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书讯新书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跨过的岁月,不再回顾--《谢梦涵诗选》序发表日期:2009-06-30
作  者:寒川出处:原创浏览1265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跨过的岁月,不再回顾--《谢梦涵诗选》序
文/寒川
2009年06月30日,星期二
      谢梦涵是我 80 年代末认识的印华女作家。之后,我多次去雅加达省亲访友,几乎每次都会有机会与她聚叙。她也多次来星,或参加文学会议;或途经此地而与我及其他文友见面。应该一提的是,20029月初,新加坡书法家协会在印尼华文解禁后首次访印,三天二夜的书法交流节目,便是谢梦涵一手安排和协调的。

熟悉谢梦涵的文友都知道,这位在雅加达土生土长,祖籍福建南安的女作家,学习华文,进而以华文创作,全靠自已的努力不懈。在那个华文被禁锢的年代,她白天上印尼文学校,余暇则偷偷补习华文,多年勤学不辍。15岁那年便壮胆开始投稿,屡有斩获。对于那段饥渴学习华文的日子,她毫不讳言地说:“小时候,我对写作的狂热,几乎是昼夜难分。所有的细胞,充塞了对文学高山的幢憬。因为没机会读很多书,所以知道自已的匮乏和缺陷,是必须用长时间去爬行和求索。”

谢梦涵写小说、散文,但似乎更执着于新诗的创作。朦胧也好,玄奥也好;情爱也好,幽思也好,谢梦涵的作品绝非一般女诗人的“小家碧玉”之作;往往读者呤咏再三,诗味盎然……

委婉含蓄,细腻有致

谢梦涵写诗,少说也有20多年的历史。她的一些抒情诗,委婉而含蓄;尤其是情诗,例如《影》,很能凭藉周遭景物的描绘,展露恋爱中人的欢愉与幸福时光。谢梦涵这种内心的企盼,着笔不多,却细腻有致,令人回味无穷:

    荫盖着的树底下

    迷惘的震动

    还会不会徘徊


  被风吹曲的枝梢

  颤抖后的呢喃

  还会不会存在


  该不该再来一次

  把光翳遮住

  缕线也不让透进来

  像你

  像我

  此刻共有的

  期待

不是吗?热恋中的情侣,祈望的是“共有的期待”,特别是在如此迷人的氛围:“光翳遮住缕线也不让透进来”。此情此景,爱已升华。这一类情诗,例如《际遇》、《失神》、《多雾的山》、《落霞》、《余香》、《睹你》等等,俯拾即是。但爱情不尽是美酒般香醇弥久。相隔两地的星辰,只能遥相对望,“更酽了、更醉了”。《心痴》或许只能留下无奈与期待:


   就像是一杯浓浓的佳酿

   将隔在两地的星辰

   剪下来贴在一块

   更酽了、更醉了


   从不曾希望

   西风的姿态能系住你的眸

   虽然分明你已溶化在

   那次纯粹的旱季


   如今再看到月色

   忘了是谁把这一楼洒满的

   月色斟下

   一掬星火、一撮余烬

谢梦涵关注宇宙的邅替化,她把情感付予大自然,写下了许多应景诗;但写景却不忘寓情,试看《日卧》这首诗:

   懒懒的阳光

   奔波在刚睡醒的午后

   淘气的麻雀

   衔来你的凝眸

   放下 飞去

   又衔来你的笑靥

   又放下 再飞去

   不等它回来

   我赶紧将那些收下

   悄悄地吃光

刚睡醒的午后,阳光肯定是微弱的,所以说是“懒懒的阳光”。由于到处是阳光,覆盖面广,所以感觉极其劳碌,奔波不停。这样的午后,这样的阳光,就只有淘气的麻雀飞来飞去。想起你的凝眸和笑靥,岂能不动容?岂能不悄悄赶紧吃光,贪婪地等待另一回麻雀的到来?

这又是一首寓情爱于戏剧动作的快板情诗。

热爱生命,期待明天

诗人不一定多愁善感,但诗人肯定热爱生命,对自然沉醉与赞赏。人类对生命的自觉,往往是在阅历较为丰富的中年;然而其时,心境渐趋平静,这就是颂赞之作何以多在“少年十五二十时”。谢梦涵写这类诗时,正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青年时段,对人生充满美好的幢憬与希望。例如《执着》、《心愿》、《风》、《花间行》和《人世》等都很能反映这时的心境。试看《执着》这首诗:

牵拉着一份

长长的寄愿

常把自己

罝于旋转曲折的道路

要我任重道远

纵令凄楚再度犁开

那道不曾复员的伤疤

我和我永远的今天

将信托明天

一切美好重现

这一年仅剩的青春

向失败挑战!

对文学执着,对人生执着,任重道远,期盼的是“一切美好重现”,要抓住“这一年仅剩的青春,向失败挑战!”语气何其豪迈?这份执着,“纵令凄楚再度犁开/那道不曾复员的伤疤”,女诗人亦将勇往直前,可见意志有多坚定不渝,“牵拉着一份/长长的寄愿”,无视于“旋转曲折的道路”。有人曾评谢梦涵的一些诗作晦涩难懂,但这类名志表白作品,却是充满阳光和坦荡的!

又如《风》一诗里,结尾的“跨过的岁月/不再回顾/任我去”,与《花间行》的“待我轻踏着飞奔的青春/慢慢地将花瓣细细咀嚼”,以及《人世》里的“把所有的风雨/裹进大背囊/行走天涯”,无不赞颂青春,歌唱阳光,洋溢着积极向上的力量!

