肠烟柳”,在清明的来到时,看不到故国旧地的“雨纷纷”,只能自己忍住断魂泪。

《春愁》:

“自有春愁正断魂,不堪芳草思王孙。落花寂寂黄昏雨,深院无人独倚门。”,

“断魂”和“断肠”哪个更难受?这的“王孙”正就是我们:游子,游到海外的子。今日交通厉害,一游就游远远,太远,远到了天边。过去“谁不说俺家乡好”,现在,跑到天边思故乡。

  我特别喜欢韦庄另一首精采词是:

  《思帝乡.春日游》:“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杏花吹满头”!“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要是这“妾”有几分姿色,又这般新潮,是谁也得乐昏了头。

  听说韦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再上几个爷爷,也是宰相。我因了好奇,便打了个“唐朝宰相”问孤狗。哇!唐朝宰相 “伟哥”真多呀。“红颜多是祸水,权力就是春药”,还真有点道理。唐朝就很多韦哥宰相。

  男儿要光头,宰相该韦庄。韦庄的四代朝上的爷叫:韦应物。

  说完韦庄,再说几句现代宰相。新中国的第一宰年轻留学东洋时有一诗:

大江歌罢掉头东,
邃密群科济世穷。
面壁十年图破壁,
难酬蹈海亦英雄。

  当年我在亲爱的周总理走人留学那年令时,喜欢他这首诗。“掉头东”,“前路蓬山一万重,掉头不顾吾其东!周总理年轻时真是激情满怀心地昭昭,苏东坡加上梁启超。日后他当了世上人最多大国的宰相,不知算不算得上“酬了蹈海”?日后他有了岁数,好象再也不写诗了,只忙活着周到恩惠来事。给“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主席当宰相,不容易有心情写诗?我只知道他这唯一的一首诗。

  新中国的老二总理大概不会写诗,一是我从没听说过,二是觉着他连话都说不利索。但如今好象中风多年,中过了风会不会就会了写诗?

  新中国的第三位宰相,刚健,凛然,前几天还在福建,飘着花白的头发,吟着林则徐的名句。他当年的:

“我要带上一百口棺材,
去闯前边的(机构改革)地雷阵;
把最后那口棺材,
留给我自己。”

  没韵,像诗;新诗?壮志,豪情。这气魄,让我们曾经好振奋;看今朝,国人依然只有怆然虽然政府多了很多纸钱。人们从希望,走到失望,慢慢再走到绝望?朱总理一生坦荡,虽为右派而不悔,但他也就是让我们眼睛一亮,拿江山时光也没辙。朱总理的古汉语的功底扎实深厚,言词意味深长,出口能成章,发言不用稿。去年回国读了他“卖五十块”的大书,我不太能解读,但也明白了点现在中国的事。望老朱多保重,好好拉京胡。

  当今温宰相,不知府上和温庭筠有无瓜葛?听说他有诗集出版过,我无幸读到。温总理喜欢引诗,而且还都引的还不是些大路诗。温总理平常温情脉脉,特殊时泪水涟涟。“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虽然人民没有钱。

  今日宰相和旧日宰相的当然不能同日而语,中华正在盛世,盛世里还多有牛市,可为牛盛,咱啥时有过这么多的钱?当朝宰相,无诗胜有诗。不过温宰相有过首名时《仰望星空》: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
        那无穷的真理,
        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
        那凛然的正义,
        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
        那博大的胸怀,
        让我的心灵栖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
        那永恒的炽热,
        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
        响起春雷。

        〔原载《人民日报》副刊〕

  我不善抒情,只爱务实瞎侃,读不来《望星空》,一望空,就想四大皆空。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这是我最早读过的一首唐诗,他的原创(或不剽)就是唐朝开元年间又红又专的宰相张九龄。老张是位有胆识、有远见的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诗人、名相。他一生忠耿尽职,秉公守则,直言敢谏,选贤任能,不徇私枉法,不趋炎附势,敢与恶势力作斗争,为“开元之治”作出了积极贡献。他的五言古诗,素练质朴,情真意切。

  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张九龄《湖口望庐山瀑布泉》里写的这烟气和烟云弥漫的且交融的样子或大气与眩光混合动荡的样子。虽说我没参加过“庐山会议”但也仿佛看到彭大将军憋屈骂娘的样子。氤氲,真是两个形神兼备的字。

  王安石,大名鼎鼎,当过宰相,法家宰相。王宰相最让人崇敬的是:终生不纳二房;终生不上青楼。王宰相最有名的诗我觉得是: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短短二十八字,把咱中华民族辞旧迎新的传统写得维妙唯肖,意味深常。屠苏酒,桃木像?在每个新年来到时读这首诗,都让我这个黄帝子孙人想起很多中华习俗,想去多学点中国典故。

  为什么人们要在除夕夜放爆竹来除旧呢?为什么要饮屠苏酒呢?屠苏酒是什么酒?为什么要旧桃换新符呢?人的像要刻在桃木上呢。记得批林批孔时,梁效们把“旧桃换新符”,说成改朝换代。当年的人思维超常。要是改朝换代就像是新年到旧年走,人民有多高兴或多不高兴谁也不知道。王安石宰相很爱人民,当然我不知道他爱哭不爱哭?在人前哭还是在人后哭?他的改革没成功,日后他下了野,常常为“他那么爱的人民”还在过苦日子而滚滚泪落。

  中国的宰相,上了千吧?中国的皇上,照柏杨蹲监狱没事偷着数的,是六百多个。宰相诗人,我喜欢几个。宰相诗人最好的诗句我认为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人生,就是一边“曾经沧海”,一边“难为水”。

4/12/2010 写
9/102010改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评论杂谈
『评论杂谈』 让华人翻译家为中国文学国际化加速倪立秋2018-01-03[381]
『评论杂谈』 狮子与中国文化倪立秋2009-05-27[3974]
『评论杂谈』 美华作家知多少——读《采玉华章——美国华文作家选集》陈瑞琳2014-11-03[882]
『评论杂谈』 丛书出版在新华文学发展上的体现(下)成君2013-04-02[1994]
『评论杂谈』 丛书出版在新华文学发展上的体现(上)成君2013-04-02[1062]
相关文章:『心之初
『随  笔』 新奥尔良心之初2011-02-15[24111]
『诗  歌』 羊肉萝卜馅饺子心之初2011-02-02[809]
『随  笔』 陕西师大一附中心之初2010-07-10[1210]
『诗  歌』 乡愁心之初2010-07-01[822]
『随  笔』 葱油饼心之初2010-06-13[782]
更多相关文章
张纯启 去张纯启家留言留言于2010-10-09 14:12:02(第1条)
古往今来,听作者娓娓道来,妙趣横生。宰相多诗,心之初多才!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心之初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