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影视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樱之桃与蒲公英 发表日期:2010-11-05
作  者:邹璐出处:原创浏览123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樱之桃与蒲公英
文/邹璐
2010年11月05日,星期五

  看完电影,我们都有些沉默,心情似电影中的颜色,末日一样暗淡压抑,其实,末日刚刚翻过去。

  上个世纪,1947年,战争结束后的东京,满目疮痍,一片狼藉,街道,店屋,建筑和人,都是一样的破败和零乱。可是,又觉得心里是安静的,透着点光亮,透着点温暖,那是来自佐治的恬静温柔的微笑和她对于生活的态度。她说:“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呢?只要活着就好。”

  电影《维荣的妻子》,改编自日本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作家太宰治的作品。2009年是这位已故日本现代著名作家诞辰一百周年,日本电影界推出一系列根据他的作品改编的电影。该片并且在去年的第33届蒙特利尔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导演奖,导演根岸吉太郎。

  一部好的影片剧本是最重要的,这部获奖影片的编剧是日本著名剧作家田中阳造,他以太宰治的短篇小说《维荣的妻子》为蓝本基础,融入其他包括《回忆》,《灯笼》,《樱桃》,《蟋蟀》等作品的精髓,完成编剧,“因此据说深具太宰治的作品风格”,后来我才知道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其实这部影片是太宰治本人以及他的作品中众多情节的精彩串连完成。

  电影情节非常简单,出场人物也不多。对生活失去信心的小说家大谷,他曾经才华横溢,他的作品包括他本人受到众多书迷的喜爱和崇拜,可是他敏感,脆弱,自恋,自私,总是想以自杀结束生命,他就是色泽艳丽,带着诱人甜味,忍不住让人想尝一口的“樱桃”,但其实,樱桃是娇贵的,经不起生活的蹂躏和挫折。

  维荣的妻子佐治,她身上结合了东方女性的诸多优点,容貌秀美,个性柔韧,开朗乐观,愿意付出,坚强忍耐,宽容努力。等等。她就好象蒲公英一样,朴实并有顽强生命力。
 

  影片开始,大谷偷了酒屋老板吉藏的钱,他慌慌张张又醉熏熏逃回家,佐治带着年幼孩子已经入睡,不得不起身点灯迎接丈夫,哪知酒屋老板吉藏夫妇已经追上门来,大谷强词夺理,拒不承认,然后落荒而逃。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夜半惊魂,佐治没有被吓倒,甚至非常镇定,她用温和谦卑自尊的声音请求酒屋老板夫妇的原谅,并请他们暂不要报警。情况就像吉藏夫妇所看到的,这个家的确非常贫寒拮据,别无长物,两人只好怏怏告辞。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佐治背着年幼的孩子找上门来,她毛遂自荐自愿到酒屋帮忙,以偿还丈夫所欠下的酒债。

  日本女性向来给人感觉温柔,顺从,容忍,在这里还有勤劳,勇敢,踏实又不失灵活。

  只是,让我们心有不忍的是,大谷回到家,回到佐治的身边,他并不是请求她的原谅,也不是向她说抱歉,他流着泪,把头深深埋入佐治的怀中,说出他心中的恐惧,“在男人的生命中,除了永不消绝的“不幸”外,再无他物,终此一生,尽是恐惧,以及无止尽的抗争。”

  并且他说,他所以要去偷酒屋老板的5000日元,是因为现在这个暗淡无光了无生气的新年来临之际,给妻子和孩子买一个礼物,让他们感到高兴。这样说着,女人就心软了,我们也就心软了。

  这是一个能够安抚他,带给他温暖和爱的女人,而他是一个对世界,对人生充满绝望,无奈,恐惧和放弃的懦弱小孩,颓废男人,你无从责备,只有原谅,因为,不仅这个小木屋的家的灯光是昏暗的,整个东京,整个时代都是一样的暗淡无光。 

  可是很快我们就动摇了,只是还是心有不忍,自甘堕落,颓废厌世,自私放纵的作家大谷却和他的痴心书迷秋子,乘火车离开了东京,两个人亲密依偎着,相约来到宁静的森林溪水边吃药殉情。

  后来,殉情的两个人都没死掉,大谷却因此被控谋杀而被捕,佐治听到消息,焦急万分,不得不找到曾经有过亲密关系,后来成为知名大律师的旧时情人辻出面帮助援救。

  影片结尾处,大谷和佐治,一对重新在一起的夫妇,并列站在旧墙的阴影里,一边吃着樱桃,一边聊着严肃而认真的人生话题,说出那句“只要活着就好”。光影中,他们的脸上有浅浅微笑,衬着破败旧墙,让人感到一线希望。

