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海外文学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泰华文学的三次新崛起发表日期:2011-02-17
作  者:赵朕出处:原创浏览249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泰华文学的三次新崛起
文/赵朕
2011年02月17日,星期四

 

 

 泰华文学具有80多年的辉煌历史。在这80多年的历史进程中,她经历了筚路蓝缕的拓荒时期,适者生存的磨合时期和由盛而衰的曲折时期之后,到1970年代,泰国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较为稳定,社会矛盾趋于缓和,尤其是随着外国投资不断涌进,泰国的各行各业都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有较大提高。随着1970年代中泰两国的建交,双方都采取务实的外交政策,使得两国的政治、经济的交往频繁,双边贸易增长很快,以从事实业和经商为主的泰国华人的生存处境趋于平和与稳定,这就给泰华文学带来了新的希望与生机。特别是进入1980年代以来,泰华文学进入了一个繁荣昌盛的黄金时代。对于这个黄金时代的考量,发生在这个时期的三次文体的崛起最具备雄辩的说服力。

在泰华文学80多个春秋的岁月里,文体的苑圃里一直是各类文体丛生竞长地发生、发展着,诗歌、小说、散文、剧本等文体都出现过灿烂的篇章,彰显着泰华文学的前进的步履,可是从来没有像这个时期这么表现为文体的集中展示,几乎成了某个阶段的集体无意识的追求。这种追求具体地表现为泰华文学的三次新崛起。

第一次是散文创作的崛起。这次崛起发生在1980年代初期,与当时的国际形势密切相关。19757月,中泰两国建立外交关系,对占泰国总人口五分之一的华人来说是个极大的鼓舞。在他们身上涌动着中华文化传统的血脉,祖国情结、故园情结对他们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在他们的物质生活得到明显改善之后,对精神生活的需求也就提到日程上来,从而为泰华文学的振兴提供了发展空间。从文学自身看,中国大陆文学的开放,促进了泰华文学与大陆文学的联系与交流;80年代台湾文学的多元化发展,也使泰华作家受到一些激励。在这种社会环境和文学自身因素的双重作用下,泰华文学经历了1970年代后期几年的物质和精神的准备阶段,到1980年代中期就进入了蓬勃发展时期。

本来泰华作家的小说和诗歌创作具有优势,尤其是长篇接龙小说更是影响深远,如《风雨耀华力》等接龙小说都是显亍作家实力的作品。可是,到了1980年代,泰华的作家队伍大多是人间六十翁了。这个年龄段的作家,在心理上大多滋生了恋旧情怀和故园情结,这是散文创作崛起的主观因素;其客观因素是他们大多从事商务,时间和精力都很有限,特别是到了花甲之年,没有更多的精力营构长篇巨制,因此,短小、灵活的散文便成为他们表达思想情感和施展才华的主要方式和文体追求。

标志着泰华文学进入新的发展格局的,是建立了文学团体,活跃了文坛气氛。1930年代的泰华文坛曾建立过一些文学社团,在团结作者、繁荣创作方面,产生过较大的影响。但在以后的几十年间,文学社团举步维艰,被视为畏途。进入1980年代以后,随着中泰两国文化交往日益增多,使泰华作家感到应该建立自己的团体。于是,在1983年春由方思若牵头,以长篇接龙小说《风雨耀华力》创作集体为基础,并联合其它文友,组成泰国华文写作人协会筹委会,推举方思若为会长。1984412泰国华文写作人协会在曼谷召开会员大会,宣告正式成立。泰华写作人协会自筹备之日起,就显示出很大的凝聚力,不仅吸收了许多辛勤笔耕的作家,而且还把辍笔多年的作家团结起来,壮大了创作队伍,开展了一系列有声有色的活动。该会于19905月更名为“泰华作家协会”,会员已近二百人。此外,还有泰华文艺协会泰商文友联谊会泰华诗社泰中学会泰国文学艺术会等文艺社团。这几个文学团体的规模大小不等,会员也有交叉,总计会员近四百人,在文坛上很活跃,经常发表作品的有七八十人。

文艺社团除了荟萃一些文学创作骨干之外,还举办各种名目的征文比赛。这些接踵而来的赛事,反映了泰华文坛的后劲、潜力和积极参与的热情,也为泰华文学的发展写下了辉煌的一页。此外,当时泰国的华文日报数量多,且都有文艺副刊,这是华文文学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基础。在《亚洲日报》、《新中原报》、《中华日报》《星暹日报》等六家华文日报中,辟有九个文艺副刊版,每周出版二十八期,约二十万字。这么广阔的创作园地,对于一个拥有一千万华裔的国度来说,应该说是一种广阔的华文空间。这对于发展华文文学创作,培养文学青年,推广华文教育,都是具有深远意义的。

