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教  学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淑那迪阿姨 发表日期:2010-09-24
作  者:刘青玲出处:原创浏览2182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淑那迪阿姨
文/刘青玲
2010年09月24日,星期五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提前十几分钟来到学校,同校的陈老师问我:“刘老师,有一位六十几岁的印尼老太太想学华语,你收不收?”怕我推辞他又加一句:“那位老太太说她以前学过日本语,华语和日本语不是有很多相似之处嘛。”我一向对学生没有挑剔,就答应下来。

  进到教室不一会儿,我看到一位头发花白,圆脸,中等身材,皮肤微黑的印尼族老太太,微笑着端坐在第一张椅子上。我朝她笑笑,她主动用印尼语问我:“是老师吧。”我回应,并告诉她上课时间未到,要等一下别的学生。她笑眯眯地点点头,她刚买的新书已经在桌面上打开了。没过多久,学生们陆续到齐。我的班上全部都是年龄二十几岁的印尼族大学生,已经上了一个星期的课,互相认识了。我问她叫什么名字,以便向学生们介绍。当我们知道这位印尼族老太太的真实年龄已经八十岁了,我的年龄还不及她的一半,我们都自觉的尊敬的称呼她“ib-usunadi”。我们上的课有教“阿姨”这个词,听了我的解释后,学生们就现学现用称呼她为“淑那迪阿姨”。上课时,我常常会点名提问学生,常常在叫到ib-usunadi 的时候,舌头就会打结或不顺畅,她就教我:“老师,你就叫b-nadi 好了。”

  上过两次课,有一天上课前,b-nadi看到我忽然用华语说:“老师,看到你很高兴。”我惊喜地问:“b-nadi我们还没有学过这句呢?!”她像变魔术似地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老师,我有这个。”我一看是华语对话教材,每一句上都标有拼音,后面有解释,她开始自学了。

  相处得久了,我们和b-nadi成了好朋友。有一次我问她为什么学华语。她说现在社会上用华语的地方多起来,她想来学学试试看。我们从b-nadi给我们的名片上发现,她是一位精通英语、德语、法语、荷兰语四种语言的老太太,以前专门从事翻译工作。我问她:“b-nadi我听说你以前学过日本语,为什么名片上没有?”她诚恳地说:“我是学了一段时间,但好久都没有用,忘了很多,不能算。”

  我在教学时为了减少学习的枯燥,常会教学生一些华语流行歌曲,像“小薇”、“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等等。b-nadi 一点不输年轻人,每次拿着歌词戴着老花眼镜唱得最大声、最认真。我们跟她开玩笑:“b-nadi,回家把这些歌唱给你的先生听,你的先生一定会更爱你。”“ya”她大声回答,全班哄堂大笑。每次课前的十几分钟,我都要一笔一画的教学生几个生字。b-nadi 一笔一画摹写得认真,每写一画她嘴里就发出轻生的:“吱-----吱-----吱-----。”专注的样子像个可爱的小学生。

  有一次我教学生说自己的年龄,然后又教学生“老人”、“年轻人”的汉语读法。学生就即学即用说:我是年轻人,淑那迪阿姨是老人。我说:“我的学生都是年轻人,在我的眼里b-nadi只有二十八岁。”“不,老师,我十八岁。”b-nadi一说完全班又是一阵大笑。

  我班上有个叫黛西的友族女学生,记忆力模仿力特强。每次我教的小短文、小故事她很快就能记住熟背。b-nadi毕竟是老人家了,轮到她背的时候常常忘词忘句,每到这时她都用歉意的眼光望着我。我鼓励她说:“b-nadi没关系,慢慢记,能记多少就记多少。”一次b-nadi 觉得眼光的歉意已经不够,说:“老师,黛西记得很好呀!”语气充满着愧意。“b-nadi 二十岁的时候也和黛西一样好。”我安慰她,并告诉她可以提前十几分钟到校跟我学。她就每次提前到学校等我。b-nadi怕她记得慢拖累我,又主动找印尼语能力强的陈老师跟我沟通,大意是问我:她跟我学习,老师会不会为难,会不会觉得辛苦。我请让她放心。还有一次,b-nadi手里拿着一本书和一盘磁带,愁眉苦脸地问我:“老师,为什么我听这个磁带在书里找不到内容,买的时候他们告诉我是一套的。”果然,我发现书和磁带内容不一致!老人手里还捧着个耳机式录音机——她在家听磁带看书,希望能提高记忆。

  b-nadi是个和善、睿智、朴实、慈祥的老人。我们亦师亦友欢快地相处,她仔细地询问我华族的习惯、家庭状况。从接触中我也知道她有六个孩子,四个是医生,她的先生也是医生。她精通四种语言却没有一点傲气,依然谦虚学习。现在华语热潮虽然吹遍印尼各地,但畏难情绪,喊苦的声音也不绝于耳,无论是华族子弟还是友族朋友,当你们投诉学习困倦的时候,请不要忘记有一位耄耋之年的老太太曾努力学习华语——她就是爪哇族老人淑那迪。


本文在2010-9-24 18:14:50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教  学
『教  学』 儿童诗是什么陈福义2012-07-12[1245]
『教  学』 如何进行儿童诗教学陈福义2012-07-12[1489]
『教  学』 姚占新:华文教育的价值重构余夫2011-10-14[1113]
『教  学』 洋人学生学华语---学生家长会-2010年--分流作业展示何逸敏2010-09-30[1786]
『教  学』 与友族讲华语莲心2010-09-19[4819]
相关文章:『亚细安
『亚细安文艺营』 中国四大名著的传承与发展石秀2014-05-31[1859]
『小  说』 桐笛声里苦楝花儿落方文国2013-12-09[1575]
『小 小说』 相亲莫凡2013-12-06[1637]
『小 小说』 流浪的幸福朵拉2012-10-22[2072]
『诗  歌』 《听月》诗集(三)司马攻2012-05-02[2413]
更多相关文章
萧振 去萧振家留言留言于2010-09-27 08:46:00(第2条)
好生动的文章!淑那迪阿姨是我的榜样。
康静城 去康静城家留言留言于2010-09-25 13:43:36(第1条)
"现在华语热潮虽然吹遍印尼各地,但畏难情绪,喊苦的声音也不绝于耳,无论是华族子弟还是友族朋友,当你们投诉学习困倦的时候,请不要忘记有一位耄耋之年的老太太曾努力学习华语——她就是爪哇族老人淑那迪。"生动的励志好例子。谢谢分享。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亚细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