  整部影片节奏缓慢,甚至有些沉闷,对白不多,表情变化细致入微,带给人隔绝却深刻的真实感,仿佛聆听一场岁月久远但却真实感人的历史叙述,而最终传达出的是历经劫难之后生的期盼,难怪太宰治的弟子小山洁曾经这样评价《维荣的妻子》,“每当我读到它,我的心总能平静下来,有一种卸下重担,全身轻松的感觉,并获得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现实生活中总觉得很难彼此交流对于“爱”的理解和感受,在一个无法充分相信的成人世界,爱,在我的感觉,更像是一棵花树,竭尽全力在属于它的季节发出如丝如缕,繁盛留恋的香,可是,这香究竟算是浓郁还是淡雅,路过的人,看到或者看不到,知道或者不知道,喜欢或者不喜欢,都是无从知道的路过。所以,爱,应该是一个主动词,或者,仅仅是一个主动词,沉默,安静,坦然,勇敢。至于结果,是那棵花树结的果。无关那些路过的。

  好象影片中的佐治,她只是按照她自己的心意爱着,包容,宽容,甚至纵容,我们也许会自以为是地问一句,她这样做值得吗?这么一问,就不是“爱”了。她可以期待,要求别人吗?无论是少女时代面对辻,还是为人妻为人母面对大谷,都是无从要求的,那么,这样她就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地放纵自我了吗?人的高贵有时就是清贫清朗的矜持。

  少女时代,佐治曾经深爱辻,可是那时他们都是贫穷的,为了不让辻受到寒冷,影响读书考试,佐治竟然在百货公司偷围巾准备送给他,当然,她的下场十分难堪,她被围观,被传至警局盘问,在指指点点的围观人群背后,辻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想着的只是自己的律师考试,而一个人一旦道德上有了污点,即使后来他成为令人敬仰的律师,可是他走不出最初的那一场歉疚,除非他有办法补偿。

  而这个看来行为不检,同样有偷窃罪名的女人,当她清晰说出那个单纯美好的偷窃动机,我想上帝也会被她的诚实之美所打动,并且决定原谅她,因为,清泉只是辗转流经一些浑浊的地方,无改它的清澈质地。

  这样的清澈质地,在影片中还有另一个女子,她就是对大谷仰慕不已,不惜耗尽家产的秋子,她有着同样的秉性气质,甚至更加刚烈决绝。

  她的外形装扮和佐治截然不同,她似乎比较前卫时尚,她烫着卷发,戴着眼镜,是酒屋老板娘,身边不乏追求者,可是当她追随了大谷一起走进丛林溪边,一起服药殉情,她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相信和追随的,她毫不犹豫,毫不怀疑就把大把的药丸吞下,然后,带着满意的微笑静静躺下,似有一种期待,天真可爱。

  那是一种肝胆涂地的绝决猛烈,那么,这样的死亡就是美丽的,并且也是圆满的,因为,至少在她没有回眸之际,她心里的爱情是完美和唯美的。

  生命中的一切都是值得珍爱的,当大谷服药之后,仰面躺下,他看见阳光透过浓密的树荫照下来,他忽然不想死了,拼命挣扎着,他证明了自己,他就是自我放纵,放荡不羁,就是太宠爱自己了,想死,却不要死。

  当佐治在同样的地方,感受自己的丈夫和他的情人就是在这里服药殉情,她同样看见阳光透过浓密树荫努力照过来,他们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一个是爱自己,一个是更爱这个生生不息的世界。
 
  所以,爱,其实是一种信仰,它可以照亮我们的内心,并且感觉到它的温暖,在生命的过程中,始终有一种追随,求证,守护,坚持,直到成就。

  现实生活中,太宰治也是一个渴望自杀而结束生命的作家,39岁时他和仰慕他的女读者跳玉川上水相约自杀而死,终于结束了他“充满耻辱的一生”,太宰治说,“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片名中“维荣”,是一位法国中世纪末期的诗人佛朗索瓦,维荣,他学识渊博,才华出众,但却放荡形骸,逃亡,囚禁,流浪。让人感觉男人都有些理想主义,有的是坚定勇敢的理想,有的则是颓废,纤弱,苍白,自私的理想,而女人才是真正的现实和实际,在逆境中更加坚韧顽强。


本文在2010-11-5 12:38:56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影视评论
『影视评论』 飞吧,阿米!——纪录片《39磅的爱》迦南2016-11-04[624]
『影视评论』 电影《归来》观后感林子2015-06-16[887]
『影视评论』 那些年冷风细雨2011-10-07[3027]
『影视评论』 撼天动地血路吟张维舟2011-07-01[2049]
『影视评论』 《PAWN》想干什么汪文勤2010-11-19[1759]
相关文章:『邹璐
『纪  实』 收藏尽头的微光与尘埃邹璐2015-02-02[931]
『散  文』 雕刻时光,重现精华邹璐2015-01-21[785]
『书法绘画』 不是每一朵花都可以入画 ---写在梁振康“自然之旅的心路历程”画展前邹璐2014-12-18[745]
『散  文』 小豆豆的小小传奇邹璐2012-06-06[959]
『散  文』 惟有牡丹真国色邹璐2012-06-06[111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邹璐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