促使这支蓄势待发的创作队伍崛起的直接因由,是泰华作家的中国情结。中泰建交后,著名泰华作家司马攻回到广东潮州故里探亲。他根据自己回乡的感受相继写成了多篇散文,这是他心灵和意识的流露,很多作品都写得感情真挚,悠远绵长,以质朴的笔触表达了他对故国家园的眷恋与怀念。司马攻的率先垂范,更激励了梦莉的寻亲情结,她借经商的机会,多次回到中国。置身于祖国的怀抱,使她回想起昔日的惨痛经历,无法剪断心中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结。为了给寂寞的心灵找些寄托,也想将寻觅、思念她的青梅竹马的恋人的失落往事拣拾回来,她在繁忙的商务之余,开始把自己在人生道上的坎坷行脚缀成篇章。

这两位作家的率先垂范,在泰华文坛激起一层层创作欲望的浪花,鼓舞着很多作家投入创作,促进了散文的繁荣。标志着泰华散文成为这个时期强项的,不只是作家们创作的数量多、出版的作品集多,重要的是有些作家形成了成熟的个人风格。如梦莉的散文温馨缠绵,凄婉动人,形成了感情真挚,流畅自如的梦莉体,吸引了很多梦莉迷;司马攻的散文清新隽永,蕴藉丰厚;陈博文的散文朴实平和,含蓄凝练;许静华的散文轻松飘逸,如话家常;饶公桥的散文朴实深沉,刚健豪放等,都为泰华散文增光添彩。

这次散文创作的崛起,为以后泰华文学的新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对泰华文学的发展具有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意义。它既重整了泰华作家的队伍,又锻炼了新生力量;既活跃了泰华文坛,又为华文文学积蓄了发展的生机。它的创作的主旋律是中国情结和故园情结。尽管这些泰华作家在异国他乡长时间的生存与定居,已经产生了对吾国吾土的认同与归属感,即从移民意识到扎根意识的转型,在政治归属上认同于所在国已成为普遍的潮流,但在文化意识上,血浓于水的传统文化情结却如影随形地附着在他们的意识之中,始终经受着文化归属的焦虑和留恋感情的折磨。因而发而为文、宣泄胸中的块垒则成为这个时期作家的共同追求。

第二次是微型小说的崛起。进人1990年代以后,东南亚华文作家的文化交流日渐增多,新加坡华文作家的微型小说的创作成绩,鼓舞了泰华作家的新追求。由于泰国社会的商品经济杠杆作用,作家们大多亦商亦文,疏于投入较多的精力进行较长篇幅的文艺创作。司马攻先生在《演员》自序中说:近来我的琐事和业务日见增多,而我的精力却与我的事务成反比。加上曼谷的交通越来越不通,我每天花在车上的时间将近四个钟头……由于我的业余所余无多,我的作品多是长话短说,我往往把一个大的题材写得简短……”如果说司马攻先生的自白反映了作家涉笔微型小说的个体动因的话,那么读者的欣赏趣味则构成了微型小说兴起的群体动因。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社会传媒现代化的发展,使得读者的阅读口味、艺术欣赏心理和审美旨趣都出现了新的期待。他们渴望在耗时不多的阅读中,寻求精神的慰藉和感情的宣泄,因而短小精悍、长于幽默与讽刺的微型小说恰恰迎合了他们的阅读兴趣。这种读者的兴趣导向也对作家的创作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著名作家司马攻首开鸿蒙,在1990年下半年发表了三十多篇微型小说作为引玉之砖。加之白翎主持的《亚洲日报》文艺版的积极配合,很快就在泰华文学之河掀起了一层层微型小说浪花。接着《中华日报》、《世界日报》、《星暹日报》、《新中原报》的文艺版也连手行动,直接推动了微型小说创作的发展。1995年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长江曾培等中国作家访泰和泰华作协主办第二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都给泰华作家以很大鼓舞,由此掀起了一个新的微型小说创作高潮,先后出版了二十几种微型小说集,标志着微型小说创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这种创作浪潮中,泰华作家受到中国大陆、台湾和新加坡微型小说创作成绩的激励,并注意从中国笔记小说和西方微型小说借鉴艺术技巧,以丰富自己的创作。中国的笔记小说作为小说的一个流脉(另一流脉为说话体),乃是中国微型小说的先导。先秦的神话传说和《世说新语》的志怪小说的直录人生、行文简约、不事熔裁、涉笔成趣、善于讽谕、富于禅机的特征,给予泰华作家较大的影响。他们要匡扶倾斜的民族文化传统,势必追寻传统,从中觅求有益的养分以充实自己。尽管这种觅求有时表现为不是自觉的,但由于泰华作家的中国文学功底较深,他们都能被一种潜意识诱引着向民族传统文化靠拢,从中拿来为我所需的东西。泰华微型小说是在承续了中国笔记小说的创作传统,又吸收借鉴了西方现代微型小说的创作成果的基础上异军突起的。它是本源文化与异质文化交汇融合的结晶,也是泰华文学适应时代要求、实现文学飞跃的历史的必然。