文化情结,游离寻根

谢梦涵少年“为赋新词强说愁”,深受中华传统诗词的影响很大。她遣词造字,便都是优美的篇章。即便是热爱生命,不向现实屈头的诗句,也都韵味十足,而这又和印尼华人被边缘化、游离寻根的心境是紧紧相扣的。例如《浮萍》,更具反映这一代印尼华人的无奈与失落感:

那一片青

是有根而又不扎根的寂寞

也许是一次短促的错误

便是无限漫长的飘泊


无从拾起

流人梦中熟悉的乡愁

更无从挥去

梦醒中陌生的悲秋


也不在乎

这一身被疏忽的凄楚

纵然千丝网

截住了多少流浪的脚步

我枯干萧瑟的容颜

舍得托附无声

匆促的结束


还有明天的山水

懂得把沧桑输回

予大自然

更清新更青翠的回馈

以我笑容的焚灰

又如《掬月》,却是女诗人赏月后不轻意泛起的乡愁:

如今叫我赏月

不如坐在灯前想月

数一数被生活燃烧的迷惑

和老人无头无尾的故事

如今叫我聆听故事

不如坐在灯前画月钩

吮饮着一杯冒泡的茶香

我把所有繁星都踢开

弯弯的新月始终是个假设

水彩渐渐也幻化不出任何轮廓

或者这样也好

就让今夜浓浓的乡愁

来之如梦

去之如梦


原本是赏月,灯前品茗,不意生活竟有诸多的虚幻迷离。绚丽的水彩,“也幻化不出任何轮廓”。谢梦涵热爱中华文化,那故乡尽管不是她的出生地,但文化故乡已然和袓辈父执的家乡融为一体。远离“故乡”,谁都会有一种怀乡的惆怅吧?就是提三尺剑而夺得天下的汉高袓刘邦,当他回归沛中故里,听到沛中人民用乡音唱起“大风歌”时,不禁也要慷慨伤怀,说:“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之后,吾魂魄犹思沛”。作为飘泊落户海外的华侨后裔,乡愁凝重,女诗人的故乡情结,透过那一幅有新月、有茶香的画面,更散郁着淡淡的幽思!

结语

九十年代中,印华文坛已开始崭露曙光,一些印华文友积极地通过各种管道在国外出版,或悄悄地在印尼印行作品。在这之前的30年间,也就是华文被禁锢的年代,印华作者固然不可能在印尼国内出版创作集;在国外出版著作者也寥寥无几。我所认识的黄东平、柔密欧。郑、李愁莫、林万里,都在香港或新加坡把作品出版成书的。另一位黄裕荣,他的遗著《轮椅上的战歌》则是在中国出版。毋庸置言,上述几个地方为当年没有版条件的印华文友伸出了援手,展现了文学爱心与扶持精神。

作为一个非牟利的文化团体,岛屿文化社同人有幸与印华文友,例如茜茜丽亚、柔密欧。郑和黄东平等在七十年代便建立起浓厚的文学情谊。岛屿文化社在1971年推出第一本岛屿丛书《山岗的脚步》后,柔密欧。郑和黄东平,以及稍后的林万里、晓星、北雁、叶竹、岩石、姚翔鹰,也相继加入了《岛屿丛书》这个大家庭。在岛屿文化社已出版的 33本岛屿丛书里,印华文友的作品便占了16本,几近一半。由此可见,岛屿文化社与印华文友关系的密切了!

19952月,印华16位写作者联合出版了《沙漠上的绿洲》诗文集,列为《岛屿丛书》之17;谢梦涵是其中一位作者。谢梦涵在翌年与茜茜丽亚、袁霓合着诗集《三人行》,在当时也曾引起一阵热烈的反响。作为多年老友,我很高兴谢梦涵在12年后,能把过去的作品重新整理,推出个人处女诗集,并交由岛屿文化社出版。我们希望她再次拾起诗笔,英姿飒爽地驰骋在印华广阔的土地上!

跨过的岁月,不再回顾!我们期待的是她年轻的人生,再次辉煌!

是为序。


稿于2007928


本文在2009-6-30 23:07:39被林子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新书评论
『新书评论』 睁眼看世界(代序)朱文斌2018-09-01[250]
『新书评论』 序 将自己改变成自己希望成为的样子——读倪立秋《神州內外東走西瞧》白舒荣2018-07-26[288]
『新书评论』 一本意义不凡的书《刘思 留诗 留思》――读怀念刘思诗文集后康静城2015-07-09[969]
『新书评论』 俯看人间烟火紫梦铃兰2013-04-19[613]
『新书评论』 行走时空的旅人林明理2013-02-08[654]
相关文章:『寒川
『纪  实』 民丹岛的教育与医疗之春——祝愿东盟南洋大学、印中友好综合医院早日落成寒川2015-12-29[1045]
『诗  歌』 高粱三题寒川2013-06-16[1307]
『诗  歌』 钟楼寒川2013-05-16[1078]
『随  笔』 东盟文艺的历史使命晓星 (印度尼西亚)2013-05-16[1057]
『诗  歌』 红豆寒川2013-05-16[1038]
更多相关文章
萧振 去萧振家留言留言于2010-06-28 03:34:13(第1条)
短短一篇“序”,让我认识了女诗人谢梦涵和她的诗。
不同寻常的文章、不同寻常的诗,我见到了女诗人的心!
有机会要拜读全书,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寒川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