这次微型小说的崛起,极大的调动了文学爱者的参与意识,吸收了一些年轻的作家投入创作,为泰华文学的新发展准备了后劲;同时微型小说的针砭功能也激发了作家的社会参与意识和使命意识。作家们直抒胸臆,针砭时弊,评判道德,张扬了文学的净化社会的功能,也锤炼了作家的艺术功力。此外,泰华微型小说创作在文化的本土化命题上发生鲜明的转型,并且已成为华文文学的一种现实和表现重心,题材领域也有很大面的扩大。这是当代华人面对文化、社会,经济的变迁,从家园迷失、身份认同与文化归属的焦虑,转向落地生根的特殊选择。

第三次是小诗的崛起。泰华文坛的小诗创作已有70多年的历史,最初的发轫者是林蝶衣。他1933年出版的《破梦集》中,收录了52首小诗,这是泰华文坛最早出现的小诗。在以后的岁月中,岭南人创作了多首小诗,使他成为泰华小诗的接棒人。但由于创作小诗的诗人凤毛鳞爪,没有形成气候。此次小诗的崛起,林焕彰先生是功不可没的。2003年元旦,《世界日报》的林焕彰先生在他主编的副刊上开辟了一个刊头诗365”的专栏,大力提倡小诗创作。此举得到了曾心的积极响应和岭南人的鼓励与支持,特别是吸引了几位有志于泰华文学突破的年轻人。他们的参与为小诗创作注入了新的活力,也为泰华文学的发展准备了新生力量。《小诗磨坊》第一集的出版,是泰华小诗最显著的创作成果,标志着泰华小诗进入了一个新的群体阶段。

这次小诗崛起意味着泰华文学进入了一个新的轮回。诗歌是年轻的文学人最钟情的文体,许多人走上作家之路都是从诗歌起步的。各国的文学,无论是古希腊的《荷马史诗》,还是我国的《诗经》,都是文学肇始的标志,泰华文学的发展轨迹也是如此。如今年轻诗人的参与,无疑为小诗发展具有特殊意义。

这次小诗的崛起还标志着泰华文学继微型小说崛起之后,从中国性逐渐实现了泰国本土化的过渡。小诗的题材、艺术手法都不再踟蹰于海外华人的故园情结、缅怀清结,而是立足于泰国的现实生活,抒写第二代或第三代泰籍华人的心灵感受和认知。这些诗人的本土意识、扎根意识已经融入实际生活之中,文化的本土化命题也成为他们的一种现实和表现重心。他们作为有正义感和社会良知的海外华人诗人,诗歌创作的一大主题便是对社会人生的忧患,尤其是对泰国社会底层人生的关切,表现了诗人的文化心态和本土情结,呈现出诗人既冷静又热情地介入现实的创作态度,以及人文关怀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们强凋诗歌的社会性、现实性与人文性,追求诗歌的本上性与华人美学的相互交融和开放的诗歌美学精神。这些小诗可以说是中泰文化交融的结晶,是泰华文学的新展示和新面貌。

我们有理由相信,一个以小诗创作为前导的泰华文学已经扬帆启航,它将在航程中不断地吸引有志者壮大自己的队伍,不断地拓展自己的表现领域,不断地创造未来的灿烂与辉煌。我们期待着这种理想的境界尽早到来!

 


本文在2011-2-17 22:36:57被林子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海外文学评论
『海外文学评论』 集编导于一身——作家孙博的跨媒体追求倪立秋2018-06-09[232]
『海外文学评论』 施玮:诗文画音,皆为灵而歌倪立秋2017-01-01[612]
『海外文学评论』 陈瑞琳:一手写自己,一手评他人倪立秋2016-12-02[557]
『海外文学评论』 章平:不愿苟且,努力追寻诗和远方倪立秋2016-11-08[588]
『海外文学评论』 孙博:敏锐捕捉华人移民生存动态倪立秋2016-09-29[626]
相关文章:『杨玲
『诗  歌』 仰望星空——怀念老羊岭南人2017-01-16[747]
『诗  歌』 台湾行杨玲2016-12-08[642]
『散  文』 钓鱼台的梦杨玲2016-12-08[1001]
『诗  歌』 柳阴里的小舟杨玲、钟子美、冬梦等等2015-07-30[1213]
『小 小说』 微型小说——狗狗“将军”杨玲2015-01-02[103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杨玲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